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69章 汉中拒曹

曹操接连失利,又接到军报,言姜述统兵大胜匈奴,匈奴合族归降,与戏志才相议,道:“齐侯降乌恒,取幽州,灭袁绍,今又降伏匈奴,接连取胜,若有神助。我等十万大军,平定一郡之地尚难,莫非上天归命齐侯?”
张鲁因为其母与刘焉私通,常怀不岔之心,随张修进入汉中之后,布道顺利,百姓入道者极众,遂设计杀了张修,占据汉中,不奉刘焉号令。刘焉有割据益州之心,又有其母说和,使人去汉中与张鲁密议,让张鲁杀害过境朝廷使者,以此割断与朝廷联系而自立。后表张鲁为汉中太守。
曹操引大军拔寨尽起。杨昂听得曹兵退,请杨任商议,欲乘势击之。杨任曰:“曹操诡计极多,未知真实,不可追赶。”杨昂曰:“公不往,我当自去。”杨任苦谏不从。杨昂尽提军寨军马前进,只留些少军士守寨。
次日,曹操只带夏侯淳、曹休两人,到山上去看张卫寨栅。三匹马转过山坡,早望见张卫寨栅。曹操扬鞭遥指,谓两将道:“如此坚固,急切难下!”
戏志才道:“兵已至此,主公不可惮劳。”
两将到了阳平关,来见张卫。张卫大怒,欲斩杨任、杨昂。两将道:“皆欲见功,故有此败。再乞一军前去挑战,必斩曹操。如不胜,甘当军令。”
张鲁依言,以张卫为主将,大将杨昂、杨任为副将,起精兵五千,赴阳平关坚守,又让阎圃火速召集徒众,练成三万兵马,赴阳平关助守。复派从事杨松hetushu•com去益州求援。
匈奴灭族一事震惊天下,鲜卑、丁零、夫余、羌等周边异族皆派使者赴洛阳上表称臣,与汉人争执莫有敢滥杀者,皆命人通报汉境官府决断。汉人地位大幅提升,民族自尊心自汉武以来以此时最盛。
几乎在姜述出兵匈奴的同时,长安出兵攻打张鲁。牛辅守潼关,李肃守雍西,曹洪守长安,曹操自领十万大军,以戏志才为军师,以李催、郭汜、夏侯淳、曹仁等为将,星夜兼程,杀往汉中。
至此匈奴全平,姜述命在匈奴之地建郡,以王城为治地,取名去病郡,命牵招为太守,派杜远引本部骑兵驻守,归并州管辖。又仿乌恒族例,设置养马场,由太仆置官管理,纳匈奴族人于其中为奴。选五万匈奴骑兵,以战功赎身,号为赎罪营,以万人为一营,分为五营。姜述分出两营匈奴骑兵赶赴三韩,归于赵云辖下,灭三韩后北上攻打高句丽。
张鲁字公祺,沛国丰人。祖父张陵,在蜀郡造作道书愚弄百姓,从其道者出五斗米,人称其为米贼。张陵死后,其子张衡接行其道。张衡死后,张鲁复行之。刘焉因与张鲁之母私通,授张鲁为督义司马,与别部司马张修率兵击打汉中太守苏固。苏固兵弱,遂被张修、张鲁击败。
张卫引军马到阳平关,下寨已定。夏侯淳前军随到,闻阳平关已有准备,离关一十五里下寨。是夜,军士疲困,各自歇息。忽寨后一把火起,杨昂、杨任和_图_书两路兵杀来劫寨。夏侯淳急上得马,四下里大军拥入,长安兵大败,退见曹操。曹操怒曰:“你行军多年,岂不知兵若远行疲困,可防劫寨?如何不作准备?”欲斩夏侯淳,以明军法。众将告免。
张鲁闻援军至,大喜,使人引至阳平关。张卫等迎李严入关,细说战事。李严智勇双全,足智多谋,张卫两杨诸人与其皆无法相比。阳平关守兵共五万余,得李严屡次施计,竟然连连小胜,尽复城外关隘。
早有细作报入汉中来,张鲁与弟张卫、郡丞阎圃相议,欲举汉中投降,其弟张卫不肯,道:“汉中最险无如阳平关;可于关之左右,依山傍林,下十余个寨栅,迎敌曹兵。兄在汉宁,多拨粮草应付。”
曹操次日自引兵为前队,见山势险恶,林木丛杂,不知路径,恐有伏兵,即引军回寨。曹操出征之前,询问知地理者数人,皆言汉中无险可守。到达武都,又询问降官,亦言汉中无险可守,阳平关虽险,但南北山相隔甚远,兵不能守。曹操以为张鲁易攻,到了阳平关下,见此地险峻,易守难攻,谓戏志才道:“他人商度,少如人意。若知此处如此险恶,必不起兵来。”
却说曹操兴师西征,分兵三队:前部先锋夏侯淳;操自领诸将居中;后部曹仁押运粮草。大军自散关出武都,约定至阳平关下寨。
张鲁占据汉中,以鬼道教民,自号师君。其来学道者,初皆名鬼卒。受本道已信,号祭酒。各设部众,多者m•hetushu.com为治头大祭酒。其教义为诚信不欺诈,有病自首其过,大都与黄巾相似。诸祭酒皆作义舍,如今之免费旅馆。又置义米肉于义舍,行路者量腹取足;若过多,鬼道辄病之。犯法者,许其三次悔改机会,然后乃行刑。不置长吏,皆以祭酒为治,民夷便乐之。又教使自隐,有小过者,当治道百步,则罪除;又依月令,春夏禁杀;又禁酒。董卓当政,横征暴敛,关西民众从子午谷奔入汉中者数万家。流民寄在其地者,不敢不奉其教。汉中因此人口众多,又多耕地,因此钱粮富足。
群丞阎圃道:“曹操兵马虽众,但汉中有险关可守。今汉中属益州,若派使入益州求援。益州牧欲自立,使君在汉中隔绝交通,又是唇亡齿寒,若知曹操来攻,必然出兵相助。今可起精兵拒关坚守,再召集道众,训练成军,只须益州兵马来援,汉中无恙矣。”
张卫心道两将皆勇,若斩之无将可用,此时关外寨子已失,阳平关兵少,甚是难守。道:“暂且记下过错,日后有错,合并处罚。”两将连忙谢过。张卫暗使亲兵细问情况,探知此事杨任曾经苦劝,皆为杨昂之责,此后逢事多问杨任,虽无外面军寨策应,勉强却能支持。
戏志才道:“乌恒突骑虽勇,然居边远之地,兵甲不备,依附汉室日久,对大汉怀有畏惧之心;又因杀害百姓,两朝共檄文誓灭之,惧祸而合族归降,非战之故。其能顺利下幽州,大半因刘虞此人,刘虞久和图书掌幽州,各郡县文武多受其恩。韩馥新任幽州,根基未稳,刘虞又据大义之名,因此振臂一呼,诸郡响应。此刘虞得幽州官民之心,又有大军在境,各郡因此投靠,非姜述之功。幽州文武,荀谌因族人攸、彧为洛阳重臣而归顺,长史耿武、别驾闵纯、治中李历皆弃家逃离,西投袁绍,袁绍败后又投长安。其不投姜述者,实为姜述用人皆用亲信,天下文武多有因此投长安者。袁绍与其相争,势力太弱,只有匈奴出兵,诸州皆未及响应,因此被姜述集兵迅速击败,灭其主力顺势下并州。降服匈奴,又是占得天时地利人和,呼厨泉战死于代郡,匈奴精锐去了半数。左右两王争位,合族分立,不能齐心,最终无奈合作,均有保存实力之心,如何会全力出战?呼厨泉筑城以为王城,两王为争单于之位,皆不愿弃王城失大义,失去以骑兵争雄之机会。匈奴皆是天生骑士,用于守城,以其短与彼之长而战,为取败之道。合族归降之日,左贤王尚不能使族人听令,如何集兵与姜述争锋?齐侯数胜,皆能抓住机遇,重兵合击,一击必中,不给对方任何机会,因此势力日固。我军若不能速下汉中,交兵日久,钱粮更见紧张,日后若是齐侯来攻,再难有取胜机会。”
川将李严奉刘焉将令,引兵两万来助。李严字正方,南阳人。史上李严是蜀国名臣,与诸葛亮并受刘备遗诏辅刘惮;后主刘惮以李严为中都护,统领内外军事。
自此两边相拒五十余日,和图书曹操纳劝志才之计,只不交战。此日曹操传令退军,夏侯淳私谓曹操,道:“贼势未见强弱,主公何故自退耶?”曹操道:“志才料贼兵每日防备,急难取胜。我以退军为名,使贼懈而无备,然后分轻骑抄袭其后,必胜贼矣。”戏志才道:“丞相神机不可测也。”于是令李催、郭汜两将分兵两路,各引轻骑三千,取小路抄阳平关后。
言未已,背后一声喊起,箭如雨发。杨昂、杨任分兵两路杀来。曹操大惊。夏侯淳大呼曰:“我挡敌贼!文烈善保丞相。”说罢,提刀纵马向前,力敌二将。杨昂、杨任不能当夏侯淳之勇,回马退去,其余不敢向前。曹休保着曹操奔过山坡,前面又一军到;看时,却是骑都尉河内人韩浩、中郎将沛国人史涣,听得呐喊声震天,故引军杀来接应。于是杀退杨昂、杨任,救得曹操回寨。操重赏四将。
是日,大雾迷漫,对面不相见。杨昂军至半路,不能行,权且扎住。却说李催一军抄过山后,见重雾垂空,又闻人语马嘶,恐有伏兵,急催人马行动,大雾中误走到杨昂寨前。守寨军士听得马蹄响,只道是杨昂兵回,开门纳之。曹军一拥而入,见是空寨,便就寨中放起火来。五寨军士,尽皆弃寨而走。比及雾散,杨任领兵来救,与李催战不数合,背后郭汜兵到。杨任杀条大路,奔回阳平关。杨昂待要回时,已被李催、郭汜两个占了寨栅。背后曹操大队军马赶来。两下夹攻,四边无路。杨昂率军突阵,率败兵逃回阳平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