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72章 智擒于禁(三)

众人初至京城,还没有完全安顿好,沮授、苏由皆无车驾,姜述望见,道:“两位与我同车。”
典韦答道:“属下想入内禀报,诸位不让……”
周氏听说姜述回京,在家等了一天,听说在朝上办公,也不好派人去催,好不容易等到晚上,却领着一大群客人回来。妇道人家不好抛头露面,正在心里嘀咕,姜述进来行下大礼,道:“儿给母亲请安,多日领兵在外,没有侍奉母亲左右,请母亲恕儿不孝之罪。”
众人皆走,厅中只余许攸一人,坐在那里低头不语。姜述道:“子远相投,本是佳事,但子远在朝廷尚有案底,不消案底,不好安排。”
许攸又是一怔,心道我原本打算这边不得重用,便投长安,看来姜述神授传言是真。当下坦然相告:“若是丞相感觉难为,我就去投奔孟德。”
姜述又道:“许攸还有一处可投,曹操、张邈皆与你交好,若去投奔曹操,可为谋主。子远欲去,我不会阻拦。”
姜述说话平和,使人如沐春风,丝毫不以众人为降官而有所异同,众人皆将其与袁绍比较,发现袁绍与其相比,确实不是一个层次。
许褚转身出去安排,审配道:“我等自谓有些才华,得知大人欲为天下百姓造福,欲投明公,万望收留。”
许攸一怔,道:“相信。”
大家喏了一声,一齐饮下杯中酒。姜述笑hetushu•com道:“此酒后劲十足,一杯比平常十杯,可得少点喝,我得与众人多说会话。”
许攸起身施礼,道:“请主公费心。”
侯府还是以前的府第,如今前面换了牌匾,改为齐侯府。前期太后在姜府居住,妻妾又多,府里显得十分拥挤,姜述就将邻近两处宅子买下,经过改造,整个院落颇为宽敞。房内都装了火龙,外面虽是寒冷,室内却温暖如春。
姜述又道:“子远为人有个缺点,贪财。若能改掉,我可以重用。若是不能改正,我不敢启用。新政对贪腐处罚甚是严厉,彼时会让我十分难为。”
这是投靠姜述而非投靠朝廷,姜述哪有不愿之理?举起酒杯道:“得诸公相助,必能早日寻到大道,为天下万民幸福,我再敬大家一杯。”
沮授、苏由互视一眼,甚是难为,姜述上前,一手拽着一个,强行拉上车来。一行人文官坐车,武将骑马,到了侯府,一齐来到客厅就座。
姜述待婢女给众人满上酒,道:“诸位皆为才干之才,我敬大家一杯酒,希望大家以后齐心协力,让百姓更加幸福美满。”
姜述转首看审配道:“今日诸位来见,有事尽管开口,若是缺钱缺房缺人,凡我能办之事,必会竭尽全力。”
姜述一口饮尽,放下酒杯,道:“前番丞相府调出不少人,目前缺职很多。既和-图-书然诸位来投,我当即安排一下,审配为司直,沮授为征事,郭图为丞相史,逢纪为少史,辛毗为议曹,陈琳为奏曹,贾范为集曹,苏由为户曹。文丑、颜良为亲卫校尉,分到典韦、许褚手下。我欲建一新军,以鞠义为主将,田畴为副将,潘凤、高览、陈震、公孙度、严纲、孙礼、淳于琼、吕旷、杨柞皆为校尉。洛阳朝廷,无论文事武事与往昔皆有所不同,提倡能者上、庸者下,诸位都是干才,很快就会出人头地。潘凤此次讨伐匈奴,以士卒之身凭战功晋入校尉,得赏金三千。此次因战功嘉奖,校尉一职亦是应得。诸位文臣当习新政,勿行贪婪之事,而行清明之举,日后必为朝堂重臣。诸位武将,除了武艺兵阵,还应学点文化,多看兵书,对诸位日后前程大有益处。文丑、颜良、潘凤你们三个尤其应当注意,否则终生只能用做突将,不能担任统帅。”
放下两个小的,又看姜中和姜华,两个小家伙都会走路了,说话还不很清楚,正是最逗人开怀的时候。姜中在马凝产子不久,便被姜述接回府中,甄姜喜出望外,照顾得很好,但是有些溺爱。姜述责备了甄姜数句,想起前面还有一群人,道:“我去前边陪客人,明日再细聊吧。”
文人多是大户出身,寒门出身的也有积蓄,皆言并无困难。武将却不相同,鞠义m.hetushu.com性情刚直,道:“我等以往甚少积蓄,如今尚无薪俸,在京城无处居住。”
姜述见诸人冻得脸色发红,对守在门口的典韦、许褚两人道:“为何不报于我?”
录完口供,姜洚将众人下狱,于禁路上询问押送士兵,道:“主持者为何人?”
姜述未及回家,先去朝房处理积压公务,离京时间太久,尽管已授贾诩等文武临时决断,许多事情还需姜述最终拍板。在朝房吃过中饭,一直到入夜时,姜述才将紧急公务处理完毕。揉揉脑袋出房,却猛然见一群人聚在门外相候,见姜述出来,齐道:“见过丞相。”
姜述道:“我知你族人皆亡,手头并不宽裕,我给你一道手令,出府时领五百金,用为盘缠。”
姜述指指自己的头,道:“子远,可信神授传言否?”
众人闻言,齐声相谢。诸人新得官职,虽比以前差些,但以降将身份,皆安排近臣职务,自是欢天喜地。姜述所言皆肺腑之言,全是为了众人前程,众人去了心事,不便打扰太晚,吃了饭食,纷纷告辞离去。
姜述问起周氏尚未用晚饭,道:“母亲需要按时就餐,儿孙自有儿孙福,后面孙子孙女太多,如此就操心坏了。”
姜述闻言大悟,道:“此是我大意了。”扭头对许褚道:“仲康,你让人在外院收拾几处别院,只要在座诸位无处安置者,皆可过来hetushu.com居住。若是缺少钱粮,尽管从我府中支取。”
许攸默然一会,道:“在下未曾出任官职,向为袁绍幕僚,从未行贪腐之事。”
未等典韦说完,审配道:“丞相日理万机,听闻回京还未至家,中饭亦是公饭,我等深为敬服,因此不敢让两位将军入内禀报。”
姜述定睛一看,正是新降的诸位文武,文以审配为首,沮授、郭图、逢纪、辛毗、许攸、苏由、陈琳、贾范等,武以鞠义为首,文丑、颜良、潘凤、高览、陈震、田畴、公孙度、严纲、孙礼等。左文右武,这架式似是史上袁绍鼎盛之时议事的模样。
周氏上前打量一会,见姜述虽然黑了些,身体却健壮不少,笑道:“平安回来就好,朝廷有事,母亲虽舍不得,却也不会扯你的后腿。公主姜儿等人都在身旁,侍奉得也周全。母亲就是担心你有意外,平安回来就好。”
小吏答道:“是纪都伯的主意。”
姜述陪周氏说了回话,诸妻听说姜述在周氏这边,皆过来问安。姜述与诸妻聊了两句,见公主、张宁都抱着婴儿,一手一个抱了过来,道:“我这当父亲的也不称职,生产时不在身边,至今还未给孩子取名,这次靖平边境回来,长女名平。往昔答应宁儿父亲此子继张家宗祠,取名张靖。”
十一月初五,姜述赶到洛阳时,天空开始飘起雪花。但是百姓不畏寒冷,随在文武百官m•hetushu.com身后,迎接连战皆捷的英雄。望着周围百姓的纯朴笑容,听着他们的真诚祝福,不仅姜述被感动了,随同进京的降官也都热泪盈眶。
第一个人来到堂前,将众人吓了一跳,于禁见此人换了衣物,不由恍然大悟,心道众人皆被耍了,见此人身上并无伤痕,说明方才惨叫也是有人假叫,被抬出的死尸,是有人换上此人衣物,脸上盖了白布扮成死人而已。至于第二个人,十有八九也是被逼做戏。
姜述道:“想必诸位还未用晚饭,同到我府上一起用饭,有事便吃便聊。”
第二个人招了,后面的人自然不愿白白丢了性命,只能开口招供,最后连于禁也无可奈何,从头逐一招来。前面这群人录完口供,第一个人又被带了上来,详实录好口供,押到院中,又传第二个人上来录口供。
来到前面,已经开始上菜,姜述将府中存酒拿出,道:“与诸位尚是首次聚宴,这酒却是上等姜府特酿,大家尝尝,去去寒。”
众人互视一眼,皆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,姜述见众人表情,似有不好打扰的意思,笑道:“诸位与我相处久了,就知道我是公私分明的人,公务之外,大家就是朋友,朋友之间吃饭喝酒交流,是很正常的事。外面寒冷,随我一起走吧。”
姜述候众人坐下,道:“诸位先喝杯茶,去去寒气,我去后边给母亲大人问安,稍候片刻再陪诸位说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