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74章 谋划韩遂

刘晔道:“韩遂对部将大不放心,因此拘其家人而用之。阎行部远胜诸将兵力,此威压之举。以家人相胁,以兵威相压,非长久之策。部将虽然不敢明言,心中必有怨念。倘若偷出诸将家眷,韩遂必引兵讨伐,诸将实力皆小,主公此时出手,诸将可俯首听命。”
卫觊行礼道:“属下叩谢主公大恩。卫家结连外敌,如此薄惩不足以警示境内大家,我意罚没卫家河东田地商铺,以为结连外敌者之惩罚。”
姜述问道:“马玩、李堪为何投靠韩遂?”
贾诩道:“韩遂心计深沉,谋事甚远,凉州地广人稀,其出身寒族,亲族可担大任者少之又少,只能启用外姓将领。宋建、曲胜、曲演、蒋石等家族皆居金城,被韩遂掌握,虽然各拥地盘养活兵马,一向不敢违令。凉州南部人口为北部人口数倍,韩遂部下兵多,粮钱又丰,实力在马腾之上。其婿阎行,武艺高强,曾偷袭孟起,险些使孟起丧命。韩遂嫡系军队皆由阎行掌管,屯于金城。宋建掌万余兵马,屯于张掖、酒泉南部;曲胜拥兵五千余,屯于西平南部;曲演拥兵八千余,蒋石拥兵五千余,皆屯于安定;董卓旧部马玩、李堪各拥兵万余,屯于广魏。”
姜述道:“子扬细细讲来。”
姜述长叹一声,道:“卫仲道做恶甚重,不惩除不足以正法令,此次长安军未祸www.hetushu•com害百姓,判卫仲道斩刑,余者为首者劳役三年,从者皆赦免,伯儒意下如何?”
夏侯娟道:“女儿一向倾慕齐侯,今日厚着脸皮自己向齐侯提亲,幸得齐侯应允。请义父恕女儿自作主张之罪。”
夏侯娟道:“小女子向来崇拜齐侯,此来与齐侯见面,以慰平生之愿。倘若齐侯不嫌小女子相貌丑陋,小女子厚颜自荐枕席。”
贾诩道:“韩遂字文约,与同郡边章俱著名。边章为督军从事,曾遣韩遂到京师公干,前大将军何进久闻其名,特与其相见,韩遂劝说何进诛诸阉,何进不从,韩遂求归。会凉州宋扬、北宫玉等反,因为边章、韩遂名望,推举边章、韩遂为主,边章病卒,韩遂为宋扬等劫持,不得已率兵为乱。前车骑将军皇甫规凉州剿羌,羌乱者即宋杨、北宫玉等众,韩遂心机深沉,让宋杨、北宫玉引军与朝廷兵马相争,自引亲信往攻酒泉、张掖诸城,抢夺仓库、钱粮,招募兵丁。后来皇甫规与宋扬、北宫玉等大战,韩遂与朝廷暗通信息,在后策应,又有马腾举族协助,宋扬、北宫玉等大败。时黄巾起兵,朝廷诏皇甫规统兵平乱,为了稳定凉州,封韩遂为镇西将军,驻金城,马腾为征西将军,驻武威。董卓引兵入洛阳,韩遂、马腾见董卓留守兵力薄弱,各自引兵吞并周边地www.hetushu.com盘,瓜分凉州,形成南韩北马的格局。董卓死后,两人趁机扩充,又招揽数名董卓旧部,马腾因此得雍州北地郡,韩遂得雍州安定、广魏两郡。韩遂与马腾相交多年,曾误杀马腾之妻,因此多次交战,两败俱伤。张掖太守宋建,为韩遂部将,然与马腾交好,出面调和,韩马划定边界,盟约进退。韩遂部下嫡系部队三万,由其婿阎行统领,其部将宋建、曲胜、曲演、蒋石等各拥兵马,占据地盘。”
夏侯娟又道:“既然齐侯允婚,请侯爷赐婚约,我让随从捎回家中。”
夏侯娟见义父打扮举止,不像吃过苦头,又见姜述言谈客气,心事去了大半。立候夏侯渊坐好,上前行礼道:“女儿拜见义父。”
夏侯娟先寻个蒲团坐好,道:“也是也不是。”
贾诩道:“马玩、李堪、成宜皆与牛辅不合,惧其加害,乃生异心。马玩、李堪驻在在凉州之侧,又与马腾不和,不得已而投韩遂。成宜与马腾姻亲,因此举北地郡而投靠马家。”
卫觊正色道:“此事族中长老大多未曾参与此事,唯二弟仲道与数位叔父合谋,我族事后又配合朝廷行事,颇有功劳。依照汉律,除余恶者外,余人皆可赦罪。”
姜述此日在府中潜思攻伐之道,轮值亲卫统领文丑忽然进门,道:“妙才义女夏侯娟求见主公。”
姜述因此更和图书是信赖卫觊,令其编写大汉新律。卫仲道斩刑,诸叔劳役,卫家大家土地商铺充官,此事传扬开来,境内名门大族顿时收敛,轻易不敢结连通敌。
姜述不由哑然失笑,见夏侯娟如此容貌举止,如何能将如此美人拒之门外?又想夏侯兄弟皆是大将之才,若是结成姻亲,不失一件好事,当即笑道:“小姐既然有心,我怎能将小姐好意拒之门外?”
姜述心思一会,扭头对文丑道:“持我手令,请妙才过来一趟。”
姜述心中合计一番,道:“马玩、李堪两将我可派人说降,让马腾派人说降宋建、曲胜、曲演、蒋石四将。重中之重,是如何偷出众人家眷。金城为韩遂根本,城中兵马众多,偷出这许多人,却是难事。”
姜述闻言,心中暗自筹划,庞统又道:“目前粮食紧缺,凉州地广人稀,若兴兵讨伐,待到明年春粮收获以后方可。韩遂部将众多,各拥兵马,若行离间之计,使其自相争斗,不需太多兵马即可行之。”
姜述望着夏侯娟,猜度此女意图为何,默然不语。夏侯娟身后女婢忽然开口道:“我家小姐曾经立志,嫁人要嫁给侯爷这般英雄。”
贾诩道:“根据最新消息,马玩、李堪献地而降,韩遂欲收其心,又因两将皆无亲近家人,并未索其家小。当今之计,可先降服两将。”
姜述见夏侯娟年方十七八岁,和*图*书生得十分美丽,举止落落大方,心中已生出好感,温言道:“小姐请坐,此行莫非为妙才而来?”
姜述午后去宫内讨了两后旨意,为夏侯娟求得平妻之位。回府后查了吉日,正是后天,府上顿时忙碌起来。姜述如今身份尊贵,订婚自是不同以往,若是草草行事,诸位文臣会喋喋不休谏言。
刘晔忽道:“只需偷出诸将家眷,将帅离心,再设计利用,凉州可下。”
姜述笑道:“妙才虽然领兵与我朝搏杀,但未伤及百姓,只是各为其主。以前有私谊,如今又是亲戚,妙才为大将之才,我也不忍加害,吃了喜酒以后,妙才何去何从,任君自择。”
姜述道:“韩马两家南北分治,然马家皆由子弟掌握兵马,众人齐心协力,韩遂部下皆有自立之嫌,与马家相争,为何尚占上风?”
夏侯渊看看夏侯娟,又看看姜述,长叹一口气,谓姜述道:“我等目前因为朝廷分立,属于敌立,但娟儿自小便崇拜齐侯,合府上下无人不知。今日既然长途跋涉而来,齐侯又不嫌弃娟儿,此门亲事我便应下。但是公私需要分明,此为我们两家私事,公事另外再说,让我归降也不可能。”
夏侯渊在洛阳时,随同曹操与姜述见过数面,与史阿、姜乙、姜信等人很熟,此时虽然被俘,但并未关押在狱中,而是关押在情报司拘人之所。众人不知姜述心意,与和-图-书夏侯渊皆相熟,并未苛待,权作软禁,吃喝用度不缺。
夏侯娟引领两位婢女进门,神色自若,一见便知出自大家,进室以后环视一圈,行到姜述案几前面,行下大礼,道:“小女子夏侯娟叩见齐侯。”
夏侯渊问道:“娟儿因何来此?”
贾诩道:“此计虽然可行,须防韩遂投靠长安。”
姜述忽然笑道:“小姐婚事是假,让我释放妙才是真。”
姜述闻言一愣,这才想起擒了曹操大将夏侯渊,前番连续征战,此次回京忙碌异常,将此事忘在脑后。想这夏侯娟也是名人,史书曾言其为蜀国大小张皇后之继母,想来必是一位美人。姜述心生好奇之心,遂让文丑召此女来见。
史阿担心路上有失,亲自统兵押送,很快将夏侯渊送来。夏侯渊进门,抬头见夏侯娟在室,一时间弄不清状况,怔在当场不知所措。姜述起身,笑道:“妙才先请坐下再说,令爱今日初到,我近日事务繁多,也未去看望妙才,正好一块聊聊。”
姜述奇道:“这是何意?”
夏侯娟摇头道:“小女子确实仰慕齐侯,无论齐侯是否释放义父,我皆会以身相许。”
府中人员忙碌订婚事宜,姜述却在思考凉州事务,郭嘉在西河领军,姜述召集贾诩、庞统、程立、刘晔等到书房议事,商讨征讨韩遂之事。贾诩久居凉州,姜述率先请教,道:“文和久居凉州,可知韩遂底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