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76章 凉州之行(一)

次日一早,姜述在院中练完五禽戏,又练习剑法。此时姜述剑法已将大成,其中揉和太极卸力借力之法,整套剑法显得十分平和,但是威力更大。典韦、许褚与姜述过招,常因这招卸力借力吃亏,都道此套剑法比王越剑法威力更大。
姜述知是马腾之女,见她刁蛮,又不好计较,道:“确实如此,你可寻孟起询问。”
马云鹭讲完,道:“受了我的恩惠,以后对我要尊敬。”
马云鹭颇为自得地说道:“看在那短匕的份上,我就指教你一下。所谓剑开两刃,或刺或削或划或劈,皆用崩力猛力,你这般软绵平和,既不勇猛,又无巧劲,伤人却难。”
马云鹭得了姜述礼物,心情大好,见马超又要训人,立起身来,道:“夜深了,我先回房睡了。”
想到这里,马玩脸上露出温馨的笑容,那才是兄弟般的友谊,没有丝毫利益掺杂在其中。正在此时,亲兵队长马波蹬蹬跑进室内,嚷道:“将军,老上司来了。”
马超道:“想必这就是姜府绿茶。”
马超见短匕革鞘饰有数颗宝石,锋芒发蓝,应是珍贵之物。再看马云鹭脸上怒意早消,拔出短匕看了又看,爱不释手,看向姜述的眼神立时温柔许多。马超看到此处,心中一动,生出心思,当下不再插话。
马超听马云鹭话语有些过分,待要出言喝斥,转首见姜述并无不和_图_书悦之色,当下不好言语,只是闷头品茶。
说完,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匕,递给马云鹭,道:“姑娘别委屈了,送你一件礼物,权作赔礼。”
马云鹭语意老气横秋,有些教导姜述的意味,典韦、许褚暗自发乐,马超也觉得不好意思,斥道:“当着贵客之面,别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姜述听到有人说话,停下手来,见是马云鹭在旁,道:“请姑娘指教。”
马云鹭久处西北,性格爽直,道:“久闻齐侯是位真英雄,文武全才,英俊潇洒,府中还有如此好酒好茶,怪不得天下少女,皆以其做为偶像。”
姜述见提到姜家,不好继续开口。马超道:“鹭儿所言极是,确是齐侯府上所出。”
姜述笑道:“误闯舍妹居处,确实是我不对,令妹言语泼辣些,没甚无礼之处。”
马云鹭见姜述言语并不做作,道:“看你是个爽快人,背后说人坏话不好,以后莫要如此了。”
姜述回房,不一会马超匆匆过来,道:“舍妹一向骄横,得罪之处勿怪。”
马玩心中咒骂姜述几句,就是此人杀害太师,将以往的平静生活打破,导致西凉兵马四分崩散。又转念想起传闻中的东莱,已由不毛之地转化为繁盛大郡,这是何等神来之笔,若是广魏如同东莱那般,还用如此忧愁?
在乱世中保命部下兵丁才和_图_书是根本,若是失去兵丁,地盘很快就会被他人夺走,顺便抢起曾经拥有的一切,因此马玩数次想要裁兵而迟迟未下决心。马玩如今体会到董卓当年养活数十万兵丁的艰辛,若是太师不亡,怎会落到如此境地?
姜述苦笑道:“多谢姑娘教诲。”
马云鹭立时面露不悦之意,道:“听你之意,你与齐侯相熟?是否因为齐侯名扬天下,心生妒意?”
思绪又回到虎牢关,想起如此雄关瞬间破灭,太师如此人物尚且身败名裂,命丧当场,不由自主打个寒颤。又想起义兄华雄,性格虽然暴躁,心肠却是极好,想起当年华雄还是都伯之时,领着李堪等一群战友,为给自己出气,强闯友军兵营,打得对手无还手之力。
马超平常虽对马云鹭宠爱有加,但身为嫡长子,动起怒来,马云鹭再刁蛮也要惧他几分,无奈只得上前福了一礼,委屈得双眸含泪,道歉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。
马云鹭如此一说,姜述不由脸色一红,谦道:“传言多为虚妄,有些失真。”
马云鹭见姜述点头,插话道:“姜府绿茶莫非如姜府特酿一般,都是齐侯府上所出?”
姜述欲将马家剑意融入剑法之中,但是路子不合,反而别扭异常,索性不思融合之意,剑由意生,不思剑招,快时急攻如狂风骤雨,缓时防御借力卸力,在那忽快忽http://m•hetushu.com慢,忽暴忽柔。
冬日夜长,姜述正好闲着无聊,见两人过来,便让左右奉上茶来,泡得是从洛阳带来的绿茶,凉州苦寒之地,哪有此番物事?马超喝了一口连声称好,马云鹭闻言,将短匕仔细藏好,也喝了一口,道:“此茶确实好喝,叫什么名字?明日我也去买些。”
说完,一溜烟跑了出去。马超又向姜述致歉,姜述道:“令妹天真烂漫,性情中人,怎会计较?”
此女正是马超之妹马云鹭,自小跟随父兄习武,武艺不凡,又得父兄宠爱,其刁蛮比孙尚香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马云鹭晚上在院中练剑,听闻外面有人说话,口音又非府中之人,因此上前喝问。近前看时,见是一位翩翩佳公子,言谈有礼,戒心顿消,反觉得自己有些失礼,内心略有些愧意,道:“府中从未见过你,你是何人?”
姜述此行不能暴露身份,答道:“我乃征西将军之友,在此小住数日。”
马府诸人因为马云鹭刁蛮,都对她敬而远之,如今姜述在府中居住,年纪相差不大,又有许多好物事,马云鹭少女心性,一早就跑了过来。典韦、许褚都认识她,放任马云鹭进来。马云鹭见姜述正在练剑,剑法软绵平和,虽然好看,估计威力不大,道:“这剑法中看不中用。”
马超待要上前来劝,姜述阻道:“孟起身为长兄,得让些小妹方和_图_书行。”
马云鹭刚才还洋洋得意,待到典韦与姜述交手之时,其剑术招招精妙,平和绵软之招自有妙用,比自己武艺不知要高多少,想起方才好为人师,羞得无地自容,在别人未留意之时跑得无影无踪。
房门响处,马云鹭一步闯了进来,娇声喝道:“我如何泼辣了,你得给我说明白。”
姜述此时哭笑不得,不知如何答话,想了半天,道:“姑娘说得对。”
忽听有人鼓掌称好,两人这才停下手来,一看却是马超来到。马超道:“向来以为贵客只善文事,没想到剑法这般精妙,与恶来斗成这番程度,驰骋疆场已经少有对手。”
马超带马云鹭过来,本意是来赔礼,那想到又闹出纷争,立即黑下脸来,对马云鹭道:“客人身份尊贵,怎能如此无礼?快点道歉,免了辱了马家声名。”
典韦在侧观看,暗道主公剑法已是大成,忽然爆喝一声,道:“主公小心。”持双戟攻上,给姜叙喂招。开始时怕伤着姜述,只敢使出五分本事,被姜述逼得手忙脚乱,逐渐施展开来,待与姜述旗鼓相当之时,浑身本事已用了九分。
典韦、许褚吊在姜述身后,听到话语之声上前察看,待看清是位美貌少女,两人互视一眼,很默契地又退了回去。
说完,持剑下场,一边讲解一边与姜述演练。马云鹭所言为马家剑法,脱自战场拼杀,大开大合,与王越hetushu.com剑法完全不合。不过马云鹭所说剑理,却是马家剑法精髓,让姜述受益匪浅。
马云鹭思忖一会,心思近日长兄言有贵客前来,想必就是此人,道:“待我问了兄长,若有不实之处,再来寻你。”
姜述补充道:“齐侯府只是研究配方,由糜家负责炒制。”
广魏郡太守府,马玩正在为粮草之事犯愁,他与李堪各据广魏四县,辖下人口不多,耕地面积又少,以四县钱粮养活万余兵丁负担很重。马玩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,不由怀念以往跟随董卓时衣食无忧,外界皆说董卓暴虐残忍,或许不假,但是董卓对部下的确非常好。以往没有权力时想掌握权力,如今当家作主占有地盘,才知道权力不是外表那般风光,其中苦涩与无奈只有自己才能体会。
姜述见状,连忙说道:“孟起,令妹年少,又没做什么错事,不必如此。”
姜述此话说得甚是得体,未料少女闻言,却是脸色一变,喝道:“贼子欺人太甚,父亲年岁大你许多,如何会与你为友?这是占我便宜,想高我一辈,实话说来,不然我不饶你。”
马玩不想与李堪那般,钱粮不够就压榨辖内百姓,长期如此无疑是杀鸡取卵,必然不得长久。马玩与李堪关系不错,又同时举地投靠韩遂,因为此事劝过李堪,李堪只是摇头苦笑,他知道李堪也不想如此,他的心肠实则很软,并不似表面那般坚硬冰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