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80章 凉州之行(五)

韩遂道:“侯爵?实封侯爵?”
姜述彼时在并州谋划马家,接到甘宁、太史慈等军报,判断方位,知晓太史慈所言夷州即当今台湾岛,甘宁新发现岛屿为济州岛,下令在夷州、济州设县,取名为台湾县、济州县,迁流民入住。明示水师:蛮夷恭顺者使其壮丁为力役,发粮为晌,补充海外基地人员不足。授其部众耕种之法,教授汉文汉话,以使将来基地自足自给;蛮夷野蛮者皆族灭。
韩遂闻言颓然坐下,道:“想必齐侯谋划已久,早将在下研究透彻,如此看来,唯有投降一途可为。”
韩遂曾经听闻此事,还以为是传说而已,问及细状,高顺一一说明,韩遂脸上顿时滚下汗珠,心道幸亏做了正确决断,否则单凭这五千兵马,夺取金城也是轻而易举,心中暗自庆幸不迭。
太史慈水军再往南行,气候大变,兵丁多有不服水土而得病者。姜述命水军暂时停止扩张,回东莱配合国内征战。又授豆芽之法,让水军以此防止败血病,并让华佗派遣弟子十余人前去夷州、济州等地,研究病症破解方法。
韩遂吓了一跳,只听屋顶传来声音,道:“得请文约将军下令,约束一下亲兵,不要引起冲突才好。”
高顺道:“粮库附近有三千精兵,府第周围两千众。”
韩遂脸色大变,站起身来,瞅向阎行。阎行会意,匆匆出门。韩遂知晓李儒既然说出口来,www.hetushu.com诸将家小想必早已出城,但是城中防备极严,家小如何能够安然出城?韩遂想到这里,问道:“诸将家小如何出城?”
赵云攻打三韩,乐浪太守派校尉弓遵引五十名熟悉地理者为向导。三韩之地,西汉时皆属汉境,三韩之王亦四时来郡,征丁纳钱,如汉民基本相同。恒灵两朝昏弱,三韩生出野心,不遵朝令,又趁机北扩。幽州派兵来剿,三韩见兵威不敌,便引兵后撤,待大军退回,复使兵侵占。后来朝局动荡,三韩更生野心,欲夺乐浪、辽东之地而分之。
行到半路,赶云传来捷报,已经顺利灭掉三韩,南部百余小国非降即灭。匈奴骑兵已经赶至乐浪,待春节过后两军会合,操练娴熟,然后全力攻打高句丽。赵云又在信中提及,欲娶纪汉国女主纪柑为妻,请求指示。
李儒笑道:“如此大功,若非世袭侯爵,如何向天下子民交待?但是封邑多少需要朝议才能决定。”
高顺道:“商家皆有护卫,分为数十批也就进来了。”
韩遂此时已经下了决断,道:“别管这些事了,我意已决,听命于齐侯,你出去整顿兵马,准备交接。”
韩遂已降,不战全部拿下凉州,姜述升乐安太守陈宫为凉州刺史,张飞兼任凉州兵曹,孙坚兼任护西域将军。命鲜于辅接替陈宫为乐安太守,阮瑀为武都太守,鲜于嗣为陇西太www.hetushu.com守,应玚为汉阳太守,刘帧为安定太守,崔巨业为北地太守,姜洚为武威太守,沮授为金城太守,辛毗为张掖太守,逢纪为酒泉太守,陈琳为敦煌太守,赵浮为广魏太守,程奂为北地太守。又大量提拔在青州担任吏员的国学弟子,到凉、并、幽三州担任县长、县尉等基层官员。
高顺见韩府亲卫退去,从房顶一跃而下,上前与韩遂见礼,道:“附近部下较多,尚请将军传下军令,免起冲突。”
韩遂无子,一直视阎行为己出,顿时又去了一桩心事。此时阎行急步跑了进来,道:“诸将府第外面如故,内中皆剩些粗笨下人,诸府皆有暗道相连,联通北边工地,小婿带人沿迹寻找,发现一处秘道直通城外。”
李儒笑道:“非是投降,而是举地而献。文约从始至终响应齐侯,何谓投降?举地而献是大功,丞相怕是要为马家与文约争取侯爵了。”
韩遂急趋院中,抬头见屋顶露出数百带甲壮士,心中暗自吃惊,见亲卫上前,连忙喝止。韩遂此时不由出了一身冷汗,心中庆幸不已,若是真与李儒翻脸,这帮人马一旦发动,阎行武艺再高,恐怕也难抵挡。
韩遂又问:“如何入府?”
三韩在乐浪吃了大亏,三国士兵逃脱者十不过一,国王或战死或被擒。马韩、辰韩、弁韩管理体制与中原不同,其国民多是战国遗民逃至此处,与当和_图_书地土著融合繁衍,逐渐形成的族群,大多依水而建民居,只有三韩有数处低矮城郭,余者外侧只有矮墙以防野兽。因受汉民影响颇深,其国民亦种植,知蚕桑,作绵布。
李儒道:“诸将家小皆在北城,距离北城墙不远,最近有人购置数处房宅,正在大兴土木,与诸将居处只相隔一条街道,又因施工封住小巷两端,将众家墙壁打出通道,轻易可至北城墙。城内土层深厚,冬季水位又浅,挖一条出城地道,又费得了多少工夫?偷出众将家小轻而易举。倘若齐侯行此法攻城,文约能防得住吗?”
赵云东征年余,灭小国五十余,计有爰襄国、牟水国、桑外国、小石索国、大石索国、优休牟涿国、臣濆沽国、伯济国、速卢不斯国、日华国、古诞者国、古离国、怒蓝国、月支国、咨离牟卢国、素谓干国、古爰国、莫卢国、卑弥国、占离卑园、臣衅国、支侵国、狗卢国、卑离国、监奚卑离国、古蒲国、致利鞠国、冉路国、儿林国、驷卢国、内卑离国、感奚国、万卢国、辟卑离因、日斯乌旦国、一离国、不弥国、支半国、狗素国、捷卢国、牟卢卑离国、臣苏涂国、莫卢国、古腊国、临素半国、臣云新国、如来卑离国、楚山涂卑离国、一难国、狗奚国、不云国,不斯濆邪国、爰池国、干马国、楚离国。所过之外,皆依姜述所令,除了汉族遗民,相貌与中原人相同又会http://www.hetushu.com说汉语者赦免,随军劳役,其余男女老幼皆不放过。一时间三韩地面空旷无人,只有少数人躲于深山或深山土著得以幸免。
阎行对韩遂一向言听计从,知晓韩遂一旦定计,难以说服,当下领命出去。
其国中有国,三韩面积皆不大,每国如同汉朝一郡大小,其国中之国实为民众聚居之地,大则数千户,小则千余户,三韩民众相加,有十余万户。前番征战两万兵马死者九成,实力大减,国王非死即俘,各小国头领如一盘散沙,又无城郭拒守,安能抵挡汉军精骑?
韩遂不由目瞪口呆,心道这群人似从地底冒出来一般,府中护卫和巡街士兵一无觉察,突起发动,夺城亦非难事。如今韩遂已经决定投降,不想惹出事端,急忙传下军令,让亲卫持军令带着高顺亲兵到各处通知。
韩遂笑道:“去吧,未必是祸事。”
李儒见韩遂面露疑色,道:“高将军部下陷阵营,一千人马歼灭匈奴右贤王万余亲卫,当年穿过匈奴王城,如穿街过巷般轻松。”
甘宁引两千水军负责供应赵云部军需,沿海路发现一岛,就是如今济州岛,见此岛土壤肥沃,气候宜人,水源充足,面积甚大,报请姜述在此设立居民点。岛上土著尚未开化,其人种短小,言语不与韩同,皆髡头如鲜卑,好养牛及猪。其衣有上无下,略如裸势。善于造船,对大汉水军敬若神明,十分恭顺,请示姜述行http://m.hetushu.com止。
赵云入境之后,就食于敌,不需后勤供应。等及灭了三韩,回头去灭三韩之南诸小国,地旷人稀,劫掠之粮不足军用。所幸姜述早有所料,命东莱水师出船运送军粮,在乐浪之南朝鲜半岛东西海边各择一处建设简易港口,东海岸取名为讨夷港,西海岸取名为征蛮港。
三人入内落座,韩遂道:“这许多兵马如何进来?”
汉朝侯爵分为许多种,最大的是万户侯爵,食邑万户,可以世袭。韩遂闻言愁容顿消,道:“如此得享富贵,亦不是不可。诸将年纪皆大,不知齐侯有何安排?”
阎行不明详情,闻言一愣,道:“这……”
高顺道:“后面府第已租下十余日,府上卫兵对后面防卫松懈,只有十余位手下,皆被生擒,并无伤亡。”
李儒道:“齐侯言及诸将,唯对阎行赞不绝口,想来日后前程远大。其余诸将,丞相言因才施用,绝不至于抛弃不管。”
军事交接快速,政事交接繁琐,姜述见春节临近,让刘晔、高顺暂时驻留凉州,让典韦、许褚、马超引领兵马随同回京。又让韩遂、马腾暂管辖地政务,与朝廷所派文武官员交接以后,再带领手下文武赶赴长安。
太史慈部自从攻下广陵,在海上横冲直撞,沿途海匪不降者皆灭之。又择海岛为中转站,占据夷州,再向南发展,已到交州海面。
韩遂问道:“兵马多少?”
李儒突然高喊一声,道:“高将军,你们出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