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87章 妖娆祝融

姜述道:“士元,你在府中治理钱粮,才华不能尽施,拔你为兖州刺史,为此次战事主将,孟起为副将,出兵两万。刀锋营留下廖化部驻京,其余四营护送乔宣去东郡,策应此次战事。奉孝,通知冀州云长部派兵前移至冀兖边境,一旦东郡事了,立即进入东郡接管防务。再通知东莱水师,出动五千水军沿黄河西进,至东郡附近择地驻扎,护住黄河水道。”
祝融未见姜述之时,早听说姜述许多故事,她随廖化入京,便是存着爱慕英雄的心思。后来见到姜述,见这汉家儿郎如此俊郎,芳心如何不喜?又被姜述气度迷住,芳心早被勾走,今被姜述亲吻,不嗔反喜。姜述手段高超,不一时祝融全身好似火烧一般,本就妖艳的如蛇娇躯更为勾人,逗着姜述一时失神,一股炙热的火焰从心间升起。
东郡为兖州上郡,人口三十余万,东为山阳,南为济阴,北为冀州之境,只有西部与陈留相连,恰似插入朝廷防地的一根钉子。姜述正研究如何小成本扩展实力,闻此喜讯不由大喜,谢道:“多谢乔公美意。”
众人看着沙盘,明白东郡的重要性,皆欢欣鼓舞。庞统道:“如今钱粮不足,倘若兴兵,却是难以筹措。”
许褚领命退下,姜述又谓两女道:“我今日尚有公务,明日午后可去我府上一叙。今日已定婚约,你等hetushu•com以后出门,当有护卫随从。”
室内一片狼藉,已是夜里子时,祝融公主整好衣裳,媚色褪去,脸色带着一抹笑意,恋恋不舍地欲要回房。姜述见她行路蹒跚,知其受创不轻,道:“别回去了,自家府上,何人会笑你?”
姜述坐下,侍女奉上绿茶,姜述道:“最近女卫训练得如何?”
祝融点头道:“有些想家,又寂寞得很,特来寻你说会儿话。”
姜述回府路上,让人召贾诩、郭嘉、庞统、刘晔、高顺、马超前来府上议事。众人聚齐,姜述向众人介绍道:“此为前太尉乔公之子乔宣,今欲说服东郡太守乔瑁举地来投,特请诸位一同商议。”
又说了数句,姜述起身道:“欲与岳丈谈些私事,先行告辞。”
姜述连忙止住道:“乔公切勿心急,此事可能引发战事,容我归府之后,定好后续应对事宜,安排兵马随从大公子起行。”
祝融近来与孙尚香操练女卫,长进不少,道:“尚香姐姐不亏是孙武传人,训练女卫让我大开眼界。我往常自以为深得练兵之要,与她相比却差得太远。”
姜述默然片刻,道:“不怕,你修书时言明两女嫁我为妻,若敢阻拦,我派水军直接夺了吴郡。”又招呼许褚过来,道:“你留下一队亲卫,卫护乔家,若知乔家族人迁居之期,通知东莱水师接应和-图-书,若是严白虎阻拦,授权子义灭了严家。”
三人陪姜述进房,两乔偷偷打量姜述,果然生得出色,面白如玉,貌胜子都,英气勃勃,浑身透出雍容华贵之气。两女心中非常满意,还未开言,皆已娇脸通红。
姜述又谓刘晔言:“子扬接任丞相长史。”
姜述道:“乔公向年曾为大汉出过汗马功劳,本以为曾任三公,在家得享富贵,不想却是这般景象。今已得知情况,安能袖手旁观?”
两人说了会话,祝融又开始思念家乡。姜述见祝融灯光下面色不豫,带着浓浓的离乡愁绪,不由心生爱怜,上前搂住她道:“世间事皆无两全,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路途遥远,天下未平,回乡途中危险得很。再有三五年时间,等这天下平定,我带你回乡省亲。”
姜述道:“你族人久居山林,与平原战法不同,正好相互学习一下。”
祝融公主摇头道:“姐妹们对我极好。”
乔家族人迁去江东,本就是为了避祸,闻言大喜,道:“我即修书送给族人,从海路直赴东莱便是,只怕严白虎会设法阻拦。”
祝融闻言,美眸内泛起几分欢喜,看得姜述一阵失神。祝融靠在姜述身上,道:“我本是异族女子,夫君是天朝贵人,得为夫妻,原本应该知足。但是想起父亲族人,却始终放心不下。”
姜述道:“如今m.hetushu.com岳丈族人皆在江东,彼处尚不安定,不若让族人迁至东莱或是洛阳,我会派人提前安排。”
乔融乐得合不拢嘴,道:“叩见太皇太后时,已得了消息,基本准备妥当,何时迎娶,提前给消息就行。”
乔玄点头道:“久闻齐侯谋定而后动,不动则已,动则必胜,今日看来果然不假。”
姜述道:“无妨,去年扬州、交州丰收,糜家已经运来大批粮食,粮草可能支撑到春粮下来。我等钱粮虽紧,青州百姓手中却有存粮,关键时刻可以预征百姓余粮,若是长安敢有异动,趁机将其灭掉。”姜述说话之时霸气十足,这就是底气与实力。
门口服侍的美婢,忽然听得室内一阵翻滚之声,正待入室察看,随即听到令人心神震荡的娇呼,美婢们顿时醒悟过来,互视一眼,各自粉脸通红,心道:“主人果真风流,这蛮族公主刚来数日,便被弄上了床榻。”
转过弯来,却见两位少女鬼鬼祟祟在前面探视,姜述仔细打量,两女生得果然美丽。前面少女年约十六七岁,一套青色衫裙,随风飘飘,肤若凝脂,秀髮披肩,貌赛仙子。后面少女玉颜与前面少女有九分相似,眉似远山,目如秋水,琼鼻瑶口,玉肤剔透,美到了极至。真是一对绝美的姐妹花。
姜述如今已经成年,常年习武,肌肉一块块如似镔铁,散发出令女子迷和_图_书醉的阳刚之气。祝融蜿蜒的娇躯半遮半掩,如同玉脂般的肌肤隐隐若现,此时眼色迷离,喘息时慢时快,殷红小嘴或张或闭,天生媚态实在诱人魂魄。
东郡似一把出鞘的尖刀,插在冀州和兖州两郡中间,两地防线由此成几何倍数拉长。一旦东郡归附,防线往前一推,冀州全境便成了内地。反之,刘岱掌管之郡只余陈留、任城、东平、泰山,富庶大郡陈留将与东部三郡彻底分开,想要联络需要绕行徐州之境。兖州两个主要人物刘岱驻泰山、张邈屯陈留,各个击破,兖州可以速下。
史上蛮王孟获之妻,成了姜述榻上伴侣。此时正是天雷勾动地火,一发不可收拾,祝融自小练武,虽是初次行鱼水之欢,却能持久,室内娇声不绝。房外美婢各自想入非非,不时有人先行回房,想是更换亵裤去了。
说完,轻轻吻向祝融的樱唇,只觉似是触到一块暖玉,略有一丝凉意,又有水果天然的香气。祝融是异族之人,不似汉人女子那般保守,敢爱敢恨,不会故作矜持,故而大胆迎合。
姜述随乔融前往客厅,于路询问进京经过。乔融道:“我等族人因为避祸,迁到吴县居住。吴郡太守严白虎之弟严兴,经常上门纠缠,正好接到太皇太后下旨,我奉旨来京,严氏兄弟因此未敢阻挡。”
姜述搂着她的腰肢,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,和-图-书看她娇容越发娇媚迷人,不由心猿意马,柔声道:“有夫君痛你,别想烦心事。”
姜述谓乔融道:“一向忙于公务,虽有婚约,至今未曾登门拜访,失礼得很。今太皇太后已赐懿旨,近期将要完婚,岳丈还是早做准备为好。”
姜述提枪上马,一手抓起祝融丰润的长腿,来个梅开二度。祝融娇声轻呼,似被迷失了神智,虽然有心交战,奈何力不从心,不由开口讨饶,道:“夫君,已是不堪承受。”
乔融见是两个宝贝女儿,正要出言斥责,姜述笑道:“正欲寻你两人说话,一同到客厅去吧。”
庞统、马超、高顺、郭嘉等人齐起领命。
乔玄心中感动异常,叹道:“人言齐侯仁爱,果然不假。老夫二弟乔瑁现任东郡太守,与刘岱不甚相容。今无以为报,召二弟举地来投,算是老夫尽些心力,以报齐侯恩德。”
贾诩道:“东郡近年没有战事,人口众多,钱粮肯定富足,可以支撑一下。何况此次无须出兵太多,只需出动两万兵马,张邈便不敢动,随即冀州守军前压,防线立刻便会稳固。”
乔玄让乔宣取来纸笔,写封家书,递给乔宣道:“你速去东郡见二叔,送上家书。”
众人领命出去,姜述盘算一会,见无破绽,起身回房。来到卧室,却见祝融公主在房中等候,姜述道:“莫不是又受委屈了?”
姜述道:“莫不是想家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