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90章 乔瑁献地(二)

州军军阵响起阵阵鼓声,阵内士兵随着鼓声缓缓移动,军阵已成,气势磅礴,可见平常训练有素。孔封策马上前,呼道:“请乔太守答话。”
乔府东墙高约丈余,按说这个高度,单人没有梯子很难上去,但刘能早已想好办法,只见数名大汉叠起罗汉,临到墙顶,手攀墙顶,稍一借力,便翻上墙去。
刘昱道:“我军兵力虽占优势,但不足以强攻坚城。听说东郡兵马羸弱,不如搦其城外赌战,其若出城迎战,我军兵力倍于守兵,可借野战之机而胜之。其若不敢出城,守军士气也会低落,于我军有益无害。”
刘能见势不妙,急呼众人赶紧上墙,兵丁那会给他们机会?只听一声令下,弓驽声大作。刘能部下虽是精锐,混进城时皆脱了甲衣,只持短刃,瞬间死伤一片。刘能见势不妙,急忙借力跃上墙头,待要往院中跳时,却见府内响起厮杀声,定睛一看,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,正在对已经进院的手下大开杀戒。
时间渐晚,何仪领着后军五百余众进城。高顺闻讯大喜,将何仪一行接进城中,仔细交待何仪任务。何仪不顾部下赶路疲劳,带领部下依令前往指定地点埋伏。
有人答道:“前后巡街兵丁各五十人左右,府中护卫详情不知。”
乔瑁冷笑一声,道:“刺史身为hetushu.com大汉皇亲,为何不遵朝廷法令?”
刘能见状,见对方防守森严,自己这二百余人万难成事,正在寻思脱身之计时,只听弓驽声响起,十余只箭矢已经临近。刘能武艺不俗,急切时身体往后一仰,顺着墙滑入府内,只觉身上一震,已是中了弩箭,所幸未中要害。
高顺忽然记起姜述临行赠言,不由凛然一凉,点头道:“狮子搏兔,尚需全力。乔大人方才所言有理,是何仪轻敌了。”
刘能部下机灵者当即伏身乞降,忠心者持刃顽抗,很快便被射成刺猬。二百余众受了数波驽箭,完好者只余四五十人,一半人正在伏地求降,墙内墙外站立者相加不过剩下二十余人。只听何仪又是一声令下,又一拨弓驽射出,这次目标集中,箭矢又密,就连刘能也未躲过噩运。
高顺闻言起身道:“孔封素有名望,正好借此看看虚实。”
情报官答道:“只是晚行一天,骑兵应在今明两天赶到。”
乔府人丁不多,三五人一拨,数批之后主要人员已经全部撤离。撤离时有的走后门,有的走前门,乔夫人乔装扮成仆妇,外面窥探情况的刘能手下并未发现真相。
孔封道:“此乔太守谬论也,洛阳才是伪朝,姜述才是逆贼,莫非乔太守欲从贼否?”
这段巷子m.hetushu.com甚是幽静,进去三十余人,早为乔府发现,府内顿时响起报警声。刘能在外面听见,见手下已经聚齐,指挥众人加快速度进院。正在此时,巷子两端各堵上一标人马,皆身着甲衣,手持弓驽,往这边挤压过来。
何仪部下五百刀锋营精兵,对付二百余没有兵甲的壮丁,算是大人欺负小孩的游戏。先前高顺、纪册不忙发动,是想一网打尽,此时敌人全部显身,当即大显身手。刀锋营弓驽最是厉害,五六百人同时发作,片刻时间战局已定。
孔封道:“刘刺史向来听从朝廷诏令,何来不遵号令一说?”
凌晨之时,裴元绍、赵弘、韩忠三部兵马陆续入城,歇息过后,此时众将皆在郡衙商议战事。刀锋营三千精兵于昨夜陆续抵达,高顺提前安排妥当,着意防备敌方斥候,州军至今没有发觉。
乔瑁又是一声大笑,道:“我有城墙可依,为何要与你野战?朝廷援军数日便到,你等从贼之徒授首之期已经不远。”
乔瑁任职东郡多年,濮阳城内控制得如铁桶一般,若无敌人细作破坏,百姓无人借机生乱。这拨细作除去,城中一片平静。乔瑁、高顺在城头观战,见何仪统领部下近前,不少兵丁手中拎着血淋淋的人头,知晓细作已被除去。
城上顿时万箭齐射http://m.hetushu.com,孔封立马之处距离城墙甚远,原以为在弓箭射程之外,听到弓弦声不对,感觉不妙拨马就走。刀锋营精兵弓驽天下无敌,随着弓驽声响起,数支劲箭已经射中孔封身背,孔封身披精甲,数箭皆未建功,只有两箭势大力猛,一支射中右臂,一支射中战马。
何仪见状,让部下上前,重伤者补上一刀,轻伤者与求降者皆捆绑起来。两波人马到乔府门口聚齐,何仪放心不下高顺,谓纪册道:“你依照计划巡街,我去南城墙看看。”
高顺道:“主公曾言庞士元足智多谋,这般布局,怕是还有一口吞掉陈留之意。”
飞鸽传信就是方便,庞统虽然尚在路上,昨夜已得到东郡情报,即与马超商议,定下方略,交代诸部任务。此时马超统领骑兵,并未奔赴濮阳,而是直奔陈留,去截孔封后路。东莱水军沿黄河西行,已经出了青州之境,配合此次作战也来得及。关羽亲领大军三万聚于广平,即日开拔,直往东郡。
夜色渐黑,南城外突然响起嘹亮的号角声,知晓这是敌军发动进攻的前奏,乔瑁、高顺披挂整齐,前去南城楼指挥作战。城内刘能听到号角声,问道:“乔府前后兵丁有无增减?”
孔封遥遥望见乔瑁现身,拍马出阵,呼道:“太守为何不遵号令?”
城外忽然鼓www.hetushu.com声震天,亲兵来报:“孔封在城外摆起军阵,请太守过去答话。”
乔府东侧一处小巷极窄,因此没有人家在此巷开门。刘能领三五人到了小巷,见巡街兵丁走过,打了一个手势,小巷两头陆陆续续进来不少人。见人马陆续聚齐,刘能喝道:“进府!”
正在此时,有人送有密信,情报官看完,递给高顺,道:“庞将军送来手书。”
孔封当即下达军令,只留五百兵马守营,主力皆至城外列阵。孔封以边兵之法练兵,辖下州军甚是精锐,近万州军各依旗令动作,持戟甲士、刀盾兵、弓箭手、骑兵、长枪兵等,各按兵种,摆出一个大阵。前头由刀盾兵组成,与其相接者为持戟甲士,弯月状的是弓箭手和长枪兵,大阵最后是骑兵。此阵乃是大汉兵卒常用的攻击阵型,根据情况可以随时调整变化。
何仪昨日日间破了对方计谋,夜间清理斥候,皆十分顺利,心中不免生出轻视之心,道:“孔封虽有薄名,然其部下战力一般,不难破之。”
众人一齐来到南城楼观战,见州军兵阵十分齐整,行进之时步伐整齐,兵马士气高涨,确是一支劲旅。高顺仔细观察一番,道:“阵形严整,兵种配合默契,调度有方,孔封已得军阵精髓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乔瑁哈哈大笑,道:“刺史跟随姜述征战董卓时,和*图*书姜述是逆贼否?”
高顺接到庞统手书,看完后递给乔瑁。乔瑁看完,道:“庞士元欲将孔封部一口吃下,胃口未免太大。”
大汉军阵阵型甚多,防守阵型有方阵、圆阵、鱼丽阵等,攻击阵形有箭矢阵、锥形阵、冲锋阵,灵活易变的雁形阵、钩形阵,另外还有弓手组成的云阵,围敌的赢渭阵,奇袭的阖燧阵,用于巷战的散阵、数阵、玄襄阵等等。
刘能略一思忖,断然下令道:“会合众人,按预先方案执行。”
乔瑁道:“长安是伪朝,正朔却在洛阳。”
一端动起手来,已是扯破脸皮。次日一早,孔封会集诸将商议,道:“乔瑁已经识破计策,东郡兵马不少,城池坚固,诸位有何妙策破城?”
刘昱统领部下攻城,只是为了牵扯守军精力,忽见城头悬起首级,仔细打量认出其中一枚是刘能之首,知晓计策失破,当即鸣金收兵。
乔瑁忙道:“何将军且勿轻敌,孔封在边军多年,因功提拔,岂是易与之辈?彼军昨日初到,还未撕破脸皮,并未拿出真正手段,今日应会看出此人虚实。”
乔瑁说完,猛然下令道:“放箭。”
孔封不由哑然无语,心知乔瑁已有投奔姜述之意,暗自后悔昨日未曾阻断道路,见乔瑁难以说服,索性直接搦战,道:“可敢与我对阵?”
乔瑁问道:“不知后续主力何时能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