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93章 夺回丰儿

此时成刚明显处于下风,两位同伴欲要上前相助,怎奈纪灵同行人员太多,刀枪招呼上来,几下就丧了性命。成刚孤身奋战,状若疯虎,一时间纪灵也奈何不了他。成刚气力渐渐耗尽,拼尽全力抡起腰刀砍来,纪灵猛地出手,磕飞腰刀,大刀杆倒着戳去。成刚挨了这下重击,猛然被击倒在地,待要起身反抗之时,众军刀枪已逼到眼前。
忽有一名贼人大喊道:“纪将军,我是江三儿。”
田丰儿面对发着寒光的刀刃,毫无惧色,上前一探田具已无生息,不由露出凄楚之色。起身斥责道:“我家护卫与你等有何仇恨,何至于下此毒手?”
阿宝将刀交于左手,右手上前想抓田丰儿,狞笑道:“好一个善心的丫头,现在还有心思管这些死人?”
众人擒了成刚,回头又去收拾成刚其余部下,纪灵武艺高强,力气极大,成刚部下见首领被擒,早已丧了胆气。此时广县驻军赶了过来,当下两下夹击,将这伙人围了起来。
纪灵手挥三尖两刃刀,策马赶上前去,大喝一声,道:“大胆恶徒,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滥杀无辜,强抢民女!”
沿小路前行,刚拐过一个小弯,绕过一处高丘,前方豁然开朗,只见数十人正匆匆前行,其中有数人抬着一副担架,担架上躺着一人,衣着甚是鲜艳。纪灵见状,知是寻到正主了,吩咐属吏道:“速去广县通知hetushu•com兵丁前来接应。”
就在此时,成刚一步跨了过来,一下将田丰儿击昏,喝道:“阿宝,你不要命了,这是主公要的人。”
田丰儿出事之后,青州官衙出动很快,从得到消息到做出反应,至纪灵到达现场,一共只有半个时辰。从留下的痕迹判断,这伙人并无马匹,此时应在事发地点周围三十里范围之内。
纪灵左右马军五十余众,虽非刀锋营可比,亦属精锐骑兵。以披甲马军应对无甲步兵,应付起来十分简单。纪灵无心与这些人纠缠,统兵突阵而过,追赶前方数人。
纪灵正愁贼人以田丰儿威胁,见她自个儿脱离险境,心中暗自叫好,见对方挥刀砍向田丰儿,担心策马伤到田丰儿,跃下马背,借力往侧飞跃,挥刀正好挡住成刚攻势。
纪灵以前为袁家卖命之时,熟悉袁家做事的行动模式。大批人马前来,只能借助其他商家掩护。袁家以前控制的商铺被姜述搞得元气大伤,青州地界商铺已经倒闭,目前能帮助袁家的商家,最直接的便是袁术辖下的豫州商家。
一行五人,很快被马军围在核心,一个大汉挥刀上前,直扑纪灵。纪灵眼神凌厉,两刃刀疾飞而下,快得几乎看不清,只听哎呀一声惨叫,大汉一半身体如脱线风筝向一边飞去,另一半身体遽然撞在地上,喷出漫天血雾。
一位手下在小路m•hetushu.com口附近仔细勘察,忽然立起身高呼道:“这边发现痕迹。”
纪灵自从来到青州之后,日常交往官兵百姓,大伙皆言姜述的好处,整日处于这个环境中,纪灵思想产生了根本性转变,追忆以前追随袁家的所作所为,常引为平生恨事。
纪灵拿着弓箭、驽箭观察一会,对属吏下令道:“封锁前往豫州所有大路小路,沿途官府郡县一律设卡拦截,重点盘查豫州商家,宁可错抓一万,不能放过一人。通知兵曹让驻军全部出动,所有步兵分批往外辐射搜查,骑兵立即随我追击。”
护卫首领田具武功不俗,见对方人多势众,又有弓驽,显然是有备而来,命令一位小厮,道:“火速回去报信。”
官府反应迅速,军政各部门井井有条,一切与纪灵有很大关系。纪灵上次抓获于禁等人,立了大功,被荐到青州衙门担任贼曹。上任数月,竟然出了如此大案,纪灵顿时忙碌起来,第一时间前来勘探现场,路上不断发出号令,布置兵丁设卡,又让人迅速通知全州郡县。
旁边还有一人正是阿宝,见田丰儿逃开,骂了两位抬担架的伙伴一句,飞身持刀上前,想去抢回田丰儿。田丰儿在临淄几乎无人不识,都知她是姜述的平妻,众军听闻消息皆已心生怒火,分出一拨人将田丰儿团团护住,其他人含愤上前,刀枪齐加,瞬间将阿宝斩为肉泥。
和图书田丰儿被人劫走,是件轰动天下的大事,消息一经传出,临淄百姓一片哗然和激愤。一队队甲士接到命令,各处道路设置关卡,发现来历不明之人,即时收押。百姓知道田丰儿是姜述的平妻,十分配合,只要发现形迹可疑之人,立刻向官府报告。
纪灵循声一看,确是以前南阳部下,当下止住众军,让江三上前,道:“你等皆是南阳士兵?”
这伙人前来劫人,大多数不知内情,齐侯两字一出,众人互视一眼,手脚顿时放慢。成刚知悉内情,上前一刀劈死田具。眼见护卫覆灭,一位少女掀帘下轿。
纪灵呼喝部下兵丁一声,道:“随我往这边走。”
此女正是姜述平妻田丰儿,相貌娇美,肤色白腻,浑身散发着阵阵幽香,身穿一件葱绿丝稠衣裳,颜色甚是鲜艳,但在她的容光映照之下,灿烂的锦缎也显得黯然无色。
田具等人紧紧护住轿子,且战且退,成刚手下虽然人多,一时间冲突不进。成刚见状,挥刀上前,他武艺高强,一刀一个接连劈死三人。田具见状,拼死上前挡住,无奈敌方人多,成刚武艺又高,瞬间中了十余刀。田具眼见不幸,嘶喊道:“你等敢动我家小姐一声汗毛,我家姑爷齐侯定会灭了你等九族。”
田丰儿出城之时,身边带有二十二位仆从护卫,现场死者二十一名,除了报信之人无一幸存。轿子被拆掉,少了几根长和_图_书木,轿子四周的布被拆了下来。此外,现场周围找到数十支弓箭、驽箭。
纪灵统领部下追赶上去,此段道路虽然狭窄,但是尚算平坦,众人都骑着马,很快追上前去。贼首闻听后边传来马蹄声,扭头一看,见有官兵追来,吩咐手下就地结阵阻击,只带着五名亲信,抬着担架往前急走。
纪灵曾为袁述家将,又在南阳郡任过职,熟悉袁家工坊所产弓箭。生产弓箭的工坊,为了分清质量责任,在箭上皆留有标识或暗记。袁家工坊生产的弓箭,箭矢根部用锐器刻了数道横坚纹,道数不同含义也不同。纪灵看到箭矢标识,便已认定这帮人应是袁家所派。
纪灵认为袁家劫走田丰儿,并非要图田丰儿美色,背后肯定有深远目的,因此不会轻易玷污或者伤害田丰儿,但要经过层层关卡,运送大活人出去,非小商小户所能办到。
齐郡无水路通往豫州,陆路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南行经东莞郡至鲁郡,一条是往西南方向经泰山郡至鲁郡。东莞郡属于陶谦地盘,泰山郡属刘岱地盘,两人皆依附长安朝廷,一旦出了齐郡地界,再想追回田丰儿,难度会加大不少。
因为田丰儿从始至终并未抵抗,成刚以为只是柔弱女子,在她醒来以后并未捆绑,此时被她寻到时机逃开,不由心火上升,不顾袁术命令,挥刀疾往田丰儿身上砍来。
纪灵雷霆一击,吓得另外几个大汉目瞪口呆,和图书田丰儿趁机正欲逃走,哪知被成刚发现。成刚飞身上前来抢,想劫为人质,不料田丰儿曾经习过武艺,虽然力小,甚是灵活,此时不管地上污秽,一个懒驴打滚,滚到纪灵马前。
田丰儿连退几步,退到轿旁,见大汉就要走来,面上不由露出决绝之色,道:“你们为何要害我?”
此次袁家派人劫了田丰儿,若是不能及时劫回,田丰儿落到袁术手中,下场定会非常悲惨。纪灵担任贼曹,手下有数名追踪高手,沿路追将下去,却是追往徐州方向。
追到广县,一行人痕迹消失在官道上。此时广县已经得到消息,兵丁在大道设卡,严格盘查进出人员。纪灵打量周围一番,发现一条小路,通往南方,问道身边士兵道:“这条小路通往何处?”
广县南临徐州,西南为兖州,属于边县,驻兵共有八百,皆是精锐士兵,闻知劫夺齐侯夫人的贼子现身,百余精骑全部出动追了过来。
有熟知地理的本地兵丁道:“此路通往泰山郡莱芜县境内,路途险峻,过去十余里便不能驰马。”
阿宝见田丰儿无路可退,脸上狞笑更盛了,听着她娇滴滴的喝问,一双贼眼满含淫意,仿佛要用眼光将田丰儿奸个痛快。
江三等人赶到齐郡,皆不知此行目的,若非田具临死前说出田丰儿身份,至今众人尚蒙在鼓里。江三就将一行经过详细讲了一遍,道:“将军,看在往昔情份上,请赦我等之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