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94章 杀袁令(一)

所占土地多半为富豪大户所有,瞒报面积三分之二以上,这下官府负担很轻,大部分百姓受益,因此欢声雷动,农闲时劳力不缺,皆卖力筑堤。
姜述当初赦免纪灵,本是惜其勇不忍杀之,不想继上次抓获于禁之后,再次立了大功。姜述道:“兵丁有无损伤?”
姜述拍案而起,道:“本侯以姜家家主名义颁下杀袁令,凡杀袁氏嫡系族人一人者,姜府赏金百金;杀袁氏旁系族人者,姜府赏金二十金;杀袁氏远支族人者,姜府赏金五金。”
曹操正色道:“姜述为了田丰儿之事,此时怒火正盛,近日必会出兵豫州。陛下都不敢触其锋芒,诸侯谁敢引火烧身?其公告上言,窝藏卫护袁家族人者,与袁家同罪。若是此时拉拢袁术,袁术自是求之不得,然而其怒火必会转嫁到我们头上。目前我军钱粮缺少,比起洛阳底蕴更是不足,空有雄兵数十万,兵甲不如彼军,又缺少钱粮,如何敢惹姜述?许攸领兵征战汉中,若得汉中,再攻益州,收两地钱粮以养兵,才具备与其争雄之实力。”
朝廷未曾下文赴东莱参观之时,两人相约去东莱学习取经,又受姜述不少薰陶,见辖区与东莱有些方面相仿,若是兴修水利,可以造出不少良田。于是发下狠心,兴修水利建设,做好规划,和-图-书按照官府登记给予补偿。
曹操听到这个名字,似乎有些印象,一时想不起来,小声道:“纪灵?名字甚熟。”
这般举措同时得罪了富豪大族,大户之间联合姻亲,私下通气串连反对,部分小吏与大户有各种关系,阳奉阴违刻意捣乱,怨声闹到京城。然而此举让多数人受益,老百姓听闻大户弹劾太守,几乎同时上万民书力保两位太守。
隔了数日,曹操接到急报,急赴宫中去见刘协。刘协看完急报,良久无语,道:“想不到青冀两州底蕴如此深厚。”
刘协沉思一会,道:“袁家此时无路可投,正是招揽时机,何不利用此次机会将其兼并?”
曹操道:“朝廷辖区地小兵多,百姓负担过重,即使逼迫,百姓也再挤不出钱粮。姜述行藏富于民之策,青州、冀州两地近年百姓富裕,感念姜述恩德,因此姜述振臂一呼,便能借出无数粮食。前期以为姜述缺少粮草,还想兴兵与其相争,如今看来幸亏没有出兵,不然我军即使不败,与其相持钱粮也会支撑不住。”
曹操尚未答话,亲卫递上密报,道:“陛下,姜述发出杀袁令,通告天下。”
救回田丰儿的消息,距离事发时间仅隔半天传来,甄姜来到前堂,笑道:“夫君,齐郡传来消息,田妹妹已和图书平安解救回来。”
甄姜道:“袁术。”
甄姜道:“亡两人,伤十一人。”
刘协沉思半晌,道:“若是袁术失败,洛阳势力更大,即便得了益州,我等势力也是不及。”
刘协奇道:“奖金如此丰厚,姜家能支付得起?姜述只是侯爵,所令难道高于朝廷公文?”
姜述面色坚定,道:“粮草之事不劳众臣费心,以我个人名义向青州百姓借粮,这袁家触我逆鳞,安能让他好过?此次不仅要灭袁术,还要将袁家这祸乱连根拔起。凡是敢包庇袁氏族人者,与袁家同罪。我要看看天下诸侯,谁有如此大胆子。”
曹操向刘协汇报田丰儿被劫消息,刘协此时满面红光,似是抢了个漂亮媳妇一般,高兴劲还未下去,曹纯进门来报:“青州贼曹已破田丰儿被劫一案,田丰儿平安夺回,贼子非死即擒。”
甄姜掌管神鸟系统,消息最是灵通,道:“青州贼曹纪灵,安排得当,措施有利,在广县山路将丰儿妹妹夺回。”
刘晔道:“喏。如何鉴定?”
曹操道:“姜述历来言出必践,天下人皆知。从今日起,袁家族人将寸步难行。”
刘晔恭声道:“诺,主公。”
刘协忽道:“姜述定会与袁术结怨,可以趁此与袁术结盟,共同对付姜述。”
曹操道:“洛阳六十余万兵和-图-书力,皆铁甲精兵。若兴兵攻打长安,我军能抵挡吗?”
纪灵以前领兵做过类似事情,知晓普通士兵身不由己,皆是依令行事,想了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你等束手就擒。事涉齐侯家事,能否得到赦免,寻常人无权过问。”
姜述前番遭到刺杀,也没似今天怒火冲天,他除了痛恨异族,还有一处逆鳞,最痛恨有人对付身边的人。姜述道:“你与奉孝、文和拟份名单,文官重臣也要增加护卫。”
刘晔道:“喏。”
曹纯掌管情报,道:“于禁出事之后,我派人去青州仔细打探。纪灵奉命去东莱刺杀姜述被擒,不知何故姜述并未杀他,让他做了一名普通士卒,因功升到青州贼曹。”
曹操异道:“根据珠丝马迹,如此快速夺回人质,人才确实难得。是何人破得此案?”
曹操接过公告,看了一遍,不由直冒冷汗,呈给刘协道:“陛下,姜述此招太狠,袁家怕要连根拔起了。”
姜述道:“你与文和、奉孝研究细节。通知何苗及司隶境内郎将以上武职、千石以上官员参加后日朝议,制定出兵豫州方案。”
姜述道:“调任纪灵为丞相府贼曹。立功兵丁按朝廷奖赏之外,姜家每人奖励十金。伤亡者除了朝廷抚恤,亡者姜家每人抚恤百金,伤者每人奖励二十金和_图_书。”
东莱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,各州陆续发生一些事情,特别是水利工程占地补偿出了不少问题。幽、并、凉三州新下,还没安顿利落;司隶水利工程完备,只需修修补补即可。青州、冀州利用冬闲时节,都在兴修水利,做法不一,产生的后果也不一样。比如常山太守是仪、清河太守阮瑀名望甚高,曾是姜述亲随,辖下不能大治,以为很丢面子。
齐郡出了这般大事,文武众官皆有过失。纪灵抓了成刚等人,青州文武算是将功补过,众文武闻听田丰儿安全夺回,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荀彧亲自带着兵丁,连夜赶到广县,将田丰儿接回临淄。
刘晔应喏一声,姜述不仅为其亲人增加护卫,同时还考虑到文官心腹的安全,在座文官皆感激涕零。一位柔弱女子被恶人劫去,后果不堪设想,众人都与姜述一道,面色焦灼,都在等待着齐郡消息。
姜述在京听到田丰儿被劫的消息,脸色阴沉,内心怒火滔天。众心腹听到消息,此时都聚在齐侯府。姜述道:“子扬,传我命令。增加亲卫编制,扩编一倍,今日之事以后别再发生!”
刘协看完,哑口无言,良久方道:“此文是姜述个人名义所下,天下人能信吗?”
曹操闻言触起记忆,道:“我记起来了,此人从前卫随袁术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左右,沉稳机智,确实是个人才。纪灵为何不随袁术,而投了姜述?”
刘协年岁已大,参与朝政,并非昏庸之人,闻言叹道:“我军委实抵挡不住,只是支持时间长短而已。”
曹纯道:“此人原为袁术家将。”
郭嘉谏道:“主公,如今钱粮紧缺,发动大战不合事宜。”
曹纯答道:“此人姓纪名灵,现任青州贼曹,于禁失手也是此人所为。”
刘晔道:“喏,属下这就安排人通知。”
曹操答道:“姜家产业雄厚,又有五大巨商相助,其所言奖金虽然丰厚,但绝对支付得起。姜述信义遍于天下,虽是侯爵,但在洛阳朝廷辖区,其手书效力甚至高于官府公文。青州、冀州之地皆知有齐侯,而不知有朝廷。”
曹操摇摇头,道:“真是让人不可思议。”
曹操答道:“姜述占了豫州,虽然势力增加,但是战线拉长。荆州刘表、扬州刘瑶惧其吞并,必会联弱敌强。从战略上来看,袁术失败于我军形势有利无害。”
刘协知道曹操所言皆是实情,虽然有心与洛阳争战,但是实力不足,如何敢捋虎须?众人讨论一会,还是认定现在不宜与姜述正面冲突,还是以征讨汉中、益州为要。
姜述又问道:“何人所为?”
姜述闻言心中大喜,在座文武众臣也放下心来,姜述问道:“何人立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