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96章 杀袁令(三)

李丰道:“刘岱辖地除了泰山,东平、任城、济北皆是小郡国,三郡地域之和与东郡仿佛,兵马合计不足三万。徐州东部三郡琅琊、东海、广陵皆被姜述所夺,只余彭城、下邳、东莞三郡,兵马仅有五万。两郡兵马合计不足八万,又要留下守兵,即便出兵牵制,出兵三四万,也是作用不大。长安兵马四十万上下,如今十万出兵汉中,此时最多出兵十五万。我军留下守军,能出十万兵马。四路兵马相加不足三十万,而且各怀机心,不能统一协调。敢问诸位,以此三十万兵力,比董卓当年兵力如何?”
姜述一边筹备钱粮,一边筹划进攻豫州战略。正好纪灵护送田丰儿到京,姜述召纪灵过来询问相关情况。纪灵连立两功,在姜述眼中地位暴涨,升任丞相府曹官,已算是姜述心腹之一。
话音未落,丰儿走了进来,见到姜述在屋,早不似孩童时那般缠人,羞得娇容通红,躲在姜飞叶身后。姜述笑道:“丰儿妹妹几年未见,出落得越来越美,性格如何这般内向?以前认为青州治安良好,前些日子让妹妹受了惊吓,是我做得不好。”
许褚引纪灵出去,郭旭说田希夫妇在周氏处闲聊,姜述不好慢待,过去相见。因为田楷一事,姜述内心有愧,即使在齐郡时,无事也不愿去田家府上。当年田楷中流箭而亡,是贾诩指示心腹所为,知者极和-图-书少,都是绝对核心人物,田家至今不知实情。田楷咽气前,当着众文武之面交待后事,推荐姜述接任青州刺史。真若有人对田家说田楷是姜述所害,田家也会认为这是离间之言,绝对不会相信。但是为人就是如此,做了亏心事,内心便会顾虑重重。
杨大将异道:“但能相帮,定会尽力,不知如何行事?”
袁胤道:“此次姜述弄出这般事情,只是为了一个女子,正如其所言冲冠一怒为红颜。传言其事母至孝,对妻妾极好,若行美人计,或许可以解之。”
乐就道:“姜述此人有个缺点,或可利用。”
袁术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众人闻言心中盘算,姜述妻妾成群,此次娶妻二十位,确为好色之徒。众人平常皆以为姜述为天下女子偶像,并未注意他这个特点,听闻乐就所言仔细琢磨,越深思越感觉此言有理。
袁胤转首望向杨大将,道:“或许杨大人能够相助。”
姜述点了点头,笑道:“子异所言甚有道理,待会文武聚议,你一同过来。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你至今尚是单身,我让仲康带你去外院住下,近日为你指门婚事。”
纪灵答道:“能。”
袁术寻思一会,道:“姜述此时恨袁家入骨,岂能允婚?”
袁胤道:“正是此意,三房芙妹年纪十五,尚未婚配,族中女子以她生得最美,若她与姜述婚约和图书,又使其向姜母求情,此祸或可解之。”
袁术双目一亮,谓杨大将道:“此事须大将相助。”
袁胤道:“长安与洛阳两帝对立,曹操久有出兵之意,但其地少兵多,缺少钱粮,数次调兵遣将,最后都因担心钱粮不敷使用而罢之。若上表依附,再许其钱粮,其军兵出潼关,可以牵扯姜述大量兵力。陶谦与姜述有旧怨,刘岱与姜述有夺地之仇,又都依附长安,若是四方合力,或可大胜。此唯一解决之道。”
袁术思出破解之道,回来与诸族长老说明,安抚一下。当日写信给袁遗,仔细叮咛一番,让他做好袁芙工作,为家族尽力;又邀请各族长老联名书信,向袁芙之父袁遗施加压力。准备完毕,袁术以上贡朝廷为名,派杨大将为使者,护送贡品进京。
张勋与袁胤不睦,冷笑道:“姜述拥兵五十余万,装备精良,皆百战精兵,又多骑兵。主公麾下兵马不足二十万,如何能胜?”
说到这里,忽有亲信匆匆进来,道:“细作来报,姜述因洛阳粮食不足,以私人名义在青冀两州借百姓粮食不计其数。”
袁胤道:“若是此计成功,姜家与袁家联姻,合力先将刘岱、陶谦灭掉,分两人之地。再集兵征讨扬州、交州,与长安、洛阳形成鼎立之势,霸业可成,未必是委屈之事。”
姜述闻言,心中暗自点头,认为纪灵之才应与hetushu.com张辽、张合相仿,并非仅是突将之才,道:“以你之见,当如何行事?”
袁术脸色一变,道:“青冀兵马有无异动?”
纪灵进厅,先行大礼拜见,道:“属下以前跟随袁家,行了许多恶事,幸得主公之恩,在东莱获得新生,此次侍奉主公身侧,必会忠心耿耿,尽力而为,若是有违,天诛地灭。”
纪灵坐下,理了理头绪,道:“南阳十万兵马,甚是精锐,袁术凭此夺了豫州。豫州境内近十万兵马,因非嫡系,兵甲不齐,训练不精,与南阳兵离心离德。若想平定袁术,可以先剪其羽翼,夺得豫州全境,然后合兵围攻南阳。”
姜述进屋,见周氏正陪着田希夫妇说话,先对田希夫妇施礼道:“姑父、姑母远道而来,不曾远迎,甚是失礼。”
众人皆默然不答,袁术见状,长叹一声,道:“本初出兵之时,若是诸侯响应,如何会使姜述坐大?如今天下诸侯,除了曹、刘、陶三家,刘焉、张鲁、土燮、刘瑶与其隔绝,刘表又依附洛阳,与我等又有旧怨,也不能指望。难道别无他法?”
杨大将道:“主公有令,自当遵从。然行此事,与诸侯联络之事暂且做罢,以免节外生枝。”
袁术放下心来,袁胤忽道:“姜述如此动作,必有重大军事行动,不可不防。可使人密切观察接壤郡县兵马情况,有何异动,即刻报来。”
hetushu.com胤道:“使杨大人进京上表,姜述定会召见,芙妹托为杨大人之女,设计让两人碰面,或可促成此段姻缘。若是芙妹被纳入房中,求姜母说和,让姜述撤了此令,或许可行。”
姜述笑道:“数年未见姑父、姑母,如何变得如此拘谨?丰儿为何未见?”
纪灵走上前去细看,沙盘上山川河流栩栩如生,比地图清晰明了,正是豫州全图。纪灵看了一会,指着沙盘道:“袁术得了豫州,将弋阳、安丰两郡并入汝南,共分颍川、汝南、陈郡、谯郡、鲁郡、梁国、沛国等七郡国。汝南是袁家根本,袁术分南阳嫡系三万兵马驻守于此,加上原汝南驻军两万,汝南驻军共有五万之众;袁术因与刘瑶有仇,时常交兵,在沛国驻兵三万;颍川因与司隶、陈留接壤,在此驻兵三万。陈郡、谯郡、鲁郡、梁国四郡国只有不足两万守军,防备非常空虚。以属下之意,可分兵两路:一路从海上运兵至琅琊登陆,穿过琅琊,直接攻打鲁郡、谯郡;另一路从济阴出发,占领梁国、陈郡。然后两路兵马合力急下汝南,断绝沛国驻军后路,沛国守将皆非袁术心腹,若至绝境,或可说降。如此豫州南路可平。汝南、陈留、司隶三面围住颖川,可以集中兵力一举拿下。颖川若下,南阳成为孤城,不难攻破。”
乐就道:“好色。”
亲信道:“冀州兵曹关羽调任兖州兵曹m.hetushu.com,冀州守军六万随其进入东郡、陈留驻守,青州、司隶皆无兵马调动消息。”
纪灵忙道:“谢主公恩典。”
纪灵很聪明,知晓立功已得姜述赏识,若是表功,便显得下乘,因此先是感恩,再发誓表明态度,这是真心臣服的表现。姜述见状,十分满意,道:“子异两度见功,不负我当初赦免之举,今居功不自傲,久后必是大将之才。坐下说话,正好议论一下出征豫州之事。”
姜述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典故早已传开,为了给田丰儿报这被掳之仇,不仅在临淄活剐了成刚,还不计成本下了杀袁令,让田家异常感动。听姜述提起此事,田希接话道:“上次虽然损失些护卫,幸得丰儿无事,却让贤婿如此费心,平白耗费了许多银钱。”
袁术叹道:“原本欲寻姜述烦恼,怎知却要如此委曲求全。”
姜述现在权倾天下,身份尊贵,田希夫妇虽是长辈,却不敢再受姜述之礼,夫妇两人连忙止住姜述,众人重新落座。姜述上位日久,神态举止自有一番威严,田希夫妇虽是嫡姑之亲,也被气势所摄,不敢随意开口说话,屋内气氛反而有些压抑。
袁术问道:“请言。”
袁术沉思片刻,认为此计或可行之,打住话头,又商议些其它事务。待众人散去,袁术只留杨大将、袁胤两人,道:“胤儿莫非想与姜家联姻?”
姜述说完,走到沙盘面前,道:“子异可能看图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