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05章 美人计

阚泽道:“袁术派人劫夺夫人,原本罪该万死,然而袁家族人成千上万,大多数无建言之权,远支又多贫穷之人。因袁术所为而迁怒合族之人,多少有些牵强附会。不若以赦罪以诱,若其改姓投靠朝廷者,可免罪。袁家族人若是分化,其核心力量减弱,于我攻伐袁术有益无害。”
说到这里,两人皆哑然失笑,同至前厅赴宴。杨大将所带女眷,由甄姜出面张罗至后厅饮食。宴后大家齐至书房,姜述挥毫泼墨,写道:“冻水消痕,晓风生暖,春满东郊道。迟迟淑景,烟和露润,偏绕长堤芳草。断鸿隐隐归飞,江天杳杳。遥山变色,妆眉淡扫。目极千里,闲倚危樯迥眺。动几许、伤春怀抱。念何处韶阳偏早。想帝里看看,名园芳树,烂漫莺花好。追思往昔年少。继日恁把酒听歌,量金买笑。别后暗负,光阴多少。”
杨芙好字如命,见了房中字幅,转盼连连,喜不挪睛,及见姜述所书行楷,沉浸笔意之中,手指模仿勾动,有些失魂落魄。杨芙大家气度,娇媚可人,又知书好字,姜述毫不心动是假,但家中已是妻妾成群,个个美丽如花,并未太放在心上。
众人点头称是,阚泽所述与姜述战略暗合,姜述道:“东部诸郡好下,即使颖川这般大郡,也费不了太多气力,唯有汝南、南阳为袁家根基,守兵众多,又多钱粮,若其收缩固守,甚hetushu.com是难克。”
袁芙得了姜述认可,不由欣喜若狂,答道:“传闻齐侯当初练字,先练笔划。我练字时便依此法,每天先临募,揣摩心得,然后再书笔划百遍。”
姜述望了袁芙一眼,淡然道:“你在此书写数字,我看看你的功力。”
杨芙即是袁芙,得了袁氏家令,虽知姜述是合族仇人,但不得不委曲求全,前来献媚求宠。袁芙自幼酷爱书法,姜述书法扬名之后,不计重金求了数幅原迹,如今楷书已有七八份功力,平常多闻姜述事迹,与寻常少女一般,对名满天下的姜述崇拜之极。若非近日杀袁令出来,姜袁两家势同水火,此次献女正合袁芙心意。然而此次奉令而来,其间夹杂两家恩怨,实非袁芙所愿,内心无奈之极。
贾诩赞道:“德润自从到任,辖下百姓乐业,政绩考核皆属前列,确是治世能臣。”
杨大将本谓无望,闻言如同久旱逢甘霖,不由大喜过望,与袁芙一同向前拜谢。姜述让典韦引其安排宿处,问阚泽道:“德润如何看待此事?”
阚泽道:“汝南以袁遗为主,袁遗为袁家三房嫡子,原与袁绍甚好,与袁术颇为不合。袁家情形危急,袁遗为家族大计,不得不奉袁术号令,其盘踞汝南、汝阴之地,势力甚大,又有名望,若能劝降,如斩袁术一臂,豫州全境可下。袁术失了豫州,独守和*图*书南阳难有作为,迟早为主公所灭。”
姜述写得是行楷体,与正楷不同,字体飘逸,重则力透纸背,轻则一痕掠过,委实大家气势,自成一家。贾诩、刘晔、阚泽、杨大将皆是名士,晓得其中妙处,皆拍手称好。
河南西南便是南阳,东南是豫州地界,阚泽身为河南尹,闻知袁术交恶姜述,又见姜述下达杀袁令,便猜测朝廷有攻伐袁术之意,平常也做过推算,答道:“袁术兵力甚众,比袁绍势力要强不少,其手下多为袁家门生故吏,又有族人鼎力相助,凝聚心很强。南阳、汝南为袁氏根基,无论军政从上至下皆为心腹之人,若是强攻南阳、汝南,损伤必众。其新下豫州未久,人心未附,若从东方攻入,夺取豫州东部诸郡,斩其羽翼,围其核心。汝南、南阳如围棋之活眼,只须用计下其一城,破其一眼,剩下孤城独木难支,为主公所破。”
此词是姜述九岁时默写的词作精品,后被郑玄师徒挑选带走,辗转流转到张邈手中。袁术前年生日,张邈将此作为贺礼送给袁术。袁芙之父袁遗,为袁术从兄,原任山阳太守,后山阳被黄巾攻破,转任汝阴太守。袁术攻伐豫州,得袁遗助力最大,因此表袁遗为汝南太守。袁遗为袁家三房嫡子,袁术为二房嫡子,袁绍为二房庶子,但是过继给了大房,算是大房嫡子。袁遗在袁家身份尊贵,仅次于和图书袁术,在汝南、汝阴声望甚高。袁术掌控豫州,多倚仗袁遗,知道袁芙爱好书法,因此转赠给了袁遗。
袁芙默言静思一会,然后再提笔书写,聚精会神,一气呵成,再看所书之字,笔意果然顺畅,虽与姜述字体不合,却增加不少妩媚之气,显得灵性十足。袁芙心中欢喜异常,道:“齐侯指点得是,令我受益匪浅。”
姜述让郭氏姐妹先出房,道:“有话快讲,我委实很忙。”
袁芙闻言大喜,上前接了字画,忽又想起此次任务,红着脸说道:“小女子自幼喜爱书法,楷书已经练了数年,今日有缘得见齐侯,请齐侯不吝指教。”
东海公主笑道:“藏宝未在京城,却在河间,我又不想让夫君知晓,想让你派心腹护送我去起出。”
姜述不免有些尴尬,苦笑道:“近日事务繁忙,待会还要去见骠骑将军,有话请讲。”
袁芙见了满室墨宝便似遇到宝贝一般,及见姜述方才所书行楷,早将此次任务抛在脑后,恨不得将行楷所书印在脑中,回去详加琢磨。姜述见她这般模样,知她确是喜好书法,笑道:“旭儿,卷起这幅字,送给杨小姐。”
姜述细思片刻,想起当初暴怒之下,所下杀袁令确实有些过分,毕竟袁氏与异族不同,阚泽所言办法不错。贾诩、刘晔、阚泽皆是智者,讨论一会,方案大纲逐渐明晰。
阚泽曾为姜述亲随,在姜述面前和_图_书甚是随意,道:“本已势不两立,如今上贡献媚,此事定非寻常,其后必有阴谋。”
东海公主道:“此话机密,不好当着外人说。”
袁芙上前写道: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,深院锁清秋。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”
姜述笑道:“德润谦谦君子,今有如此心机,可谓进步不小。”
众人刚商议出个头绪,东海公主又来求见,姜述被万年公主这个嫡亲姑姑缠得头痛,可想到她手中那千万金,却又不得不见。东海公主进了书房,当着郭氏姐妹之面,媚笑道:“你名声风流,却胆小得很,那天话还未说完,你便逃了。”
贾诩鼓掌道:“攻伐汝南、南阳,袁家合族因为性命攸关,必会拼力死守,实是难解之事。分化袁家族人,减弱袁术核心势力,却是妙策。”
姜述谓杨大将道:“令爱于书法之道悟性甚佳,若是不弃,可居于府第外舍,我若得空闲,会让左右召令爱至此,指点一二。”
姜述搁下毛笔,甄姜正好陪着杨芙进来,众人细看杨芙,生得九分颜色,身材妖娆,貌美如画,肌肤似雪,委实是位好女子。甄姜雍容华贵,艳丽无双,如同熟透的苹果;杨芙年纪正好,娇羞怯怯,恰似小果初上枝头。
杨大将本来以为杨芙如此人才,定然可以打动姜述。及到书房,见为姜述铺纸的郭旭颜色就不差于袁芙,和-图-书研墨的郭昱年纪虽小,也是绝美少女。杨大将不知两女皆为姜述媵妻,见两位婢女便如此颜色,气质不俗,心中已觉无望。等及见了甄姜,心中更是没了底气,暗道杨芙虽美,未必能入姜述法眼。杨大将偷眼去看,见姜述神态自若,已知此行将无功而返。
贾诩沉思片刻,道:“既然定下突袭之策,何不收下此女,以安其心。杨大将向为袁术谋主,寻个理由将其拘在京城,如斩袁术一臂。此人掌管南阳文书机要,在南阳威信又高,若能说降,不亚于三万精兵。”
袁芙得了姜述真迹,爱不释手,整日临摹练习,写这首词最得楷书神髓。姜述见她所书确实下过苦功,书法之道首重悟性,以袁芙年纪能到这种程度,实属难得。姜述点头表示认可,道:“不错。平常如何练习?”
十六亲随皆历史名人,无论文武,到任后名声皆佳,大获赞誉,阚泽为其中佼佼者。姜述道:“德润是文臣,征伐之事未召共议。我欲攻伐袁术,德润有何建议?”
姜述道:“练习书法,首在悟性。书法笔划即使再规范,若是缺少灵性,也是死物,虽然端正,但非上品。练习笔划只是基本功,基本功练成,忘掉临帖,自行揣摩成体,注入自家灵气,书法才能大成。”
姜述皱眉道:“前番已下杀袁令,袁遗为袁家近支,如何能赦免其人?与袁家仇恨已深,若不斩草除根,恐有后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