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08章 搜捕刺客

天色大亮之时,刀锋营士兵已经完成合围,将袁九等人堵在一个面积很小的山丘上。邢道荣亲眼目睹袁九等人的厉害,担心部下损折,并未让部下分散搜索,而是结成小队,排列起行进军阵,慢慢往里压缩。
姜述行军打仗,最是重视士兵性命,刀锋营士兵皆是兵王,配置十分齐全,前面盾兵防护,后面弓驽手对准可能藏人的地点,进行火力侦查,行速很慢,但是极为稳妥。
袁九一位手下开始重重喘息,动作变得有些变形,若非队友拉他一把,险些暴露身形。显然,死亡威胁给人的心理压力太大,袁九气得翘须瞪眼,但是知道此时不能发作,上前拍拍那人肩膀,轻声道:“二十四,稳住,只有沉稳应对,我等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半山腰密林里,袁九正仔细打量渐渐靠上前的敌军,他十分惊讶这些士兵的战术素养,比袁术部下最为精锐的亲卫部队要高出许多,看着这一大群体形彪悍的战兵,经历无数险情的袁九心底不由发紧。
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刀锋营各小队已经搜近山顶,邢道荣此时赶了上来,突然下个口令,让驻军暂时停步,然后吹哨下令,数百人往山木密集处连发数轮弩箭,只听惨呼数声,隐藏在山林中的杀手顿时伤亡过半。
姜述说到这里,见曹真等人面色郑重,室内场面有些压抑,转个话题道:“当日伏击你等的黑衣人,个个身手了得,悍不畏死,又和图书熟悉战阵,均可胜任校尉之职。其首领更是个厉害角色,裴元绍是著名勇将,却奈何不了他,反而被其击伤左臂。刀锋营乃天下精兵,竟然被其摆脱军阵合力之威,半数得以全身而退。根据裴元绍及其手下事后总结,黑衣人共三十七人,此役战死二十一人,无一活口。跟随首领冲出重围者,还有十六人,见事不可为,立即循入山林。究竟谁是主谋,即使捉到活口,口供也存在死间可能。据我分析,士家孤悬蛮荒之地,来回迢迢,若是处心积虑,策划此事时间来不及。刘协手中若是掌握这股力量,个个忠心耿耿,皆有勇有谋,早将其安插军中,安能舍得行此刺杀之事?此事十有八九是袁术所为。”
袁九十分冷静,回头望了一眼,手下仅存的十五名汉子此时面色发冷,眼神流露出绝望的神色。袁九暗叹一声,悄然打出一个手势,借着山木遮掩再往上边退去。
刀锋营校尉裴元绍与袁九对敌之时,伤了左臂,被送去洛阳养伤,临行时授权百人将邢道荣,指挥此次追击行动。邢道荣史上原是荆州将领,曾任郡尉之职,《三国演义》讲述此人有万夫莫挡之勇。邢道荣为黄猛徒弟,尽得师父所传,得到师弟卞喜推荐,出任东莱牟平县尉,后来刀锋营在各军挑选兵将,邢道荣报名参加,经过各种考验,最终得授百人将之职。刀锋营兵将皆是各军精锐选拔,待遇与姜述http://www.hetushu.com亲卫相同,百人将虽然只管百人,待遇比校尉还高。
姜述欣慰地点点头,道:“不错,若非我派人于路暗中保护,你等兄弟若是有个闪失,孟德即使知晓有人在后作梗,也会怪我保护不周,彼时刘协再火上浇油,发生战事在所难免。彼时我等刀兵相见,凶手便可借助机会浑水摸鱼。”
山顶怪石嶙峋,树木极少,袁九十四名手下担心暴露身形,皆隐在山林后边。袁九逐一打个招呼,说明如今窘状,说大家寻机突围,保得性命为上。众人皆知形势,早已将性命置之度外,皆点头应允,目送袁九几个纵落,身形消失在山林里,相视苦笑无语。
二十四不知危险临近,望着大树琢磨一会,忽然疾快地爬上树去,上面很快传来利刃入木的纯响,碎木、木屑纷纷掉落,树底下很快积下厚厚一层。袁九猜不透二十四神经兮兮地在做什么?只听二十四在树上轻声呼道:“在附近寻找一个凹洞,将碎木集中堆在那里。”
邢道荣自入刀锋营以来,表现十分出色,立下不少功劳,行事沉稳,裴元绍倚为得力臂助,因此受伤以后授其重任。邢道荣并不心急,先是确定袁九等人去向,继而拿出地图,研究山林要道,派出数路兵马封堵要害路口,逐渐往内积压。
袁九带领手下,手持强弩,伏在附近密林里,看着微朦的天色里,正缓缓拔营前行的敌军。袁九www.hetushu.com此行十分倒霉,前期伏击夏侯尚、曹真等众,就在大功将成的关键时刻,刀锋营精兵却从外包围上来。袁九见势不妙,急令部下撤退,部下皆身经百战,武艺娴熟,但在刀锋营锐利的驽箭下,还是损失惨重。所幸伏击地点山林密集,袁九等众又熟悉地形,侥幸从尚未完全封住的包围圈冲出。
邢道荣并未参与搜山,此时高踞马上,抬头张望,士兵们已经搜到半山腰,阵形逐渐连接,再往上走二十余步,四十个小队将会围成一个圆形。
山林内路径狭窄,再往前行,已经不能行马,士兵们将马匹聚拢,开始下马步行。顷刻,蹄声顿时息了下来,各小队相互传讯的号令声不断响起。四百人分为四十个小队,从四个方向同时上前,越往上行,小队之间的间距变得欲小。
袁九担心手下泄密,绕了一个小圈,这才借山林掩护,小心翼翼转回大树处。藏好身形不久,刀锋营士兵便逐渐接近,见此处平坡草木十分茂盛,其中有棵树冠极大的大树,担心有人藏于其中埋伏,弓驽连发。只见驽机声不断,顷刻间枝叶纷落,树冠顿时变得十分稀疏。众人瞅量一阵,估计藏不下人,为首几位小队长下令继续往上搜去。
远方又传来阵阵马蹄声,二十四探头看了一下,脸色变得更加苍白,从远方驰来一股骑兵,人数不下数百,逐渐围拢在山下指挥的汉军将领身边,随即根据军令组合军阵上hetushu.com山。
二十四偷看袁九两眼,见他在这种千钧一发的紧张形势下,仍是沉着冷静,对他十分钦佩,惧怕之心顿减。而袁九此时正转着念头,方才从众人表现来看,二十四若是落入敌军手中,十有八九会投降。
杀手们本来还想伺机伤敌,此时见对方弓驽如此威力,被惊得魂飞魄散,仓皇之下搭箭还击。刀锋营早已防备,数支劲箭落在巨盾上,发出咚咚数声闷响。
山林虽然茂盛,却无大树遮身,避无可避的杀手在覆盖式射击下,纷纷中箭,弓驽连击之下,十一人已经毙命,只余三位未暴露的杀手尚存。三人见对手弓驽厉害,判断山林内不敢久待,借着对手还未逼近之时,利用山林掩护,退到山顶巨石后面。
二十四瘦瘦高高,脸色极黑,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,勉强挤出一点笑容,点点头道:“九哥,方才感觉有些眩晕,现在好多了,放心,我不会拖大家后腿。”
曹真忽然开口道:“袁术被小叔父搞得狼狈不堪,正好寻不到由头,因此派人于路袭击,再嫁祸给别人,或用死间咬定是小叔父派遣,彼时义父与小叔父便会结下仇恨。”
再过片刻,二十四从树上跳下,观察四周并无异常,帮助袁九将碎木、木屑清理干净,又将枯枝烂草小心覆上,尽理消除人为痕迹。两人手脚麻利,不一会收拾停妥,袁九略想一会,让二十四先上树隐蔽。二十四爬上树去,看着在树杈中心沿两根主枝挖出和*图*书的人形凹槽,对刚才想出的脱身妙计十分得意。
姜述道:“此事非但孟德心中清楚,就是岳父等也皆心知肚明。不想告诉你等,想是存了尽量维持大局的念头,担心你等年少气盛,若是忍耐不住露出破绽,定会影响和谐局面。所谓当局者迷,如此局面拖延下去,朝堂之上君相矛盾积累越来越多,最终一旦爆发,就会是一场鱼死网破的搏杀。权力对于人的诱惑之大,远非寻常人可以想象,父子、兄弟、夫妻、师生、朋友,所有一切情感在权力欲望面前,皆不堪一击。”
杀手射箭之时,位置顿时暴露,邢道荣连续做出几个手令,传令手吹响尖锐的哨声,诸小队各自瞄准方位,进行覆盖性射击,一阵弩机声响,劲箭飞蝗般往山林射去。
邢道荣将指挥权交给一名面色冷毅的男子,统领一队兵马迅速上行。面色冷毅的男子就是高顺,听说裴元绍吃了大亏,放心不下,带领陷阵营赶了过来。
袁九一愣,心中疑惑不解,纵身跃上树去,见二十四正在大树粗枝上面挖洞,这才恍然大悟。随即跃下树来,双手飞快动作,寻找一个凹处,将枯枝败叶小心堆到旁边,脱下外衣,将树下碎木包起送到凹处。
袁九挥手让余人上行选择合适地方隐蔽,将二十四叫到一颗大树下,本想寻机除掉二十四,但相处日久,二十四又无过错,平常对他也是恭敬以待,袁九对敌辣手无情,但对共同患难的伙伴,一时间委实下不去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