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0章 齐侯迎亲(二)

往前过了一趟街,到了讨逆将军府,孙坚、公孙瓒、程普等一齐送孙尚香出来。孙尚香上了花轿,与众不同的是她的花轿前后跟着数十位女卫,在迎亲队伍里特别显眼。
齐隶打量数人一眼,知非其敌,道:“请至厢房,且勿惊动老母。”
未等齐家郎答话,姜述迎了一位新娘出来,身材娇小,身材也甚是单薄,众人一齐望向齐家郎,齐家郎道:“这位是甄家幼女,就是侯府二夫人亲妹,年纪尚小,却是平妻,齐侯平常事务繁忙,不想为此耽误时间,将此女迎进门中,待长大后再合房。”
还未说完,迎亲队伍又停了下来,却是到了蔡邑府,蔡邑与诸位弟子拥着蔡琰出来。蔡邑在洛阳大大有名,蔡琰也有小才女之名,不少人认识父女两人。齐家郎见有人说出来历,默不作声,随着人群往前,到了孔融府上。
从乔府北行一个路口,便到了前将军府,马腾、韩遂等一郡凉州系文武送马云鹭出门。马腾等人进京时间不长,众人皆不知,有人问道:“齐家郎,这是谁家府第?”
此人听说这等新鲜事儿,不由七嘴八舌,纷纷打听,齐家郎消息果然灵通,虽然有些事情知之不详,有些言语也是估计揣测,但与事实基本相符。
齐家郎道:“这位先生可是大大有名,三字经所言‘融四岁,能让梨’,说的便是这位先生。久任北海太守,hetushu•com世人多称为孔北海而不名,现任当朝太宰。此两女也非孔先生所出,原是齐侯书房两位侍女,是姐妹两人,出身大家,学问好得很。”
齐家郎道:“这是前太尉乔玄乔公府第,乔家两女皆是齐侯媵妻,却并非乔大人之女,而是族人之女。听人说,两女皆有国色,称为江东二乔,是江东最出名的美人。”
齐家郎不待众人来问,道:“这位夫人是讨逆将军孙坚之女,虽非嫡出,但孙家两位夫人是姐妹,这位夫人是小夫人所生。两位夫人共生五子,只有一位女儿,平常宠得厉害,武艺也高,担任女尉一职,平常负责姜府内宅安全。”
众人回答不出。齐家郎笑道:“大汉钱庄主事正是这位夫人,若是银行开业,十有八九是这位夫人主事。”
众人说笑之间,走了一刻钟,鼓乐声中,姜述又从一家府第迎了一位女子出来,众人见此府甚是气派,有人问道:“齐家郎,这是那位高官府第?是那位夫人?”
齐隶这次大大出了风头,看完热闹,回家时得意洋洋,见家中粮钱将尽,长叹一声,拿起扁担绳索,要出城贩菜。还未出门,闯进数人,以弓驽逼住齐隶。为首一人年约三十余,眼神锐利,道:“有事与你谈。”
迎亲队伍又停了下来,齐家郎看了看这处宅子位置,道:“这是东海太守步大人府第和图书,这位夫人是步大人亲妹,却是了不得的人物,虽是女子,却掌管丞相府情报司。”
众人骇然大惊,均露出不信之色,齐家郎摇摇头,不屑地笑笑,再不言语。有人观察出一个现象,道:“齐家郎,为何没有嫁妆?”
众人随着队伍往西一个街口,往南一拐,又进了一家,郑玄带领国学一帮人送祝融公主出来。方才见到孙尚香带着女卫,大家感觉十分神奇,这次祝融公主身边也有女卫,衣着虽与前面女卫一般,但相貌与中原人不同。有人道:“这位夫人莫非是夷姬所出?”
齐隶想了一会,道:“需先付一月银钱。”
众人皆大吃一惊,有人道:“齐家郎,不可胡说,齐侯虽然仁慈,但若此话传到他耳中,定然不舒服得很,如果怪罪下来,那可不得了。”
先不说姜述娶亲,这齐家郎名唤齐隶,字济文,其父齐悦原是大将军府少吏,何进亡时死于战乱。齐隶通经书,好武艺,其父清廉,没有留下多少家产,因此家境败落,以贩菜为生,赚钱供养寡母,不以从业为贱。齐隶博学好记,有过目不忘之能;又善记路,路途只需走一遍,往来再不迷路;心思灵巧有智,能分辩市井传言真假。
孔融举世闻名,但是久在北海任职,洛阳人多不认识,众人又问:“齐家郎,这位先生又是何人?”
齐家郎此事也不知情,但他很有和-图-书头脑,思忖一下,答道:“若是娶一位夫人,嫁妆多大家赞声好,是为了面子。齐侯何等样人?怎能为了虚名而费这些周折?姜家家大业大,又不缺这些嫁妆?再则说回来,这些夫人家境条件不一,都摆出嫁妆,有些夫人脸上好看,有些夫人脸上不好看,齐侯如何能办这等蠢事?”
姜府正在操办喜事,门前人来人往。齐隶到了府门左右,寻找一处地方让老母坐下,上前对一名守卫道:“齐侯今日大婚,定然没空见我。但有机密大事禀报,烦请通报管事之人。”
齐家郎嗤之以鼻,道:“这位大人是国学教育长郑玄先生,是位了不得的人物,弟子众多,在外出任二千石以上高官者便有五人。这位夫人却非郑先生所出,而是南蛮公主,拜郑先生为义父,所以此次婚事由郑先生一手操办。”
岳石打了一个手势,左右拿出一个钱袋,扔在齐隶面前,又掏出一半玉牌,递给齐隶道:“此为十金,每隔五日便会有人前来联络。此人手持另一半玉牌,若是相合,便是自己人,你将消息传与此人即可。若是告密,你与老母性命难保。”
众人答道:“大汉钱庄。”
齐家郎道:“大家知道银行前身是什么?”
守卫闻言不敢怠慢,招呼同伴一声,径往府中而去。典韦闻言出来,问了齐隶数句,让齐隶入府。齐隶指着老母,道:“担心母亲和_图_书安危,背母一起出来,我若随你进府,担心有人加害母亲。”
齐家郎道:“你们听说过银行吗?”
众人见齐家郎无所不知,不自觉地都随在他身后,前方是迎亲队伍,后边以齐家郎为中心,浩浩荡荡聚了不少人。众人随着转向北城,到了一处府第,黑暗中瞧不清府匾,问道:“齐家郎,这是谁家府第?”
有人问道:“传说姜府二夫人便是甄家女,莫非还未过门不成?”
岳石道:“不需动用本钱,只需你密切注意齐侯府动向,打探其家中情报,每月付你十金。”
齐家郎哼了一声,道:“这位夫人原与长安朝廷伪帝刘协有婚约,伏家听说刘协所行恶事,便悔了婚事,后来许给齐侯。此事千真万确,并非胡说八道。”
齐家郎又问道:“大汉钱庄主事大家知道是谁?”
众人问道:“这是何故?”
齐隶小声说道:“长安密探一事。”
齐家郎指着前方,笑道:“前面那位面黑短须者是前将军马腾,左边文士打扮者是左将军韩遂,两人皆是凉州的顶天人物,以前曾被先帝封为征西将军、镇西将军,举地献给朝廷,因此皆封侯爵。这位夫人是前将军嫡女,听说一身武艺不让男子。”
许褚带领部下去了河间,亲卫皆是典韦统领,守卫打量齐隶一眼,道:“何事?”
数人押着齐隶进入厢房,为首一人道:“我乃长安差人,叫岳石,今日http://m.hetushu.com观察你信息灵通,有桩大买卖与你谈谈。”
众人齐声称是,齐家郎道:“送亲的那位大人,是银行司主事糜竺糜大人,糜家嫡长子。这位夫人是糜大人之妹,比起前面几位夫人,更是了不得。”
说完,岳石带人出门。齐隶藏好钱袋,想了一会,出门转了一圈,见无人窥视,回去取了钱袋,揣在怀中,进屋背着老母,径奔齐侯府而去。
不待齐家郎答话,有人笑道:“天下女子想伺候齐侯的胜不可数,此话问得幼稚,齐家郎不要理他。”
前边孙尚香、祝融公主统领女卫,这位夫人掌管情报司,众人听着新鲜,纷纷出言打听情况。此时天色微亮,迎亲队伍脚程快了起来,到了一处宅子,迎了最后一位夫人出来。有心人道:“正好二十一顶轿子,夫人迎齐了。齐家郎,这位夫人什么来历?”
齐隶声色不动,道:“我贫困之极,平常以贩菜为生,就是想做生意也无本钱。”
有人问道:“既然出身大家,为何要当侍女?”
齐家郎环视周围诸人,见众人皆不知,甚为自得,道:“此府却非高官之府,是巨商甄家在京城的宅子。”
众人哄笑一会,队伍又停了下来,到了伏完府第,伏完与数位好友送伏寿出门。伏完行事低调,大伙儿多不知道此人。齐家郎说完伏完身份,曝出猛料道:“说起这位夫人,身份却与众不同,若是到了长安,便是皇后身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