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1章 齐侯迎亲(三)

厨师带着齐隶寻出一套刀具,道:“这是方才那位师傅的刀具。”又指着内侧案板上一把菜刀,道:“还有那把菜刀。”
齐隶随同岳石将老母安顿好,递上钱袋与玉牌,道:“这些还你。”
史阿闻讯过来,岳石简单汇报一下,接着发问道:“你家在何处?家中几口人?贼人共有多少?都交待过你什么?”
齐隶道:“先将此人抓起来?”
岳石道:“你家住在何处?老实交待,我们安排人前去解救。”
这些菜蔬都是今天所用,又是厨师主刀,也不怕耽误席上之用。厨师刀法很好,动作麻利,很快检查一遍,没有任何异样。齐隶盯着菜蔬看了一遍,心道既然安排人进来,必会有其他文章,又打量其他蔬菜,也未发现异常。眼光瞄向厨师所用刀具,心中一动,问厨头道:“师傅刀具是自备还是府中所有?”
齐隶来到小屋,岳石正带着手下对此人刑讯逼供,此人却是嘴硬得很,咬牙不认。齐隶捧着刀具进来,那人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大变。齐隶看在眼里,心中顿时有数,小声谓岳石道:“刀具有问题。此人如此嘴硬,想必家小控制在别人手中。”
岳石道:“酒是姜府藏酒,提前都检查过,有人专门守在那边,不会出什么问题。厨房用品仔细检查过,油盐酱醋诸类都没www.hetushu.com有问题。肉类是府上现杀的猪羊鸡鹅。菜从外面运来,这是唯一漏洞。”
岳石指了指旁边小门,道:“府门处检查一遍,进入后院检查一遍,进入后厨有人再检查一遍。”
婚宴上菜,分为二波,一波是传菜人员,从后厨端到前院,由另一波专门上菜的人员端上桌。齐隶观察一会,业务不太熟练、有些异常表现之人,皆是情报司安排的探子,其余人员皆无异常之处。两人换个地方,寻了一个位置,能透过窗户看到后厨情况。
齐隶虽然不认识史阿,但是王越、史阿大名却是知晓,闻言连忙施礼道:“见过史大人。”
齐隶道:“方才那位厨师刀具放在何处?”
典韦打量齐隶一眼,道:“你背母亲一起进来。”
两人走到厨房,后厨正忙得昏天黑地,众人皆脚不沾地,仆役穿梭其中,两人数次差点给人添乱。岳石拉了一下齐隶,寻了一处角落蹲下,仔细观察眼前来往之人。
厨头笑道:“府中刀具大都不顺手,虽然都是精品,但是我等还是喜欢用自家刀具。”
岳石闻言脸色一变,迅速打出一个暗号,周围忽然涌入十余人上来,众人按照岳石指令,进去客气请那位厨子出来,说是二夫人有话交待。厨子本来就很紧张,见有人和图书过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,听明白是二夫人寻他,脸色这才稍微变好。
出门之后,岳石即刻将他押入院中一个小屋,进行突击审讯,又安排两人随同齐隶检查厨房蔬菜。齐隶平常以贩菜为生,方才已问明情况,脑中早已盘算出何种菜蔬能做手脚。当下寻了一名厨师配合,将有中腔菜蔬之类切开检查。
齐隶背着老母随同典韦进府,被安置在一处别院,只见门外来来往往,皆是前来道贺之人。来人大都穿金戴银,无一不是达官贵人,齐隶长叹一声,自语道:“皆言世有伯乐,何人能识我之才?”
齐隶观察一圈,并未发现有何异样,岳石见状,道:“齐兄弟,随我到后厨看看。”
齐隶道:“南瓜之类,若在中腔做文章,最是难以防备。”
齐隶仔细打量周围伺候的仆役,发现数人与众不同,悄声向岳石逐一点出。岳石让齐隶忽略上述数人,观察余人,心中却是暗自钦佩。齐隶方才指出数人,正是情报司安排在其中的钉子,想不到齐隶片刻便全部指认出来。
很快,两人同时盯上一个目标,齐隶问道:“此人是从外边进来的?”
岳石看了齐隶一眼,道:“三遍关口检查,如何能有问题?”
岳石道:“不急,这些人进来时都搜过身,若有异动,还需有人配合。http://www.hetushu•com
齐隶与史阿等人客套一会,抬眼仔细观察院中人员,客人皆是朝堂众臣、姜家族人、亲朋故旧,齐隶仔细观察一圈,发现一人与众不同,对岳石道:“左侧第二桌次席之人,眼光灵动,似是有些不对。”
齐母道:“母亲清心寡欲,不喜热闹,还是先寻地方安顿。”
齐隶做过菜贩,道:“为了稳妥,还是先将那人控制起来为上。若是菜中动了手脚,却是不易察觉。”
史阿自从跟随姜述,一直负责情报工作,中间虽为刘辩效力过一段时间,也是姜述特意安排,史阿可以算是姜述的铁杆心腹,又是情报司的老人,年纪虽然不大,威望却是极高。史阿笑道:“齐家郎不用客气,主公大婚之时尚有心为你安排前程,说明你很不简单,说不定以后还是同僚。”
齐隶闻得实情,不由欣喜若狂,但是并未失态,近前问老母道:“母亲之意如何?”
齐母今日见齐隶举止有异,闻他自语,道:“隶儿,你父生前教导你,不要羡慕荣华富贵,知足而常乐,如何心生怨言?”
齐母摇头道:“你自小在京城居住,多少权贵一朝族灭?做人不须追求荣华富贵,只须平安便好。”
姜述大婚,合朝文武皆来饮宴,若是酒水饭菜被人施毒,天下都会扰动。此次大婚因为人多,从外边聘和_图_书了一些厨子仆妇,虽然经过认真调查,但是姜述还是不敢大意,情报司、神鸟系统全部启动,连王越也亲自出马,带领暗卫在附近巡视。
岳石打眼一望,正是南阳长史杨大将,笑道:“此人是袁术派来上书的使者,袁家与主公势不两立,此人应该说是外人,难免有些异常。杨大将左右随员皆有人监视,一有异动马上就会抓捕。现在我担心的不是客人,而是厨师、仆役。这次客人太多,从外面请了不少人帮忙,与府中老人不同,很不让人放心。”
众人一齐看向齐隶,为首一人笑道:“齐家郎果不简单,所言基本皆是实情,令我等佩服。”
在座诸位皆是情报司主要成员,其中数人是史阿师弟,众人一边饮宴,一边观察周围情况。齐隶尽管不知情报司内部情形,也能猜出史阿等人名为饮宴,实则承担警戒任务。
来人正是岳石,面不改色,反而笑道:“如此困境,不为金钱所动,却来给齐侯报信,已经入了齐侯法眼。我并非长安探子,而是情报司校尉岳石,今日你的言行,引起齐侯注意,让我安排人试探一下。齐侯今日大婚,没有时间见你,让我引你和母亲在别院安顿。正好今日婚宴,若你母亲不嫌吵闹,可随我去内府饮宴,若是不愿,可先去别院安顿。”
岳石引见道:“这是情报司副主事史阿和*图*书史大人,是齐侯大师兄。”
齐隶接过这套刀具,仔细检查一遍,从外观看没有什么不同,唯一惹眼的是数件刀具木把是新换上的。齐隶挑出这几件刀具拿在手中,让两名同伴拿着其余刀具出来。
齐隶先去讨了热水,叮嘱母亲数句,跟随岳石来到前院。前院摆了上百桌流水席,仆役、仆妇来往穿梭,忙得脚不沾地。岳石引领齐隶到了外围一张桌上落座,引见给诸人,道:“此位就是今晨大放异彩的齐家郎。”
齐隶取出玉牌,道:“这钱是齐侯送你的安家费用,你随我去前厅饮宴,待会带些饮食回来奉养母亲。”
岳石道:“甄家在洛阳有酒楼,二夫人挑了六人过来,此人便是其中之一。”
此人先前看了刀具,心中已是发虚,待到岳石说出家小,知晓此事再难欺瞒过去,顿时泣道:“我在甄家多年,向来忠心耿耿,并无半点差错。前天一伙人夜里闯入我家,以家人性命胁迫,不得已做出此事。”
忽然有人推门而入,齐隶抬眼看时,一时间目瞪口呆,护在老母面前,道:“你等贼子,如何敢入齐侯府上生事?”
齐隶问道:“酒肉菜油从何处运入?”
齐隶事母至孝,来到老母近前,道:“儿知错了,只是自觉身负才华,整日为了生计劳碌,才学不能施展,而有不平之意。”
齐隶道:“进府时如何检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