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6章 一石三鸟

见甘怡双眸紧闭,羞涩无比,一副楚楚动人模样,姜述又赞道:“怡儿这幅模样真是诱人。”说话间在光滑细腻的肌肤上一阵摩挲,手感果然与众不同,方才未下的心火上来,一番轻薄,已将甘怡弄得浑身火烫,玉体生出香汗。
“夫君,妾身初承雨露,已是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甘怡软语娇声,香气叠嶂,此时一溃千里,瞬间美眸闭合,兴奋到极至,已是背过气去。
张绣得知司马兄弟出逃,便统领一千骑兵开始追杀,在山脚下追上司马兄弟。但司马兄弟确实诡计多端,先让护卫引着追兵走了一段歧路,张绣杀死此人以后才知上当,回头追捕之时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一路之上已经杀了三人,年纪不大,经过辩认,皆非司马懿。
司马懿面色惨然,目光却很坚定,道:“别想他们了,官府欲致司马家于绝地,我们打起精神,绝不能让他们如愿。”
张绣微感失望,旁侧又有兵丁喊道:“大人,这边发现一具尸体。”
兄弟两人略微歇息一会,继续往深山逃去。两人离去不久,张绣统兵搜了过来,此地尽是山林,张绣部下已经弃了马匹,步行搜山。天色已黑,山林又密,虽然相距不远,但是依然没有追上。
冯玉儿此时苦尽甘来,已是处于颠狂状态,耸动白白嫩嫩的美臀,身体酥软,凤目迷离,别有一股风韵。姜述搂着软玉温香,如处芝hetushu•com兰之室,周身芬馥。冯玉儿轻吐丁香,婉转相就,两人上头吮咂一番,下头吞吐如旧。
这下吓了姜述一跳,连忙用嘴度气,甘怡这才缓过劲来,道:“夫君,妾身无法承受,再弄下去,怕要美死了。”
姜述不好再弄,下马又将郭旭拉入身下,姜述是志在千里,气贯长虹。郭旭早被这番景象逗得内中生出玉露,汩汩成流,挺身相就,怎奈虽有雄心,却无实力,一经上马,顿时悲嘶一声,小手推往姜述前胸,道:“夫君,太痛,慢点……”
姜述奋力再耸,大开大阖之下,竟是水花四溅,姜述得此宝器,心花怒放,越来越是兴奋。冯玉儿精疲力竭,那物儿却是活蹦乱跳,宛若脱兔,接着一股如滔滔江水泛滥成灾,粘粘稠稠之物倒浇过来。
两女闻言不敢扭捏作态,上前服侍姜述更衣,两人脱下衣物,钻入被中,脸红如花,都不敢轻动。姜述抬眼见甘怡肤色雪白,细滑到了极致,赞道:“不亏为玉美人。”
实际上也是如此,冯玉儿虽然美艳,但是无论才学还是智商,皆比姜述其余妻妾相差许多。姜述将冯玉儿接进府中,接触数次,发现她就是一只花瓶,水平或与姜穗儿相当,但是既然已有婚约,又是美人一个,也没有退回去的道理。
“将军,此处发现一具尸体。”士兵在侧大声报告。
甘怡感觉疼www•hetushu.com痛难忍,当着郭旭之面,玉牙紧咬,硬是不发一声,美眸已是痛得落下珠泪。姜述纵是热如火炭,坚如钢铁,此时也不忍动作,只能轻揉慢动。良久,甘怡痛楚过后,快感上来,酸麻难忍,不由轻挺玉臀,姜述花中老手,知她苦尽甘来,动作逐渐加快,似要将其花心捣碎,次次没根而入。
张绣下令道:“以什为单位,继索搜索。”
郭旭与甘怡相仿,娇躯都很敏感,一经接战,很快败下阵来。幸亏甘怡恢复也快,复上前接战,两女迎合雄伟有力的那物,你追我赶,让姜述自豪之余,感觉爽到骨子里。
张绣与田锋迅速过去,不一时皆失望地立起身来,田锋道:“已亡六人除一人疑为司马家护卫,其余五人应当皆是司马家诸子。方才发射火箭之时,遥观似有四五人之多,这边死了两个,想必司马懿便在左近。”
姜述此时精神百倍,却见冯玉儿已是昏迷不醒,知她此次颠狂受创甚得,不好强自硬上,命婢女打水清理一番,穿上衣物去寻甘怡。
姜述托着那双修长美腿,腰身并举,坚实鼓捣一会,直撞得可人儿遍体酥麻,一双俏眼似闭非闭,臀儿乱颠乱耸,只觉那物儿自内及外,真如火烧,口中娇声不断,称快不已,真是令人魂消。
田锋认真看了一下,道:“不是,司马懿年纪比此人年纪大些,身材也长大许多。http://m.hetushu.com
姜述兴趣欲浓,权将这美人当成解火可人儿,就着这焚烧火焰,一阵轻重缓急,只听妙人儿呻吟不绝,声儿娇柔,小窍含葩,蜿蜒难行,道路崎岖,却是不多见的名器。
两女酥麻酸辣,快美无比,花蕊泄了又泄,却是欲战欲勇,真是天生宝器。当下姜述气蕴丹田,行起虎腰之举,只觉意气风发,比前番更是有力,直弄得两女呼声不断,玉腿横蹬,腰肢款摆,花枝乱颤,浑身耸动,此番感受,前所未有。
姜述笑道:“你等本是处子之身,本不想如此行事,怎奈明日公务忙碌,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自司马懿脱逃,姜述一直在书房等待消息,直至闻知张绣已将司马懿兄弟堵在山上,这才略微放下心来。吃完晚饭,记起今日还要执行洞房任务,姜述先至冯玉儿室内。冯玉儿年已二八,此时打扮得俏生生的,双颊晕红。姜述虽对冯玉儿没有感情,此时面对佳人,心火也是大动,上前左右双手同时发动,冯玉儿不一时浑身不着寸缕,顿现一副动人景像。
张绣迅速过来,翻过尸体,问随行的田锋道:“可是司马懿?”
甘怡所谓媚骨天生,相貌最是端庄,但在姜述手掌之下,不一时媚眼如丝,吐气若兰,娇怯如不胜风,更加惹人爱怜。此时看她更是俏丽无双,惹得姜述心火怒烧,见她下面渗蜜,一挺那物猛然插入。
甘怡被甘宁寻来京城,一直安置和*图*书在外院,小沛族人也沾了便宜,一起迁到东莱安置。甘怡史上是刘备正牌夫人,相貌端庄,行事最重礼节。虽与姜述熟悉,又有婚约,但是每次皆以礼相守,姜述稍微逾礼,便拼命推拒。姜述当时有些不悦,事后却常常后悔孟浪,对甘怡十分敬重。
甘怡年已二八,春心早动,但其性格古板,执礼最严,有时见姜述面色不豫,也想软下来相就,怎奈便是有心,到了彼时,自然而然就会生出抗拒之心。姜述后来摸到甘怡性子,也不去招惹她,甘怡反而觉得很不习惯。
姜述右手轻笼其胸,左手在后门处轻轻揉动,郭旭那能经得这般挑逗?不一时通体生津,忍着疼痛,跃跃欲试。姜述不敢大动,只是轻挑慢动,郭旭只觉舒畅甜美,惬意非常,不由主动抬臀迎合,口中娇声不绝,曲意逢迎。
姜述清洗完毕,来到甘怡房前,见郭旭站在门前进退两难,上前挽了她的手臂,推门入室。甘怡见姜述进来,立时满面酡红,又见郭旭随同进来,脸色更似那夏日玫瑰红透。姜述见郭旭脸色与甘怡不遏多让,娇羞之余,却是美貌到了极至,两女实是春兰秋菊,各胜擅场。
姜述故意做怪,令人将郭旭唤到甘怡居处,意欲一箭双雕,免了穿梭之苦。郭旭史上也是皇后身份,性格与甘怡有些相像,整日伺候姜述身边,但若稍微越礼,便生嗔意。郭旭随同姜述左右日久,最是清楚姜述喜好,闻听和_图_书美婢来召,便知姜述意思,但是此时已嫁为人妇,与以前身份不同,不敢不从。扭扭捏捏从室中出来,一步三挪到了甘怡房前,却死活再挪不动步子前去敲门。
司马懿兄弟亡命山林之际,姜述却在冯玉儿房中,享受这位史上原本应是袁术夫人的大美人。从历史记载来看,冯玉儿美艳出众,智商却不高。袁术称帝封其为后,其余妻妾见她专宠于房,与她建言若是时露哀怨之意,更惹袁术垂怜。冯玉儿试了数次,果然如此,故而时常露出哀怜怨愁之意。后来诸妇合谋将冯玉儿害死,伪为自尽状,袁术未生疑心。
冯玉儿对姜述却是崇拜到骨子里,当下顾不得羞涩,裸着身子帮姜述宽衣解带,小脸儿红若朝霞,眉间秋波流转,含有千种风情。姜述心中大动,将妙人儿美美亲咂一番,只觉软玉温香,触手滑腻光泽,那物儿特别紧密温暖,令人神消。一张小嘴檀香四溢,热气腾腾,顿觉胯下也是烟火袅袅,于是腾身而上,望着那小孔儿一股劲地猛刺,只听一声惨呼,已是尽根而没。姜述感觉下面热辣无比,自内而外皆是滚烫和舒畅。初时还有些斯文,到后来却如野马狂奔。
司马孚喘了一口粗气,带些哭腔道:“二哥,弟弟们死得好惨。”
冯玉儿怡然甜美,怎管那鬓发零乱,将那颤抖椒乳直是钻捻,臀儿上凑,“夫君,但且温柔些……”迎着那猛烈动作,听得汩汩有声,溪水已是泛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