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19章 王匡劫宝(一)

还有三天就要离开山路,一入平原,官道要好得多,只要再行两天,就可以抵达司隶境内。司隶境内驻兵无数,即使王匡得手,也逃脱不了追兵,姜述因此判断,三天内劫匪必至。
斥侯来报:“发现数股贼人正沿小路赶来,人数合计接近万人,皆配备制式甲衣。”
因为东海公主身份尊贵,按礼如此大事需要提前通报,当下姜述往寻东海公主商量。东海公主道:“行军打仗原非我等女子之事,这方面你比我在行,一切皆由你决定。”
王匡曾经据守一郡之地,虽非庸才,现在与姜述为敌,战略高度终究太低,被包了饺子还不知,此时与刘雄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,指着汉军营地道:“这许褚卫护齐侯,勇力名闻天下,想不到行事这般谨慎,布置营寨也井井有条,看来并非仅是突将之才,要想抢夺这批财宝,恐怕要损伤不少。”
姜述笑道:“明日开始,斥侯先行,打探敌人埋伏之处,彼时再将计就计,司隶驻军已经北上,冀州驻军也已南下,我们这次包敌人一个饺子。”
许褚此次行事甚是隐密,财物装车皆是部下亲卫而为,皆用大小包裹缠好,随行民夫也不知其中何物。按理说此事邴原也不知其中细节,怎会泄露出消息?问题出在记帐的主薄身上。这位主薄有位好友名叫王汲,系王匡远支族人,打理王家在河间的生意,王汲因他事http://www.hetushu.com请主薄饮酒,主薄酒多失言,王汲得了确切消息,写了一封书信报给王匡。
姜述从未见她如此温言婉语,言听计从,心中一荡,强自按捺心火,道:“如此我下去准备。”
四周的树林长草都给去掉,以免敌人掩蔽藏身。军营则依前法,采取偃月式,主营居中,分派许褚、颜良分居两翼,形成向前突出的半圆形。营地与矮土墙间隔了三丈有余,除非土墙被攻破,否则营地将在敌人矢石射程以外。
刘雄闻言大喜,当即统领残部北上,一路之上只是攻打寨堡,遇到城镇便绕城而过,接连攻破二十几家大户,聚了不少钱粮。有了钱粮,路上不断招揽流民,到达姜述控制区域之时,人数已达上万。
姜述为人十分小心谨慎,手下情报网络发达,王匡身为隐退诸侯,怎能不暗中派人监视?王匡暗地里的动作,早被神鸟和情报司掌握。姜述听说王匡分田地收买人心,内心早已生忌,只是王匡一直没有生事,这才抓不着由头动手。
雷述见刘雄无巢可依,道:“黑山山深林茂,黑山诸头领现在均已被招安,黑山百姓也随之迁到山外。若是无处可去,黑山可为安身之所。”
河内王家家主王匡,原为河内太守,征伐董卓时为诸侯之一,董卓身亡,姜述恢复司隶,调任王匡入朝为官。王匡十分聪明hetushu.com,见此事不能抗拒,托病不到任,河内太守薛踪到任以前,隐匿不少钱粮兵甲,又遣散部下三万士兵,划出大宗失主土地,分给这些将士。
黄昏时份,浩荡而来的贼兵合成两股,从两侧山林小路涌出,将前后之路全部封死。姜述引领诸将在营门远观,一名亲卫忽道:“那不是孙轻部下雷述吗?”
许褚怒道:“如此看来,雷述既是孙轻部将,想必孙轻也参与此事。孙轻现归张合属下,六千部下驻于琢郡,距离此处不远。”
姜述内心不由暗自侥幸,若与长安发生全面战争时,这路异军倘若突然发作,距离洛阳又近,或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。如今借助这批财宝将其一网打尽,以绝后患,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王匡原为诸侯之一,自然颇有心计手段,又有名望,一番言语就将刘雄收服。王匡去职之后,本想郡县大半官吏俱是亲信,即使不在太守任上,也可在河内做隐形太守,遥控郡县事务。没想到新任太守薛踪,年纪虽然不大,手段却是厉害,上任不到一年,便将群县官吏分而治之,拉拢分化,将王匡倚为心腹之人全数换下。
王匡本有异念,听闻财物奇多,护送士兵却少,就暗自定计,让刘雄带着手下精锐急赴河内。所谓钱帛动人心,贪念害人命,王匡这番定计,把自己给陷了进去。
接下来数日,一行人继续往东南方向行进http://m.hetushu.com,姜述一路之上游山玩水,身边有美人相伴,十分风流潇洒。入夜之时,许褚来报,道:“情报官送来消息,河内王家异动,结连原南山贼首刘雄,估计与这批财宝有关。”
次日午前,姜述策马行在山路上,抬眼看前面山势险峻,是埋伏的极佳场所,唤颜良近前低声吩咐一番。斥侯忽然来报:“前方发现深一丈、宽丈五的深沟,马匹车辆均不能行。”
忙了很长一段时间,营寨外辟壕堑,内设壁垒,壕堑之外布好竹签陷坑,高处配置强弓硬弩。为了防止敌人火攻,把背后山泉之水,挖沟引进营地。一切布置妥当,已是将近傍晚。
王匡不甘做一名富家翁,便生异心,欲寻个机会去投长安。这次遇到刘雄,听说他们要扎根黑山,心思这也不失为一条退路,便让刘雄按照原先计划先去黑山落脚。
王匡不等刘雄说完,打断他的言语,沉声道:“抢夺财物可以,别打公主的主意。东海公主是灵帝陛下嫡妹,与两朝亲戚关系最近,若是有所闪失,天下无容身之地。”
河内水利便利,土地肥沃,士兵分到上等良田,皆对王匡感恩戴德。王匡虽然去职赋闲在家,在河内影响力却是奇大,隐势力比当地名门大族高出许多。
刘雄原是南山贼,盘踞在扬州境内,后来被刘瑶率兵攻破巢穴,成了散兵游勇。刘雄手下有位亲信名叫雷述,原是和*图*书黑山贼孙轻手下小头领,后来孙轻受张牛角招安,雷述也随之做了一名都伯。雷述为人散漫,受不了汉军规矩,辞了军职回到扬州故籍,未料到家乡因为战乱不断,早已物是人非,乡人故旧十不存一,雷述又无谋生手段,为生活所迫,索性投了刘雄。
诸将闻言心中一沉,用尽眼力,见北方这股贼兵渐行至近处,为首一人年约三十,体格壮实,面色黝黑。这名亲卫黑山贼出身,肯定地说道:“此人确是黑山雷述。”
这时地近司隶,官道上行人渐多,数十里便可遇上汉军关卡。姜述一行虽未打出齐侯旗号,但是许褚将旗到处,汉军谁不尊敬?
大队人马夜里扎营之时,姜述召集许褚、颜良两将一起商议。许褚道:“现在我军行动敌人了若指掌,可是我们对来犯之敌详情一无所知,犯了敌暗我明的兵家大忌。”
刘雄好色,闻言眼光一亮,期期艾艾道:“听说东海公主美艳,若是劫了财宝,主公将东海公主赏赐属下……”
王匡在此设计抢劫财物,姜述正好将计就计,迅速下达数道军令,安排相关文武分头行事。表面上如平常一样,暗地里早已加强戒备。姜述一行车马既多,又要不时修补坏了的车子,慢得像蜗牛一般,这正好给了王匡从容布置的时间。
颜良接口道:“敌人若要来犯,应会在这三天之内,在这山林之地,利攻不利守,敌人不会错过如此良机。”
http://m.hetushu.com张牛角、张燕、孙轻等人盘踞黑山多年,原先有好几十万人隐在山中,山林深处开了不少田地。刘雄领人占了地盘,让部下开荒耕种,手中有钱粮支持,也能自给自足。
王匡笑道:“数日前有位王公世子,带着美妾游山玩水,随从不少,不知何故与这路兵马合营。我猜此人应是东海公主相好,路途之中方便做些苟且之事。”
刘雄出身军伍,对军阵十分熟悉,道:“择营之处近悬壁,又远离十余丈,后路安全可以保证。依托左右两翼高地布置箭阵,前面又做了种种布置,防备骑兵冲阵。只是看这情形,不似只有千余兵马,莫非情报有误?”
刘雄等众初来之时,听闻雷述说起汉军厉害,进入姜述境内不敢惹事,分为数十路结群而过,遇有官兵巡查,只说是要赴三韩开地的流民,官兵便放卡通行。说也巧合,刘雄途经河内之时,半路遇到王匡。王匡见刘雄等人身材魁伟,大多皆有武艺,心中生异,使左右约其首领会面。
姜述下令不往前行,选择一处合适之处扎营,又让亲卫伐木构建营寨,堆成一米左右的土墙,将削尖的木签布置在土墙外侧,又设下陷马坑,总之处处谨慎,以应付敌人强攻。
姜述心中有数,知道这是王匡于埋伏之地久候,见押解财宝的队伍未至,想凭借人数优势正面来犯。姜述猜测,这近万兵马人数不少,除了刘雄手下勇悍贼兵,应该还有王匡旧部精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