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0章 王匡劫宝(二)

刘晔道:“若是王匡让你无故屠杀汉民,你为是不为?”
方越演完戏,押解刘雄部下俘虏来到汉营,许褚出来迎接,谓方越道:“你等部下皆是百姓,怎能配备弓驽,且让众军解甲,放下武器,暂且入营安歇,明日安排返乡。”
姜述闻言,已知王匡为形势所逼,推出刘雄顶罪,以来脱身之计。姜述盘算一会,道:“你只有十余心腹,如何能救出王匡?”
方越不知是计,以为已经脱身,下令众军弃械卸甲,各至指定地点安置。方越安排好众军,入营来见王匡,正好许褚派人来请,方越随同王匡同赴帅帐。
雷述看姜述眼神犀利,隐含一股寒意,更觉心虚,强自稳住心神,道:“此次主力多为王匡旧部,因王匡被挟持不得不为之,只须救出王匡,其部必然反目,如此不费刀兵就可破敌。”
姜述见天色将明,让刘晔处理后事,自回营帐休息。刘晔派人将方越押来帅帐,道:“久闻将军大名,为何弃官不就,反行盗贼之事?”
雷述说到这里,抬头去看,见姜述虽然面相和蔼,但是不怒自威,不由打了一个哆嗦,不由暗自猜测姜述的身份。
姜述沉思片刻,道:“让仲康出面,引其到帅帐。”
姜述暗自向许褚示意,许褚道:“既然如此,你可潜回营中,救出王匡以后,火速送我大营。”
方越http://m.hetushu.com脸色惨然,确实想不出姜述赦免王匡的理由,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。刘晔道:“你等所为,可以谋反罪论处,你认为当如何处置为好?”
王匡此时已经下山,召集方越、刘雄、雷述等人,正在安排夜战。方越为河北名将,因为王匡知遇之恩,一直尾随王匡左右,忧心忡忡地说道:“此地距离司隶驻军只有两日路程,急行军一日一夜便到。观察对方营寨,易守难攻,只须防守一日,援军就会抵达。”
方越为智将,急回中军,谓王匡道:“想必我等所行之事已泄,否则司隶兵马为何来得如此之速?司隶兵马既然现身,冀州驻军必然也在左近,我军当速退,迟则晚矣。”
方越待要挣扎,手中却无武器,几下被亲卫按倒在地。亲卫缚了王匡、方越,两人皆称冤枉。姜述冷笑一声,道:“有何冤枉?你们见事不妙,想将责任推给刘雄,自己扮为无辜者,借此逃脱惩罚。你等行事之时,我便已得到情报,其中过程均已探听明白,否则大军如何会同时发动?”
方越答道:“受人提携之恩,不得不为之。”
方越忽然跪下,道:“请大人饶了那些兵将,皆是汉家儿郎,受太守授田之恩,不得不奉令行事。太守所犯罪责,我知大人无法决断,但请大和-图-书人饶过这些兵将性命,我任凭大人处置。”
丞相长史刘晔随行,随即书写手令,让姜述盖章签书完毕,齐隶转给情报官发向各军。各军皆按提前布置已经到位,距离此地并不很远,很快收到消息,按军令立即行动。
王匡知道大事不妙,刚要下令从小路撤兵,斥侯接二连三来报,数条小道皆有汉军现身。王匡略微计算一下,知道对方兵力十倍于己,心中虚怯。由此推之,其他人亦会有这种心态,对士气自有影响。方越眉头一皱,计上心头,附耳对王匡嘀咕一会,王匡附即向刘雄、雷述交代一番。
方越等将见雷述回来,以为汉军中计,行贼喊捉贼之计。只见营中喊声大作,方越统领旧部围剿刘雄等人。刘雄见势不妙,趁方越等人尚未合围之时,引领数百心腹突围而去。刘雄其余部下群龙无首,皆投降方越。
姜述回到帅帐不久,许褚引领雷述进来,见姜述坐在一侧,当即心领神会,自到帅案后坐好。雷述跪下,道:“在下原为汉军,回乡以后为生活所迫,不得已投了刘雄。刘雄劫了王匡为人质,逼迫王匡旧部听其号令,纠结众人来抢财宝。我知刘雄必败,因此引领心腹前来投降。”
姜述在侧忽问:“你等万余人马,一路之上为何未惊动郡县?”
方越默然不语,脸色苍白,任由亲卫捆http://www.hetushu.com挷。刘晔目送两人被捆出帐外,谓姜述道:“俘虏众多,亲卫兵力太少,还须一军前来看押。”
姜述笑道:“无妨,我已令张合统兵入黑山剿匪,孙轻熟悉地理,必会请为前锋。只须立下战功,足以证明清白,何惧受到牵连?”
两人互视一眼,顿时垂头丧气,王匡开口骂方越道:“都是你这蠢货,出的这馊主意,主动弃械卸甲,自行送上门来任人宰割。”
雷述道:“王匡有一套河内郡府伪章,沿途说是河内派去三韩的失地百姓,每拨人安排一名河内现任吏员,由其出面应付盘问,因此各郡县关卡并未生疑。”
方越问道:“未知如何处置王太守?”
两人入帐,看清眼前之人,皆是面色苍白。当年方越曾经追随王匡讨伐董卓,皆识得姜述,此时见姜述端坐于帅案后面,便知此事难以蒙混过关。
姜述见两人进来,喝道:“将两人捆起来。”
王匡闻言大惊,急忙派人止住方越,道:“想必是司隶驻军朱灵、路招两将,两将部下便有一万余军,我军定非其敌。”
刘晔道:“汉军皆百姓出身,与你我一样,同根同族,你们所为之事若成,与屠杀汉民有何不同?”
方越默然不答。刘晔接着说道:“齐侯听闻你为将颇有章法,声名亦高,让我劝降。你意下如何?”
姜述摇头道:“情报司已经m.hetushu.com查过,雷述去年因为触犯军规,已经去职归乡。琢郡距离此地虽近,但来回通信也得十余日方可,从时间上分析来不及。孙轻归附以来,一向兢兢业业,我想应该不会参与此事。”
刘晔道:“王匡部下因得地皆心向王匡,集中于心腹之地,后患太大。随同前来的士兵皆是精锐,以谋反罪处以流边之刑,分散于三韩之地,迁其家人同去,分配土地使其耕种。将校择优者编于各军,留下的士兵无首不行,又多是老弱。流边士兵留下的土地收回,分给退役将士,如此可以弱化王匡旧部在当地的影响力。”
许褚道:“若是孙轻知道雷述造反,或因提心受到牵连而据地造反,不可不防。”
姜述道:“王匡旧部盘踞一地,久之或成后患,我欲编其一半从军,其余半数以地换地,安插到诸郡安置。王匡凭借分地而得士兵欢心,掌握部下还得依靠将校。方越领军日久,威信甚高,只须说降方越,许多问题皆可迎刃而解。”
此时营寨之外,贼兵已经排列军阵,将校士兵多为河内正规郡兵出身,军阵排列得甚是齐整。姜述叹息一声,道:“均是汉家儿郎,无须坏他们的性命。下令,各军现身,威逼敌军投降。”
刘晔道:“王匡居心叵测,去职以后仍能聚得数万兵马,又在心腹要害之地,倘若你是齐侯,当如何处置?”
姜述又问:hetushu.com“此时朝廷大军皆至,贼人已至绝境,你现在投降我等能提供什么帮助?”
两人商议一会,逐渐形成定议,亲卫来报道:“朱灵、路招两将擒得刘雄,俘获其部下无数,正在营门求见。”
姜述道:“让两将将刘雄及部下押来本营,其部替下亲卫看押俘虏。马玩、李堪等将,另外立营,听候传令。”
此时夜色渐黑,方越闻令而行,点起三千兵马,径往敌营而去。正在此时,斥侯来报,道:“南方大道出现大批汉军,旗号为朱、路。”
王匡笑道:“我等万余精兵对敌千余,占据如此优势,一夜岂能攻打不下?方越听令,你点兵三千,往攻敌营。余者埋锅扎营,先吃晚饭。”
正在此时,又有斥侯来报,道:“北方出现大批兵马,旗号为马、李。”
姜述在营前观察,见四面八方出现无数火把,知道伏兵皆已显身,逼降王匡部下只是时间问题。正欲回帐,亲卫来报,道:“雷述领着十余人营前求降。”
雷述道:“王匡旧部以前河内郡尉方越为首,我可以密告方越实情,其必会出兵相助。刘雄嫡系不过数千,只要方越反击,破之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雷述回告王匡,王匡以为奸计得逞,与雷述故意延迟些时间,先行来到汉军营寨。姜述也不发动,让亲卫安排王匡等人住下,又让雷述前去接引方越等众。
方越略一犹豫,道:“不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