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1章 生擒袁九

袁九与陈缗在大树上挖洞遮掩,好不容易逃得性命,南行没有多远,与数名逃兵遇上,结伴往南阳方向逃去。怎奈刀锋营兵马在要道上设了数处埋伏,刚出山林,便被逮个正着,两人与俘虏一起被押回洛阳。
齐隶答道:“袁术亲卫以其侄袁胤为主将,平常是副将陈到负责。”
姜述念叼几遍,忽然省起史上陈到曾是刘备亲卫将领,问道:“陈到,字叔至,河南人?”
姜述想了想,道:“择武勇健者分于各军,其余发到三韩务农。”
姜述远远望着两人,心中生疑,道:“分余兵于各军,留下此两人我再问问。”
刘晔笑道:“王太守虽然犯下不赦之罪,但是未来得及兴起刀兵,齐侯亦无伤他性命之意,老小性命自是无虞,但是合家要换个地方,后半生只能安心做个富家翁了。”
此次行动,幽州、并州一齐发动,一举将黑山匪穴捣毁,迁其众分到北三州郡县安置。将王匡合家迁至东莱,将校皆编于各军,又将没收土地收归官府,逐渐分给退役将士。河内局面顿时平稳,薛综又是能臣,河内很快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姜述使人录好口供副本,分送给董后、何后、何苗,又派人送一份口供副本给曹操。
姜述初时出招还有些拘谨,此时逐渐适应过来,忽然爆喝一声,手中长剑疾如闪电,直奔hetushu.com袁九中堂。袁九向左侧转身,长剑也随之变向,还是奔着袁九中堂而去。袁九接连变幻身法,可这长剑随即又变,紧随袁九身形。袁九身形连变,余力已经耗尽,见姜述长剑依然迅猛而来,忽然定下身形,将手中短刀径向姜述掷去。
高顺道:“俘虏原为袁术亲卫,皆是强健汉子,奉先、汉升都来讨了数次,就是恶来也相中数人。”
方越大喜,脸色郑重,重新叩了三个响头,道:“世人皆言齐侯仁义,今日亲历,确实名不虚传。”
姜述与袁九过招之时,还有暇环视四方,见典韦、高顺等人出手擒了陈缗,都在一旁观战,便知两将想让自己借此增加实战经验。姜述收敛心神,剑由心生,更是虎虎生威,压制得袁九只能凭借身法灵活游斗。
高顺、典韦卫护姜述来到城西兵营,集合降兵,姜述打眼一看,暗自喝了声彩,皆是膀大腰圆之士,虽无兵甲,排列起来依然有股威势。姜述问道:“袁术手下谁负责训练亲卫?”
姜述站在高处看了一遍,忽然见两人身材单薄,年纪也较大,站在队列中甚是显眼,问高顺道:“那两人是何人?”
刘晔道:“莫非还有他事?”
袁九只知姜述文才扬名天下,实不知姜述武艺这般厉害,抢攻被压制以后,再无半点还手之力,其短刀虽然锋hetushu.com利,但是太短,此时大开大阂攻守,明显落于下风。
两人正是逃脱追捕的袁九和二十四,袁九原是江湖著名杀手,后来被捕下狱,得袁家之助逃得性命,此后便在袁家效命。二十四原名陈缗,出身将门,后来为大案牵扯,全家遭诛,袁愧怜其武勇,使死囚代其受刑,救了他一条性命,后来成了袁家杀手。
姜述先让人将袁九绑好,方才收好长剑,道:“你应是袁家杀手首领袁九,我虽然知你名字,今日却是初见。你方才自承错误,还算有些良知,你好好坦白罪责,以免死后良心不得安宁。”
齐隶答道:“正是。”
袁九到了这般地步,想想这些年为袁家出生入死,也算报了袁家恩德,如今自知必死,索性将一生经历全部讲述一遍。高顺取了口供,厚厚一叠,送到姜述手中,道:“袁九一生经历复杂,为袁家做了无数恶事,口供足以写本传奇小说。”
今天姜述亲临校场,袁九遇到这个机会,正是千载难逢,在姜述走下高台之时,就暗自取出贴身而藏的锐利短刀。姜述逐渐行近,袁九已经将身体调整为最佳状态,距离姜述只有四五步远时,暴起发动。
高顺道:“审问时说是随军征用的民夫,但是两人右手皆有茧,应是军伍出身。我怀疑两人是敌军将校,让降兵指认皆不认识。”
hetushu.com高顺传达军令,随军司马点名,几名小队长出列,各引一队降兵赴各军交接。未有多时,校场上只留下两个身材单薄之人,姜述步下高台,行到两人近前,忽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,潜意识下急忙往后闪避。
何进是何后长兄,两人一内一外,共同支撑何家十余年,感情十分深厚。何后与灵帝感情虽然不好,但是毕竟夫妻一场,此时确知夫君、长兄皆死在袁家手中,如何能无动于衷?何后当即颁旨,判袁九剐刑,陈缗斩刑,让姜述会同众臣商议出兵南阳。
次日,何后传召姜述入宫。姜述来到何后内宫正堂,见何苗跪在堂中低泣。何苗打眼望见姜述,跪行扯住姜述衣角,哀求道:“今日方知袁家狼子野心,所行恶事真是罄书难尽,请齐侯即刻发兵,灭了袁家,以报先帝和长兄大仇。”
杀手突然袭击,常人很难防范,但是姜述武艺很高,平常勤奋练习,武艺已经高于史阿,感受到杀气以后,潜意识中暴起后退,正好躲过袁九这记必杀之招。袁九一招不成,身体再次发力,瞬间接连刺出十余刀。姜述暴退之时,习惯性地拔出长剑,只听叮叮数声脆响,长剑如缸,接连挡住袁九攻势,继而转守为攻,长剑顺势直刺袁九胸腹。
刘晔道:“主公已有定议,你且跟随主公左右,家人迁到洛阳安置。你暂在旁边和-图-书帐中等候,主公睡起以后,可能会见你。”
姜述此时杀得兴起,见短刀近前,并不闪避,长剑稍微转向,便将短刀击落,继而借力变向,又刺上袁九。袁九此时力竭,只能闭目等死,只觉一股凉意传来,再睁眼看时,只见姜述稳稳当当立在眼前,手中长剑正好抵住自己咽喉。袁九长叹一声,道:“没想到齐侯武艺这般高强,我纵横江湖一生,未逢一败,不想今日却折在齐侯手中,在下心服口服。我青年时为盗,做了无数大案,近年又做了许多恶事,自知罪孽深重,请齐侯赐死。”
姜述记得此人甚是忠勇,道:“记住,与此人对敌之时,能生擒则生擒之。”
姜述看完口供,长叹一声,道:“袁九以前为盗,但是只求财物,很少伤人,本可留其一条性命。但其曾经杀害灵帝、何进,属于十恶不赦之罪,这条性命已经万难保全。”
河内旧将校被俘以后,又闻王匡、方越被擒,知道所犯为大罪,内心皆惴惴不安。方越声望极高,此时出面说降,部下将校得了性命,皆喜出望外,无言异议者。士兵听说将校得了性命,纷纷前来打探,后来听说只判流刑,每户又可置换百亩良田,合营俘虏不禁欢声雷动。
姜述自从拜王越为师,鲜有与人对敌之时,因此麾下诸将大多不知道姜述实力。实则姜述如今已采诸家之长,底子是王m.hetushu.com越剑术,融合了后世太极的柔性,又练习导气术,已将三家之长揉合,自成一家。后来左慈、于吉跟随左右,三书合一以后,在两道指点下练习道家玄术,若是多些实战经验,即使吕布、黄忠两将也未必占得上风。
方越重又谢过,立起身来,欲言又止。
方越重重叩首道:“谢过齐侯仁慈,谢过大人仁慈!我方越任凭大人处置。”
平了王匡,姜述次日快马回京,让刘晔负责处置后续事务。回到府中,高顺来报,道:“前期俘虏袁术部下六百余众,如何安置?”
高顺随于姜述身后,忽见姜述遇险,急要上前帮忙,不想被典韦一把拉住。典韦道:“主公武艺不在你我之下,杀手正面迎敌,如何会是对手?”
吕布、黄忠、典韦等将眼光极高,很少主动索要降兵,姜述闻言兴趣大起,道: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方越思忖再三,鼓起勇气问道:“能否请齐侯饶过太守一家老小性命。”
刘晔道:“主公向来爱惜汉民性命,岂能如其他人一般屠杀?主公之意欲让将校从军,士兵合家迁到三韩,划种耕种,你以为如何?”
高顺经常伴随姜述左右,也知姜述是王越弟子,却不知姜述武艺这般厉害。袁九是江湖著名人物,走得虽是阴柔路子,一身艺业确实非同寻常,单打独斗很难寻到对手,但与姜述过招,也只是忙于招架,根本无力反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