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4章 痴情袁芙

姜述让郭嘉、刘晔稍候,与杨大将匆匆来看袁芙。袁芙此时伤心欲绝,见姜述进来,强颜欢笑打个招呼,躺在床上不言不动。杨大将在袁芙耳边小声说了数句,袁芙眼神一亮,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一些,原本苍白的俏脸立时恢复一些血色。袁芙道:“妾身代父母族人谢过齐侯。”
袁芙患得是心病,此时心事尽消,身体恢复很快。姜述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此时颖阳大捷消息传来,吕布、何苗、关羽三军合力,又有荀家为内应,攻克颖川治所阳翟。阳翟守军三万余,除七千余残兵逃往襄城,降者近两万。吕布、何苗、关羽三军分头并进,吕布引兵从北路着手,连下颍阳、郏县、父城;关羽部从东线进攻,攻破重镇临颍以后,又下重镇郾县;何苗部绕襄城而过,径取昆阳、舞阳、定陵三县。至此,颖川郡十七县,为三路大军攻下十六县,襄城已经成为一座孤城。
命令传达下去,诸人又在推算周围诸侯动作,正在此时,祝融夫人匆匆来报:“芙儿醒过来了。”
姜述道:“此事无妨,到时我与芙儿随杨大将同去。”
姜述再也忍受不住,上前抱住袁芙,道:“芙儿,你不要这样,只要你恢复过来,我可以放袁家一条生路。”
姜述轻声说道:“芙儿,你这是何苦?”
杨大将闻知此言,知晓事情已经泄露,当下也不讳言,道:“齐侯欲灭袁家,实是hetushu.com袁家数次加害之故。据老夫了解,前番为袁傀设计,后边皆是袁术之谋,与芙小姐之父袁遗并无关系。若是齐侯开恩,饶了袁遗一脉,袁小姐心病或解。”
随军医师是华佗三弟子西安人李当之,闻知消息匆匆过来,把脉良久,对姜述道:“主公,此为心伤之状,心情忧伤之极,病况并无大碍,只须服上几幅药便好,但这心病……”
杨大将大喜,拜谢道:“多谢齐侯恩典。”随即又说道:“袁术并不难破,杨奉、韩暹皆为招安之将,因惧董卓加害,不得已投奔袁术。此路人马易平,只须让两将明白实力悬殊,便可说降之。袁遗只此一女,此次是袁术苦求,袁遗为族中生存大计,不得不让芙小姐前来。豫州袁家势力大半为袁遗掌控,若齐侯赦免其罪,又纳芙小姐为妻,老夫可以出面说降。如今诸路大军皆动,不出意外,颖川数日可下。袁术困守南阳一地,败亡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姜述望着杨大将打量一会,谓祝融夫人道:“祝融,你在此守候,若是芙儿醒来,速到书房报我。”
祝融应诺一声,姜述又谓杨大将道:“先生请随我至书房说话。”
此时,姜述将杀袁令做了修改重新发布,谓袁氏族人除袁术一支不赦,其余族人若是改姓,则不予追究。据地顽抗的袁家族人顿时分解,襄城守将袁虎杀死袁术之侄袁涛m.hetushu.com,举城献降。此例一开,汝南长房、三房及远支族人据县城者,多献地以降。因袁姓出自陈姓,袁家族人归降后皆改姓陈。
李通字文达,江夏平春人,史上曾任魏都亭侯、汝南太守。其年轻时便以侠名闻于江、汝之间,黄巾之乱时,得朝廷诏令可练兵,与同郡大户陈恭起兵朗陵,众多归之。共举事者首领一名周直,部下甚众,阳奉阴违。李通欲杀周直,而陈恭不许,李通知晓陈恭无决断之能,乃独定策,与直克会,酒酣杀直。众人大扰,李通率领部众诛杀周直部将,尽并其营。后来陈恭之弟陈郃,杀恭而据其众。李通攻破陈郃军,斩陈郃之首以祭陈恭。后来统兵与黄巾吴霸军交锋,一战大胜,吴霸仅得以身免,其部多归降李通。后来豫州恢复,李通因功封为细阳尉,袁遗出任汝阴太守,对其甚为倚重,提拔其为细阳令。
姜述从忧伤中惊醒过来,扭头见杨大将在侧,苦笑道:“想不到芙儿用情如此之深,这也是袁家的福分。”
诸人讨论完细节,姜述传令张牛角急赴豫州劝降杨奉、韩暹。又让太史慈南路军暂缓攻击,采取守势。命令吕布统兵进入颖川,集中力量攻击阳翟。
姜述起身谢道:“今得先生之助,袁术一战可下。若是先生不弃,芙儿病愈之后,使其拜你为义父。”
慎县县令袁业为袁术庶弟,因为不在被赦之列,即和*图*书使改姓,也免不了一死,只有固守城池待援。除此之外,还有细阳县令李通不降。李通并非袁氏门生故吏,为汉军入豫州以后顽抗的唯一外姓官员,太史慈等将均以为异。
姜述想起郭嘉所言,今日又见袁芙可怜,道:“除了袁术一支,袁遗等人若是改姓,我便不以袁家人见罪。”
杨大将在侧,见两人真情流露,神仙也会为之动容,不由长叹一声,欲要开口说话,却见姜述将袁芙抱在怀里,脸色忧伤至极,知晓不是说话的时候,当下停口不言。
杨大将苦笑,道:“只需芙儿平安就好,芙儿用情之深,确实出自真心,请齐侯莫辜负了这片真心。还有一事提醒齐侯,袁术手下文臣平庸,其侄袁胤诡计多端,虽是小道,但对敌之时莫要轻视。”
说起人性之贪生怕死,十有八九难免,汝阴郡之地多为袁氏子弟把持,出任县令、县尉之人多为袁氏旁系族人。旁系长老深患杀袁令之害,得知杀袁令改约,只须改姓投降便可保命,暗自指使本系子弟改姓投降,以保留元气。
袁芙听到姜述声音,眼神一亮,继而又暗淡下来,道:“你回来了,我为你整理好了房间,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一大口鲜血张开喷出,染红了手中的书籍。袁芙见弄脏了书籍,连忙用衣袖拭去血迹,嘴里喃喃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很快就会擦拭干净,很快就会恢复原样的。”
杨大将苦笑道和*图*书:“老夫任职南阳一生,虽是袁术心腹,却算不得袁家之臣。老夫无子无女,过继族子继承宗祠,本是无牵无挂。此次赴京,与芙小姐相处时日虽短,一路上得其嘘寒问暖,尝到人父天伦之乐。今日芙小姐与齐侯两情相悦,真情流露,老夫深为感动,为芙小姐之故,不得不为之。”
说完,袁芙挣扎着要下床行礼,姜述上前拦住,道:“芙儿躺着别动,尽快疗养伤势,伤好后我们一同前去汝南,向你父母求婚。”
杨大将道:“不能。但若袁氏拼死相拒,齐侯即使夺得南阳、汝南之地,其地必然残破不堪。请齐侯网开一面,饶了袁遗一支及远系族人。”
众人闻言大惊,急起劝阻,姜述毅然道:“有刀锋营及亲卫营同去,你等不必担心。”
袁芙倒在姜述怀里,望着姜述,乌黑的眼珠亮起一抹异色,道:“你能说出这话,我已经心满意足了,我只是一个弱女子,不会影响你的事业。或许我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,如今知晓你的心里有我,我就很满足了。我要到那个世界,那里有你,还有一个温馨的家……”
太史慈虽然采取守势,但是受降这般美事却不能错过,十日之内,汝阴郡七县已有五县归降。太史慈纳降结束,请命出击,攻打尚在顽抗的汝阴属县慎县、细阳两县。
姜述盯着杨大将看了一阵,见他眼神清明,道:“先生为袁术谋主,为何反而帮我?”
两人至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书房坐下,姜述已经冷静下来,道:“先生久居南阳,以为袁术能自保否?”
姜述不待李当之说完,道:“火速配药上来,至于心病我自有办法医治。”
说到这里,袁芙的眼神黯淡下来,继而昏迷过去。姜述急忙将袁芙抱在床上,喝道:“快传医师,快传华神医过来……”
姜述回信太史慈,信上言:“此次诸袁多降,唯袁业、李通不降,乃有故尔。袁业为袁术之弟,为保命而固守,乃不得以而为之。李通非袁氏故旧亲戚,因感袁遗之恩而不降,诚为义士也。子义可领兵急攻袁业,候袁遗归降,细阳可不战而得。”
颖川丢失,一下斩断南阳与汝南之间联系。豫州境内袁军三大主力,颖川主力被围困于襄城;东路主力杨奉、韩暹与乐进相持于相县;袁遗统领汝南、汝阴守兵,合力守护袁家心腹之地。
太史慈欲攻慎县、细阳,报给姜述之时,姜述正在赶往汝南治地平舆的路上。姜述听到李通之名,记忆之中隐约有些印象,虽然不太闻名,应属史上挂号人物。
姜述点点头,吩咐亲卫召集郭嘉、刘晔议事。郭嘉、刘晔闻知杨大将应允相助,皆欢喜不迭。郭嘉道:“安北将军张牛角与杨奉、韩暹均有旧交,使其出面说降最好。陪同杨先生前去说降袁遗之人,暂时并无太好人选。”
杨光匆匆出去配药,姜述望着袁芙久久没有转目。杨大将在侧道:“齐侯,老夫有话要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