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6章 阵斩袁术

望着已经受伤的袁术,何苗亲兵暂时跳出了战圈,为自家将军助威。此刻,袁术的性命已经岌岌可危。
“二哥,诛杀袁术,为大哥报仇!”何苗族弟何笔大声呼喊道。
姜述迁乐进兼任豫州兵曹,统兵赶到汝南受降,收编袁遗部下。闻听各路大军皆集南阳,典韦、高顺诸将卫护姜述,疾奔宛城而去。此时袁术收缩防守,沿途并无阻拦,行军数日到达宛城大营。
两军主将从一开始,都用尽全力。在激战当中,袁术、何苗皆奋不顾身,亲自上阵,挥舞着手中武器,取走对方兵将生命。何苗的精制长刀,已经出现了无数缺口;而袁术手中大刀,也已经换了三把。双方主将都已赤膊上阵,两人皆有意接近,很快便狠狠厮杀在一起。
“杀。”两人迎面相撞,几乎在同时,挥刀劈向对方。双方大刀划出两道美丽的弧线,破空之时发出凄厉的声间。
何苗是沙场宿将,比袁术的实战经验不知高了多少,面对已经拼上性命的袁术,何苗并没有逞强。杀红了眼睛的袁术,方才获得了不少实战经验,但是对阵何苗这般正宗老将,却是略显稚嫩。
坐骑在山岗上喷着响鼻停了下来,袁胤环视四周,已经逃出五十里,追兵还未赶来,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呐喊:“快逃!还来得及!”袁胤牙齿格格锉动,钝音又引起他撕心m.hetushu.com裂肺的回忆。袁家完了,袁胤思及此处,破碎的心似向无底深渊坠落,被凄厉的朔风吹向广阔的天地。
这种大趋势,袁氏家主袁术已经无力阻止,难以抵挡,现在袁家子弟能够寄托的,就是奇迹发生。然而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,姜述已经奠定了坚实的基石,已经将朝廷建成了一座难以攀越的高山。
姜述坐在大帐,不断有消息报来,取得大胜固然心喜,但是袁胤等人不死,始终不能让人安心。姜述谓左右道:“传令全境,通缉袁耀、袁胤、张勋、俞涉、李丰,再令刀锋营立即行动,追捕以上五人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袁胤、张勋、俞涉、李丰奉令统领五百亲兵,带着袁家最为核心的绝密力量,护送袁耀等袁术近支年轻子弟,从西城门悄然出城。汉军主力正在东城与袁术主力搏杀,西城并未埋伏兵马,袁胤一行得以顺利逃出。
“杀。”就在这一瞬间,何苗爆吼一声,手中大刀猛然挥出。袁术早就失去了抵抗能力,只能恐惧地睁大双眼,眼睁睁地看着一抹寒光掠过,只听“扑哧”一声,鲜血狂飙,犹如喷泉,袁术头颅滚落在地上。
关羽、马超等人统兵逼住袁术部将,就是要让何苗完成手刃袁术的愿望。袁术的死使宛城守军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勇气,在姜述部下和图书精兵的高吼下,犹如脆弱不堪的稻草一般,士气轰然倒塌。无比的恐惧让宛城守军不断后退,而汉军士兵却热血奔腾,他们不断冲击,杀的畅快淋漓,气势摧枯拉朽。
这苍茫天地间,袁绍死了、袁遗降了、袁术也已经失去活命的机会,袁耀年纪还小,袁胤要负担恢复袁家的重任。袁胤招呼众人启行,趴伏在马背上失魂落魄,尽管对战争结果早有准备,但真的来临之时,却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。其实,袁家原本可以不与姜述为敌,为何要惹下这般强横的对手?
“啊!”落入下风的袁术心中不甘,这种绝望让他仰天大吼一声。继而,袁术的眼中精芒一闪而逝,他挥出手中的大刀,迅疾地劈向何苗。
已经没有退路的袁术,统领亲兵亲自压上前去,嘶吼着下达各种军令。袁术嫡系南阳精兵,还未从剧烈的轰鸣声中反应过来,便在袁家子弟呼喝之下,在倒塌的城墙后面排起军阵。
在这一瞬间,何苗是速度的王者,眼前就要得手,而袁术却在此时变得心虚,没有选择进攻,而是选择了格挡。双方已是不死不休,皆使出浑身解数,数十回合很快过去,在绝对劣势下,袁术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,竟然神奇地抵挡到了现在。
袁术很是失望,在一瞬间,他突然如泄了气的皮球。
这一刀集中了此刻袁http://m.hetushu•com术所有的希望,这一刀是袁术认为最完美的一刀。但是何苗却避过去了,尽管过程险而又险。
袁氏子弟自知必死,一齐退向袁术府第固守。然而数百兵将如何能是对手?在汉军犀利的攻击下,袁府很快沦陷,袁氏子弟在刀光剑影中不断倒下。
“大哥,我终于给您报仇了。”金甲绣袍的何苗,持刀立马,仰天大吼。
在这狭窄的战场上,两位主将迅速接近。疾驰之下,风声在耳边呼啸,吹得人眼睛模糊,两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,全神贯注准备给对手致命一击。
正是“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”,与袁家不共戴天的何苗统兵恶狠狠的扑了上来。激烈的碰撞之后,吼杀声直冲云霄。袁术部下拼命押住阵角,保护这最后的立足之地。而何苗部下,则要报仇雪恨,夺下宛城,族灭袁家。
“骠骑将军,杀了他!杀了他!”何苗亲兵叫喊道。
姜述担心夜长梦多,当天召集众将议事,商定攻打宛城方案。因为火药提前出现,宽厚坚固的城墙已经失去意义,因此不须考虑强攻问题,只须认真研究部署各将任务即可。
“哒哒哒。”马蹄声疾响,被动应战的袁术也急催马力上前。双方主将的激烈交战,立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。
一阵兵刃落地的声音响起,大部分宛城守军丢下了兵刃,跪在地上等待纳降。
和*图*书一队队降兵排成整齐的队伍,被押解到城外大营。这就是战争真正的写照:胜者为王,意气风发;败者为寇,垂头丧气。
“放下兵刃者,不杀!”姜述部下士兵渴望战功,但是对这群失去意志的军队,姜述没有给他们机会。因为,都是汉人。
袁家败了,兵败如山倒,被姜述部下精兵,追到了最后一个据点。宛城丢失,则意味着袁术败亡,这是袁术在世上最后一点地盘。这是大势所趋,而这一切皆是齐侯姜述缔造的传奇。
金甲绣袍,横刀跨马,被仇恨折磨数年的何苗气势无匹。
呼呼掠过的劲风,转眼间吹干了袁胤脸上的热泪,天空高处正有一行大雁南归。袁术亲自上阵之前,让张勋、李丰、俞涉三将统领亲卫五百,还有八名绝顶杀手,保护袁胤、袁耀等十余袁家子弟西逃。
入夜,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,宛城东城墙塌了十余丈,城上守军损失惨重。正在宛城守军目瞪口呆之时,随着嘹亮的号角声,何苗引领部下首先杀入城中。
没有退路的袁术,如今已经神志不清,只知道杀人,杀掉眼前这个金甲绣袍的敌人。袁术见到何苗眼中仇恨的目光,狂暴之余恢复一丝灵识,老上司何进的头颅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。虽然隔了数年时间,袁术仍然清晰记得何进双眼里的愤怒,他不由有些恐惧,这种恐惧让他的意识逐m.hetushu.com渐清醒过来。
“杀。”袁术毫无预兆的爆吼一声,持刀杀了过去。
“报,未寻到袁耀下落。”
何苗明显感觉到袁术战意已泄,仰天大笑一声,大刀疾挥,双脚猛地用力,胯下战马犹如闪电一般冲向袁术。面对袁术这个不死不休的仇人,何苗信心爆满,他相信今日大仇必将得报。
“报,张勋、俞涉、李丰失踪,荀正、雷薄、陈芬、梁刚、陈纪、金尚、乐就等将投降。”
取得大胜之后,各部兵马一齐高呼胜利,整个城池都震动起来。短暂的庆祝之后,士兵们开始清理战场,安抚百姓。宛城之战至此华丽落幕,袁氏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“放下兵刃者,不杀!”随着传令兵传下军令,姜述部下精兵一齐大吼道。
“报,未寻到袁胤尸首。”
十余回合之后,袁术浑身上下沾染鲜血,大刀刀面上满是血迹,双眼更是充满血丝,仿佛一头残忍的饿狼,要择人而噬,目光充满了血腥,身上更是散发着狂暴气息。
又对齐隶道:“命令神鸟、情报司,打探袁家漏网之鱼下落。按照袁九供述,袁家八大杀手个个身手非凡,此时应该与袁家子弟同行,发现袁家子弟以后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“控制降兵,占据城墙。”在城墙外指挥作战的姜述再次下达军令。关羽等将引领兵马向前逼近,马超统兵开始占领城墙,担任前锋的何苗部下开始受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