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28章 三小弟子

公主见姜述告饶,这才将玉手挪开,道:“你看哪位公主似我这般大度?即使民间大妇,也不会与我如今这般。”说到这里,公主眼圈一红,两行珠泪落了下来。
姜述问明原因,只是小孩闹别扭,本不该放在心上,但记起历史上姜维、邓艾、钟会有许多恩怨,最终三人下场都不好,这件小事让姜述很警惕。姜述将三位弟子唤来,道:“我以前曾经跟你们讲过,人生可以依靠的人,除了父母兄弟,便是同学战友。还曾经跟你们讲过,不要排他,尽量包容,要多发现别人的长处,包容别人的短处,你们忘了吗?”
“晚上那般胡闹确实不成体统,不过若是夫君……”公主说到这里,不好意思接着说下去。
说到这里,还想继续往下说,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,姜述连忙求饶,道:“爱妻息怒,是我不好,是我不好。”
姜述三位小弟子年纪相仿,虽是千里挑一的人才,毕竟还是孩童年纪,学习之余也玩耍嬉戏。钟会与姜维玩“五局”,邓艾也喜欢这个游戏,远远望见,便来观战。钟会打心底里瞧不起邓艾,见邓艾在侧观战,打心底里不愿与其接近。钟会与姜维玩这个游戏原本旗鼓相当,因为心里压烦邓艾,分了精力,棋差一着,败了一局。邓艾也擅长“五局”,在侧观战,难免跃跃欲试,道:“不若我等打擂台如何?”钟会本不同意,姜维却提前开口www.hetushu.com道:“有何不可?”
三人异口同声道:“老师,我们错了。”
“喏。”三小应诺一声,互相致谦,又郑重地握了握手,给姜述行完礼,携手走出门去。
钟会生于大家,自小家境富足,衣食无忧,后来与姜维同住,姜维家境虽然稍差,但是大族出身,银钱不缺,两人也能凑和。邓艾来到以后,生活异常俭朴,钟会虽未明言,内心却以这位师弟为耻。
钟会字士季,为钟繇之子,史上曾任镇西将军、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。《三国志》评钟会:精练策数,咸以显名,致兹荣任,而皆心大志迂,不虑祸难,变如发机,宗族涂地,岂不谬惑邪!
邓艾与姜维境况相仿,同样少年丧父,因黄巾之乱家族遇难,家中窘迫,以放牛为生。袁遗举汝南而降,知晓姜述寻找邓艾一事,派人查找邓姓儿童百余,综合情况报给姜述。姜述询问其中口吃者,确定放牛人邓艾便是欲寻之人。袁遗赴京之时,携邓艾母子同行。姜述怜邓艾家贫,资给甚厚,邓艾年方十岁,坦然受之。姜述问道:“无功不受禄,为何如此坦然?”邓艾答道:“艾十岁小儿,目前家贫,无以为报,然终有发达之时,彼时自会知恩图报。”姜述见贫贱不移其志,诚为奇才,收其为徒,令其与钟会、姜维居于外院,亲自指点。
姜维字伯约,史上记载曾为诸葛亮弟子,后任和*图*书蜀国大将军。《三国志》评姜维:粗有文武,志立功名,而玩众黩旅,明断不周,终致陨毙。
姜述不由有些愕然,继而省悟过来,陪笑道:“近日与她们胡闹了些,倒是冷落爱妻了。”
周瑜、诸葛亮现在丞相府担任吏官,参与政务管理。虽然周家、诸葛家在京城皆有官邸,但两人尚未婚配,又是姜述的学生,因此还在修园居住。
次日晚上,姜述为弟子授课,除了三小和诸葛亮、周瑜,还有不少亲朋亲信家中的少年。姜述今天专门讲述各朝各代的兴亡原因。比起国学老师来讲,观点十分新颖,比如讲秦朝二世而亡,不单纯讲法度严酷,还阐述六国贵族的底蕴,以及陈胜吴广起义的深层次社会原因。
公主被姜述抱着,将头埋到他的怀里,心里的气早消了,柔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累,外面处理公务,在家串房,睡眠定然不足,我也没阻止你不是?只是你别光跟她们胡闹,就将我抛在一边,我也可以的……”
姜述收了钟会为徒,又记起姜维、邓艾,特意派人寻找。姜维少年丧父,甚受族人欺凌,姜母听说姜述相召,大喜过望,收拾行装细软,跟随使者进京定居。姜维时年七岁,博学多记,举止大方,为姜述所重,亦收为弟子,与钟会隔壁而居。
公主屏去左右,盯着姜述,道:“好长时间没到我房里了。”
姜维、邓艾、钟会是后三国时和*图*书期的风云人物,而且三人关系复杂,甚至可以影响历史走向。姜述对此三人印象很深,恢复洛阳之时,钟会之父钟繇被掳到长安,在长安朝廷任太傅。钟氏族人为了避祸,多有私逃去长安者,钟氏老宅唯留下钟会与十余名仆役。有人劝钟会道:“父兄皆在长安为官,若朝廷怪罪,罪不可赦,当速逃去长安。”钟会年方九岁,道:“长安朝廷不足持,久后必败;齐侯心怀天下,岂会因此罪及家小?”姜述得知此事,记起此人才华出众,若是善加培养,日后必能独当一面。派人将钟会接入府中,收为弟子。
公主啐了一口,顿时羞红了脸,推开姜述急急逃出房去。姜述望着公主匆匆出去,心中却在盘算公主平时与谁融洽,与公主大被同眠是几世修来的福分,但因此闹得妻妾不睦可就得不偿失了。正在此时,亲卫来报,道:“侯爷,钟会与姜维在修园吵起来了。”
郭旭走进来笑道:“平常三人沉稳有度,似三个小大人。要求太严,失去了少年的纯真,值不值?”
姜述在公主柔软的耳朵上轻轻吹了一口气,见公主将头挪在一旁,轻轻说道:“你是大妇,若是不经你允许,谁敢与你同榻,你点名,今夜我们一同陪你去。”
公主盯着甄姜等人的肚子,心中满是醋意,陪着周氏聊了几句,见姜述告退去了书房,也随着跟了过来。
邓艾字士载,史上官至魏征虏将军、和*图*书假节都督江南诸军事。《三国志》评邓艾:矫然强壮,立功立事,然暗于防患,咎败旋至,岂远知乎诸葛恪而不能近自见,此盖古人所谓自论者也。
姜述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,将公主拥在怀里,轻声说道:“是我对不起你。可你想想,我这代单传,母亲最希望我多生几个孙子,娶得多了些。若是一房房挨着串门,那可就要累坏我了,让数房一同陪寝,也是时间紧张的缘故。”
将这三个冤家搅在一起,姜述也不知道对是不对,摇了摇头,苦笑不语。
姜述嘻嘻笑道:“爱妻金枝玉叶,不敢让你与她们一起胡闹,若是爱妻喜欢,我自然求之不得。”
所谓打擂台,就是谁输了谁下场,让场下人接着上。邓艾棋力不俗,先是胜了姜维,然后又胜了钟会。钟会连输数局,心头更是憋闷,口头上便开始冷嘲热讽。邓艾从小吃尽白眼,心态坚韧得很,任你讥讽,只是不理。后来姜维实在看不过眼,说了钟会几句,钟会正在气头上,与姜维先是动口,后来竟然动了手脚。邓艾见拉扯不开,就去找人劝架,最终亲卫过来,这才拉开两人。亲卫不敢隐瞒,回去后禀报给姜述。
姜述让三人坐下,接着说道:“士载持心方正,因此能够举重若轻,世俗种种皆不放在心上,从修身养性方面来讲做得很好。无论富贵贫贱,皆一视同仁,这种德操才能纯净人们的心灵。伯约、士季平常也做http://m.hetushu•com得不错,今日虽有小错,但是年纪还小可以原谅。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知错就要改正,知道缺失就要努力,这是进步的必要过程。我希望你们更加优秀,教导你们文武诸艺,更要教导你们做人,让你们心存正念,保持操守,有容人之量,更要有容人之能。今天之事就此揭过,你们在一起学习,若为此事生起龌龊,非我所愿。”
姜述道:“我近期忙于公务,没有太多精力教导你们,但我十分挂心你们的学习情况。你们两个师兄公谨和孔明,恢复琅琊、东海以后开始同学,也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,有异议可以争论,但是不会吵闹,更不会大打出手。从友爱方面,他们是你们学习的楷模。士载出身大族,因黄巾时家庭遭灾,经历坦坷,但他很有志气,学习刻苦,来到修园不过数月,学业上已不弱于你们两人。今天我叫你们来,不想讲大道理,也不说学业,而是讲讲你们的态度。伯约与士季大打出手,控制不住戾气,是最可怕的。这种戾气,出于内心深处,倘若不能化解,未来你们仕途越高,危害将会更大。”
修园位于齐侯府外院东北角,十分雅致,姜述诸弟子除了去国学上课,平昔就在此处学习居住,有暇时姜述亲自过去授课,平常由诸葛亮或周瑜代课。有幸在此处居住的学生共有五名,除了周瑜、诸葛亮,还有三位小弟子,冀人姜维、义阳人邓艾、长社人钟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