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34章 逼退西羌(二)

是夜张飞得胜回城,赏劳三军,金城太守沮授建言不许解甲宿睡。张飞道:“今日全胜,羌兵胆寒,为何不卸甲安息?”沮授道:“为将之道:勿以胜为喜,勿以败为忧。倘羌兵度我无备,乘虚攻击,何以应之?今夜防备,应比平常更加谨慎。”
越吉闻言心怀渐开,少顷,费听刀迎入帐,道:“小将有一至交好友,是苗疆之人,名唤孟听言,在金城开客栈谋生。方才派人送信,说是城中大胜之后,必然懈怠,其于夜半与伙计打开城门,或能一举夺城。”
此次攻打触得,本以为数日可下,怎奈城中守兵前面猛冲猛打,损折甚众,后来却改变策略,尽使些阴损招数。宋扬望着部下又一次被击退,摇了摇头,道:“城中守军有高人指点,我军攻城招数皆为所破,部下损伤甚众,给养将尽,要想破城甚难。”
张飞正在巡城,左右忽报越吉差人来下战书。张飞拆书观毕,大怒曰:“蛮子欺人太甚!其闻援军来,故意使人搦战!来日看我大战一场!”
费听刀迎见背后有人堕马,弃却马铁,望本阵便回。张飞乘势掩杀过来,羌兵大乱,四散奔走。张飞望见越吉,骤马赶来。看看赶上,刺斜里撞出一军,却是守营羌兵前来接应。
辛毗长于文事,郡尉田械出身边兵,累积军功而授此职,虽然作战勇猛,熟悉战阵防御,却不长于谋略。面对羌兵如潮般地猛和图书攻,守军虽然英勇,又据城而守,但是损伤极重。
费听华沉吟不语,见越吉意动,道:“汉人多谋,恐有准备,若无把握,不可轻动。”细封氏将领因伤感细封咸之死,急要报仇,遂请命行事。越吉遂令费听刀迎引兵五千为前锋,自引主力接应。
北宫玉屯兵之处位于张掖西南境外,距离触得城三百里。彻里吉起兵之初,定计分兵三路,后发公文呼吁羌人各部响应,并未将北宫玉这路兵马计算在内。神鸟、情报司探听情报以彻里吉为主,三路部族首领为次,却忽略了北宫玉这路羌兵。
说犹未了,情报官匆匆进来,在张飞耳边轻声说话。张飞招呼沮授至内室,道:“方才神鸟派人传来消息,已诱羌兵今日前来偷门,可以将计就计,不仅吃下偷门之兵,可趁乱将其一网打尽。”两人仔细商议一番,又传各将来帐,发下军令。
宋扬母亲是汉人,自小倾慕汉学,少时在金城长大,颇有文名,又广交豪杰,在金城甚有名望。其父原是胡商,后来得罪一位官员,被人诬陷下狱,宋扬一怒之下,与好友北宫玉密谋,挟持凉州边章、韩遂,以两人名义发布缴文,纠集乱民数千,救出父亲,杀死官员,占据金城。后来依附者众,聚兵十万有余,数次击退汉军,又结连附近部落共同进退,竟然搞出极大声势。后来皇甫规统兵剿匪,得韩遂和*图*书、马腾两人辅助,在金城以西大战,汉军大胜,斩首八万余。
费听迎刀知晓中计,连忙下令撤军,背后马玩、马铁引军杀出,五千羌兵折了大半。汉军乘势追击,一直赶到羌族大营,越吉统兵截住追兵。越吉救了费听刀迎,刚欲进营,只听一声号令,营寨上射来一阵箭雨,费听刀迎当场死于非命,越吉也受了重伤。灯光下看时,却是徐质引兵早已袭寨成功。
宋扬正色道:“我等领兵攻城,此为攻伐之举,两族交战,实属正常。若是无故损伤汉民平民百姓,以齐侯性格,我等即便逃到天涯海角,他也不会放过我等。攻城不下,我等撤兵回去便是,若是伤了平民性命,天下再无我等容身之地!”
北宫玉眺望繁荣的郡城,眼露羡慕之色,颇为遗憾地说道:“前几日若是抓些汉民为前驱,此时早就可以进城享福了。”
北宫玉异道:“你向来足智多谋,怎会如此沮丧?”
张掖太守辛毗字佐治,颖川阳翟人,姜述重其刚亮公直,因为凉州苦寒,百姓贫穷,任命其为张掖太守。辛毗赴任以前,在东莱盘恒数月,事无巨细,不耻下问,记录文稿十余万字。到任张掖以后,巡查各县,指导农耕,审理陈案,整顿兵备,绩考与金城沮授并列凉州第一。
清晨,张飞命令各军饱食,只让徐质守城,自领大军出城。列阵至半途,羌兵陆续出营。两m.hetushu.com边布成阵势。越吉红衣金甲,披挂出马;左是耗牛族大人细封咸,右是青衣族大人费听华,二将皆使长刀,两边护卫。三通鼓罢,汉军阵中,门旗两开,数员大将全装惯带,立于阵前:中央张飞,左边成宜、马铁,右边马玩、王欣。张飞纵马当先,专搦越吉决战。越吉绰枪欲自战,阵门中一将挺枪骤马早出,乃青衣羌第一勇士费听刀迎。不待张飞说话,马铁挺枪来迎。两将战有七八十合,不分胜负。
马玩谓张飞曰:“对面红衣金盔者,必是越吉。若捉得越吉,羌军必会不战自乱。”张飞刚点头说好,马玩一骑马,一口刀,从刺斜里径取越吉,如一道电光,飞至面前,手起刀落。细封咸、费听华急将长刀遮架。马玩配刀为长山岛所产精品,只见刀光过处,两柄长刀齐断,两将只将刀杆望马头上打。马玩见突袭失败,拨马回阵,细封咸绰军士手中枪赶来。张飞搭上箭,望细封咸心窝里便射,细封咸应弦落马。
张飞大胜一场,收军回城。羌兵败军陆续回营,越吉盘点士兵,折了万余,又折了细封咸,今日方见姜述部下精兵实力,内心忐忑不安。费听华见越吉情绪低沉,劝道:“我族儿郎一向自持武力,向来族民与汉民争竟,单打独斗多是儿郎们占尽上风。今日恃勇斗将,先是折了细封咸大人,挫了锐气,费听刀迎见出意外,回归本阵,导致儿和-图-书郎们丧胆,而致今日之败。”
越吉见大事不妙,引兵往东逃去,只见四面伏兵又起,却是成宜、王欣,各引精骑,往来冲突。后面徐质追兵赶来,这边马玩、马铁又引兵杀出。越吉与费听华两人见不是路,瞅兵力薄弱之处聚兵猛攻,却未料到张飞早已瞅准两人,统领精骑径自杀奔过来,一合便挑了费听华。越吉见折了费听华,心中更慌,尚未做出反应,张飞快马已到身侧,长矛横击,将越吉扫落马上,张飞亲卫上前,一刀砍下越吉首级。
城外高阜之上,两位羌人首领正在观战。左侧一人年约四十五六,身材高大,白净面皮,留有长须,身着华衣,正是羌族首领北宫玉;右侧之人年约三十七八,一身汉人文士打扮,皮肤微黑,眼睛十分明亮,身材瘦弱,正是混血宋扬。
辛毗之女名叫宪英,年方十五,听闻蛮族攻城甚急,不顾家人阻拦,披挂上城观战。见城下蛮兵攻城器械简单,只是使用云梯,弓箭射程亦近,急寻辛毗道:“我军兵少,与敌军硬撞,损伤极众。敌军兵多,我军兵少,即使以一命搏两命,我军亦搏杀不起。我观敌军器械简单,其攻城之时,只须让壮丁着甲,用挠竿推倒云梯即可破其攻势。以弓驽远伤其军,以挠竿近伤其军,守军损失必少。”
北宫玉引兵攻打触得城,城中守军只有千余,所幸张掖民兵训练有素,闻听官府紧急公文,城内民www.hetushu.com兵很快聚起二千余众,皆领甲衣武器,上墙协助防御,这才免了破城之灾。
宋扬道:“起兵之初,以为天下诸侯皆动,我等借机吞并地盘,积攒实力,以图大事。昨日接到消息,齐侯已经全得徐兖之地,众诸侯无敢发兵者。西羌王以一族之力,如何与齐侯抗衡?若我所料不错,近日援兵就可赶到,彼时即使攻破城池,也无力拒守。此次出兵终是无果。”
北宫玉、宋扬数战皆败,被汉军驱逐出境,到了境外落脚之时,只余精壮三千余众。宋扬读过兵书,知晓以目前实力,无法与汉军较量,便在境内兼并小部落,数年下来又渐成气候,聚兵三万余众。
午夜之时,张飞让人在城中空处点起几处火堆,又让众人不断叫嚷。费听刀迎引兵来到城下,见城门大开,只道计划成功,挺枪纵马先入。待兵马全部入城,只听一声号令,两侧驽箭同时射来,费听刀迎急退不迭,已是身中数箭。
这场大战一直持续到午时,耗牛、青衣两族五万士兵尽丧于此。金城之围遂解。张飞大胜回城,却见情报官匆匆寻来,道:“张掖传来急报,羌兵首领北宫玉、宋扬起兵三万攻打触得城,太守辛毗紧急求援。”
辛毗知晓女儿多智,闻言急令百姓制作挠竿,根据宪英指点,果然伤敌无数,士兵损失极小。田械忠厚,不以受女人指点为耻,见辛家女言之有理,便依法而行,因此抵御羌兵猛攻十一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