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39章 公主捉奸

何后不停述说,真情流露,将这些年来的委屈彻底倾泄出来。万年公主眼里早没了怒火,取而代之是无限的怜悯,她转过身来,抱着何后号陶大哭,道:“母后,我不怪你,我真的不怪你。我既然能容得下别的女子,如何容不下你?母后……从今天起,我们就是姐妹,都是述儿的女人。”
贾诩十分轻松完成任务,向姜述汇报相关情况,姜述道:“文和此事出力不少,算是立了一功。曹操三女皆被娟夫人接到府上,年纪虽小,日后皆是贵人,与我前世有缘。如何结下这门亲事,还得文和多多费心。”
再说赵云得了两万匈奴骑兵,又从三韩招募骑卒两万,手中兵力扩充为五万兵马,在三韩之地屯兵训练。三韩距离长山岛甚近,武器衣甲皆依所求补充过来。
何后见姜述夫妇进来,聊些家常,瞅空狠狠剜了姜述一眼,心道平常腿脚未见这么轻快,自从宫中安置了几位美人,姜述有事没事就溜达过来,显然不是冲着自己,而是冲着蔡姬诸女。姜述妻妾众多,何后也没心生醋意,不过姜述每次进宫都喊万年公主随同,偷嘴都没有机会,这让何后怎能不生怨言?
姜述轻声说道:“你身子弱,外面风大,多穿衣物。”
姜述这番胡说八道,语气正气凛然,说得煞有介事,唬得诸妻一愣一愣,不平之意顿消。万年公主道:“还有数名http://www.hetushu.com现在何处?索性一并聚齐便是,省得搅风搞雨,弄得大家不宁。”
辛宪英挣扎着要去,但是浑身酸痛,见女卫已出了门,娇羞无力地靠在姜述身上,道:“还不是怪你?昨夜那么疯狂,我毕竟初经人事,那经过住你那般折腾?”
女卫如获大赦,立即转身出门。万年公主双眸含泪,悲伤欲绝,指着姜述,浑身颤抖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见此事无法掩盖,姜述碍于脸面,不想在此与万年公主吵闹,上前将她一把抄起,径直抱到内室。
姜述话刚出口,何后望见万年公主的表情,早已猜出奸情暴露。何后久居后宫,处事果断,示意姜述放下万年公主。姜述见万年公主默然不语,眼神满含委屈,当即将她抱在何后榻上。
贾诩脸色稍缓,点头道:“主公所言有理,方才以为主公只是好色,没有细想其中妙处。将曹操三女请到府上,没想到还有这般妙用,属下佩服之极。”
纳了袁芙,其情可悯;与辛宪英婚约,其智可取;接受吕雯、张星彩、何静姝、曹苑儿、魏雨儿,是为了拉拢部将。可这接二连三,造成如此声势,连四五岁小童也接在宫中,这让万年公主实在忍耐不住,召集众妻一齐去寻周氏告状。
姜述见何后母女聊得高兴,出门去见董后,董后身体已经恢复,整hetushu.com日弄儿为乐,日子过得十分充实,看起来精神不错,整个人显得年轻不少。宫衣紧紧裹着董后的身体,臀胸显得肥润丰盈,姜述心火起来,挥手让左右退下,上前搂住董后求欢。
姜述一把将辛宪英揽在怀里,猛得吻上她的樱唇,品尝丁香津液,良久才恋恋不舍地松开。辛宪英轻捶一下姜述,嗔道:“让人说中心事,便来占人家便宜。让开,我去给母亲请安。”
何后正当虎狼之年,比董后更是难缠,将近一个时辰,姜述方才脱身。刚走出内室,猛然怔在当地,却见万年公主双目含火,狠狠盯着姜述,几位女卫跪在地上,一言不吭。
土地肥沃,姜述辛苦劳作,格外劳累但兴致勃勃,将近半个时辰,方才止住风雨之声。姜述收拾整齐,再来何后寝宫寻万年公主,没想到去了马后那里。何后得此机会,怎会放过,上前扯住姜述,道:“没良心的,只来看那几个美人,怎不记得来看看我。”
辛宪英住在姜府,听人说起此事,谓姜述道:“姐姐们太老实,你胡说八道一通,便能蒙混过关,我去跟姐姐们说说,让你净欺负老实人。”
姜述脑子急转,喝呼女卫一声,道:“你等出去守护,任何人不得放入。”
姜述苦笑道:“女童皆已接入洛阳,其余数女或是天隔一方,或是尚未出生,如何娶齐?”
何后道:“进宫次和图书数不少,只是不方便得很,枉自沾了名头,实惠一点没有,还没有以前方便。我赐她们婚书,让她们皆迁到姜府去。”
姜述道:“每次公主随同,不太方便。”
次日,何后、马后同时下诏,赐婚诸女,令姜述迎诸女回府安置。以后万年公主进宫请安,都会招呼姜述一起,故意让出时间和空间,让何后享受人伦之乐。
两人甜甜蜜蜜的轻言慢语,你侬我侬的模样简直让人嫉妒,辛宪英不经意摸到那物又坚硬起来,不由骇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今日我是不来了,你让我休息几日,再陪你好吗?”
何后拿着玉梳慢慢梳理亮黑的乌发,并不说话,室内顿时陷于诡异的寂静中。何后梳完乌发,随意盘起用束带一扎,走到床榻坐下,用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俏脸,道:“今天当着述儿,我跟你说说心里话。”
姜述出门去寻万年公主,一同去宫中给何后问安。姜述心里挂着宫内几位美人,经常寻借口去私会蔡姬、王异、樊飞燕。身为青年男子,出入后宫过于频繁会惹人非议,因此进宫之时总是拖着公主。
姜述见她这样模样,知道昨夜受创颇重,将她揽在怀里,唤进一名女卫,道:“你去跟老夫人说一声,英儿身体不适,今日就不过去请安了。”
周氏此时儿孙绕膝,对于姜述娶妻兴致已经不高,见诸妻皆愤愤不平,也觉姜述有些过分。召和*图*书姜述前来,守着诸妻之面,道:“万年公主身为正妻,不妒。诸妻娶进家门,皆贤。你近期闹腾得有些不像话,不用解释解释?”
贾诩见宫中数女尚幼,心道将幼女都搜集来了,这桩差事至此总算结束,未料到姜述又给了一个任务,噎得半天未说出话来。姜述笑道:“文和不要如此看我,实则结亲于统一大事大有关连,与诸将结亲可以保证内部团结,与名门大家结亲有利于日后征伐。与曹操结成亲事,怎知曹操不会执刘协来降?”
何后正在梳妆打扮,云雨之色尚存,忽见姜述抱着万年公主进室,不知其中原委,愣愣地望向姜述。姜述面无表情,道:“母后,万年……”
诸妻闻言齐笑,室内气氛顿时变得融洽起来,周氏打个哈哈,道:“述儿自大婚以来,除了芙儿、英儿,即便雯儿也是寻上门来,并未在外面惹风流债回来。这番闹腾,原来还有这个缘故,既然如此,以后不是诸星临门,其余婚事我尽推掉就是。”
姜述摇头苦笑,先向诸妻道歉,道:“诸妻美且贤,实是诸世福分累积,前番求何后征召诸女,实是前世孽缘。否则,天下美女尽有,何必召女童入宫?大星一十二,小星二十四,福禄寿喜四星,加上八大方位星宿,总共四十八名妻星。虽有数女尚未成年,但已聚集四十有余,尚差数名未齐。”
何后说话声音渐高,最后一句如同斩钉http://m.hetushu.com截铁一般,万年公主听得芳心一震,强忍着没有背过身来。只听何后长叹一口气,道:“你以为我与你父皇有感情吗?没有。你父皇的荒唐将母后的心伤得体无完肤,若非后宫倾轧让母后变得十分坚韧,若是没有你们兄妹两人及家族拖累,母后情愿去做一名民间女子,都不愿待在你父皇身边。你父皇所行之事,我们都看在眼里,听在耳里,你是我和你父皇的亲生女儿,你能够选择漠视,我能吗?你可以充耳不闻,我能吗?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将你许配给述儿,因为我了解他甚过你了解他。我与述儿年纪相差很大,很不般配,从这一点来说,母后所为很不要脸。但是我是一个女人,身为女人你应该能够理解后宫的寂寞,母后还年轻,母后也渴望有人痛爱,母后也有自己的需求。辩儿没了,这世上最亲的就剩下你一个人,我不想伤害你,所以我和述儿才瞒着你。……你们走吧,以后我不会再找述儿了,不会再破坏你们的幸福。”
辛宪英走起路很不自然,昨夜初经人事,被姜述大杀一通,最终精疲力竭,魂魂飞到九霄云外良久方回,早晨起来,浑身像软面条一样瘫软。
万年公主将头一昂,不理何后,翻转身体面朝北墙。何后也不勉强,用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肩头,缓缓说道:“你爱述儿,我也爱述儿。若非我身份不许,我今生定会嫁给述儿,哪怕没有名份也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