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42章 征高句丽(三)

早已瞄准的炮火开始发射,威力巨大的实心弹密集射向高句丽军摆好的军阵。面对五十门大炮的射击,高句丽密集的军阵成了一个笑话,一颗颗炮弹落地之后,随之从坚硬的土地上弹起,形成威力巨大的跳弹,在军阵内犁出一道道血红色的色彩,绘成一幅让高句丽大军为之丧胆的恐怖画面。
大炮在用水降温,汉军士兵经过短暂震惊后早已恢复过来,正在将校的口令下做着各种准备动作。姜述的军令没有下达,他意识到部下与眼前这些接近于疯狂的敌兵交锋,定会损伤不少。与其这样,不如静观其变,或等敌军撤退之时追击;或等待敌军主动进攻,借助布置好的立体防御有效杀伤对方;最好敌军这般静止不动,等大炮再送给他们几轮炮弹。
典韦看着李继宗,并未再行出手,呼喝亲兵道:“把他捆起来,送到大将军处。”
高句丽人似乎被吓傻了,似乎变了行尸走肉,听到撤军的命令以后,知道逃命的不足三成,许多人似乎失去了意识,在汉军骑兵的利刃之下,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,汉军砍瓜切菜般将哀号逃命的高句丽人一一解决掉。只有数位部将拿出武器,但是对上一马当先的典韦、许褚、赵云这等勇将,他们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。
李继宗麻木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,他明白了敌军的用意,出于一和-图-书位军人的荣誉感,他没有下令部下撤退,而是下令全军冲锋。士兵们已被方才发生的一切吓得失去了理智,听到军令以后,许多士兵一动不动,最后在队友的推搡和提醒下才行动起来。
高句丽军号角声响起以后,帽水南岸的汉军突然响起密集的号角和震耳欲聋的战鼓!
两个亲卫将李继宗强行推上战马,拨转马头企图逃命,忠诚的亲卫一左一右代李继宗奋力抵挡进攻的汉军。典韦、许褚、赵云三名一流战将,几乎同时将目标锁定在李继宗身上,早已有备的典韦比其余两人更快,一刀便在李继宗坐骑上划开一条血口子。赵云长枪一抡,生生别住了马脚,战马一个踉跄,李继宗身躯便往前掠去,重重地跌在地上,手中武器飞出老远。
“将军!将军!将军快走!”绝望的部将不顾插入身上的利箭,对脸色惨白的李继宗大叫道。
第二轮炮弹洒向敌军最密集处,冰冷的炮弹碰上内心已经冰冷的高句丽士兵,却迸发出火热的绚丽色彩。李继宗的双眼红了,军人的荣誉决定了他不可能不战而退,他只能不断下达军令,让后面的士兵去补充军阵空缺的位置。
城池近在咫尺,李继宗奋力奔跑几步,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,一下子跌倒在地。李继宗感到钻心的疼痛,他狼狈地立起身,忽然发和-图-书现面前出现一匹健马,马上坐着一位魁伟健壮的将军,手持双铁戟。
只听驽箭声响起,汉军天下无敌的强驽有了用武之处。在这狭窄的空间,强驽的威力丝毫不下于大炮。小石桥上很快就堆满了高句丽士兵的尸体,不时有尸体落于水中,染红了大片水域,随着湍急的水流漂往远方。
坐在高处观战的姜述,右手一挥,旗手随即用旗语传达军令,正在山腰上待命的甘宁远远望见,大呼道:“点火、隐蔽、掩耳!”
李继宗不理汉军的号鼓声,命令左右用族语指挥,各军依照旗令,很快排好一个方形大阵。对于只有通过小桥才能前进的汉军来讲,这种密集防守的阵形最为有效。
奔流不息的帽水水流湍急,寻常人根本无法渡过,唯一可以通过的小石桥成了阻击汉军唯一防线。
炮兵临时指挥官甘宁,丝毫不会耽误任何一分一秒,大声发令:“左向25度,西北二,全体都有,点火……”
李继宗忽然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,敌人的兵马并未上前,现在损失的只是己方的士兵,而且部下的损耗速度远远超过了激战。两轮炮弹过后,已经有千余士兵倒在血泊里。
李继宗愣住了,那群心气奇高的部将们愣住了,那些想建功立业的士兵们愣住了。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威力如此强大的武器,他们惊呆和*图*书了,甚至没有想过要逃跑。
汉军大帐内,没有接到军令的将领皆披挂停当,齐聚帐前听令。姜述表情相当轻松,守军主力聚集帽水大营,那就让他们品尝一下大炮的威力,高句丽人来的越多,死的越多。
“全军追击。”看到敌军开始撤退,姜述也下达了军令。
只听“轰轰”几声巨响,黑物体的威力超出了强驽,前方的巨盾手被炸死,连数张巨盾都被炸碎。没有巨盾掩护的高句丽士兵下场是十分可悲的,强驽再次发威,收割着高句丽士兵的性命。
在严酷的军令下,高句丽士兵如飞蛾投火般,以自己的生命去维护军人的尊严。姜述不由有些动容,他对李继宗产生了深厚的兴趣,他小声嘱咐了典韦数句。
第六轮炮弹发出以后,大炮的炮筒已经红了。姜述望着减员超过大半的敌方军阵,忽然感觉眼前这位敌将是位大才,只余不到三成的士兵竟然没有逃兵,很难有将领能够做到这一步。
李继宗并不乐观,甚至有些悲观,汉军兵力倍于守兵,皆为训练有素的百战精锐,又有五雷大法等道法相助,这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,在与附近各族征战中几乎战无不胜,但对汉军却有深深的畏惧。军人皆向往胜利,李继宗此时却找不出任何胜利的理由。合郡之兵倾巢而出,无异于孤注一掷,三道防线已失其一,依和*图*书仗帽水地利固守,也许可以阻住汉军的步伐,但是现在讨论胜利实是为之过早。
短短一个时辰,万余高句丽精兵只剩下不足两千,还有一半伤者。李继宗看到这个情况怔在那里,不知军令如何下达,进攻无疑是自寻死路;撤退?在虎视眈眈的敌骑追击下,相信没有太多活命机会。
姜述从营帐出来,巡视各军,不得不承认赵云练兵的确不同凡响,部下虽然多是身经百战之辈,但大战前如此镇定从容、有条不紊,确实不可多见。
李继宗内心忽然变得苍白无力,他机械地下达军令,旗手机械的发出旗令,士兵们机械地依照旗令行动。而炮火似乎没有休止,炮弹再一次落向密集的兵阵,将整齐的军阵搅碎,如同用手揉碎薄纸那般简单。
此时,姜述现身带来巨大轰动,汉军大营沸腾起来。刀枪铿然,战马嘶鸣,各色旌旗争相招展,三军将士吼声如雷。各营人马都在积极准备,今日到了建功立业之时。
“亲卫营全体听令,手雷准备,按列依序掷出!”强驽威力虽大,但是穿不破巨盾,对其后的高句丽将士杀伤力不大。列在阵后观战的亲卫营士兵依令上前,持盾排成数列,距离小石桥二十余步时,从腰间取出一个黑黑的物体,狠狠抛向敌军。
原本用于阻击汉军的小石桥,如今成了与汉军短兵相接的障碍,高句丽士www•hetushu•com兵行到小石桥时,士兵们排成三排,开始往河南岸冲来。
“上巨盾,弓箭手掩护。”李继宗终于下达了今日最理智的军令。
“全军撤退。”李继宗终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,但是为时已晚,近万精兵只剩余千余。
高句丽士兵们在将领们的激励下,似乎天大的功劳可以唾手可得,行军途中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。在他们眼中,李继宗是高句丽的军神,决战时刻已经到来,这次战斗不仅可以赶走汉人,而且可以取得一次万民景仰的大捷。
“要和汉人决战了!”
“对,到了决战的时候了!”
已经减员一半了,若是平常的军队早已四散而逃,李继宗如今甚至渴望部下逃个一干二净,仅仅将他自己的生命留在这里。但这是李继宗的部队,是他的嫡系部队,用残酷军纪训练出来的部下,很可能会战到一兵一卒。
李继宗在四轮炮弹过去以后,这才发现军阵内已是残肢满地,士兵们不敢违抗军令,闭着眼睛战战兢兢站在原地,无情地杀戮早已夺走了他们的士气。
“呜呜呜!”突如其来的号角声响起,安详宁静的清晨一下子被惊醒。
这一摔似乎让李继宗恢复了理智,他翻个跟头缓冲一下力道,立起身来忽然往前疾奔。李继宗方才忽然明白了一件事,他要进京告诉东川王,一定要举国投降,因为高句丽根本没有与汉军为敌的实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