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46章 刘表献地(二)

亲卫配备为各军最佳,花费巨额财富制造的新式武器,在测验结束以后,第一时间便会配备在亲卫身上。各队亲卫衣甲旗帜焕然如新,士卒军心振奋。
逼迫刘表归降,就是姜述展现武力的用意,如今计划实现,还不是掉以轻心之时。姜述思虑一夜,决定先派部分军官前去荆州任职,再以赴东莱考察为由,将世家出身的将领调离荆州,再在东莱将其暂时拘押,所派军官可趁此良机夺取军队实际控制权。再派程立接任荆州刺史,让关羽、张燕带领十万大军随行,以武力震慑,可以尽量避免荆州动荡。
姜述见文聘面露不信之意,道:“仲业若是不信,可择身体条件仿佛者,一人识字能读书,一人大字不识,两人皆潜心修炼,一年便可分出胜负,三年后就会拉开差距。”
刘表此次与姜述见面的理由,对外宣称是荆州与姜述联姻,联姻对象则是黄家的黄月英。荆州突然与姜述联姻,引起刘协极大恐慌,但是政治上的较量首先在于实力,刘协只是派出使者责问刘表,再无其他制约手段可行。
见刘表沉思不语,姜述又道:“汉人皆以多子为福,若是丰衣足食,人口增长必然很快。然而人口增长太快,当田地所产不够裹腹之时,便会形成社会底层动乱。你看朝廷所辖境内有流民否?当国内人口增多之时,只能对外用兵,扩大土地资源,缓解国内矛http://www.hetushu.com盾。当然,新政也会因为时代变迁出现弊端,这需要当政者有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方可以使新政真正造福于万民。所谓水能载舟,亦能载舟,只要万民幸福,汉室必安!”
姜述笑道:“此般利器只宜用在胡人身上,若是用来征伐诸侯,数月可平天下。只是皆是汉人,何必多造杀孽?”
刘表亲自上前围着墙壁看了又看,见地基牢固,非常结实,确实不比城墙差劲,与文聘互视一眼,相互点了点头,回到看台上看亲卫如何操练。
刘表闭目冥想一会,忽道:“若在荆州推行新政,当用何法?”
姜述笑道:“胡人骑射,确是一绝,汉卒精骑射者极少。若想击败异族,除了依仗弓弩,还要精通骑射,唯有克敌以强才能摧毁敌人战意,没羽军成军原意便在于此。”
姜述夺下南匈奴、乌恒草场之后,传授畜医人工授精办法,牛羊马猪产仔率大幅上升。牲畜出栏率提高很快,除了农用之外,部分牲畜开始做为肉畜专供食用。
刘表惊得站起身来,道:“这般利器,何人能挡?”
姜述上前逐一扶起众人,道:“荆州一地豪强众多,诸位皆景升心腹,目前还要隐秘此事。荆州兵马半数为豪强掌控,为官者多半为大族子弟,若是得到消息,必会扰乱荆州局面。要想荆州顺利过渡,除了大军入境以威m.hetushu.com慑,还得架空诸军将领,此事我等仔细研究一下。”
亲卫传下旗令,亲卫在盾兵掩护下,到了城墙下面,十余人同时下手,在墙下开始挖掘,瞬间形成深洞数处,分别塞上炸药包,将引线引至二百步开外,抱头匍匐于地。只见松香点燃引线,一缕青烟过后,轰轰数声巨响,厚墙已经轰然塌落,主体歪倒在地四分五裂。
刘表迟疑一会,问道:“若是讨伐各州,年余可下,彼时全力发展,不是更好吗?”
姜述道:“世家大族之害,首在隐田。隐瞒数字越多,国家财税益少,朝廷无钱兴修水利、交通、赈灾,无钱发放兵饷,无法更换兵器装备,久而久之便形成恶性循环,国家日益衰败,百姓穷苦不堪,待到百姓揭竿而起之时,国家能长久否?”
刘表并无太大的野心,此时为姜述感动,当即下定决心,道:“我志大才疏,一向又眼高于顶,今日与齐侯一见,方知天外有人。为荆州百姓计,我决定交出荆州军政民政之权。”刘表说完行下大礼,随行左右亦随之拜伏于地。
刘表默然,文聘道:“齐侯为何仇视大族?”
为了确保此次计划顺利,刘表左右除了文聘以外,其余皆暂拘在南阳。前期派去荆州的百名军官,皆从姜述亲卫选拔。为了确保刘表人身安全,姜述让典韦引领两千亲卫随身保护。
“禀主公,五队神刀手申请操练。hetushu•com”亲卫队长大声说道。
文聘拱手叹道:“人人皆言齐侯眼光独到,深谋远虑,末将习练弓马多年,向来自谓精深,如今看来只是学些皮毛!”
火!浓烟!巨响!将刘表骇得目瞪口呆,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。一阵巨响过后,方才堆积的木人被炸得零七八碎,校场内到处都是,更有甚者,一块木头落到刘表面前的巨盾上,发出一声闷响,竟然将铁盾砸出一个浅孔。
随着旗鼓号令,神刀手开始按照阵式操练,虽然整齐划一,但因没有参照物,显得不如方才骑射精彩。
说话间,一队亲卫裹着抹额,双手执神刀,排成神刀阵式。众亲卫步法矫健,身手利落,粗壮精悍,士气高昂,眼神神采奕奕,神态从容昂然。
文聘骇得大张嘴巴,过了良久方才反应过来,来到校场之内,讨来一柄神刀,寻找一块较大的肉牛残躯,学着亲卫样子用力挥动,一刀两断,绝对干净利落。文聘手握神刀,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,这是绝对的神兵利器,若是持此征战沙场,必会所向披靡。
姜述用手遥指校场,道:“那堵墙壁是否比城墙还宽?让其倒塌只是举手之劳。”
姜述十分满意,道:“虎牢关天下雄关,在我眼中如平地一样,我若举兵攻伐,天下无人可以抵挡。若是不能让汉民丰衣足食,取来地盘又有何用?我每下一地,兴修水利,振兴农业,发展工坊,重视http://m.hetushu.com商业。除了增加朝廷收入,最主要的是让百姓迅速解决温饱问题,继而丰衣足食。我用时三年发展青州,官府除了交纳钱粮尚有盈余,百姓无饿冻之苦。兼并冀州,走得还是这套路子,冀州底子比青州要好,因此用了两年,冀州大治。司隶大治比冀州用时更短,只用了一年半时间。幽、并、凉基础薄弱,农业发展受制过多,因此在三州大力发展工坊和采矿,财政目前已经收支平衡,很快就会出现盈余。当前新得徐、兖之地,正在全力实施新政,相信不久也会发展起来。”
刘表面露疑惑之色,迟疑道:“齐侯并非没有能力统一天下,而是不愿使用这般利器?”
“好啊!射雕者亦不过如此!”刘表发自内心地赞叹道。
姜述摇头道:“不然。发展经济需要政治清平,没有掣肘,若是大面积推开,豪强大族或其余势力联合,会给新政带来很大的阻力。豪强大族之害,您不是深有体会吗?黄巾之乱,虽然动摇国本,但也清除了一批大族世家,青州一地大治与此很有关系。我发展冀州之时,不是派程立惩治豪强吗?发展司隶时,不是族灭司马一族杀鸡儆猴吗?若是在长安、荆州、扬州、益州同时实行新政,其中触及过多大族利益,其不会甘心受制,便会串连生事,扰乱天下。我数年征伐,皆有节度,若是兼并速度太快,过犹不及。”
“驱上肉牛!”典韦缓缓hetushu.com说道。
文聘恋恋不舍地将神刀还给亲卫,回到刘表身后,小声说了几句。只见场上又布置些木人,四十余个分为一堆,一共摆了十堆。刘表等人不知其意,只听号角声响起,一队巨盾兵掩护一队亲卫靠上前去。
姜述望了刘表一眼,笑道:“你家主公深有体会,有暇时你可以请教一下。”
姜述军令下达,早有亲卫驱赶健牛上前,为了展示效果,还在健牛身上披上淘汰下的甲衣。在士兵驱使下,健牛疯狂冲向刀阵,一旦接近刀阵,只见刀光闪过,所过之处便是血光四溅,无论触到那个部位,是否裹有甲衣,统统都是一刀而断。
正在刘表不解其意之时,亲卫早用盾牌在前方团团护住,姜述示意他们赶紧捂住耳朵。黑物转瞬即至,落点处正是一堆堆木人,黑物落下冒着烟滚了几滚,只听“轰轰”几声巨响,黑物突然炸裂开来!
约有三十步时,亲卫从怀中掏出一种黑色物体,用火香点燃,只见黑物拖着青烟,直接抛向木人堆中。刘表心中纳闷,这是什么东西?若是抛出的石头,个头太小了点,除非直接命中人体,否则有何威胁?
这些话很有份量,刘表被深深打动,文聘眼中甚至泪光闪动。根除固疾,才是真正为万民谋福利,而具备这种大才者,天下唯有姜述。
姜述道:“实则并无奥秘,只要让士兵读书识字,顿悟书中所言奥妙,所谓一理通百理通,一旦顿悟,提升极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