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47章 刘表献地(三)

姜述思忖一会,道:“轻车简从,让典韦、许褚带二十亲卫随同,余众暂时在此驻扎等候。”齐隶允诺一声,转身出去通知。
曹操闻讯大怒,让丁夫人回娘家,想逼丁夫人屈服。丁夫人性格倔强,归家以后再无音信,曹操心中挂念,月夜秘密奔赴堵阳。丁夫人正在织布,下人通报:“夫君前来探视夫人。”
诸人到位,刘表召集诸将,道:“东莱水军战斗力极强,今与齐侯达成协议,允许我军派人赴东莱参观。你等此次前去参观,多带心腹,伺机打探军事机密,为免夜长梦多,交接完毕立即出发。”
姜述手下文武贤才不少,随同姜述来到荆州者众多,姜述分派亲随担任文武主官,安排百名国学二期学生为基层文官,留下百名亲卫担任各级军官,命关羽、张燕两将派兵护送上任。月余,郡县官府交接完毕,荆州得以顺利恢复。
姜述早已提前做好布置,蔡瑁带人潜入军港之时,被太史慈统兵抓个正着。有了偷窥军事机密这个借口,蔡瑁等将被扣在东莱,均不知荆州已经悄然被朝廷掌控。
丁夫人道:“除此之外,随便称呼。”
为了顺利接管荆州,朝廷下令征荆州别驾蒯越为太仆丞。荆州蔡蒯庞黄四大家族,庞统在洛阳出任高官,蔡家、黄家与姜述联姻,蒯越又入朝为官,四大家族皆集体失声,坐观形势发展。若是和_图_书放在平时,这些情况足以引起他人警惕,现在姜述与荆州大族两番联姻,众人以为姜述刻意拉拢荆州世家,并未引起大族的足够警惕。
荆州诸事完毕,姜述统众返回洛阳,行至堵阳。姜述忽然触及一事,问齐隶道:“孟操原妻丁夫人可在此县居住?”
荆州诸事完备,关羽、张燕统兵护送程立奔赴襄阳,召集文武官员,宣布圣旨:封刘表为定陵王,入京担任宗正;任命程立为荆州刺史;关羽兼任荆州兵曹;黄祖担任丞相府司直、金旋担任丞相府征事……
姜述笑道:“无妨,侯府外院有处僻静小院,姐姐可以在此居住,外人不会说什么闲话。母亲如今闲得无聊,没事时正好陪她说话。”
百名亲卫掌控住局面,姜述立即调整任命,调任黄祖为荆州兵曹,金旋为荆州别驾。黄祖、金旋此次调职皆是升任,又见接任人选乃寒门官员,并无多大势力,顺利交出政务,又叮嘱心腹一番,赴襄阳接任。
典韦以迎亲为名,引兵进入襄阳城,向黄家送去聘礼、婚书,众人喜庆之余,并未注意形势已经发生极大变化。姜述百名亲卫在刘表刻意安排下,均以长子刘琦心腹名义提拔,在各郡各营担任军事副官。
丁夫人让侍婢收拾细软,家中简陋,很快收拾完毕,又去前院向父母辞行。丁父见外面兵马进村,起初以为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曹操派人前来,听清楚是姜述亲自来接,连忙领着家人出来拜见。
姜述笑道:“无妨,以前承蒙姐姐关心,那份温馨让我毕生难忘。今日见你独居此地,心中实在不忍,姐姐若不嫌弃,可随我去洛阳居住。”
此事很快传扬开来,刘瑶、刘焉、士燮皆保持沉默,喜欢捣乱生事的刘协也没有表态。荆州蔡蒯庞黄四大家族,在刘表及庞统等人安抚下,皆没做出太大反应。
任命徐奕为南阳太守、刑颙为南乡太守、鲍勋为江夏太守、蒋济为襄阳太守、刘放为南郡太守、刘馥为武陵太守、梁习为长沙太守、张既为零陵太守、温恢为贵阳太守。
兵马顺利接管完毕,姜述再次调整荆州文武官员,偏将军程远志出任荆州兵曹,重骑兵三营主将由副将庞德接任。从关羽、张燕两军挑选将校,调到荆州兵曹部下搭成框架,整编荆州降兵五万。两万马步军为中军,下设五营,以徐盛、桥蕤、北宫玉、雷薄、陈纪为将,每营六千马步军。成立裂石营,孙策担任主将,重骑五营主将由副将黄盖接任。按照荆州兵曹部下成军模式,整编五万马步军,中军二万兵马,下设五营,以文聘、陈芬、宋扬、田械、荀正为将,每营六千马步军。成立攻坚营,马超担任主将,重骑四营主将由副将潘凤接任,中军二万兵马,下http://www.hetushu.com设五营,以陈兰、雅丹、胡质、王昶、毋丘俭为将,每营六千马步军。
齐隶效率很快,行程未及五里,回来报告:“丁夫人现居于丁家庄,县城正北十五里。”
荆州占地广阔,南阳已被姜述占领;长沙郡一直由孙坚家族控制,其弟孙静担任长沙太守;江夏郡由黄家控制,黄祖担任江夏太守;武陵太守金旋为江南大族金家之人;零陵太守刘度为皇族宗亲,与刘表私交甚笃;桂阳太守赵范为刘表心腹,南郡、襄阳两处大郡由刘表直接控制。
丁夫人为曹操正室,无子,过继侍妾刘氏子曹昂为养子。曹昂跟随曹操出战,征董卓夜战时不慎为流矢所伤而亡。曹操为刘协所惑,在长安担任丞相,派人赴东郡接丁夫人,丁夫人道:“我儿因操而亡,夫妻情份已绝,再不复见!”
丁夫人脸色顿变,道:“你来看我,我很是高兴,我如今独居,不是什么嫂夫人。”
姜述不免有些尴尬,哈哈笑了一声,道:“往昔称呼习惯,一下改口却不知如何称呼方好。”
姜述道:“你我熟识已久,称呼我为齐侯,显得十分生份,还是以前那样称呼舒坦。”
丁夫人沉默一会,点头道:“既然述儿不怕麻烦,后半生就让你来养我。”
丁家畏惧曹操势力,怎敢为丁夫人谈论嫁娶之事?丁夫人始终在丁家庄独居。
丁夫人出身大户,hetushu•com丁家甚是富足,丁夫人却不与父母同居,在父宅北侧单独盖了一处院落,身边只留两位侍婢照顾起居,平常织布维持家用。
姜述爽朗地长笑一声,道:“那我称呼你为姐姐。”
姜述经过周密部署,将荆州兵马打乱,重新编入各军,担任军官的大族子弟,皆被调到征东军任职。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,想建功立业者认为机会难得,部分纨绔子弟不愿到边远之地,主动请辞者无数。
齐隶答道:“丁夫人自与曹操闹翻,便回了原籍,应该就在此县,我出去打探一下。”
丁夫人若同未闻,仍旧织布如旧。曹操进门,抚摸丁夫人背部,道:“看我的面子,与我一共归家。”
姜述笑道:“行到此地,记起嫂夫人在此居住,特来拜访。”
丁夫人还是不语,曹操叹道:“看来我们之间缘分已尽。”
丁夫人不理不睬,也不搭话。曹操心中暗怒,走到门口,心中有些不甘,又道:“真得不跟我走?”
齐隶先行一步,向丁夫人通报,姜述到达丁家庄时,齐隶站在庄口迎接,身边并无他人。行到丁夫人小院门口,丁夫人领着侍婢来迎,行礼道:“我如今独居,不好抛头露面,又听齐大人讲不想让人知晓,也没有麻烦父母,失礼之处,请齐侯赎罪。”
丁夫人长叹一声,过惯了富贵生活,如今委实很不习惯,但自己身为寡女,随同姜述入府居住,别人怎么hetushu•com看?丁夫人沉默一会,道:“述儿好意,姐姐心领,只是寡女身份,过去很不方便。”
蔡瑁是荆州军界领军人物,又是世族大家代表,虽是姜述姻亲,此事却并不知情,奉命带人前往东莱,一路上游山玩水,月余方才到达东莱。东莱官府派人带着众人转了一圈,仔细讲解一遍,任他们自行考察。蔡瑁此次带着任务,悄悄到达威海港,探听东莱水军虚实。
东莱是传说中的神迹之地,诸将皆心往之,闻言皆是大喜,不疑有它,尽选心腹子弟同行。众将交接军权奔赴东莱,百名亲卫抓住机会,各使手段,控制各营各郡兵权,上面又有刘表暗中支持,未出半月,百名亲卫基本掌控荆州军权。
姜述往昔在洛阳时,与袁绍、曹操交好,因为年小,经常出入内室,与丁夫人非常熟悉。丁夫人因为无子,对姜述极好,嘘寒问暖,两人感情如同姐弟一般。
丁夫人淡然一笑,道:“再叫述儿显得太不庄重。”
两人进入客厅,侍婢奉上香茶,丁夫人道:“齐侯如今位高权重,山野之处,没有好茶,齐侯不要见怪。”
曹操就此与丁夫人决裂,对她父母道:“我与夫人缘分已尽,有合适人家可以改嫁。”
丁夫人身为曹操正室,为了儿子战死而与曹操决绝,在子为父纲、妻为夫纲的年代,绝对是件奇事。曹操彼时已身居相位,丁夫人丝毫不为富贵所动,确实是一位奇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