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49章 茶楼遇刺

姜述看向那名吹口哨者,身材瘦长,虽然蒙着面,但能从额头皱纹看出,此人年纪已经不小。这人正站在远处,关注着场中局势,不时发出不同的口哨,场中众人闻听哨声不断进行调整攻势。
姜述将樊璃收入房中,次日起来只觉神清气爽,早上与郭嘉、贾诩等人碰了碰头,见无什么大事,就去茗香居喝茶。茗香居建在甄府东北角,借着甄家院内的人工湖,错落有致地建了不少雅室,装修十分古仆典雅,是士子最喜欢的地方之一。
刺客武功不弱,也不答话,很快就跟于吉对打起来,于吉武艺高刺客一筹,将刺客逐渐逼出门外。姜述右手持剑,左手拉着甄婧,跟在于吉身后随之向前。
姜述给甄婧斟了一杯茶,笑道:“说馊味大煞风景,是你身上的香味将茶香冲淡了。”
跟随姜述的暗卫共有十余人,都是军中一等一的好手,但在黑衣人的围攻下,此时已经死伤大半,只剩下三人,跟在典韦、许褚身后,为两将护住后路。
姜述点点头,自个儿来到东室,来到临湖的窗前,望着水面想了一会心事。美婢这时烧开水送来,要给泡茶时,姜述摆摆手,让她先下去,自个儿用开水洗了茶具,泡上一壶上好的红茶。
于吉道长见对手人多势众,其间高手不少,早去了慈悲之心,剑招凌厉之极,杀得那名刺客险状环生。只听一声口哨声,围攻典韦等人的刺客中顷刻分出两人,合力攻向于www.hetushu•com吉。
头顶突然响起异声,于吉、姜述抬眼一看,见屋顶瓦木开始掉落,两人几乎同时行动,未往门口退,而是退到临窗处,背倚案板,将甄婧护在身后,盯着上方破开的那个大洞。
茗香居最西北角有一处雅室,与其余雅室皆不相连,十分幽静。姜述与于吉步入这间雅室,典韦和许褚并未跟着进去,两人在附近转了一圈,回到雅室外的小亭坐下等候。十余名暗卫身着便衣,分散在四周,似是闲人,其实把住了进出要害位置。
甄婧抿嘴轻笑,道:“姐夫果然见多识广,连玉珠出处也能辨认出来。”
樊璃心花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,但是初尝人事,怎耐得住骁勇夫君如此冲击?樊璃娇喘不已,已是不禁雨露。朦胧而皎洁的月光洒落,帷帐随风飘舞,风卷烛光晃动,似乎一切春意皆在室内绽放。
只听“叮”的一声,一支利箭钉在茶案上,利箭穿透了坚硬的花梨木案面,露出乌黑尖锐的箭头,箭头上面显然淬了毒。紧接着姜述抱着甄婧,往正室这间滚来,只听叮叮叮叮数声脆响,姜述方才立身处,已有十余只利箭插在地上。
姜述与甄婧在这边品茶调笑,茗茶居开始上人,连续几拨人进门,带了不少护卫,都不愿去热闹处,点名往平常僻静的西北角几间雅舍而来。
姜述看清是强驽,连忙高声喝道:“速向我处集中。”
甄婧听姜述有调笑之意m•hetushu.com,脸色微微一红,拿出一把檀木雕花折扇,道:“我从老房子里翻出来的,我看是件好东西,拿来送给姐夫。”
“这些人有几把高手,都与这名刺客路数一样,显然出于同一派系,如果于道长没走眼,这些刺客都是蜀山派高手。”姜述见甄婧毫无惧色,双眼露出好奇的神色,出言说道。
这时于吉已经冲进正室,见状一脚踢起案几,先将临湖的窗户封住,继而手持利剑,护在姜述前面。此时室外响起弓弦声、惨呼声,还有许褚、典韦的呼喝声,显然他们也遭到了刺客的暗算。
甄婧胆子很大,遇到这种场面竟然毫无惧色,见姜述心忧她的安危,反而露出喜悦之情,偷偷打量一下姜述,惊讶地发现遇刺的姜述,依然十分淡定,正站在门口打量院中情况。
姜述是个识货的人,拿起扇子一看,扇面两幅字画皆是上品,是战国流传下来的名家佳作,扇骨是檀香木制成,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,扇坠是两颗串在一起的碧绿珠子。姜述将扇面合上,道:“这檀香扇骨就是上品,配上古画,价值已是不菲,再配上西域祖母绿种,价值可达万金,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。”
姜述与甄婧调笑,时间过的飞快,茶水渐淡,姜述正想让甄婧换茶杯时,忽然意识到一股危机,凝神望向人口湖,面色突然一变,道:“危险!”话音未落,已向甄婧扑了上来。
与其说姜述好色,不如说姜www•hetushu•com述是在享受集齐名媛的满足感。姜述相中甄姜,除了甄姜生得艳丽,与姜述当时处于青春期也有关,当然还有一个背景,是姜述看中了甄家的财富与脉胳。甄家姐妹似是上世欠了姜述的债,一个甄姜不够,担心甄家将洛神甄宓许给别人,提前将未成年的甄宓娶进府中,现在又对甄婧动了心思。
“御剑术?你是玉霄什么人?”来人虽然蒙面,但于吉从对手的剑术上,一眼便认出此人的出身。
不知从何处冒出许多蒙面人,纷纷向这边扑来,典韦、许褚浑身浴血,集合数名暗卫向姜述这边靠拢。除了雅室四周厮杀的声音,外围却是静悄悄的,不知客人全都遇害,或者早已逃离,现场氛围十分诡异。
在这危急的时刻,姜述依然从容不迫,谈笑间与平常一样,甄婧不得不承认姜述不愧是厉害人物,就是这份临危不乱的从容,就非一般人能及。
甄婧大方地坐在姜述对面,展颜一笑,道:“我身上的味道发馊,是这香气的克星,别熏坏了姐夫。”
茶的香味刚飘出来,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近前,甄婧带着一股清香进了屋。姜述止住甄婧行礼,笑道:“本来茶香扑鼻,你进了屋,茶香被冲淡了不少。”
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对上面求婚者,身为长姐的甄姜却是绝不放口。甄婧是过来人,从姜述的眼神中自能瞧出不对,并未明言拒绝,也绝不投怀送抱,这若即若离、欲得未得之时,最是m.hetushu.com勾人魂魄。
茗香居的东家是甄姜的庶妹甄婧,比甄姜小六岁,中平年间就嫁到渤海席家。后来黄巾起义,攻占渤海,席家家破人亡,所幸甄姜提前得了信息,起义前合家迁到东莱时,路过渤海寻个名义将甄婧接在身边,甄婧得以避过大难。甄姜姐妹嫁到姜府,一直是甄婧主持洛阳家务,见宅中东北角闲着很大一片空地,就借着水景修了这些雅室。本来不想对外营业,后来甄姜归宁,说闲着也是闲着,何不利用起来?人工湖又隔开了府第与茶楼,只需在东北角另开一个小门,就可对外营业。
于吉进房转了一圈,见是三个小间,东西各有一个茶室,中间是个客堂,笑谓姜述道:“我去西堂打座,走的时候招呼我一声。”
姜述此时道法武功已经大进,听得弓弦声响,已意识到危险降临,扑上前来抱着甄婧往案下滚落,左腿顺势将茶案一挑,挡在两人前面。
许褚、典韦闻令,都向这边拼命杀来,其间险相环生,所幸三名暗卫舍身相斗,待冲近姜述身旁,两名暗卫牺牲,另一人也负伤累累,血染征袍,像一个血人一样。
要说姜述好色也对,三国名嫒基本网罗一空,但也仅此而已,除了能看上眼并在史书留下墨迹的,其余女子很少招惹。姜述收入房中的女子,除了甄姜与穗儿,余者皆是三国名媛。
只听一声娇啼,樊璃痛得俏容失色,伸出玉手推着姜述前胸,道:“夫君……你慢点……妾身…和图书…哦……”姜述不忍剧烈动作,直到樊璃紧颦的秀眉缓缓舒展,这才放心大起大落。樊璃苦尽甘来,媚波荡漾,眼露爱意,婉转承欢。这种迷人模样,任谁都会为之心动,为之奋斗到底!姜述如骑士般起伏。
姜述确定此人应是主事者,但是隔着此人太远,还要护着甄婧,无法出手擒拿此人,正在暗自心焦。此时附近假山处又冒出一伙蒙面人,但是并未持刃杀上,而是抬出几件物事架好。
只听随着一声厉吼,头上突然一道黑影,从上一跃而下,如箭一般,连人带剑疾奔姜述而来。
甄婧虽已嫁过人,但是年纪不大,与姜述年纪相仿,正是最花枝招展的时候。甄婧不如甄姜艳丽,胜在婉约,似水墨画里江南柔弱的女人,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感觉。茗香居开业以后,甄婧虽然很少抛头露面,但是艳名远播,不少世家子弟不嫌甄婧二婚,上门求为正妻者络绎不绝。
甄家富甲天下,打造这些雅室时不想对外,无论造型、装饰都独居匠心,异常精致,开业以后就得到士子们的追捧,收费虽高,但是生意兴隆。姜述开业时来过,对这里的环境也很欣赏,闲暇时常有饮茶,其实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典韦远远望见,打了一个手势,一位暗卫上前盘问时,一人出示腰牌,说是情报司的人。暗卫验过腰牌,顿时放下心,过去向典韦据实禀告。典韦看了许褚一眼,许褚道:“情报司向来鬼鬼祟祟,有什么可奇怪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