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53章 报复开始

于吉道:“不说侯爷与琅琊宫渊源,就说这次差点伤到老道,琅琊宫也不会轻易罢手。贵人说个方略,我与师兄商议个方案,总之这次出手,得让蜀山派伤筋动骨才行。”
值守内侍通传,刘范昂然上殿,并不行跪拜之礼,对刘协只是长揖为礼,道:“太皇太后、太后让我来问皇叔安。”
刘范告辞出门时,姜述府中人员已经多了起来。姜战、姜勇等姜家族人,过来主持丧事。郭嘉、贾诩、程立、何苗、王越等人陆续赶来,给甄婧点香致祭。何后、马后也同来侯府,将甄婧为姜述平妻的诏书送来,安慰姜述及甄家姐妹一番。
姜述摆摆手,道:“这些事先不说,刘兄这次出使长安,态度定要强硬,那边无论什么回复,不必与其争辩,返回洛阳即可,以保护自身安危为上。现在徐兖豫荆四州已经安定,新增兵马不少,诸将争先求战,长安这次若不低头,我们就灭了刘协。”
同日,于吉、左慈集中琅琊宫在京长老公议,决定以琅琊宫名义召集武林大会,地点在琅琊宫,时间定在明年三月初六,邀请各派各门头面人物前来。于吉、左慈联名具信,派人送去蜀山,邀请蜀山派前来参加武林大会。
姜述盘算一下,又回去坐下,道:“朝廷若将蜀山派列为判逆,全面打压蜀山派,琅琊宫能否全力相助?”
齐隶应命退下,不一会于吉进来。姜述迎于吉落座,道:“今日之事多亏了道长。”
先不说http://m.hetushu.com江湖事,只讲刘范出使长安,给刘协递上文书,次日公议时上殿。刘协面南坐在龙座上,左首以曹操为首,右首以牛辅为首,文武百官分列两班。
姜述道:“我刚才与齐隶说起这事,打算先让琅琊宫按照江湖规矩,质问蜀山派派人前来暗杀,若是蜀山派说不出个令人心服的理由,我们不妨多管齐下,将蜀山派外围势力先行铲除。”
于吉摇摇头,道:“这个我不知道,据我估计肯定有。蜀山派弟子都以出身蜀山为荣,只要派人打听,名单很快就能查出。”
姜述对何后、马后简单说了情况,道:“这次不单纯是仇家出手,还有长安那边,江湖门派和异族也参与此事。事情后果对于朝廷来说不很严重,但这苗头不好,近日我与文武百官商议出个方略,到时在朝上议一议。”
其余三家诸侯以刘焉势力最强,益州天府之国,钱粮充盈,周边没有大的战事,人口很多,兵马数量也不少。但刘焉年纪已大,早已丧失争霸的雄心,中原混战时闭关自守,现在更无与姜述一较长短的实力和胆量。
除了董卓、袁家,何后、马后对刘协都是恨之入骨,何后道:“无论家仇还是国恨,刘协小儿都是祸害。我的意见是研究出兵长安的方案。”
于吉叹息一声,道:“今天大意了,不然婧姑娘也……”
马后接着说道:“母后的意见我也赞成,现在除了长安、扬州、交和_图_书州、益州,余地皆已恢复。扬州刘瑶、交州士燮势弱,不敢出兵犯境,益州刘焉也是守成之主,年纪又大,也不敢与我们为恶,恢复长安的时机到了。”
自中平元年以来,已有十余年没有如此盛会,琅琊宫原本就执武林牛耳,如今扶持洛阳朝廷恢复大半疆土,地位更是超然。不久,墨门南宫莫、五行门修飞雁发出公报,表示墨门、五行门支持这次盛会,随即长白山摘星楼、沧州剑皇庄等江湖名门也公报响应。一时间江湖上风起云涌,响应者无数,名满江湖的蜀山派却一言不发。
要说如今局势,洛阳朝廷继恢复幽州、并州、凉州,又恢复豫州、兖州、徐州、荆州,加上司隶、青州、冀州,大汉十四州已经占了十州。余下四家诸侯,实力最大的是长安朝廷,兵马很多,但是粮草不济,若无世家鼎力相助,以长安的人口和兵马比例,财政早已崩溃。长安内部也不团结,先是刘协与曹操一系,与西凉诸将内斗,现在刘协与曹操开始离心,各有各的打算,面和心不和。
次日大朝,朝廷发布国令,因丁零人参与谋杀齐侯,丁零自此成为大汉敌对国家,冻结境内丁零人的全部财产,拘押境内所有丁零人。随即判定青州五家谋逆,下达大捕令,在境内抓捕所有五家子弟及家小。
姜述闻听甄婧,脸色立时黯然,道:“道长不必内疚,蜀山派精英不少,又是有备而来,有些损伤实属正常。玉霄是怎么和-图-书一个人?蜀山派实力如何?”
于吉知道刘范这个时候来到,肯定有事与姜述谈,随即起身告辞。姜述送于吉出门,接着刘范进来落座,刘范道:“接到齐隶通知,才知今日惨案,侯爷节哀。”
齐隶道:“是丁零王派到长安的使者,估计这事也应与刘协有关。”
姜述道:“这事你与左道长全权去办,我让师父和童渊协助,要办就要从速。”
姜述与刘范仔细商议细节,等去宫中求诏书的左右回来,姜述令刘范立即回去准备,明日一早启程。
于吉捋了捋白须,道:“琅琊宫号称江湖第一大派,与实力强劲的蜀山派,如同一山不容两虎,平常矛盾不少。恩师闭关以前,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,担心两败俱伤,处理两派事务时有些软。玉霄道长生情孤傲,常以恩师排名在前不满,曾经计划约战恩师,因为时局不平一直耽误下来。朝廷打压蜀山派,对于琅琊宫有利无害,琅琊宫上下自是全力相助。”
两人说到这里,门外有人唱名道:“刘范大人求见。”
于吉道:“江湖有歌谣:琅琊南华是神,蜀山玉霄是仙,墨门南宫是魔,五行飞雁是鬼。琅琊南华就是恩师,墨门南宫指的是墨门门主南宫莫,五行飞雁是五行门门主修飞雁。这是江湖上最著名的四大高手,玉霄排在第二,一身艺业极高,远在我之上。蜀山派是江湖大派,弟子众多,人员数量并不亚于琅琊宫,分为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。外门弟子和_图_书不论天姿,只要有人引荐,就收入门中教导,学的都是寻常武艺,外门弟子人数众多,从军者不少。内门弟子是派中精华,从外门弟子中选拔优秀弟子,或是长老们引荐的资质特佳者,这次出手的蜀山弟子武艺不俗,应该是内门弟子的皎皎者。”
姜述环视一眼院中,见郭嘉等人均在,道:“两位娘娘不妨在正堂暂歇,奉孝、文和等人俱在,我们就在这里先议出个方略。”
刘瑶能力比不上刘焉与刘表,刘焉、刘表还能掌控全州,刘瑶到任多年,至今只是控制扬州北部,南部严白虎、王朗等,皆不遵号令。刘瑶兵力单薄,若非辖下数名太守支持,刘瑶早被袁术攻破。应该说,四路诸侯以刘瑶实力最弱,连偏居交州的士家也不如。
讨论军国大事,姜述暂时压住甄婧身亡带来的愤怒,仔细权衡一会,道:“奉孝、文和所言有理,不能为我的私愤而致公事而不顾。这次行刺的事暂且放下,这些贼子不让我好过,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。”
姜述点点头,道:“发出国书,说丁零使者派人行刺我朝重臣,列为我朝敌国。再让琅琊宫派人质问蜀山派,蜀山派若是说不出个正儿八经的理由,就将蜀山派列入叛逆名单,其弟子门人在我境内者,悉数抓捕。”
以姜述目前的兵力,即使四家诸侯合力也不怕,何后、马后所言也有道理,现在出兵消灭刘协,洛阳朝廷有足够的实力。但是此议提出来,郭嘉提出异议,道:“长和-图-书安据潼关之险,境内兵马又多,朝廷派兵攻伐长安,战必胜,但是损折必大。目前长安分成三系,若是我们集兵进攻,三系必然暂缓内斗,团结起来一致对外。若是我们按兵不动,派人行离间之计,长安三系久必自乱,那时我们乘机起兵,损折则少。我认为当今之计,应该派兵急下扬州,威逼士家归降,再集兵攻打益州。三家小诸侯灭亡,只余长安这股势力,力量悬殊,招安西凉诸将就变得简单,有降将为内应,恢复长安易如反掌。”
贾诩也道:“奉孝之言甚是合理,征伐大事不能依凭个人好恶,还是先征其余三家,集中力量征伐长安为上。”
交州士家对交州的控制很强,士燮兄弟三人担任太守,其余诸郡太守都依附士家。但是交州地广人稀,除了南海郡人口基数较大,其余诸郡人口不多,境内又多蛮夷,许多不奉号令,士燮行安抚之策,拉拢蛮夷大族首领制约境内诸蛮,保证交州这些年一直没有兵灾。但是士家直接掌控的兵马,最多不超过四万,根本没有与姜述一战的实力。
晚上,于吉、左慈一起前来,与姜述密谋良久。次日上午为甄婧发殡,姜述忙完以后,午时召集王越、童渊、史阿、姜信、甄姜、步练师一同议事。午后,姜述又召郭嘉、贾诩、程立三人密议。
众文武致过祭,郭嘉等人被召去正堂,余人纷纷告辞,姜战、姜勇等人送众人出门。
姜述起身走了几步,道:“我们军中可有蜀山派弟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