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54章 刘范出使

曹操道:“伪朝兵马众多,真若集兵来攻,我军怕非其敌。”
刘协从御座上霍然站起,道:“难道要送五家子弟家眷和丁零使者给伪朝?如此朝廷威信何在?”
丁零王本因长安行为甚是愤怒,听说使者巧辩,怒气消了大半,听说长安聚众对付洛阳,与众臣聚议以后,决定与长安盟约,整顿兵马,准备南下犯境。
曹操出班说道:“姜述向来不行无把握之事,既派刘范前来,肯定已调拨好相应兵马。以我朝目前的实力,若无外援,要胜十分艰难,请陛下三思。”
刘范说到这里转身就走,留给殿内文武百官一声冷哼和一个傲然的身影。曹操声色不露,牛辅皱眉深思,百官目瞪口呆,刘协想说几句场面话,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。直到刘范出了大门,殿内才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刘协咽了口唾液,望向牛辅道:“大将军,你负责军务,依你看应该如何?”
刘协目视曹操,道:“丞相认为如何应对?”
杨修出班说道:“刘范刚才口出狂言,宜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若是数日未得到答复,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洛阳。姜述若是即刻提兵进攻,南方三路兵马要动也来不及,更不用说结连世家之事。我认为此事宜缓不宜急,可以设法暂时稳住伪朝,留下充足时间,派使者游说三诸侯,结连伪朝境内世家,约期共同发兵,才有望击败伪朝。”
曹操这话说的很场面,实际上却是变相服软。长安四周只和-图-书有益州不是姜述控制,姜述暴怒之下,长安就是想将众人送去益州,刘焉也决然不敢收留,五家子弟家小与丁零使者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刘范并无惧色,反而哈哈大笑,良久停下笑声,望着刘协道:“往年皆说董卓跋扈,我因此深恶痛绝。没想到今日遇见比董卓更跋扈者,皇叔的日子比在洛阳时还难过。既然皇叔主不了事,我奉上诏书,便请告退。”
曹操回望文武百官一眼,道:“你等既然有这般能耐,谁敢请命引兵迎战?”
殿内立时寂静无声。文官多垂下眼帘,似是入定;武将们分为三拨,西凉旧将这拨望向牛辅,曹操一系望向曹操,刘协一系望向刘协。
刘范转首望了一眼牛辅,似是看见空气一般,环视一班武将,又环视一班文臣,最后目视刘协,笑道:“陛下虽然年幼,但有太皇太后、太后辅政,又有齐侯一班忠良辅佐,议事时文武百官莫敢无礼。皇叔在长安,想必受够了这班文武的气。”
说句实话,董卓死在姜述手下,西凉诸将多在姜述手中吃过大亏,对姜述有种莫名的恐惧感。牛辅虽未与姜述部下正式交过手,对姜述同样感到畏惧。牛辅身为大将军,在这朝堂之上,却不能露出惧意,硬着头皮说道:“为今之计,臣请领兵驻守潼关,阻住洛阳西进通道。陛下调派其余兵马,分守各地关隘,未免挡不住伪朝兵马。”
刘协集众商议细节,早已传到和-图-书刘范耳中,刘范并未再提异议,送曹操出门,也不去向刘协辞行,即刻领着从人出城,往北赶往姜述控制区。刘协似有默契,在刘范出城以后,也派士兵,半是押送半是护送,将五家子弟家小及丁零使者,沿着刘范行程追随而行。
……
姜述首次大婚是与万年公主,当时灵帝在位,皇帝嫁女,自是热闹非凡。第二次是与甄姜,当初事业刚刚起步,甄姜也不讲究,只是请些知己亲朋,摆了数桌酒席。第三次是与貂婵、张宁,貂婵为人低调,张宁身份特殊,因为张角到来,也是草草了事。第四次大婚,一次娶妻二十一人,天下人几乎无人不知。这次大婚人数虽然不如上次,但是牵涉甚大,影响深远,再次扰动天下。
司马朗与姜述有灭族之仇,奏道:“伪朝兵强马壮,这是不容回避的事实,以我军目前兵力应战,久守必失。我认为当发布诏书,让刘瑶、士燮、刘焉三家出兵,扰乱伪朝南方诸州。荆州、豫州、徐州、兖州新下不久,境内世家多不附伪朝,惧祸不敢异动,可赐其诏书为内应,与刘瑶、士燮、刘焉三路兵马里应外合,必能牵扯伪朝不少兵马,我军再集兵与伪朝北方诸军相战,未必不能胜。”
刘协颓然坐下,道:“以丞相之意,我们应当如何?”
长安往北不出三日路程,已至姜述控制区内,早已接应兵马迎着刘范,随即布置妥当,只等丁零使者和五家家小入境,便和*图*书行抓拿,急送往洛阳。
刘协初到长安时,为了拉拢牛辅、曹操等人,赐数人可以带剑上殿,以为恩宠。带剑上殿是一种荣耀,但是未得刘协允许,当殿拔剑确实有些不该。牛辅武将出身,性情刚直,无论心智还是肚量,比起董卓差了不少,被刘范当众将了一军,不由有些尴尬,正是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刘范冷哼一声,道:“临行前齐侯让我捎句话,其一,青州崔、孟、孙、王、李五家子弟刺杀齐侯,请将凶手家眷交出来;其二,丁零人参与刺杀齐侯,将丁零使者交出来。三日内若不照办,大军攻伐之时,哼……”
十六新娘之中,袁芙代表豫州大族、辛宪英代表冀州大族、张春华代表司隶大族、曹苑儿代表徐州大族、魏雨儿代表并州大族、蔡姬、黄月英代表荆州大族、王异代表益州大族、徐环代表扬州大族、樊璃代表幽州大族、王元姬代表雍州大族、鲍三娘代表兖州大族,对天下各地名门大族影响很大。加上凉州大族代表马云鹭、青州大族代表田丰儿、荆南大族代表孙尚香、兖州大族代表夏侯娟、益东大族代表甘怡,看似正常的联姻实则形成以姜述为中心,各地名门大族交叉的庞大网络。
曹操并未正面回答,反问一句道:“陛下认为我军有与伪朝一战的实力?”
次日,曹操去拜访刘范,道:“我军已将五家子弟家小及丁零使者驱逐出境,离境之时,诸人生死与我朝无关。”
http://www.hetushu.com“刘范太过狂傲,竟敢如此无礼,这是杀无赦的大罪。”
过了月余,姜述婚期又到,新娘共有十五位,袁芙、辛宪英、张春华、吕雯、张星彩、何静姝、曹苑儿、魏雨儿、蔡姬、樊璃、王异、黄月英、徐环、鲍三娘、王元姬。
曹操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牛辅道:“姜述深恶胡族,对汉奸也深恶而痛绝之,若是……”
刘协是刘中叔父,刘范因此称刘协皇叔,又抬出何后、马后,话外之意是并不承认长安朝廷,行这长揖礼,只是敬重刘协是皇叔身份。曹操、刘协皆是心思深沉之人,并未答话,殿内文官武将只是小声议论,一时并没有大声喝斥者。牛辅是董卓女婿,与洛阳朝廷有仇,见刘范态度倨傲,虎目圆瞪,斥道:“见了陛下怎不行大礼?”
说完,又转向牛辅,道:“这诏书是两后给皇叔的,看目前这种情况,皇叔怕是做不了主。牛将军,这诏书需要你先过目吗?”
刘协不待牛辅说完,打断道:“若是大将军无破敌良策,这事就这样定了,不然要坐守待毙不成?”
“伪朝竟敢如此猖狂,我大军出动之日,就是伪朝覆灭之时。”
刘范言外之意是说牛辅先刘协发话,失了主从之义,有倚仗军权凌上的嫌疑。牛辅闻言不由暴怒,拔剑在手,冷声说道:“你胡说八道,难道不怕死吗?”
对于异族人,姜述向来不讲情面,丁零使者一行算是倒了大霉,被剐了两天两夜,受尽苦痛才断了气。和_图_书因为甄婧惨死,一向对汉人宽仁的姜述,这次也大开杀戒,将五家子弟并家小千余口,全部腰斩弃市。
刘协闭目想了一会,道:“诸卿可有退敌之策?”
再说丁零王听说被洛阳列为敌国,急与辖下诸部头领商议。辖下各部头领意见不一,也有不以为然者,也有建言求和者,争吵多日,未有定论。随后,长安出卖丁零使者,丁零使者一行被凌迟处死的消息,陆续传到丁零。丁零王又气又怒,正欲派人联络诸胡时,长安使者来到丁零,求见丁零王,道:“我朝兵马钱粮皆不足以与伪朝相争,被伪朝威逼不得不为之。现在我朝陛下已经下达诏书,除了诏令刘瑶、士燮、刘焉三家出兵,还派兵联络周边各国,约期出兵讨伐伪朝。”
“若非陛下仁慈,刘范的头早该挂在城头上示众。”
牛辅出言斥责,毕竟是为了维护长安朝廷的脸面,刘协虽然暗忌牛辅,却不好置之不理,道:“朕并非你想象的那样软弱,大将军也不是你说的那样霸道。你见朕不行跪拜之礼,看在捎来母后诏书的份上,朕饶你一命,你下去吧。”
曹操这时出班奏道:“陛下,刘范人头事小,洛阳犯境事大,当务之急应议论一下退兵之策。”
不待刘协答话,司马朗奏道:“陛下,伪朝实力很强,不说三诸侯能否出兵,即使他们出兵,四家合力也未必敌过伪朝。臣以为除了派出使者游说三诸侯,还可游说周边诸胡,若是合力与姜述一战,未必不能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