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55章 反客为主

姜述环顾四周,见孙尚香随在身后,问道:“公主和二夫人未派次序?”
“丞相大喜。”
孙尚香嘻嘻笑道:“公主说夫君最善于处理这种事情,不须提前安排。”
“小的给侯爷道喜。”
黄月英为夷妾所生,生得与汉女不太一样,三国时代常人看来,她并不符合大众审美观。黄月英大婚之前来给周氏请安,见诸妻生得皆十分美丽,内心不由十分自卑。此时她头顶盖头,耳朵始终留意外面动静,她与诸女同时进门,当然希望姜述先与她洞房。听附近新房不断传来祝福声,黄月英自卑心顿时发作,情不自禁落下两行珠泪。
蔡邑现任大鸿胪,正是人尽其用,整日不需耗费心力,显得反而年轻一些。蔡邑是此次大婚主宾,因此来得很早。
姜述忽然间灵光闪现,自己做为一家之主,当然有临机决断之权,既然怎么安排都不妥当,就得变被动为主动,换个思维考虑问题。姜述在侍婢欢天喜地的祝福声中,先进了王异房间,挑下她的盖头,喝了交杯酒,附耳向王异嘀咕一会。
黄月英小手紧握,自己给自己打气,自言自语道:“机会永远是给有勇气的人准备的。诸女都抹不开面子,这个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。”
姜述自九岁论道开始,他的谈话经常被有心人纪录下来,传抄或者印刷。黄月英闺房里存着大量稿件,都是姜述这些年的大作或是谈话记录。黄月英对姜述的学和_图_书识,佩服得五体投地,她不懂政治,但懂文学,好格物,越是琢磨姜述的讲话记录,越觉得姜述学识博大精深。
黄月英虽是女子,但满腹经纶,才学不亚于男子,若非事关自己,所谓关心者乱,她或许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。因为她饱读诗书,所以能够读懂姜述所作的诗词,优美的诗句,美丽的意境,姜述的名字早已扎根在她的心里。还有漂亮的新字体,她琢磨数年,不知用秃了几支毛笔,才略微摸到一点门道。
史书说黄月英是丑女,大家女子即使貌丑,估计也不会惨不忍睹。姜述方才诸房走了一趟,出了一身汗,酒意逐渐消散,想到黄月英为史上著名丑女,不由有些忐忑不安。当初与刘表合计之时,说起黄家想起才女黄月英,随即想出联姻这个借口。既然入了洞房,即使再丑,也要用平常心看待,绝对不能伤人的自尊心。想到这里,姜述调整一下心态,强挤出一丝笑意,颤抖地掀开黄月英的盖头。
“时辰到了么?我这就过去。”姜述站起身来,大步向外行去,一路之上众人贺喜声不断。
“夫君,蔡大人到了。”姜述梳妆未毕,孙尚香过来说道。
谢了两后恩典,姜述夫妻又被送到齐侯府,劳累加上喝了些酒,姜述感觉两腿有些发软,却还不能歇息,又进内堂拜了祖宗,行完家礼,诸妻这才被送到洞房。
黄月英痴痴地想着,忽然福hetushu•com至心灵,将侍婢唤进室内,问道:“其余诸房有去夫君卧室的吗?”
姜述位高权重,此时又影响天下形势,这次大婚成为一件大事。因为时间紧凑,太卜、太史、太宰诸司顿时忙成一团,和丞相府诸官一道认真打理,忙得不亦乐乎。
黄月英永远记得当初内心的那份狂喜,似乎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,她快乐了很多天,直至离开襄阳时,才从母亲牵肠挂肚的眼神里,读懂了离别的哀愁。前天父亲送她来到洛阳,嘱咐她很多事情,可怜天下父母心,只有嫁为人妻,才会真正明白父母伟大无私的爱。
姜述并没有勉强她,将她拥在怀里,轻轻吻了一下黄月英略厚的樱唇,笑道:“我敢保证,你在诸妻之中,身材是最好的。我不勉强你,你今晚若不过去,我明晚过来陪你。”
姜述打量挂着红灯笼的新房,逐一问是谁的新房,先去袁芙、辛宪英、张春华、蔡姬、樊璃房间,为五妻挑下盖头,喝了交杯酒,安抚众女歇息。又问明白徐环、鲍三娘、王元姬、吕雯、张星彩房间,剩下五间新房皆排在主卧室左近。
姜述反应过来,见黄月英神色黯然,知道刚才神态让她有些误会,笑道:“月英,今天洞房花烛夜,我们还是初次见面,彼此并不熟悉,所以有些拘谨。来人,端上酒来。”
“打赏!”姜述喝了不少酒,压根儿没看清楚谁来讨喜,胡乱挥了下和*图*书手,嚷了一嗓子,自有典韦等人掏出红包,发给上前讨喜的亲卫。
姜述去家宴草草应付一下,在司仪催促下进了内院。临近新房之时,却不得不顿住脚,不知该往何处走。左右都是新房,除了徐环、鲍三娘、王元姬、吕雯、张星彩年纪还小,不能合房之外,袁芙、辛宪英、樊璃、张春华、蔡姬提前收入房中,还有何静姝、曹苑儿、魏雨儿、王异、黄月英五位新娘。
姜述进了南宫,轮值亲卫便围了上来,嘻嘻哈哈上前讨喜。
大婚当日,姜述还未起身,一众官吏便赶到府内。侍婢们小心为姜述梳妆打扮,穿上赤袍红帽,将姜述扮成喜庆的新郎官。
盖头揭起,姜述笑容变得十分僵硬,良久没有做出反应。并不是黄月英的丑陋吓坏了姜述,而是黄月英的美貌让姜述欣喜若狂,心态反差太大,一时无法适应。
黄月英不由一怔,良久没有回过神来,作为一个少女,即使别人说她丑,她也有自己的自尊。单独与夫君洞房,就让人羞不可抑,集体与夫君同房,这如何使得?
姜述今夜非常悠闲,已经逐个通知诸妻,接下来决择在于诸妻而非自己。姜述躲在榻上,感觉十分放松,这才发现今夜是最清闲也最享受的新婚之夜,劳累了一天,困意不一会上来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黄月英呆呆地站在原地,良久没有反应过来。以前对她而然,姜述就是天上的神仙,即使心存梦想www.hetushu.com,也不敢奢望能嫁给他为妻。直至有一天,父亲喜笑颜开地回府,对她说道:“景升大人做媒,将你许给齐侯为媵妻。”
应付完酒宴,姜述要带诸妻去给两后叩首,拜谢两后赐婚之德。姜述夫妻在众人簇拥下,向皇宫西侧的运昌殿行去。
侍婢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大婚虽是喜庆之事,却是一件极耗体力的活,迎亲外带游街便不轻松,饶是姜述练习武功,围着洛阳转了一个大圈,也感觉有些疲劳,好在一切顺利,顺顺当当将诸妻迎进侯府。
回到府上,又得立即拜堂,两后又赐宴群臣,姜述忙得脚不沾地。所谓熟不讲理,关系亲近的部下更是闹腾得欢,姜述酒量就是再好,数个会合下来也顶不住,又没处躲去。幸亏周氏听说郭嘉带头胡闹,让甄姜捎话斥责他一通,众人见郭嘉没了精神,这才放过姜述。
忽然听到门口随嫁女婢欢天喜地的祝福声,黄月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迅速擦干眼泪,扶正盖头,端正坐好。姜述抬步进门,走到黄月英身前,隔着盖头看不清相貌,但从身材来看,不似东方女子这般弱不禁风,而似西方女子丰满匀称。
去不去?黄月英一时犹豫不决,与夫君其他妻子一起洞房,是多么羞愧难当的事情。夫君的其余妻子会去吗?若与别的女人一起侍奉夫君,会不会显得自己丑陋?
吕雯代表并州军系,何静姝代表何家军系,袁芙代表袁家军系,张和*图*书星彩代表青州嫡系。加上张宁代表的黄巾军系,董白代表的西凉军系,马云鹭代表的凉州军系,姜述利用联姻将部下兵马皆变成嫡系。
黄月英本来有些伤心,今见姜述和颜悦色,并无任何不悦或厌恶的神色,芳心稍微安定一点,大着胆子直视姜述的目光,姜述并未回避,两人目光相对,不由会意一笑,陌生的感觉顿时消失。两人按照规矩喝了交杯酒,姜述拉着黄月英的玉手,笑道:“月英,今夜新娘太多,我不能留在这里,随我去主卧室。那边床榻很大,我们大家今夜同床同榻,免得厚此薄彼,大家心里不舒服。”
美婢端上一个茶盘,上面摆着两个小酒杯,姜述拉着黄月英站起身来,拿起一个酒杯递到黄月英手中,道:“我们先喝了交杯酒。”
这五间新房逐一洞房,估计明天天亮前也未必办完。只能选择二至三位,但是如何选择?选择一人,便冷落别人,要想面面俱到,显然是个无解难题。
传言中的丑女黄月英,在姜述看来却是美极了的混血儿,栗色卷发,皮肤白皙,倘若配上蓝色眼珠,肤色再白一些,就是正宗的西方美女。众人传说中的丑女,原来只是不符合三国时期的审美观而已。
姜述心思半晌,委实不好决择,不能从感情深厚程度上考虑,与何静姝、曹苑儿、魏雨儿皆见过一面,谈不上感情深厚;与王异最是熟识,感情最好;至于黄月英,纯属政治联姻,至今连一面还未见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