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57章 逃奴任三

成年人重新落户大多存在各种问题,否则何须费尽心机托人办理?齐隶根据各州报来的名单,逐一分析琢磨,竟然因此查出许多杀人越货的大盗。情报司根据线索,逐一落实,破获积年大案三十余起,算是立了大功。
貂婵舅父王允现在长安任职,位列三公,姜述恢复并州,王家上下忐忑不安,担心朝廷来寻王家麻烦。王举得知这个嫡外孙女是姜述妻子,顿时如释重负,不顾年老体衰,引领数十族人赶到洛阳,隆重举行认亲仪式。
貂婵听说消息,先与任鸿见面商议,任鸿道:“此奴卷款私逃,而致大兄生活拮据,最终沦为乐工糊口,实属罪无可赦。若以家规处置,任三当乱棍打死,其家小充入家族为奴。”
王异羞得说不出话,只觉一双大手轻触慢摸,只听姜述说道:“异儿身上又软又滑,身上香味也好闻得很。”
姜述笑道:“何须晚间,白日就不行了?”说完,上前将王异拥于怀中。
貂婵父亲任洚,是姜述琴艺的启蒙老师,临终前遗言,一是让貂婵认族归宗,二是让貂婵代母亲王青英向王家致谦,三是收拾忘恩负义的恶仆任三。关羽统兵攻下太原,情报司寻到任鸿,带其至洛阳认亲。任鸿听说侄女是姜述之妻,不由喜出望外,到洛阳与貂婵相认,后将任红昌(貂婵名)名字填入族谱。
王异笑道:“夫君又骗我,此文若是别人所作,早已名闻天下。”
众人先至河内怀县,辩认一位走村货郎,任鸿一见和*图*书便摇头否认。又至河东大阳县城,径直去了一家小布店,去寻布店老板王闰。王闰正在店面招呼生意,见有客人进门,连忙上前招呼,仔细一看认出其中一人是任鸿,不由大惊失色,待要掩面而走,被情报司士兵当扬抓获。
任洚临终托付姜述的三件事情,已经办妥两件,最后这件事情却不好办。一来年代久远,线索不好查找;二来任三卷款私逃,肯定不敢以真名示人。姜述并未发急,让情报司、神鸟机构将此事记于案宗,慢慢打探。
姜述方才全神书写,并不知王异进屋,抬头见是王异,笑道:“只为练字,摘抄别人文章而已。”
古时大族对待逃奴处罚极重,即使主家乱棍打死,官府也不会过问。情报司抓到任三,封了任三家产,将任三一家押送到洛阳,昨日下午进城。因为姜述大婚,情报司将此事压了一天,今天一早才向步练师汇报。
任三在任家为奴时,与现在相隔近二十年,已从二十余岁的青年变成鬓角斑白的老者,变化非常之大。年代久远,姜鸿记忆已经模糊,想要确认任三身份原非简单之事。任三若是处之坦然,任鸿也不敢立时确认,但他做贼心虚,正好坐实身份。
姜述闻知情况,谓齐隶道:“已经寻到任三,已经完成任洚遗愿,如何处理是任家家务,诸司无需插手。”
姜述大婚公休三日,上午批复紧要公务,午后来到书房看书练字。王异听说姜述行止,到书和图书房来寻姜述,见姜述聚精会神正在书写,身边只有郭昱侍候,走近前一看,姜述写得是一篇长文。王异默读所书之文,全文是:正德三年,余朝京师,还济洛川。古人有言,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。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,遂作斯赋。其辞曰:余从京域,言归东藩。背伊阙,越轘辕,经通谷,陵景山。日既西倾,车殆马烦。尔乃税驾乎蘅皋,秣驷乎芝田,容与乎阳林,流眄乎洛川。于是精移神骇,忽焉思散。俯则末察,仰以殊观,睹一丽人,于岩之畔。乃援御者而告之曰:“尔有觌于彼者乎?彼何人斯?若此之艳也!”御者对曰:“臣闻河洛之神,名曰宓妃。然则君王所见,无乃日乎?其状若何?臣愿闻之。”余告之曰:“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
说完抬头看时,正与姜述四目相对,见姜述眼神发直,不由羞得脸色通红。姜述嘻笑道:“昨夜为何不至我房?”
王异平常冷若冰霜,今日喜笑颜开,别有一番诱人风情,看得姜述不由一呆。郭昱年已十二,已经知晓人事,又熟知姜述性情,见状寻个理由退出书房。王异通读一遍,又看姜述所书用得是行楷,手指虚空临摩数字,又道:“夫君行楷也已大成,自成一家。”
肥纤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和-图-书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。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。瑰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。奇服旷世,骨像应图。披罗衣之璀粲兮,珥瑶碧之华琚。戴金翠之首饰,缀明珠以耀躯。践远游之文履,曳雾绡之轻裾。微幽兰之芳蔼兮,步踟蹰于山隅。于是忽焉纵体,以遨以嬉。左倚采旄,右荫桂旗。壤皓腕于神浒兮,采湍濑之玄芝。余情悦其淑美兮,心振荡而不怡。无良媒以接欢兮,托微波而通辞。愿诚素之先达兮,解玉佩以要之。嗟佳人之信修,羌习礼而明诗。抗琼珶以和予兮,指潜渊而为期。执眷眷之款实兮,惧斯灵之我欺。感交甫之弃言兮,怅犹豫而狐疑。收和颜而静志兮,申礼防以自持。于是洛灵感焉,徙倚彷徨,神光离合,乍阴乍阳。竦轻躯以鹤立,若将飞而未翔。践椒涂之郁烈,步蘅薄而流芳。超长吟以永慕兮,声哀厉而弥长。尔乃众灵杂遢,命俦啸侣,或戏清流,或翔神渚,或采明珠,或拾翠羽。从南湘之二妃,携汉滨之游女。叹匏瓜之无匹兮,咏牵牛之独处。扬轻袿之猗靡兮,翳修袖以延佇。休迅飞凫,飘忽若神,陵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动无常则,若危若安。进止难期,若往若还。转眄流精,光润玉颜。含辞未吐,气若幽兰。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。于是屏翳收风,川后静波。冯夷鸣鼓,女娲清歌。腾文鱼以警乘,鸣玉鸾以偕逝。六龙俨其齐首,m•hetushu•com载云车之容裔,鲸鲵踊而夹毂,水禽翔而为卫。于是越北沚。过南冈,纡素领,回清阳,动朱唇以徐言,陈交接之大纲。恨人神之道殊兮,怨盛年之莫当。抗罗袂以掩涕兮,泪流襟之浪浪。悼良会之永绝兮。哀一逝而异乡。无微情以效爱兮,献江南之明
太原王家为天下知名大家,当年王青英随同任洚私奔,王家视为家丑,对外宣称王青英得病身亡。貂婵外公王举尚存,初闻王青英留下一个女儿,以为是家族之耻,并不愿相认。
王异迷乱之时,又被拿住玉峰,更是羞涩无限,抬眼一见,遇入眼帘的姜述清澈的眼神,羞道:“虽是夫妇,这光天化日之下,羞人得很。”
珰。虽潜处于太阳,长寄心于君王。忽不悟其所舍,怅神宵而蔽光。于是背下陵高,足往神留,遗情想像,顾望怀愁。冀灵体之复形,御轻舟而上溯。浮长川而忘返,思绵绵督。夜耿耿而不寐,沾繁霜而至曙。命仆夫而就驾,吾将归乎东路。揽騑辔以抗策,怅盘桓而不能去。
貂婵叹道:“任三卷款而逃,虽使父亲生活困难,但若无此缘由,我又怎能与夫君相识?逝者已矣,上天有好生之德,还是饶他一命吧。”
王异低头小声说道:“犹豫之时,被黄妹妹、何妹妹抢先一步,担心夫君疲累,因此没有过去。今日来寻夫君,将想与夫君订下今夜之约。”
貂婵虽是女流,因是姜述之妻,在任家言语权极重,既然提出处置意见,任鸿等皆依言行事。任三本来以为和*图*书无幸,听任鸿说出处置意见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后来得知是貂婵发话饶他一命,不由涕泪交加,后悔莫及。任三合家自此在任家为奴,因为貂婵活命之恩,任三在自家立貂婵生祠,让家人世代感念她的恩德。
此文便是史上曹植所书之《洛神赋》,今日饭时,姜述见甄宓已渐长成,果然有倾国倾城之色,回到书房,思起这篇大作,借以练习书法。王异不知此文来历,以为姜述即兴而赋,待姜述一笔呵成,在旁抚掌道:“夫君真是好才华,此文一出,洛神之美将传遍天下。”
找到任三是齐隶建功,齐隶跟随姜述左右,负责情报分析,有权查阅所有情报档案。寻找任三事情不大,因是姜述交代的任务,齐隶十分重视,调出任三档案仔细分析,认为任三身为逃奴,肯定会重新落籍。从这条线索开始追查,只须查找任三出逃以后数年各州成年人落户档案,就可能查出此人,正好朝廷下达公文,统一规范管理户籍档案,齐隶以情报司名义下达一道指令,让各州报上所有成年人落户档案。
古代户籍管理与现代不一样,没有照片参考,只用非常简练的语言描述此人特点。根据任洚遗言,任三特点明显,五短身材、扁饼园脸、左唇上方有颗大痣,说话口吃,现在四十五六年纪,各州统计报上的名单,符合几项条件者只有三人,冀州一名,司隶两名。范围确定如此详细,再破此案简单许多,情报司请貂婵叔父任鸿先来司隶,对两位嫌疑人进行确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