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59章 武林大会(一)

南宫莫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这人嘴拙,也不明事理,出来向大家打个招呼,要说正经事,还请闵庄主给大家讲讲。”
群豪一阵轰笑。闵飞接着说道:“这次许多英雄朋友大驾光临,咱们几个与琅琊宫谈了数日,我们认为咱们江湖人可不能再与以前那样。以前世道不公,老百姓活不下去,朝中全是贪官污吏,当真人命贱似蚂蚁,老百姓过了今天,也不知还有没有明天?我们凭着一身拳脚,三尺青锋,行侠仗义,打抱不平。现在朝廷清明,重视法度,我们若再跟以前那样,犯了禁就要吃官司。琅琊宫与齐侯渊源很深,前期筹划改道教为汉教,奏请朝廷立为国教,奉各教大神入神殿,可以免去宗教不一引发的纠纷。这事有些人肯定有异议,我在此只代表剑皇庄说几句,这事在我看来是件好事。诸教合一,纷争就少,诸位若和-图-书是再不分门派,怎还有那么多纠纷?遇事只需按照教规门规处理,谁也得心服口服。”
说完,琅琊群道团团作了一圈道揖。群豪齐声谦谢。于吉又道:“家师闭关未出,蜀山派又未来人,请墨门南宫门主说几句话。”
这时东边海上忽吐白云一缕,扶摇直升,良久,东边一片黑暗中隐隐朱霞炫晃,颜色变幻不定,或白或橙,缓缓的血线四映,一喷一耀,转瞬间太阳如一个大赤盘踊跃而出。下面云彩被日光一照,奇丽变幻,白虹蜿蜒。群豪尽皆喝彩。
闵飞声音很洪亮,道:“咱们江湖上的朋友,以前也有过聚会,不过人数从来没这么多。以前我们聚会干什么?说句好听的话,是主持江湖正义,说句难听的话,是聚在一起打群架。”
这天到会的除了名列第三的墨门、名列第四的五行门,还有声和图书名很高的摘星楼、剑皇庄,位于交州的南海派也不远万里,来了十余名高辈长老。此外尚有无数江湖好汉、武林名家,琅琊前山群豪聚会,英贤毕至。
房中这一男两女,真是浓云密雨,快乐无度。曹苑儿、魏雨儿皆练武之人,体质恢复很快,两女屡败屡战,交替上阵,直到天色微明,方才歇下云雨,三人并头叠股,沉沉睡去。
姜述大婚之时,刘协使者四处奔波,甄姜、步练师近日连续接到密报,说刘焉、刘瑶及周边诸胡异动。关乎军国大事,两女不敢将信息押后,第一时间向姜述禀报。
闵飞又说道:“琅琊宫定好调子,我们剑皇庄高举双手赞成。各门各派有各自的规矩,改变门派是件大事,大家也不用在此表示态度,若想加入汉教,只须让汉教弟子通报一声,与汉教长老协商相关事宜,这都是些长久事。我在m•hetushu.com这里再说一件事,我们大伙练得一身好武艺,若是流浪江湖,可惜了些。若是有想从军的,王越将军师徒也来到现场,大家可以报个名,日后征战沙场,多杀蛮夷,积累军功,可以光宗耀祖,比我们喋血江湖有出息得多。”
改变门派是件大事,有违祖制,众人表情不一,都默不作声,静听闵飞往下讲。
观日出已毕,群豪席地坐下。南华真人闭关未出,于吉、左慈身为地主,领着十余位琅琊宫长老现身观前。于吉说道:“各位前辈高贤赏脸,来到敝宫,招待不周,请多包涵。”
闵飞四旬出头,相貌堂堂,口才也好,是飞剑侠客闵清之子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曾与史阿交过手,三十招内完胜史阿。史阿对闵飞武艺、人品十分佩服,曾举闵飞到情报司任职,闵飞因老父染病,一直未行,荐了数名弟子入职。
贾诩和*图*书剖析完毕,郭嘉、荀攸等人亦附合。事情果如贾诩推断一样,士燮、刘瑶有心无力,刘焉听说武陵驻有重兵,只思自保,怎敢进攻?刘协想要出兵,但是西凉诸将不愿出力,曹操手中兵力薄弱,见状也不敢轻动。诸胡因为刘协上次不守信用,屯兵边境,也只是派人打探情况,见中原兵事不起,各自引兵撤回,空劳军力粮草,对刘协更加不敢信任。
眼见冬去春来,树梢泛绿,武林大会召开时间将到。琅琊山前小镇,陆陆续续到了千余位各帮各派的英雄豪杰。三月初六清晨绝早,群雄在琅琊山前道观会聚。观门前面广场,都用青石板铺平,光洁异常,观内房屋院墙粉刷一新,琅琊宫弟子皆是新衣新袍,依照辈份,各着诸色服饰,接待八方来客。
墨门南宫莫天姿极佳,是一代奇才,年约五旬,外表看来十分普通,其实一身艺业非常了得和*图*书,已达返璞归真之境。南宫莫与五行门主修飞雁、摘星楼楼主柳落花、剑皇庄庄主闵飞、南海派掌门包同等前辈,前两天就被接进观内,此时被琅琊宫群道安排在前面就座。
姜述也不敢大意,这日召集心腹聚议。待甄姜、步练师讲完情况,贾诩道:“士燮与我们隔着扬州,境内又多蛮夷,必不敢出兵。刘瑶势力太弱,不须野战军团出动,就是徐州、荆州、豫州兵曹各调两营屯于要道,刘瑶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刘焉想要出兵,只能从长江沿水而下,只须水军配合一路野战军,屯防武陵,刘焉也不敢轻动。北方诸胡吃过苦头,不敢再信任刘协,长安若不发兵,诸胡必不敢轻动。长安目前内斗激烈,我军若明示无攻伐之意,西凉诸将担心兵马损折,定然不肯出力,曹操嫡系更不敢轻离长安。只须让各部谨守关隘,刘协这番谋划,最终将会不了了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