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60章 武林大会(二)

齐隶高呼道:“诸位,若是我们各自为战,很容易被敌人单个攻破,困不住敌人不说,还可能造成损伤。各门各派皆以掌门为首,掌门未至者,推举一名首领。每门一色旗帜,派旗兵一名跟随,听从中军旗令指挥。其余江湖朋友,都跟随我们后面为中军。”
中午群雄席地欢宴,斗酒畅饮,喧闹欢笑之声,布满峰谷。正热闹间,突见一个红色信号弹直冲上天,这是山下有警讯号,群雄登时停杯不饮。过不多时,一名军官匆匆奔至史阿身边,小声说道:“陛下路上又遇袭击,出手者是玉霄带着不少江湖人物。所幸刀锋营全军出动,已经击退袭击者,陛下正在追击敌人。”
到达老鹰嘴,众人四方埋伏,过不多时,便见一群人蜂涌而来。为首一人身着月白色道袍,须发斑白,相貌清奇,手持一柄淡红色的长剑,别人皆是行色匆匆,唯有他从容不迫,此人就是蜀山派掌门玉霄道长。
于吉沉吟片刻,担心有人袭击琅琊宫,派了十余高手卫护琅琊后观,又在琅琊前观周围布置明探暗哨。左慈忽道:“我们力量不宜分散,若我估计不错,侯爷若想围歼刺客,必会将刺客往这边赶来。”
这时突见一什官兵匆匆上山,四人目力皆好,望见中央那人正是齐隶。齐隶连番建功,很受姜述器重,已被姜述收为弟子,名列姜维、邓艾、钟会之后,排名第六。齐隶绕过人群,望见于吉等人,径往这边赶来。
在玉霄道长眼中,寻常士兵都是如蝼蚁般的存在,于吉、和-图-书左慈等琅琊宫高手和王越、史阿师徒都去了琅琊宫,唯一让玉霄道长重视的除了姜述本人,就是典韦、许褚等猛将。玉霄道长忽略了两件事,一是军阵的威力,二是姜述的心机。
四人皆知姜述传信有信鸽,派齐隶上山,不仅是来传达消息,还有临场指挥之意。于吉道:“我等不谙军事,又不知侯爷布局,还是由你指挥吧。”
众人齐声叫好。王越又说道:“刚才闵庄主所说的成立汉教一事,并非让大家都入汉教,就如我们这一脉,大多都在朝廷有执事,我们这脉决定不参加汉教。汉教包容万象,大家想进就进,不想进的就多为国出力,一样都是大汉好男儿。”
众人听得血脉奋张,齐声喝彩。闵飞道:“我的话就说到这里,有请王越将军讲话。”
此人说话之时,一位紫脸中年汉子向前数步,迈向高处,转身大声说道:“诸位,在下就是王越。我今天过来,代表齐侯向大家表个态,大家若是从军,不到万不得已之时,刀锋不会冲向汉人,未来我们屠灭周边异族时,有的是我们建功立业的机会。我们大家将眼光放开,未来拿异族人的头颅,换取我们光宗耀祖,是一件多解气又多光荣的事!”
于吉、左慈、王越等人各说一套,或劝各门派加入汉教,或劝江湖人物加入军队,是在削弱江湖力量的同时,加大朝廷掌控的力量。前来参加武林大会的门派,都不愿得罪朝廷和琅琊宫,心里即使不愿并入汉教,也不能当众反驳于和_图_书吉等人的言论,都或多或少发表支持言论,这让与会众人产生盲从心理,当场投奔汉教或军队的人数很多。
于吉见群雄已吃完饭,站起来说道:“众位英雄好汉,咱们这就助侯爷去,不过敌人势大,我们得有规矩。”说到这里,指着齐隶道:“这位是侯爷六弟子齐大人,我们听从齐大人安排。”
众人闻言,这才平息下来,纷纷撤了酒,只吃饭食。
于吉、左慈、王越、史阿聚在一起商议,史阿道:“侯爷向来不做无把握之事,这次前来琅琊宫,或许有诱敌之意。若是如此,附近肯定还有伏兵,我等还是等候命令吧。”
人群纷嚷一回,很快领了旗帜,人员立时分明,除了琅琊宫弟子,余人分为十一拨,分下十一面各色旗帜,余人皆向中军报到。齐隶见人员聚齐,分遣群雄先后出发。
姜述上次遇刺十分凶险,甄婧因此丧命,蜀山高手武功高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主要是吃了崔涣的亏。这次姜述从洛阳赴琅琊宫,是想与群豪见上一面,在东莱居停数日,然后跨海到东倭,征伐日益强大的邪马台国。
两女说完,南海派掌门包同说道:“我以前避居南方偏僻之地,近日北上,见识了朝廷治下百姓的富足,也特意到过东莱,见识过东莱官员的勤政爱民。我们南海派虽然还游离在朝廷管辖之外,但我今天表个态,我们支持朝廷统一,支持朝廷征战四夷。”
典韦、许褚平常自以为武功高强,上次遇到玉观这个层次的蜀山派高手,才晓得天外和-图-书有天,这些日子统领兵马训练军阵,就是为了对付江湖高手刺杀。高顺为人严谨,仔细探听此事经过,也有针对性地训练属下,以军阵合击之力对付江湖高手。
自玉霄道长一行踏入境内开始,情报司和神鸟机构就将情况汇报上去,玉霄道长的行动自以为隐密,其实都在姜述的掌控之中。姜述之所以迟迟未采取行动,等的就是这个时机,不是要消除蜀山派这个江湖敌对势力,而是要造成江湖门派的对立。
群雄中有人叫道:“齐侯是好人,我们大伙儿冲下山去,帮助齐侯追杀来敌。”
大家有些重视门第的,方才还在转着心思,闻言顿时放下心来。只听王越接着说道:“请五行门修门主说几句。”
玉霄道长与姜述交恶,源于刘焉亲自出面说服,以蜀山划为蜀山派私产的代价,说服玉霄派出派中十余精锐,参与上次对姜述的刺杀。这次玉霄亲自出山,并非刘焉再次说服,而是因为玉观等派中精锐丧命。玉观虽说是玉霄师弟,但因其资质特佳,最得玉霄器重,还打算将掌门之位传给他,何况玉霄一向心高气傲,吃了这么大的亏,玉霄怎能善罢甘休?玉霄不想过失先在己方,只考虑姜述杀了蜀山派十余精锐,纠合益州武林高手及派中精锐百余人,分头秘密进入姜述辖区,又从洛阳一路跟踪姜述过来。
群雄纷纷互相询问,人心浮动,史阿站起身来,登上高处一块大石,大声道:“山下传来急报,齐侯本想过来见见诸位,但在来路上遇人袭击,所m.hetushu.com幸护卫众多,已将敌人击退,正在追杀敌人。”
柳落花生得极其妖媚,声音似有无穷的诱惑力,不少年青子弟把持不住,看得眼都直了,哈拉子流了一地。老一辈人却知道柳落花心狠手辣,是个不敢得罪的人物,纷纷小声警告小辈。
齐隶向于吉等人行礼毕,道:“陛下路上使陷阵营护卫,刀锋营四营潜伏在边侧,诱使玉霄等人出手。玉霄领人攻击师父时,见陷阵营军阵厉害,不仅没有建功,反而损折人手不少,率人逃跑。西方、北方、南方要路皆被堵住,玉霄等人逃无可逃,只能往这边来。师父担心这边不知实情,贸然下山相助,反被玉霄钻了空子,让我赶上山告诉诸位前辈。”
修飞雁不仅人长得美,声音也悦耳动听。这时,柳落花也上前数步,走在修飞雁旁边,道:“我们摘星楼与五行门共进退。”
修飞雁在江湖上称为鬼,并非说修飞雁长的不好,而是说她的身法诡异莫测。修飞雁相貌端庄美貌,年纪虽然不小,但依然魅力四射,迈上高处,娇声道:“我们五行门传承已久,改投汉教得经过长老公议通过,这事我在此就不表态了。但我在此可以保证,日后征伐异族时,少不得我们五行门弟子的身影。”
有见多识多者开始介绍:“那位青衣美妇是当年江湖第一美人修飞雁,紫衣美妇是摘星楼楼主柳落花,两人红颜薄命,人长得美,武艺也高,就是因为太优秀,无人能配上两人,所以至今未嫁。”
又有人叫道:“对,现在政治清明,百姓和*图*书安居乐业,全赖齐侯之功,我们大伙下山帮忙去。”
史阿见状,大喊道:“诸位要想帮忙,也得先吃饱肚子。我这就派人打探情况,等会分派诸位任务,诸位先吃饭吧。”
王越人称天下第一剑客,又是姜述的授艺老师,多年前就已名满江湖。古时通讯交通不发达,王越名气虽大,但不少人不认识他,听闵飞说完,众人都伸长脖子向前看。只见闵飞这排人坐在最前面,除了两名三旬左右的美妇,还有六名年纪不一的男子。
姜述这次出巡与上次私访不一样,典韦、许褚带领部下精锐随行,廖化统领的陷阵营外层围护,高顺统领四营士兵跟在身后不远处,不用说上百名江湖人物,即使数万精锐兵马来攻,这些兵马也未必会败。
要说玉霄道长这人,虽然生性高傲,但在江湖上并无恶迹,在益州声名极为响亮。蜀山派也属名门正派,门规森严,在江湖上声名不错。若非被刘焉拉入政治争斗,玉霄道长与南华真人地位相仿,在江湖中几乎属于神仙中人物。
两人这一开头,众人借着酒意,大呼大叫,群情愤激。
众人纷纷表态,不少人当场投入汉教,也有不少人到王越处报了名。姜述让琅琊宫召集这次武林大会,给汉教和军队收拢了不少武林人物,极大消除了不安定因素,至此算是小有收获。
齐隶也不客套,道:“刀锋五营全部出动,从三面往里挤压,玉霄等人无路可走,只能往东方而来。进入此处须经过老鹰嘴,那里地势险要,可以设伏,狠狠地给玉霄一记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