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61章 困住玉霄

齐隶稳了一下心神,安慰道:“这些江湖好汉,武功都强,却是一群乌合之众,怎比得上朝廷所练的精兵?未经操练,即使严申号令,也未必好用。旗令还没下达,人就乱糟糟的冲杀出去,这哪里是打仗,简直是胡闹!”
于吉心下歉然,道:“都是我们事先没有严申号令。”
玉霄道长合共百余人,袭击姜述时折了二三十名,在逃亡途中又折了二三十名,被群雄截下二三十名,随着玉霄道长冲出包围圈的只有二三十名,大多是蜀山派精锐,个人武艺很高。
弟子们见已到绝地,都出言催促玉霄真人撤走,言语间真情涌动。越是这样,玉霄真人更是走不得,他仰天厉啸一声,不由凄然泪落,道:“罢了,罢了,既然不是其敌,我等认输便是。”
话音未落,只听号角声响起,大队骑兵赶到,行进时也摆着整齐的军列,骑弓一轮轮按序发射,十余名落后的刺客登时被射中,速度减下来,又会有更多的箭射来,伤者很快尸横就地。
齐隶连声叹气,说道:“若在军中,部下这般不听号令,自行杀敌,带头的军官非得斩了不可。”
长时间的厮杀逃命最是耗费体力,玉霄道长武艺虽然精绝,逃到海边也是筋疲力尽。回观身边弟子,个个气喘吁吁,害怕丢了性命,个个都拿出了吃奶的力气,潜力基本已被挖掘出来。
“恩师,你不要管我们,先m.hetushu.com退吧,我们断后。”
玉霄道长见群豪人多势众,不敢回头厮杀,望着海边逃生。在玉霄心目中,海边有的是小船,只要夺取数艘小船,逃到茫茫大海之中,姜述手下兵力太多,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虽说敬江不识字,因是盗贼出身,剿匪专业得很,敬江分出一半兵马就着地势摆阵,另一半兵马上船,操作驽箭、火炮、小型投石机均对准来路。如此严阵以待的阵势,不用说二三十人,就是数千精兵想从此过,也得付出巨大代价。
姜述设计引诱玉霄道长出手,周围水陆驻兵均已得到通知,敬江判断玉霄道长很有可能走水路,拿出地图琢磨一会,统领中军一千兵马在山海相汇处设卡,封住东下道路。
众人皆伏在岩石之后,许多人初次参与如此规模的群战,不由热血如沸,青年子弟纷纷请战。于吉也有些按捺不住,询问齐隶道:“小齐,我们冲下去?”
齐隶原本有些沮丧,见玉霄道长杀出重围,往东而行,忽然露出喜色,道:“玉霄想从海边夺船而走,却不知那边驻有水军一营,战船上皆配有火炮,这下玉霄想要逃得性命,怕是很困难。”
只见右路人一鼓作气地杀上前,紧接着墨门、五行门和摘星楼等各处埋伏的群豪尽起,齐隶无奈挥下旗号,左慈领着中路群豪也杀上前去。
陷阵营军阵涌动,从http://www.hetushu.com阵中现出数条身影,两名老道是于吉和左慈,身穿军装者是王越和史阿,中间一人丰神俊朗,身体修长,气度不凡,身着将官军服,正是齐侯姜述。
史阿站在齐隶身侧,望着山下乱局,叹道:“被围住的很少有蜀山派精锐,玉霄道长这次若是脱逃,再想寻机歼灭,怕是不很容易。日后即使恢复益州,以蜀山的险峻,想要攻下蜀山派,官兵定会损伤不少。”
于吉见玉霄道长面目已依稀可见,道:“现在可以杀上去了?”
王越道:“事已如此,叹气也无用了。咱们也动手吧!”
于吉、王越身形很快,紧随前面众人冲下峰去,齐隶道:“道长,这里需要有人坐镇,你不需亲临前敌……”叫声未毕,于吉展开轻身术,早去得远了,但见他疾冲入阵,长剑挥动,立即取了两名刺客性命。
以玉霄道长高傲的性格,说出这话比杀了他还难受,身边的蜀山弟子这时皆泣不成声。玉霄道长强忍住心酸,对陷阵营士兵高呼道:“蜀山派玉霄,求见齐侯当面。”
江湖人物都出身百姓,姜述在百姓中声望极高,在江湖人中声望同样很高。姜述遇刺消息传来,又有于吉、史阿等人鼓动,立时形成一个支持姜述的同盟。这批人皆不知刺客身份,大多数人也不知道刺客头子是声名如日中天的玉霄道长。这次围捕玉霄道长的行动,最终m.hetushu.com无论成败,参与的江湖人物知道得罪了蜀山派时,迫于蜀山派的庞大势力,这些江湖人物为了避祸,日后只能依附朝廷或琅琊宫,这次武林大会整合分化江湖人物的目的就可达成。
齐隶摇头道:“等一会,陷阵营还未上来,那时竖起黄旗,四面伏兵齐起,这伙人便走不脱了。”
这时骑兵一排两骑,整整齐齐,从后面匀速追赶,也不急着近战,只用骑弓伤敌。蜀山道子体力不继,面对连续不断的箭雨,不断有人受伤。伤者速度减缓,力量不及,很快就会中更多的弓箭。若非玉霄道长不时断后阻挡,怕是蜀山弟子此时存不了几名。
……
齐隶还是摇头,道:“还得等一会。”
众人均忌玉霄道长身手太高,行到玉霄道长二十余步远时,都停下身形。姜述抱拳施礼,道:“姜述见过玉霄真人。”
于吉早已心痒难搔,叫道:“好,大家杀啊!”
敬江是东海盗出身,水军元老之一,没有文化,但在军中威信很高,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。自从接到通知,听说琅琊宫召开武林大会,敬江就有意收拢兵马,担心江湖人捣蛋,沿海边道路设置关卡,盘查来往行人。
只听一声惨呼,又有一名蜀山弟子被箭射中,玉霄道长回身一望,见是小弟子云若伤了左肩,疾步而行,抓住云若往横里一拖,避开一波箭雨,接着将云若抡往前方。望着云若与师兄们http://m•hetushu•com汇合,玉霄道长这才长吁一口气,稳了一下心神,脚下发力,冲着追兵杀上前去。
在后追赶的陷阵营士兵,知道玉霄道长厉害,见状立即停下行军,就地组成严密的防守圆阵,似一只张开利刺的刺猬一般,让人不知如何下口。玉霄道长攻不进来,但阵内利箭却能射出去,玉霄道长不敢停步,只能左腾右挪,不断变幻身法,回身望见弟子们已经拐过山坳,这才急腾几下,身形如鬼魂一般,很快追上弟子们。
前边有兵马阻住去路,后面有紧追不舍的追兵,海里有严阵以待的战船,左边是几乎是九十度角的峭壁。若是玉霄道长一人,即使现在疲劳过度,修为大降,但无论跳海逃生还是攀岩而上,还都难不住他。但是玉霄身边还有十余名伤痕累累的弟子,皆是他的本家子侄和亲传弟子,如何能舍弃他们独自逃生?
“伯父,山上怕是也有兵马,您从海路走,不然官兵围拢上来,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突然之间,右峰上喊声大作,南海派、剑皇庄为首,率领右路人马,从山坡上杀将下来。齐隶叫道:“啊哟,不好!”
于吉道:“怎么了?”
玉霄道长也知琅琊宫附近群豪聚集,此时见千余人同时杀上,带领门中精锐往斜刺里冲锋,他的武功极高,很快杀出一条血路。这时陷阵营官兵被群豪阻住去路,难以结阵应战,敌我混杂,弓驽也无法利用。
齐隶说完,和图书又叹了一口气,想起内府三营号令严峻,兵将无不肃然奉命,自己初次指挥战事,算是以失败告终。
大汉水军自太史慈建军以来,兵力从三千逐渐扩到五万,部下分为十营,在沿海区域驻扎。琅琊宫位于青徐交界处,往东到威海有漫长的海岸线,为了保护青州腹地,水军在此处驻有不少兵马,琅琊宫东边水军军营驻有三千水军,由营将敬江统领。
玉霄道长自清晨出手,经过一阵厮杀,就开始率人逃亡。护卫姜述的三营皆一人双马,步卒如何逃得过骑兵追击?因为玉霄道长武艺过高,姜述担心损伤太众,未让骑兵散阵追击,玉霄道长一行这才侥幸逃到此地。
玉霄道长这次出手,体力也已消耗到极限,追上弟子时感觉有些目眩,知道修为耗损过多,若不抓紧时间打坐歇息,即使逃得性命,也免不了一场重病。
齐隶顿足道:“包围圈还未形成,以玉霄的武艺,若无军阵挤压,如何会困住他?怎么不见旗号,便自行动手了?”
一个清亮的声音从陷阵营中传出,道:“各军就地驻扎。”
这时只听弟子们一阵惊呼,玉霄道长定神往前张望,只觉心脏似是受到重击一般,前面海山相连处,形成一道天然屏障,左边是峭壁,右边是大海,中间只有百米左右的狭窄通道,一支兵马已经摆开军阵,严待以阵。海上摆着十余条战船,船上兵马也是全幅盔甲,强驽利箭正冷冷瞄向他们一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