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64章 东倭格局

萨多听后瞠目结舌,继而问道:“袁胤如何处置?”
甘宁在旁问道:“袁家不是败落了吗?此人又能兴起什么风浪?”
打听消息不能轻易开口,在戒备森严之时,很可能惹人怀疑,以卑乎弥的身份,一端被人盯上,要想脱身很难。卑乎弥转了一圈,指着一家装修华丽的酒楼,道:“先去酒楼用餐。”
卑乎弥不待伙计说完,道:“拿手菜都上一份,再拿一坛好酒。”
陈异并非袁术近支子弟,但是最得袁术信赖,姜述赦免袁氏远支弟子以后,陈异得袁术暗示,改了籍贯出生地,又改姓陈,受袁术重托,在东莱钱庄存了大笔钱财。后来袁胤到了东倭,让陈异取出部分存款,在祥通港等地开了数家陈家商行,赚钱之余以为耳目。
汉人到达东倭,带来了先进的科技和许多新理念,贵族们皆心生向往,以学汉字读汉书说汉话为荣,邪马台以儒学理念治邦,经济发展很快。一国经济实力提升,必然会提高军事力量,花重金购买汉制兵器为样品,大力发展治炼,生产铁制武器,又从扬州高薪聘请数名老卒,教习部队演练战阵,邪马台战斗力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。
姜述前来东倭,保密级别很低,陈异提前得到消息,迅速派人通知袁胤。袁胤潜心复仇,不愿错过这个机会,通过萨多向卑乎弥建言,只须烧毁祥通港储备的粮草,汉军或会不战而退。
陈异确是袁家子弟m.hetushu•com,而袁胤等人也皆在东倭藏身。袁胤确实是个人物,精通文武,颇有谋略,因为出身大家,不知民间疾苦,原本眼高手低,自从袁家对上姜述,灾难接踵而至,竟将袁胤逐渐磨练成才。袁术孤守南阳之时,便知大限已至,提前准备好大量金钱珠宝,使心腹族人袁异存在东莱钱庄。后来挑选部分优秀子弟随同袁胤出逃,除了让张勋、俞涉、李丰三位心腹带领精锐护送,又将赖以保命的八大金牌杀手派了过来。
卑乎弥却不知她日常习惯与传说中的日照大神极为相似,而日照大神事迹并未出现于典籍中,皆是各支贵族族长口口相传,即使寻常贵族知晓这些秘密者也少之又少。卑乎弥父亲属于贵族旁支,不可能听说日照大神的事迹,诸位贵族族长认为卑乎弥习惯皆属自然,更加认定她是日照大神转世。卑乎弥因此威信很高,只要发下话来,合国贵族无敢不从者。
入夜,陈异带着袁胤、张勋、俞涉等人,出门打探消息。卑乎弥只带两名侍婢出门逛游,十余名便衣护卫远远跟在身后。一行人沿着西街往东缓行,街道十分宽敞,青楼歌肆馆舍茶楼林立,与繁华的威海商埠相仿。城内人来人往,大多皆是汉人,言语也是汉话,虽然与大汉本土相隔重洋,却让卑弥呼有一种来到大汉城市的错觉。
三人进了酒楼,径自寻了一张临街桌子坐下。和_图_书伙计走了过来,问道:“几位小姐用些什么?”
卑乎弥甚为独特,除了祭祀之类的重大活动,平时深入简出,很少抛头露面,在王宫后面圈了一处极大的院落,居住在此静修。院子内除了十余位贴身婢女,只有他的弟弟亚侍才有权进入此院。
姜述到达东倭时,赵云部下早已到位,与诸葛亮制订好军事计划,只等姜述赶到付诸行动。因为祥通港距离东莱最近,大量军粮辎重皆储备在此城,引得卑乎弥不惜风险亲身来此主持。
袁胤答道:“军粮辎重皆在军港左侧大仓库内,但是其中守备情况还未探明,入夜我亲自带人前去打探。详细计划且待探明信息再行制定。”
袁胤、张勋、俞涉、李丰等早已潜入城中,听说卑乎弥传召,很快聚了起来。袁胤等人皆未见过卑乎弥,面对这位名望很高的一国之君,皆不敢以其为女子之身而轻视,神态十分恭谨。众人见礼完毕,袁胤道:“此次行事凶险,大王亲临险地,若有差池,在下等万死莫赎。”
姜述笑道:“这些年嘴皮子倒练上去了。那女子暂且不要惊动,只须派人盯紧便是。陈异身份可疑,十有八九是袁家余孽。”
袁胤道:“已经于午前到达,安排在衙门驿馆,防卫十分严密,寻常人很难接近。”
姜述摇头道:“兴霸莫非忘了袁胤?情报司事后探明,当初随从袁胤逃走者,有数百人之众,其中有袁术一支http://m•hetushu.com近二十名青年子弟,还有八名顶级杀手。”
袁胤辗转来到东倭,为了躲开姜述,乔装分为数批,漂洋过海来到东倭。袁胤不缺金钱,左右又有数百汉军精锐,邪马台贵族自然对他高看一眼,但是卑乎弥却推脱不见,一位贵族名叫萨多,与袁胤关系亲近,求见卑乎弥为袁胤说情。卑乎弥答道:“袁胤此时落魄,尚有数百带甲卫士,可想当年袁家厉害至极。袁家如此势力,尚被姜述连根拔起,我等小国,如何能与其抗衡?若是公然接纳袁胤,一旦惹恼姜述,邪马台定会亡国。”
伙计应了一下,又道:“酒自然是姜府家酿最好,诸位要五年的还是八年的?”
伙计忙道:“最好的菜式是红烧巴鱼、糖醋带鱼、还有蛤蜊疙瘩汤……”
邪马台是东倭势力最大的国家,其国之所以未兼并周边小国,是因为贵族分为几系,相互内斗所致。等到立了卑乎弥为王,诸系皆有了国家兴盛的寄托,相互间妥协之后,诸系拧在了一起。
汉军大军压境,虽然尚未正式用兵,但对邪马台国造成极大压力,卑乎弥听了萨多转述,决定亲赴祥通港。袁胤以为得计,实则卑乎弥感兴趣的并不在烧毁粮草,而是想找个机会与姜叙见上一面,看看能否有办法避掉灭族之灾。
再说女子一行,跟随陈异进入陈家铺子,先到后院安顿。陈家后院共有七间正房,因为提前接到通知,收m.hetushu•com拾得十分整洁,很快安顿停妥,女子随即通知众人议事。
东倭国家林立,共百余小国,被臧霸、纪灵统兵先后灭了三十余个,东倭合境无人敢于招惹汉人。也正是因为汉人强大的战斗力,让尚存的东倭诸国恐怖难安,在这种形势下,邪马台异军突起,给东倭诸国带来了希望。东倭部分国王,尤其是靠近汉人控制区的国王,担心汉人来犯,皆上贡邪马台国,自贬为属国。邪马台自然而然成为联盟核心,而卑乎弥则成为东倭诸国共主。
袁胤族弟袁异早年负责驻东莱商行,后来袁家商行连续遭到打击,被臧霸和敬江扮作强盗抢去货物无数,最终商行被迫关闭,袁异也回到南阳,一直跟随袁术左右。
纪灵得到这个消息,认为久后必会影响汉人在东倭的开发,将情况报告给姜述,姜述因此派赵云统领大军前来征伐,后来又派诸葛亮担任此路大军军师。
卑乎弥沉吟良久,道:“我因事关国家存亡不能接见,你等可以私谊与其相交。”
卑乎弥神态平静,不愠不火,缓声说道:“闲话少说,你等探知粮草囤于何处?守备布置如何?有何详细计划?”
袁胤虽未得到卑乎弥接见,但在萨多等贵族帮助下安顿下来。袁胤此时家破人亡,与姜述有不共戴天之仇,虽无缘得见卑乎弥,但是到处宣扬姜述的坏话,挑拨邪马台贵族与汉人的关系。
卑乎弥出身贵族,因为生日时辰十分独特,与天http://m.hetushu.com照大神同日同时,因此家族自小对她异常照顾。后来邪马台国内乱,国王一支皆亡,贵族们讨论国王人选时,竟然想起她来,更为玄奇的是,提及她为国王候选人后,贵族们竟无一人反对。
赵云攻打三韩时,部分三韩贵族为了避祸,拖家带口逃到东倭,其国贵族皆带来许多兵丁,为了生存,自然而然结成一体,实力比寻常东倭小国还要强大。三韩贵族来抢东倭地盘,侵犯了东倭本地贵族的利益,因此东倭数国联合与三韩遗族交战,不料却吃了败仗。卑乎弥闻听此事,派兵前去征伐,三韩遗族实力有限,与强大的联盟作战无疑是自寻死路,因此派使乞和。卑乎弥将三韩遗族合并,划东倭岛西北一块区域让其安置。后来高句丽亡国之时,又有许多贵族前来投奔,皆被卑乎弥收留并划地安置。邪马台统合这些力量,实力暴增,出兵征伐一些不愿臣服的小国,东倭本土势力渐有整合为一体之势。
此女不是别人,正是姜述此次寻找的主角卑乎弥,她亲自冒险前来,共有两件事情要做,其中之一就是烧毁此城粮仓和码头,扰乱汉军后勤供应,以缓解赵云部对邪马台国的军事压力。
卑乎弥道:“弄些拿手酒菜上来。”
卑乎弥又问:“姜述到了吗?住在何处?”
纪灵见掌柜伙计离得皆远,小声道:“以前尾随主公左右,因此没有太大压力,如今远离主公时间太长,再见才知主公官威,不得不拘谨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