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68章 攻占吴郡

姜述又召郭嘉,道:“伯符建言先攻严白虎,奉孝之意如何?”
严白虎见众人皆沉默不语,自己也无好计,道:“如此你领兵马一万,前去枫桥拒敌,若是敌军势大,则紧急退回城中防守。”
满会道:“我家将军只欲守吴郡。”
孙策道:“刘瑶名为扬州刺史,然而诸郡皆不心服,吴景、孙贲皆与我有亲,大军赶到之时,此两人必不敢与我军争锋。会稽太守王朗,乃是知名文士,然此人武功不足,周边各郡不与其争锋,因其名望之故。庐江太守陆康,乃江东大族陆氏族长,势力极大,甚难安抚。吴郡严白虎,为人暴虐,不得人心,其地沿海,又与广陵接连,可先攻其地,以威慑诸郡。”
满会道:“朝廷水军若干,昨夜突然出兵,如今港口全部被占,军船亦被其夺走。”
刘瑶摇头道:“扬州四分五裂,乃我能力不及,朝廷若是来攻,我等只有举城而献,若真如你所言,四郡皆归朝廷,彼时我等降了便是。原本皆为朝廷之地,我又为皇亲,此应为之意。若是朝廷攻下吴郡,再无动作。我等可借朝廷之威,命令各郡交纳税粮,或可收拢各郡。”
严白虎就派满会出城去见孙策,孙策让宋扬谈判,问满会道:“你等何意?”
严白虎见状大惊,道:“我军兵马不足两万,又被断了水路,今彼兵五万余,又有这般勇将和-图-书,我等安是对手?”
邪马台并于大汉,姜述请设东倭郡、倭南郡、倭西郡、倭北郡,朝廷分派官员治理。封诸葛亮为平波将军兼领四郡军事,统领两万兵马驻守东倭四岛。
严白虎一愣,继而吓得脸色苍白,命令左右聚文武议事。众人尚未聚齐,有斥侯来报,道:“朝廷兴兵,孙策统领大军正向吴城赶来。”
姜述回到营帐,让人押张勋、俞涉前来,道:“你两人本是汉将,如何随袁氏背井离乡?”
姜述先让人押袁胤上来,袁胤望着姜述,一言不发,只是恶狠狠地盯着,姜述见状,叹了口气,从俘虏中找出袁氏子弟,让典韦押到营门斩首。可怜袁术一支子弟,若是自此隐藏起来,天下之大,怎能无落脚之处?又不缺银钱,尽可延续繁衍,怎奈继续兴风作浪,今日被连根拔起。袁术一支只余八大杀手护着袁耀逃走,其余族人遂绝。
刘瑶到任后,吴景、孙贲迎其到曲阿。袁术占据豫州,又想图谋扬州,派兵攻打扬州江北诸郡县。刘瑶遣樊能、张英统兵防御,相争数年,不胜不败。
邪马台贵族分批安置在大汉各郡,其余小国有不从者,皆被诸葛亮引兵征平,东倭正式纳入大汉疆界,大汉又添四郡。
严白虎自黄巾起,招募壮丁万余,攻城拔寨,占据吴郡,自称东吴德王,遣部将分守乌程、m•hetushu•com嘉兴。吴郡人口众多,商铺林立,为繁华大郡,因为严白虎暴虐,许多商人迁去东莱,吴郡逐渐衰弱。
回到洛阳,姜述奏明两后,封卑乎弥为一品夫人,令为姜述平妻。姜述与卑乎弥完婚不久,与郭嘉等人奔赴徐州,开始筹划讨伐刘瑶之事。
严白虎不得民心,其部下又多是吴城人,到嘉兴之时,身边只余五千余众。严白虎会合嘉兴守兵,计有八千余人,见孙策前锋已到城下,不敢困守城池,欲投乌程,行到半路,闻知乌程被田械攻下,无奈之下逃奔余杭。
俞涉道:“袁太守于我两人有知遇之恩,受其委托,不得不忠人之事。”
宋扬道:“吴郡皆朝廷之地,非严白虎所有。你告诉严白虎,若是举地归降,可保性命,待打破城池,欲得性命也难。”
严白虎此日还未睡起,忽有从人来报,道:“满校尉在外立候,说有紧急军情报告。”
大军水陆并进,围住吴城。孙策统兵赴城外挑战,城中只是不理,无人出战。城上一员小将,见孙策部下出口骂战,露出头来,右手指着城下大骂。孙策就马上拈弓取箭,顾左右道:“看我杀了这厮!”说声未绝,弓弦响处,果然射个正中,直直射中小将咽喉。城上城下见者,无不喝采。
孙策欲要出战,部将荀正道:“主将乃三军之所系命,不宜轻敌小寇。和_图_书文聘、宋扬皆勇猛之将,何须将军出马?”
刘瑶,又名刘繇,字正礼,东莱牟平人。齐孝王少子牟平侯之后。繇伯父宠,为汉太尉刘庞侄,原兖州刺史刘岱兄弟。刘瑶年轻时,其叔刘韪为贼人劫持,统乡人杀死贼人,夺回其叔,自此名望渐显。后来举孝廉,初为郎中,又任下邑县长。后来任命为司空掾,除侍御史,其坚辞不到任。后来避乱江淮,灵帝任命其为扬州刺史、振武将军。
却说刘瑶接着朝廷命令,说严白虎起身贼盗,占据吴郡,横征暴敛,百姓怨声载道,今朝廷兴兵讨伐,令扬州各郡各守疆域,不得随意出兵,以免误伤。刘瑶对严白虎成见更大,见信大喜,从事薛礼道:“朝廷兴兵讨伐严白虎,若夺得吴郡,会稽兵马暗弱,若惧朝廷往攻,或会不战而降,吴景、孙贲若再献地而降,主公虽为扬州刺史,然名不属实,久必被朝廷兼并。”
张勋亦点头认可。姜述道:“事至如今,怜你两人忠主之心,若想为将,我可安排你们职务,若想为民,我即放你们回籍。”
一路之上军士四散,军粮亦被部将江傅劫去投降,快至余杭时身边士兵只余五百余。因为缺粮,饭时去路侧凌家庄劫掠。凌家庄却有一位豪杰,姓凌名操,通晓武艺兵法,农闲时教授族人武艺,听说乱兵进庄,召集村中百余壮丁与乱军相战。严白虎部和图书下兵无战心,竟被百余人打出庄外。严白虎担心被追兵赶上,不敢计较,竟去投奔会稽王朗。
薛礼知刘瑶必败,再不复言,归家后即写降书,令心腹送给姜述。
姜述抚掌道:“奉孝所言甚是,既然如此,可让太史慈统领水军,先去夺了吴郡港口,我让孙策部为此次征战主力,定可一战而定。”
大军进去,各自围住营帐,并未惊动。俞涉正在沉睡之时,感觉有人推他,不耐烦地哼了几声,并未睁眼,感觉有冰凉之物触体,这才惊醒,睁眼看时利刃已经抵在咽喉上。
两人皆言愿为民,姜述赠两人盘缠,又使人指点两人路途,张勋、俞涉自此归乡。降卒也有半数愿意归乡者,姜述皆赠送盘缠,愿意从军者,暂时编在亲卫,待东倭事了,再将其编到赵云部下。
满会狼狈而回,与严白虎实话实讲,严白虎闻言大怒,但战又战不过,无奈之下只能弃城前往嘉兴。孙策统领五千兵马入城,让宋扬统兵安抚百姓,守护城池,自统余军紧追,沿路降者无数,孙策命部将陈芬统领本部兵马分兵受降,又分兵让部将田械去攻乌程。
孙策道:“你之言如金石,既然如此,且让文聘出战。”文聘好战,闻令欣然出马。比及文聘到了桥上,甘宁统领水军从下游逆水而上,水军驽箭齐发,射倒严兴部下无数。严兴见敌不过,不等与文聘交战,便下令撤军。hetushu•com孙策统领兵马紧追,一直杀到吴城城下,严白虎领兵接应,严兴军败退入城中。
满会道:“不若派人求和。”
严白虎之弟严兴道:“所谓兵来将挡,我领兵前去交战一场再说。”
丹阳太守吴景为孙策母舅,豫章太守孙贲为孙策堂兄,各拥兵万余。姜述回京,召孙策问道:“我欲取扬州,当行何计?”
郭嘉道:“刘瑶对朝廷表面恭顺,对其无名兴兵,吴郡、会稽皆是大郡,夺取吴郡,王朗有文胆却无武胆,必会举地投降。两郡若下,丹阳太守吴景、豫章太守孙贲皆孙讨逆亲族,可以遣使说降,六郡之地则下四郡。余下九江、庐江,只须让降官报上文书指其过失,则出师有名。”
严兴当即点将整兵,启程赶往枫桥,兵马摆列军阵,严兴横刀立马,在桥头上严阵以待。斥侯向孙策报告,孙策道:“无名小辈,竟敢对抗天军。”
扬州之境共有六郡,九江郡、庐江郡、丹阳郡、吴郡、会稽郡、豫章郡。刘瑶到任数年,能够完全掌控的区域很小,除九江郡外,丹阳太守吴景、吴城太守严白虎,会稽太守王朗,庐江太守陆康,豫章太守孙贲皆有异心。
天亮之时,姜述得到报告,说袁胤一伙被抓获,连藏身老巢也被抄得干干净净。姜述领兵回营,问明诸葛亮经过,道:“亮儿可以独领一军了。”
严白虎急披衣召见满会,道:“何事如此惊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