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70章 分散山越

姜述既下扬州,安顿一年以后,开始谋划交州。朝廷下旨,伏波将军太史慈兼任交州刺史,鞠义任交州兵曹,所辖新编裂石营五万马步军转为地方编制,部将黄祖、王威、张达、马忠、范疆皆随鞠义到任。避开士家兄弟任职的交趾、合浦、九真、南海四郡,任命桓阶为苍梧太守,耿武为郁林太守,陈矫为日南太守。
又介绍另一位少年,道:“这是我侄孙陆仪。”
陆康忙不迭答应下来。姜述随即任命贾范为庐江太守,陆康交接完军政事务,自回江东养老。陆逊则随姜述北上。扬州顺利恢复。
士燮字威彦,苍梧广信人。其祖先本是鲁国汶阳人,王莽之乱时避祸交州。六世至士燮父亲士赐,桓帝时封士赐为日南太守。士燮少游学京师,随颍川刘子奇学习,帮助其师治《左氏春秋》,因此孝廉入仕,补尚书郎。后举茂才,除巫令,迁交阯太守。
姜述文治武功,当属天下第一,自然是少男少女崇拜的榜样,陆逊毕竟年少,得了这个喜讯,不由喜上眉梢。姜述道:“伯言近日好生侍候叔爷,抚育之恩最重,为人首先重孝,其次才是感恩。”
圣旨下到交州,士燮自是明白朝廷要收回交州,聚齐族人商议。士家为交州大家,士燮兄弟七人,士燮六子,嫡系子侄计有三十余人。士燮道:“圣旨已经下达,刺史、兵曹、别驾皆是朝廷派来,苍梧、郁林、日南三郡太守、兵曹也由朝廷委派。现在看来,http://m.hetushu.com朝廷这是要收回交州,目前只是第一步,第二步就是我们兄弟掌控的这四郡了。”
陆康大喜过望,陆绩随其回家侍候,实是姜述让他再好好教导一下,三年后已是成人,去丞相府谋取一个官职。陆逊福气就大多了,姜述两个大弟子现在年纪轻轻,一个现任刺史,另一个担任平波将军,若是不出意外,陆逊未来前程不可限量。陆康连忙上前谢过,道:“多谢齐侯恩典。”
士郁道:“朝廷这刀伸得太快,切得也多,我等偏偏没有好办法应对。莫非是齐侯的主意?”
姜维十五岁出师,出任海昌屯田都尉,并领县事。正逢天气亢旱,姜维打开仓谷以赈贫民,劝督农桑,百姓对其十分信赖。到任不到半年,政绩突出,拔姜维为扬州贼曹,此时吴郡、会稽、丹杨多有山越起事,姜维秘密调查情况,提出剿抚相合的治理计划。
姜维统领新练之兵赴丹阳,派出士兵联系各寨,探明果然是费栈刻意挑拨,邀请各寨族长长老会议,说明情况,各寨族长长老明白此事始末,又感念姜维对山越族大恩,各自回去说服从贼者回寨。费栈部下只余千余。
姜维道:“不然。山越百姓受朝廷之恩者,皆有安身立命之所,我麾下士兵虽是山越百姓,正好言传身教。从贼者多受人挑拨,明白真相后,附贼者必少之又少,剩余强硬分子,可以一战可定。”
姜维m.hetushu•com文武全才,以剿匪代练兵,数月时间,扬州匪患尽除。贼盗闻姜维大名,则竟相远循,不敢在扬州境内为祸。秭归大姓文布、邓凯等,暗地里联合苗人,抢劫百姓财物。姜维探知消息,派兵消灭苗兵千余人,俘获两千余人,审讯文家、邓家通匪,即日出兵抓捕相关人等。文家、邓家聚集家兵佃户五千余人拒捕,姜维毫不手软,大开杀戒,杀一千四百余人,文家、邓家人皆下狱,抄没两家财产,土地房舍皆拍卖。
交州共七郡,为南海郡、苍梧郡、合浦郡、郁林郡、交趾郡、九真郡、日南郡,士燮兄弟四人各掌一郡,又在偏避之处,士家在交州威尊无上,震服百蛮。
姜述受了陆逊拜师之礼,又对陆康道:“陆家是江东大族,你是族长,当听说过冀州司隶故事。朝廷不会打压大户,但是不容隐田之类事情发生。朝廷新得扬州,安顿一段时间,必会推行新政,查除隐田诸事,届时还要陆家积极配合。”
在文武众人的大力推动下,扬州局面很快打开,山越问题却暴露出来。山越实则是江东地面上的原居民,汉人迁居渐多,争夺资源引发矛盾,发生争执官府则要介入,一般情况下皆会偏袒汉人。有些官员大户设计谋夺山越地产,因此山越人逐渐被逼上深山,穷苦不堪,吃不上饭时,便聚众下山劫掠。
士燮长弟士壹,声誉也很高,交州刺史朱符为夷贼所杀,州郡扰乱。士燮上表荐和*图*书士壹任合浦太守,次弟士郁任九真太守,三弟士武任南海太守。
姜述问了两人数句,陆绩声名很大,口才学识皆好,但变通不足。陆仪就是史上陆逊,是不可多得的谋略之才,是东吴最著名的名臣之一,在吴国所建丰功伟绩,如同诸葛亮在蜀国地位一般。
姜述又唤陆仪上前,道:“陆太守,我为你侄孙改个名,就叫陆逊,字伯言。我收其为徒,随至洛阳,你以为如何?”
姜述沉吟片刻,道:“陆太守致仕,陆绩陪你三年,三年后到洛阳,我自有安排。”陆绩连忙上前施礼谢过。
士燮苦笑一声,道:“圣旨上讲我们士家劳苦功高,既然以前能够让交州稳定,此次也定能保证顺利交接。如果从中做梗,很难说朝廷是否会借机伸刀。”
士家众人面面相觑,刺史、兵曹是交州行政军事最高职务,但若士家不配合,刺史、兵曹不接地气,诸郡各行其是,两名高官就会被高高挂起。同时拿走三郡是一步好棋,刺史、兵曹被架空机率很低,有了三郡为基础,士家即使不配合,刺史、兵曹也能在交州站稳脚跟。
姜维得知费栈驻军之所,秘密布置,切断费栈部退路,在夜间潜入其驻所,鼓噪而前,应时而破,斩首百余,降九百余。与附近山越各寨商议,征其强壮者为兵,羸弱者迁到夷州分田安置,得精卒万余,宿恶荡除,所过肃清,还屯芜湖。
会稽山越大帅潘临,聚众逾万,间或出山洗劫百姓,周边百姓深和-图-书以为害。姜维统领手下二千余众,又向孙策借兵三千,探知潘临下山,设伏擒下潘临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说服潘临归降。姜维又上奏请求朝堂支持,在夷州划地以治,迁山越民众、失地汉民十余万往彼处安置。
陆逊应诺一声,先行了拜师大礼,又给陆康行礼,感谢他抚育之恩。
两位少年上前行完礼,陆康介绍年纪略小的少年,道:“这是我独子陆绩。”
士燮点头道:“齐侯从来不做没有把握之事,圣旨已经下达,无论我等如何应对,朝廷必定还有下一步计划。我们现在伸头也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的确不好应付。”
姜维因功拜为定威校尉,军屯利浦。姜维向姜述建议道:“日后征战南夷,山地较多,汉人远不如山越百姓,利浦军营之兵,我想招募山越百姓为主。”
士壹道:“苍梧、郁林皆临近荆州,怕是大军已经入境,我等出面硬抗不妥,若是让两郡太守拒不交接呢?”
姜述以为此法可行,授姜维振威将军,练山越兵三万。正值丹杨贼帅费栈受长安印绶,煽动山越人作乱,姜维统领新练山越兵讨伐。孙策最初认为不可行,道:“你营皆山越百姓,为乱者亦是山越百姓,山越百姓皆亲连亲,到了彼时士兵不听指挥,此行必败。”
刚安顿好潘临一伙,鄱阳山越大帅尤突作乱,姜维复往讨之,一战而胜,阵斩尤突,招降其部下五千余,迁到东倭安置。因姜维数次建功,恩威并济,所到之处,山越和_图_书望风归降。一年内安置山越百姓合计五万余,又上书建言山越民众赴青州、冀州等工坊打工,安置无地失地山越百姓。行此政策以后,数年时间山越百姓逐渐走出深山,或去东倭、夷州耕种,或去青州冀州工坊打工,山越之害根除,得益于姜维以剿为附,为抚为主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思路。
士武道:“我以为不然。士家领袖交州,已有十余年之久,又得军民敬重,士家上下均将交州当成自家产业。以前朝廷纷乱,无暇顾及,让我士家坐大,全然忘记交州本是朝廷所有。如今朝廷复兴,内政武功不亚于汉武,不会任由地方擅权。齐侯掌朝廷大权,向来不做冒险之事,圣旨既然下达,说明决心已下,再无更改可能。依我看来,此为士家每年纳贡而得的福份,齐侯为士家留了一步生路,若是主动交出交州军政,士家会安享荣华富贵,如若不然,下一步朝廷就会派遣大军攻伐,彼时便是士家大祸来临之际。”
扬州数月平定,孙策改任扬州兵曹,其部下改为丞相府编制,姜述让鞠义重组裂石营,编制马步军五万,中军两万兵马,部将黄祖、王威、张达、马忠、范疆,各统马步军六千。重骑兵六营副将张百阳升任重骑兵六营主将。
后来朝廷派遣张津为交州刺吏,张津后为部将区景所杀,朝廷听说张津已死,封士燮为绥南中郎将,都督七郡,领交阯太守,代行刺史权力。自灵帝遇刺,朝廷纷乱,道路断绝,但士燮每年皆从海路进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