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72章 士家归心(二)

赴宴的故朋好友皆是千石以上高官,提起姜述不是畏惧,而是由衷的敬佩,这让士家兄弟对姜述更是畏服。所谓服人者服其心,姜述能做到这步,说明其御下之道已上升到极高的高度。
晚宴安排在齐侯府,朝中三公九卿及士家故朋好友来了不少,气氛十分宽松,士家兄弟感受到浓浓的热烈气息。姜述不太擅饮,单独敬了士家兄弟一杯,便匆匆离席。不一会工夫,三公九卿也渐次离席,只留下一些故朋好友一起说话。
武陵夷共分五族,皆依溪水定居,当地汉人称其为五溪蛮。五族共约四十余万,精壮十余万,原本皆各按区域,相安无事。势力最大的一族为滑溪蛮,人口十五六万,精壮四万余,族长名叫沙摩柯,自接任族长以后,以为五溪蛮之所以受汉人欺负,皆是因为力量分散之故,因此邀请四族族长聚议,称欲建国,统一号令,攻伐汉人城池。四族皆惧沙摩柯攻打,不得不赞同,沙摩柯自封五溪王,封各族族长为公侯,勇猛之士为将军。
士家兄弟入京,姜述出城十里迎接,向天下人显示对献土者的尊重。士燮仔细打量姜述,除了多些官威,气质独特之外,姜述外表与寻常青年官员并无两样。比及跟随姜述入城,道路两边的百姓挤得满满的,并不是要看交州两士,而是争睹齐侯的风采。百姓们以少男少女最多,不少少女一齐喊道:“齐侯齐侯我爱你,就像m.hetushu.com老鼠爱大米。”
因为武陵多山,钟会问程远志要来一万步卒,会合部下一万步骑兵,屯于作唐整兵。挑选百余人武陵本地士卒,前去打探武陵夷情况。未有几日,情况陆续反应上来。
恢复交州之后,益州与朝廷边界相接达数千里,刘焉意不自安,上书请求归附,暗地里却指使苗蛮孟获隔绝道路。神鸟无孔不入,早将消息报告到洛阳,姜述因为新下交州,境内多异族小部落,整治难度很大,一时间也没有精力西征,压下情报不理。
刘焉在西川,虽与外界接壤数千里,但是蜀道难行,重兵把守住祁山,堵住凉州进军通道;东川汉中被长安攻下,分兵守住险要关隘,防备长安进兵;南方撺掇蛮王孟获隔绝交通,截断交州兴兵之路;荆州通道,派兵把守巴东巫峡一线,又考虑朝廷水军厉害,便想如何隔绝这条通道。正好沙摩柯想要建国,而武陵正是长江逆流而上的必经之路,刘焉便暗地里支持沙摩柯,想借其截断此路交通。
士燮异道:“何人这种胆量,敢威逼齐侯?”
此时姜述除了长安和益州,国土已经全部恢复,又新设汉东、汉东、东倭四郡,控制面积已经超过大汉全盛时期。长江以南国土面积极大,但是汉人人口不多,扬州南部山越之患被姜维清除,山越民众本是古越国之人,语言与汉人相通,壮丁下山务农打工,只和_图_书须一段适应时间,很快就会与汉人融合。但是荆南武陵夷、交州诸多异族小部落,却时不时聚众闹事,令姜述甚是头痛。
陪同士家兄弟一起进京是诸葛谨。当初任命太史慈兼任交州刺史,是因为考虑士家万一强硬,可能会发生战争。太史慈资历老,才能又能独当一面,能够压住鞠义、姜维等人,因此让他兼任交州刺史,以便主持战局。如今士家服软,事务交接便简单多了,再让太史慈兼任就显得物非所用。实际上交州刺史最合适的人选是诸葛谨,但诸葛谨武略稍差,现在派过去正好能用其所长,又有鞠义、姜维可以补其不足。
诸葛谨道:“士兄初识齐侯,日后混得熟了,就会发现他极好相处,不仅和文武大臣友好,与士兵奴役也能聊得来。”
交州顺利接管,又收编各郡兵马七万,姜维挑其强壮者从军,羸弱者回乡,择兵五万编于部中,姜维部下步卒增至八万。其时邓艾、钟会在水军历练,上下皆称才能,姜述命邓艾为平虏校尉,为姜维副将。命钟会为征夷校尉,为荆州军程远志副将。
出于对士家兄弟的尊重,姜述并未安排两人去驿馆,而是收拾出前院,让两人居住。两人刚刚安顿好,两后旨意先后传达出来,让两人今日歇息,明日随齐侯一起上朝。
武陵夷相貌与汉人皆同,皆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亡国百姓,因与汉人隔绝时间渐长,风俗习惯逐和_图_书渐分化。后来因为迁到长江以南的汉人百姓渐多,与汉人矛盾逐渐加深,被汉人称之为夷人,实际上却是古汉人的一个分支。
姜述诸弟子周瑜年纪最大,再就是诸葛亮,姜维第三,钟会第四,邓艾第五。周瑜、诸葛亮、姜维如今皆独当一面,钟会得了这个机会,自然要奋勇表现。
历史上士燮之子士徽在士燮去世以后,自署为交趾太守,聚集家兵抗拒孙权命令。交州刺史吕岱受诏讨伐,自广州起兵,昼夜杀入交趾,士徽兄弟六人皆被诛。除士壹、士郁、士匡、士钦等数人免为庶人,宗族被灭大半。姜述因此知晓这段典故,感念士家兄弟献土之德,提前告知,代替士家管教后辈,以免后面其为士家惹下灭门大祸。
若是对待真正的异族,姜述绝不心软,似武陵夷十余万壮丁,只须姜述部下山越精兵出动,不出数月,就会剿除个七七八八,但是姜述如今心境提升很大,倭人尚且能容,又怎会血腥对待武陵夷?
士燮偷眼观察姜述,见姜述荣辱不惊,不时向两边百姓挥手示意,惹起大伙一阵高声欢呼。士燮问诸葛谨道:“少女们胆子也大,竟将齐侯称为大米吃了他。”
程远志老于战阵,属勇猛之将,攻城拔寨、对决军阵是其长处,对付这些小打小闹、骚扰不断的武陵夷,程远志却有心无力,不知如何处理方好。
士燮子侄皆畏士燮,惹下祸事皆私下相瞒,士燮进http://www.hetushu•com京以前,在家居住十余日,这才知晓子侄并非消停之辈,狠狠惩罚一通,然而家事甚密,彼时太史慈等人皆未到官,而姜述点出此事,让士燮心中更是畏服。子侄跟随姜述,是福非祸,士燮兄弟自是感激涕零,再次拜谢。
其实士家家风甚正,子侄类似当前富二代官二代,耀武扬威,炫富赌马,间或行些小恶而已,因士家在交州只手遮天,上下人等都为其遮掩,某些恶习成为习惯,便形成一种恶性思维,在某种条件下催化,便会做出无法无天之事。
姜述派人安顿好兄弟两人,又安排人准备晚宴,转入内院去了。士家兄弟见客房内布置十分合理,所用器具却甚是怪异,用得胡凳胡床,茶具是光洁的白瓷,茶叶是顶级的绿茶,新鲜之余发觉往昔认为的富贵,相比之下显得粗鄙不堪。
姜维部是大汉唯一一支纯步卒部队,中军三万步卒,副将配置一万步卒,部将刘贤、江博、张英、樊能、孙翊,各统八千步卒。这支步卒日常训练以山地作战、丛林作战为主,称为山地营。
士家兄弟盘恒数日,跟随新任官员一起返回交州交接。临行前姜述道:“两位守护交州,而交州兵戈不生,百姓免兵灾之苦,乃士家大功。我略知天机,所谓良言逆耳,数言告诫两位。士家四兄弟为官,道德令人称赞,但士家远离大汉心腹,子侄未免不知法度威力。士徽、士匡、士祗、士干、士颂等,才有余而和_图_书德不足,若不加约束教导,你兄弟不可压制之时,或惹滔天大祸,累及宗族。若不嫌我浅薄,可使诸兄弟到丞相府,我因材施教,或能成就干才。”
士家兄弟默然不语,若真如荀彧所言,姜述便是圣贤之人。士燮忽然有一种想法,他想及早见一下姜述,看看这个牛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。
次日,士家兄弟换上官服,随百官上朝。上朝之前,姜述站在朝堂之上,与三公九卿说些闲话,气氛十分融洽,见士家兄弟过来,让两人站在自己身后。
诸葛谨笑道:“这句话本是从齐侯口中传出来的,年前齐侯与邪马台女王大婚,婚宴之时,文武百臣要齐侯表演节目,一定要新潮的。齐侯被逼无奈,便唱了一首歌,歌名就叫老鼠爱大米,少女们说的就是这首歌的歌词。”
马后、何后临朝,士家兄弟上书,说明合土皆归朝廷之意。两后大喜,当堂让姜述拟旨,姜述乃让三公九卿公议,士燮兄弟封侯,皆入朝为官。又公推太守、兵曹人选,请姜述定夺。姜述分析入选官员优劣,做了一些调整,当即颁发公文。任命郑浑为为交阯太守、傅嘏为合浦太守、吕岱任九真太守、吴景任南海太守。
钟会姿貌严毅,善于收拢军心,到荆州上任以后,操练部下兵丁,月余兵丁收心。程远志初见钟会年少,虽然知道他是姜述弟子,但不敢委其重任,今见钟会练兵有法,麾下兵将归心,就将征讨武陵夷之事全权委托给他处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