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74章 五溪蛮王(二)

汉军主力突然包抄,让五溪蛮措不及防,面对汉军锐利的攻势,缺少衣甲的蛮兵们似是吓呆了,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,全幅武装的汉军似砍瓜切菜般,将哀号逃命的蛮人一一解决。
以不足两万汉军全歼十万余五溪夷兵,钟会部下此战战死三百余名,而五溪夷士兵战死近两万,降者七万余,钟会一战成名。此战结束后,姜述命令将五溪蛮族分别迁去夷州、朱崖州、东倭四郡、汉东两郡,武陵夷乱源彻底根除。
一位五溪蛮勇士在上面格挡汉军枪手的攻击,车阵中间突然冒出一柄长枪,未等他反应过来,一枪直接刺穿腹部,继而长枪收回,带起一片血光。车阵上方身着重甲的汉军长枪手,正在发力攻击,下方又有无数快枪手偷袭。有名机灵的蛮夷士兵从车厢孔隙处往内搠击,不料竟然搠不进去,里面加了一个机括,从里面往外搠击可以,拔出快枪后机括就会封闭。
“大王!大王!大王快走!”有位蛮将策马冲上高坡,一路上不停大呼。
驽的速度不知比弓箭快了多少,沙摩柯意识到不好,待要躲时,十余只利箭已经临身。只听扑扑响了数声,驽箭已经射透战甲,钉进了沙摩柯身上。
孙翊忽道:“窝藏者同罪,何需分辩?”
左右迅速拿出手驽,迅速上弦瞄准,只候钟会命令。沙摩柯连续打了几个滚hetushu.com,终于拿到了武器,不由长长吁了一口气,抬眼去看时,却听见钟会冷冷地下令:“射击。”
沙摩柯居然没有摔晕,翻个跟头站了起来,直奔大锤而去。在战场上,没有武器是十分危险的,这是人求生的本能。钟会岂能让他如愿,健马疾驰,长枪往他身后狠狠扎了过来。
姜述不是士燮,在大汉境内,敢惹是生非者,杀无赦。太史慈、姜维等将就是收到这个军令,要将异族的脾气彻底改掉,你不是要抢别人的吗?好,我抄了你老窝,谁敢窝藏,连坐。部落首领讲情,没用。不听招呼,整个部落全部灭掉。
太史慈拍板定下方案,由姜维、邓艾、樊能、孙翊各引一万兵马,从南到北,各自负责一郡,诸县清剿,翻出陈年积案,凡官府有报案存档的山寨,若不交出凶手,以窝藏罪论,皆屠灭。
巨驽隐在车厢后面,坚固的厢车为巨驽手遮住了弓箭,挡住了长枪手和短刀手的进攻。驽箭无休无止,从预留的空隙中不停发射,不断收割着蛮兵的生命。
邓艾道:“往年南匈奴杀了数百汉民,齐侯提兵杀其合族,所过之处,即使妇孺也不放过。异族杀我汉民,又何止数百?”
沙摩柯本是勇猛之将,被瞬间突其而来的变化弄得晕头转向,还未反应过来,一位膀大腰圆的汉军将长枪一抡,生www•hetushu.com生别住了马脚,战马一个踉跄,沙摩柯粗壮的身躯便从马上掉落,重重跌在地上,手中的大锤也从手中脱离。
站在高处观战的沙摩柯怔在那里,思维几乎停止运转,一腔热血想要吃掉这股汉军,不料汉军太硬,不仅硌坏了牙齿,还被伤了心。
士燮当初也曾派人剿匪,部下望着苍茫深山,不知如何着手,兵马进山,不小心就会被山民设计,往往丢盔弃甲败回。后来士燮改变战略,变剿为抚,拉拢周边的异族部落首领,让他们约束周边山民。
沙摩柯看到这种场面,不禁怔住了,这不似军阵对搏,而似攻城。对方的强驽巨驽手雷一直未停,车厢内应该也隐藏着长枪手,正在神出鬼没地从空隙间攻击。
诸葛谨道:“异族皆是聚群,匪兵往村寨里面一藏,谁能分辩出来?”
邓艾负责的苍悟郡,治地在广信,属县端溪、高要、猛陵、封阳、临贺、冯乘、谢沐、荔浦,除广信地处平原,其余八县均有异族劫掠杀人之事。
忠诚的部将不顾插入后背的利箭,冲脸色惨白的沙摩柯大喊道:“大王,快突围吧。”
姜维摇头道:“不容乐观,我前期亲自去山中探查,异族居住之地,山势相连,连绵不断,若是没有把握,不能轻易用兵。若是出战不利,打草惊蛇不说,以后恢复极难。前期派出熟蛮www.hetushu•com了解到部分情况,我等想在山外给他们划地安顿,可异族没有开化,不懂这些道理,有些异族首领没有收到定规钱粮,不听官府号令,在后兴风作浪。”
沙摩柯不由惨呼一声,身体慢慢摔落,目光所及战场之上,他的族人如同猪羊般,被赶得到处乱跑。“武陵夷完了,是我的过错,我不该挑战汉人!”沙摩柯大睁双眼,悲惨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当看到汉军重骑兵时,沙摩柯的心已经凉了下来。在这个时代,重骑兵无疑是重型坦克的代名词,人马皆覆甲,手持一柄开刃极长的战刀,所过之处,对方无论是人还是马,皆是一刀两断。
沙摩柯敏捷地闪开,继而打了一个滚,离大锤越来越近。钟会轻蔑地一笑,下令道:“弓弩准备!”
太史慈召集诸葛谨、鞠义、姜维、邓艾等一起商议。诸葛谨道:“贼势并不大,我军多有熟悉山地战的精兵,不如立即讨伐,不然春瘴一起,山势高大,不知拖到何时才能解决。”
剿匪并非什么重任,但是异族多在深山,手头没有钱粮之时,便纠结成伙出山,祸害周边百姓,派遣大军往剿,则化整为零,变成村寨的普通百姓。
几乎在荆州平乱的同时,姜维统领部下以战代练,统兵入山,准备清理不听号令的境内异族。为了配合军队作战,太史慈将政事交接给诸葛谨,继续行和*图*书使兼管交州军政的权力,目前他的权力凌驾于诸葛谨之上,能调度当地物资以及地方兵力,以便顺利完成清除乱源的军令。
战场上响起了“投降者免死”的口号,五溪族人在王旗被夺之后,早已失去了战斗的勇气,在汉军的招降声中,不由自主地抛下手中的武器。
邓艾说道:“这些异族战斗力不强,根本不是官兵对手,其所倚仗的只是地利,进军之前仔细探查道路,异族地利则失。”
这就是强势的姜述,这就是强势的大汉。姜述只所以要清除所有不听号令的异族,是因为这片区域有许多贵重矿藏,若有异族在侧,在利益的驱动下,谁敢保证开出的矿产半途不被这些人截了去?
太史慈拍案道:“确实此理,官府太过仁义,异族以为法不责众,因此大胆妄为。既然如此,快刀斩乱麻,看看是异族的头硬还是我们的刀硬。”
很快一队轻骑兵直奔沙摩柯而来,面对骑兵,没有排好军阵的蛮人根本无法抵挡。虽然族人十分拼命,但也只是延缓一些时间,钟会一马当先,手持长枪直奔沙摩柯杀来,那位已经中箭的部将,奋力挥舞大刀格开钟会势大力沉的一击,拼命掩护沙摩柯逃命。沙摩柯身边的忠诚卫士也夹击进攻的汉军,想为他腾出宝贵的时间,钟会的第二枪受到格挡,只是将沙摩柯的坐骑刺伤。
诸葛谨道:“杀戮太众,和-图-书朝廷恐会见怪。”
士燮在交州名望极高,只要给诸部族头领打个招呼,附近往往就会安宁下来。但是需要代价,安抚部落首领需要钱粮,每年只需些许花费,能让疆域安宁,何乐而不为?
车阵是姜述根据戚继光的厢车阵思路改造,原本是想用来克制北胡骑兵,坚固程度能够抵挡骑兵的连续撞击,对于缺少骑兵的五溪蛮士兵来讲,想要破掉车阵,除非将守阵士兵全部杀掉。但是在外搏战的重甲兵只露出两个眼睛,刀砍不进,如何杀掉他们?至于车厢内的弓弩手和快枪手,那就更造不成什么威胁了。
沙摩柯听到呼喊,扭头看时,却见后面已经有大批汉军包抄上来,从旗号上看,正是钟会统领主力截断了退路。沙摩柯并未急着逃命,因为他是王者,他不能抛下他的子民。
这完全是不对等的战争,即使刘焉部下的精锐川兵遇到这种军阵,也得束手就擒,只操练了数月尚未了解军阵精髓的蛮夷士兵如何会是对手?
诸葛谨道:“若是这些异族只在山里,不影响治政,也可听之任之,关健是他们时不时出山为寇,掳掠杀人,除了南海郡异族被子义杀怕了,其它郡县异族都不听号令。有人在后支持,通报信息,大军来到,便逃进山中,利用地利之便,对抗官兵。若是不能尽快剿灭,其势便会越来越大,影响越来越坏,最终影响整个交州安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