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75章 杀一儆百

赢己笑道:“族人下山会被汉人欺负,所以不愿下山。”
邓艾身后黑影里突然冒出几个人来,为首一人是县长胡桥,身边一位瘦弱的少年,指着缩在人群里的一位大汉道:“那人便是皎洪,便是他杀了我父母,化成灰我也认得。”
贾诩摇头道:“刘焉狡诈多谋,但明白大势,只需刘璋书信说明,刘焉自会推出属下顶罪。刘焉年纪已大,雄心已失,诸子皆在洛阳,应会举地而献。”
贾诩笑道:“只须一份公文,可叫刘焉束手归降,何须兴兵讨伐?”
赢己冷哼一声,道:“这要看官府每年给我多少钱粮,要约束这么多人,没有钱粮肯定不行。”
邓艾冷笑一声,对着人群说道:“你们可知寨中有无名叫皎洪者,此人为杀人抢劫的凶手,若是你等知道此人又不报,与凶手同罪。”
刘表道:“私通异族为大罪,若是逼急刘焉,会否降了长安?”
士燮熟悉地理,道:“要攻益州,从南边进攻虽然路途难行,但无关隘阻路,只是蛮王孟获隔绝道路。我水军天下无敌,不若从水路进攻,沿长江逆流而上,直至巴东以西,直扑成都。”
刘璋在长安虽为质子,因其两位兄长皆在朝廷为官,无人前来骚扰,生活十分安定。听说姜述召见,刘璋胆子极小,不敢独自前去,求长兄陪他一同前往。刘范见刘璋战战兢兢,笑他几句,毕竟兄http://www.hetushu.com弟情深,放下公务,陪刘璋一起去见姜述。
诸葛谨这才下了决断,签字批示,皎洪等人犯杀人抢劫之罪,判立决。赢己等人犯窝藏包庇罪,与案犯同罪,皆判立决。太史慈临时决断之权未撤消,代表朝廷具字批准。
赢己神色有些慌乱,但依然矢口否认,摇头道:“未曾听说。”
其实交州异族,大多出自一个族群,与汉人通婚,风俗习惯逐渐改变,年代久远,便分出一个个部落。一些部落不仅风俗习惯被汉人同化,就是相貌也与汉人相差不大。有些部落与汉人打交道时间长了,抓住汉人官吏的弱点,例如担心发生民变,担心落下暴虐名声等,行事欲加肆无忌惮,逐渐发展到见财起意,打家劫舍,伤人性命。时间长了,恶习养成习惯,官府正常执法都不放在眼中。处理结果不满意,大家就一齐鼓噪,官员担心影响政绩,往往大事化小。士家掌控交州十余年,手段有些偏软,每年要给部落首领钱粮以求平安,这些部落首领习惯了官府的妥协,值此政权交替之时,联合起来一齐生事,想倒逼官府达成他们的目的。
午时,行刑时刻已至,生死签逐一扔下,先是斩了皎洪等首犯,继而合寨中人,三十人一组,赢己合族知情不报者,当场斩下首级。一时间人头滚滚,惨嚎不绝,将www.hetushu.com近两个时辰,压轴大戏上场,只见数十名健卒押上赢己,只是刀光一闪,这位显赫一时的异族首领被自己的傲慢和无知断送了生命。
贾诩道:“朝廷统一天下,已经指日可待,即使长安文武也心知肚明。今刘焉诸子皆在长安,刘范、刘瑁与刘焉不相来往,刘璋却是刘焉指定的继承人,只需让刘璋书信一封,说明缘由,刘焉惧罪,应会来降。益州若敢反抗,质子刘璋不保,刘焉基业谁去继承?”
诸葛谨见牵扯近千条人命,一时犹豫不决,太史慈道:“若是不能杀一儆百,异族横行不法,交州政事不通,受害者何止千人?”
赢己猛省过来,待要主动指认皎洪,却听邓艾喝道:“吴小七,你出来指认一下凶手。”
说到这里,胡服无法再说,又道:“族人经常出山劫掠,杀伤人命,还望首领约束。”
胡服见赢己油盐不进,按下心头火气,认为已是仁至义尽,道:“容我下山向上官禀告,再来与头领商议。”
姜述道:“文和有何妙计?”
邓艾派出本地士兵仔细打探情况,同时让人绘制地图。当地士兵人头熟,很快将山里进出通道打探明白。邓艾让人绘制成图,又探到端溪深山有一人名唤赢己,是苍悟最大的部落首领,族人最多,威信也高,往昔士燮便是凭借此人稳定苍悟地面平静。
郭嘉道:“孟获近年趁朝廷www•hetushu.com内乱,侵占我不少疆界,若是兴兵,不妨先灭了南蛮,打通入川南路。”
说到这里,扭头问赢己道:“赢首领,寨中有凶手否?”
胡服苦口婆心说道:“朝廷确实想让族人过上好日子,只要首领出面说服,族人会下山的。”
邓艾轻声道:“你以为现在朝廷是士大人那般仁慈吗?未听说匈奴灭族一事?”
赢己此时冷汗直流,看到旁边虎视眈眈的士兵,心头不由一阵阵发虚。但想到法不责众,话到嘴边,又硬是咽了回去。
邓艾进了寨子,派人先将赢己抓了起来,然后封锁库房,又让士兵将合村老幼全部集合起来。站在人群前面,当着全部族人,说道:“今日官府追查劫掠财物、杀害汉人的凶手,有知情不报者或窝藏者皆与凶手同罪。”
皎洪大案一出,立即震惊天下,各郡县查阅档案,凡是有案底的嫌疑者,列出名录,将拘捕令发至各部落。各部落首领皆成了软脚虾,主动将犯事族人送到衙门受审。官府公文再也不是一张废纸,官府公信力迅速提升,交州局面立即平稳下来。
说完告辞下山,行到半路,正碰上进山的先锋部队,连忙上前,军官道:“邓将军认定你这次进山必无所得,让我上山接应,主力部队随后便到。你路途已熟,正好可为向导。”
到了天亮,邓艾部下押着合寨男女老幼出山,山路难行,路上宿营两和_图_书次,至第四天方将这些人押到县城。此时赢己见官府强硬,早已软了下来,但欲见邓艾已是不能。
赢己答道:“若是其余郡县有人下山,果如你所言,我自会带人下山。”
族人皆望向赢己,见赢己没有反应,大家皆说不知道。邓艾走近赢己,冷笑道:“有道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。不是没给你们机会,如今你合族性命难保。”
邓艾沉下脸来,下令道:“全部给我拿下,明日送去县城大狱,有敢乱言乱动者,杀无赦!”
第八日午后,校场周围人山人海,除了汉人,还有不少异族人。赢己为苍梧郡众部落共认的首领,影响力很大,围观者如同蚁聚。郡兵分兵前来,会合县兵,维护秩序,城门口加派重兵把守。邓艾合军出动,提前做好诸般防范措施,防备有人劫夺法场。
赢己道:“实是不知。”
胡服随即进山,山路大半不能行马,步行一天半时间,来到赢己居住的村寨。一路看来,确实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胡服见到赢己,送上礼物,说:“赢首领,官府为了贵族族人能够过上好日子,在山下划出良田给族人们耕种,为何不愿下山?”
校尉姓胡名服,颇有心计,担心赢己野蛮,一言不合,就将自己杀了,先派部下一位当地士兵进山,提前通知赢己,说要委托他管理附近部落,维护地方稳定,想诚心与他结交,带些礼物给他,是否和图书有意相见?赢己听说有官员来送礼,与当初士燮办事风格并没变化,想也未想,立即答应下来。
姜述闻知邓艾行止,赞道:“以千头而至政令畅通,确是神来之笔。”
交州内患消除,收拾刘焉的时机到了。姜述召集郭嘉、贾诩、刘表、士燮等人,商议出兵益州之事。姜述道:“刘焉贵为皇族,结连异族,资助武陵夷兵甲,扰乱周边,杀死汉民无数。我今欲征西川,请诸位一同商议。”
胡服正窝了一肚子火,闻言大喜,建言先锋广派斥侯,不着军衣,见到蛮人,不论老幼,全部斩杀,以免泄露消息。
邓艾探听完情况,心中已经有了方案,让人从库房支出部分精美瓷器、上等布料,先派部下一位校尉,让他带着礼物上山,与赢己谈判,顺便探明虚实。
次日上午,胡桥升堂问案,有人当堂指证,皎洪等人皆供认不讳,录了供状,签字画押。除了皎洪等犯抢劫杀人罪,合寨人凡能言者,知情不报,犯窝藏罪。其中涉及命案,胡桥将众人口供录了副本,会同郡官急送到诸葛谨处。
邓艾又问赢己:“贵寨有位名叫皎洪者?”
继而又指着另外几个大汉,道:“这几个人也有份。”
次日行到大寨附近,寻找一处僻静之处,命令诸军暂且歇息。入夜之后,等候主力赶到,大军兵分数路,将通路全部隔绝,包围了大寨。寨里没有防备,只有数人巡防,轻易偷袭得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