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77章 刘焉投降

看着东海公主扭身出去,姜述怔了一会,倒不会考虑是否私会东海公主,而是思考如何应付这帮皇族王侯。姜述命人去请贾诩和郭嘉。两人来到姜府,郭嘉笑嘻嘻道:“快过年了,正好府中缺少美酒,还请主公赏个千儿八百瓶。”
姜述摇头道:“我去寻你,明天你那帮姐妹就知道得清清楚楚,我可不敢自寻烦恼。”
青年又指着一人道:“此人是徐晃徐公明。”
姜述转上正事,道:“方才东海公主过来,说众王侯要借春节拜年之时,向两后讨要封地。两位以为如何应付?”
姜述坐镇成都数月,见诸事顺畅,又将近年关,这才返回洛阳过年。郭嘉、刘焉、徐庶、吕蒙等人一起回京。
刘焉再三考虑,最终下定决心,写好降书,派张松送去洛阳。沿水路行到武陵,已是荆州地界,张松向武陵关卡递上公文,有人引导来到武陵郡城,有官员出门迎接道:“在下刘馥,现任武陵太守,请别驾随我到公衙用茶。”
东海公主娇笑一声,道:“你心中明白我稀罕什么。”
张松跟随来到郡衙客堂,见室内正中端坐着一位青年,两旁坐着四人,气质皆不俗。青年见张松进房,站起来道:“我猜该是张别驾出使。”随即向众人介绍道:“此人便是益州别驾张松大人。”
来人道:“朝廷兵马屯在武陵,齐侯亦在,张别驾出境正好碰上。”
姜述复和-图-书任命李严为益州兵曹,王叡为巴郡太守,邓羲为广汉郡太守,马良为蜀郡太守,吕凯为键为郡太守,耿纪为牂牁郡太守,张羡为益州郡太守,綦毋闿为永昌郡太守。又召徐庶、吕蒙、丁奉、马谡、全琮、骆统、李立、宋忠八人至丞相府任职。
最后介绍左侧一位青年道:“这是姜维姜伯约。”
益州兵马约十万余,姜述挑其强壮者六万,余军皆散回原籍,命李严为主将,中军一万八千兵马,副将严颜统兵一万二千,部将潘璋、陈武、于麋、潘临、霍峻各领六千兵马。
刘焉奇道:“何其速也。”
东海公主莲步轻移,对姜述附耳说道:“我在后角门对面寻了处幽静房舍,左右皆我心腹婢女,我平常便在那边等你。”
张松大惊失色,再拜道:“传言齐侯乃神人下凡,果不谬也。”
姜述道:“我相信焉公会处理好此事,如今朝廷兵马齐备,永年歇息一日,明日我等一同入川。”
刚刚布置完军务,左右来报,道:“东海公主求见。”
姜述苦笑道:“这事传得沸沸扬扬,实不敢跟公主有何勾当,我身居此位,一举一动引人注意,实在不想寻这个麻烦。”
青年哈哈一笑,道:“人言张别驾才华出众,果然不凡,即刻就能猜出我的身份。”
东海公主进来,对姜述笑道:“年前糜夫人给我送来分红,利钱颇为丰厚,和-图-书特来感谢。”
待张松落座,左右奉上香茶,姜述道:“我等昨日刚到,猜到刘益州会派人出使洛阳,特地在此等候。”
张松连忙奉上书信,姜述却不打开,而是询问一些蜀中人物。张松自是知无不言,详细说明。聊了一会,姜述道:“焉公应是动了纳福之心,让永年前来说明。”
姜述闻言十分窝火,心道这些家伙真是不得消停,以为这天下就是刘家的不成?姜述心中盘算,表面却不动声色,道:“多谢公主通报消息。”
张松先不向徐晃行礼,反向青年行礼道:“下官见过齐侯。”
姜述过巴东之时,让张松召严颜来见,见严颜正当壮年,威猛有仪,随即让其跟随左右。又让张松去召李严,李严正在绵江兵营,听闻齐侯传召,带了数名从人,星夜赶到。姜述与其交谈良久,见此人有大局观,精明干练,诚为大才,也令其跟随左右。
姜述刚回洛阳,诸葛谨传来急报,道:“朱崖州南部发现大股海盗,皆着汉军衣甲,战力甚是战悍。”
姜述笑道:“公主如今比我还要富裕,我这可没你稀罕之物。”
十余日,来到成都,刘焉统领蜀中文武出城迎接,姜述引亲卫入城,宣读圣旨,刘焉调到朝廷另有重用,刘晔升为益州刺史。
诸人皆未猜对,张松心中大奇,右手不动,静候姜述说出答案。姜述笑道:“蜀中天险,皆在永年脑http://m.hetushu.com中,怀中之物,应是地图。”
姜述摇头道:“长安未定,南征未了,非最佳时机,此事暂且不要再提。”
张松一听,连忙正色行礼道:“见过郭大人。”
刘焉不由大吃一惊,心知若是不降,姜述必定统领大军来攻,以川军战力,哪是对手?又听闻姜述亲自赶来,连忙着手准备迎接之事。
东海公主凑到姜述眼前,道:“你要怎么谢我?”
张松劝道:“蜀中尚不安宁,齐侯金玉之躯,何不待局势稳定再去。”
姜述道:“诸多王侯闹将起来,搞得满城风雨,也甚是让人头痛。若说王侯封地乃是惯例,若从根上寻找,需以新法为名,将封地取消。但是朝中有功之臣,也有实邑,一并取消又会引起动荡。只是不予皇族,按照朝廷法规,有些说不过去。”
姜述摇头道:“胃口太大,反而不易成功,若是十瓶八瓶倒还可以。”
姜述又指着左侧一人道:“这位是刘晔刘子阳。”
众人见张松取出之物,果然是《蜀中山川图》,上面写着地理行程,远近阔狭,山川险要,府库钱粮,一一俱载明白。
郭嘉缠着姜述讨酒,姜述守着贾诩当面,不好厚此薄彼,道:“给你们每人准备五十瓶,如何?”
又指着四人介绍道:“这位是郭嘉郭奉孝。”
姜述打开书信看完,又递给郭嘉等人,道:“焉公识大体,知人善用,蜀中富足,www.hetushu•com多得益焉公。”
刘焉在府中,忽然有人来报,送上张松书信,道:“张别驾带着朝廷兵马沿水路逆流而上,已经过了巴东。”
东海公主倒追姜述,满朝文武皆知。东海公主在朝廷财政窘迫之时,交给姜述大批金钱,姜述挪用不少,财政好转以后,补足数额,让糜贞代为经营,得利甚厚。因此东海公主求见,姜述也不好拒之门外。
郭嘉脸色肃然,道:“今天下大势已定,不若就此废了皇帝,我等推举主公为帝,此事便可迎刃而解。”
姜述随即下达命令,命令太史慈水军五千剿匪,又让鞠义派遣精兵一万渡海赴朱崖州,听从太史慈指挥。
张松讶然道:“人皆言齐侯才智当世第一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。”
恢复益州,所得文武虽多,但皆不习新政,姜述召集川中诸臣会议,张松、郑度、庞义、黄权、刘巴、彭羕、费祎、傅巽、李恢、秦宓、谯周、傅干、蒋琬、黄琬、杨怀、高沛、泠苞、张任、邓贤、傅彤、吴兰、王平、董和、孟达、邓芝、杨仪等一干文武,皆安排去洛阳国学进修,学成再行任命。
郭嘉听了,眉开眼笑道:“多谢主公赏赐。”
张松分别向诸人见过礼,见姜述言语温润随和,让人大生亲近之心。
东海公主又道:“听说皇族串连,要在过年时候去问两后讨要封地,这次参与的人挺多,连数位平常深入简出的王爷也要出面,你www•hetushu•com可得小心应付。”
姜述笑道:“本是应为之事,公主客气了。”
张松道:“齐侯谬赞,蜀中人办了错事,焉公心中深恨,斩了数人,特让我向齐侯请罪。”
太史慈亦同时发来军报,道:“朱崖州一带有大股海匪出没,抢夺船只货物,兵甲齐全,战斗力很强,疑是编制军队。”
姜述笑道:“永年一人足以斗败蜀中人物,我有何惧?”说到这里,见张松右手入怀,又道:“永年此次还给我带来一份大礼,诸位猜猜是何物?”
姜述此次来到武陵,早已调派兵马完毕,让鞠义坐镇交州,姜维统领步卒已经抵达武陵,徐晃部也已奉命抵达左近,又让钟会屯兵武陵,准备接掌益州以后,发兵南征。刘晔既懂民政,又通军略,足智多谋,准备接任益州刺史。
东海公主轻声说道:“以前局面混乱,担心受人欺负,借这事拿你的名头唬人。如今我钱财不缺,也无人找我麻烦,不须再跟以前那般拿你唬人。说好了,有空时过去看我。”
贾诩道:“这些王公大多皆有产业,讨要封地并非为了生活所迫,怕是想要恢复昔日荣耀。其讨要封地之后,就有了辖下之民,便可组建家兵,诸位王公串连起来,其势也是不小。”
当堂交接完毕,姜述让徐晃统兵奔赴北川,接掌川北各关隘兵屯,姜维统兵奔赴南川,接掌川南各关隘兵屯。原关隘驻军皆到成都聚齐。数月,兵马调整全部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