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78章 削爵抵罪

徐庶略思片刻,道:“应是温人。”
东海公主好不容易才见到姜述,怎会回去?她笑了笑,贴着姜述坐下,柔软的身体越来越贴近,最后紧紧地搂住姜述。她身上的清香让姜述心中一动,心火被勾了起来,顺势抱住东海公主。
郭嘉接过话头,道:“如若要办,就要办成铁案,只凭数人口供,便要这许多人性命,多少有些牵强。不如让奸细多加构陷,再抓数人入狱,王侯担心牵连,必会求告两后,彼时以削爵代罪。”
刘备因为姜述穿越的影响,结局十分可怜,其不同阶段的四位妻子糜夫人、甘夫人、穆皇后吴氏、孙尚香均被姜述娶走。五虎上将关羽、张飞、黄忠、赵云、马超,重要文臣诸葛亮、庞统、法正皆在姜述手下效力,没有这些文武重臣的鼎力支持,刘备竟然沦落到山涯海角为匪。
姜述慢慢解下东海公主的衣服,开始把玩她的美丽双峰,吻向她的樱唇,与散发着清香的丁香纠缠在一起。东海公主已经情动,百忙之中帮姜述除下衣物。
东海公主得偿心愿,扭动着身体,似要与姜述合二为一。姜述魔手已经摸上她柔软的山峰,嘴在她的耳边轻轻吹气。东海公主开始还保持着女人娇羞,但在姜述的抚摸下身体渐渐发热,手轻轻的摸着姜述的头发,眼睛慢慢闭上,享受着这极为难得的爱抚。
外面的冬日照在榻上,暖洋洋地洒在两人身上,东海公主粉嫩白皙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玉体,让姜述心中的火焰欲加高涨。他让她坐在自己怀里,上下其手不断爱抚,东海公主一边激烈回应,玉手开始下移,缓缓套动着火热的那物。
有刘协手书为证,再有细作证词,抓捕便有了借口。手书可以伪造,细作证词也可以做文章,很快证言证词全部准备妥当。姜述有意放风,皇族底蕴深厚,很快探得消息,皆知通敌谋逆之事一旦沾上,便是抄家灭族的大罪,皇族王侯不由人人自危。
姜述盘算一会,与两人商定细节,道:“时间紧张,若让彼等先提出分封之事,我等就会被动,你等从速办理。”
刘俞此时心忧合家性命,哪里还顾得上爵位?忙不迭地应了下来。内侍出宫以后,刘俞内心焦躁不安,在室内来回踱步,眼巴巴等到传旨内侍回来,连忙上前打探消息,内侍道:“齐侯虽然不悦,但是不敢违逆太后旨意,已经准了。”
三派一强两弱,自然弱弱联合。刘协在打压西凉诸将,夺得部分军权以后,又将橄榄枝伸向他们,而压力重重的牛辅、李肃不得不忍辱负重,与刘协联合对抗曹操,想方设法提升实力。所谓压力越大,反弹亦越大,受到威胁的曹操自是不会坐以待毙,三派内斗逐渐浮上表面,长安城内人心浮动。
马后言语干练,道:“我向齐侯建议一下,看看能否削去王爵抵罪。”
在这hetushu.com些年里,刘协利用两派矛盾,巧妙周旋,在朝中不断安插亲信,悄然间掌握了一股不容人忽视的力量。长安已经分为三派,曹操以戏志才、许攸为谋主,夏侯渊、夏侯淳、曹仁、曹洪、曹纯、曹休等族人为心腹,以韩浩、史涣、李典、满宠、吕虔、毛玠、董昭、郝昭、王双、桓范、杨阜为爪牙,实力最大。其次是刘协为代表的帝系,以郭淮、杨修、张范为谋主,心腹崔琰、司马朗、邓飏、李胜、丁谧、毕轨、王淩等皆居要职,又起用老将卢植、皇甫嵩、朱隽,渐夺西凉诸将兵权,军中实力已是不弱。最近张鲁又投其麾下,杨昂、杨松、杨任、张卫、阎圃等皆加入其阵营。原本实力最强的西凉诸将,在牛辅的带领下却走向没落,所幸李肃苦苦支撑,李催、郭汜、侯选、程银、张横、梁兴、杨秋、胡轸等将摒弃前怨,一致对外,在军中仍然占有优势。
正月初一,两后颁下旨意,削去故道王刘会、余汗王刘林、堂狼侯刘铴三人爵位,贬为庶民,令宗正府释放还家。三人虽说没了爵位,却消了灭顶大灾,获释后听说是两后出力开释,皆到宫中谢了两后恩典。
姜述默念司马徵的名字,忽然触起一事,道:“司马徵何方人士?”
姜述又问道:“你何时见过此人?”
徐庶道:“朝廷接管荆州之时。”
刘俞闻言大喜,连忙前去叩谢马后。马后谓刘俞道:“回去安稳hetushu.com度日,莫再与长安互通消息,齐侯一向最讲法度,这次算是格外开恩。”
娇羞无限的东海公主此时已经情难自禁,扭了几下,最后害羞地扶住那物,身体立起又坐了下去。
姜述端着她雪白的玉臀上下抛动,享受着不断汹涌的快感,看着她的诱人容貌和风流体态,越来越是兴奋。太阳羞得悄悄躲入云层,外面北风呼啸,仿佛在为两人难得的相聚欢呼。
徐庶答道:“不曾,我师从庞德公,司马徽与家师交好,因此认识。”
正在这个关键时刻,曹操倚之为臂膀的戏志才病重,此时处于弥留之际。曹操政务虽然繁忙,此时也无心国事,在戏志才的病榻前,忧心忡忡地看着奄奄一息的戏志才。
姜述这才明白其中关窍,向太史慈下达军令:“罪在首领,首领不论生死,士兵无辜,皆是汉人,尽可能招降。”
刘协在磨难中不断成长,年纪虽然不大,与历史所载软弱形象不符,心计十分深沉。身为皇帝,刘协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曹操与西凉诸将之间的权力斗争,更给了刘协可乘之机。
“哦……”舒爽的感觉是彼此的,两人几乎同时发出这个声音。
刘俞这边开了头,此案受到牵连的王侯接二连三进宫。何后、马后分头接待,让他们写下情愿以削爵顶罪的文书,然后回家等候消息。洛阳城中够资格分得实邑的王侯,一共不过百余人,受此次大案牵连,以爵位顶罪者便有八十七人。和-图-书
腊月二十八日,故道王刘会、余汗王刘林、堂狼侯刘铴被捕,从其家中搜出与刘协勾结的书信。皇亲国戚们更是恐慌,想法从司隶衙门弄出相关副本,弄清自家就在通敌名单上,不由慌了手脚。
贾诩拈须沉思,缓缓说道:“前日抓了几名奸细,受刘协之令来洛阳串连皇族,若是利用得当,足以掀起一场风暴,彼时以谋反之名先杀一批,震慑一下这帮皇子皇孙。”
从奸细身上搜出的密信来看,刘协确实有鼓动皇亲与姜述作对之意,刘协亲手写了十余封信,皆是写给最有影响力的皇族王侯。
此时长安显得十分诡异,平面上十分平静,背后里暗流涌动。代表皇家的刘协与把持朝政的曹操,已经度过了患难与共的黄金期,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。
曹操与戏志才患难与共,感情胜似兄弟,此时双目蕴泪,重重点头应诺。戏志才又道:“齐侯文武双全,数年间恢复大半天下,抛开政治恩怨,我最是佩服此人。其知人善用,尤胜主公,起用文武,皆是才干,久后必会统一天下。如今长安又是此等局面,若是齐侯发兵,何人能够抵挡?主公要考虑退路,实在不行,可以举地归降。齐侯用人,只论才能,不拘出身,以主公才能,必会获得重用。”
腊月二十九日,清池王刘俞赴皇宫求见两后,哭诉并没有与长安勾结。两后让左右拿出刘协手书和奸细口供,刘俞哑口无言,无法解释,只是哭求m.hetushu.com两后开恩。
此时姜述却在一所静舍内与东海公主调情,这东海公主确实是个奇葩,明知与姜述不能结合,却似初恋女生一般,在这静舍等了姜述整整七日,连过年也未回去。姜述听说以后,深为感动,午后过来劝她回家。
正月初九,太史慈从朱崖州发来军报:据查,盘距在朱崖州南部的驻军原属徐州军队,由刘备统领辗转来到朱崖州落脚。主要人物除了刘备、张岂、简雍,还有荆州著名人士司马徵。
过了良久,戏志才忽然睁开双眼,望着一脸愁容的曹操,艰难地开口道:“主公,我大限已到,不能再为您效劳。长安局势一触既发,有子远把控,料定出不了大事。主公左右心腹,武将居多,谋士甚少。子远帮助主公监视众臣,无暇处理政务,主公可重用满宠、恒范。王双、郝昭文武双全,均可独当一面,主公切勿怠慢。”
十余日,朱崖岛传来军报,太史慈设计诱捕贼首简雍,水军继而封锁水路,交州兵从陆路进攻,水陆齐进,一鼓而定,刘备逃入山上时,被山上滚石压得血肉模糊,贼首张岂为鞠义部将王威杀死,司马徽逃跑途中坠入大海。因为刘备、简雍统兵抢夺商船,伤害汉商性命,当场判处死罪,在众军面前斩首示众。一代枭雄刘备尚未露出峥嵘,继司马懿之后死于非命。
司马徽为何跟随刘备?姜述看完军报,心生疑问,想起徐庶以前在襄阳就读,便召徐庶前来,道:“元直曾随司马徵读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