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80章 长安内乱(二)

诸将听完许攸部署,对他十分钦佩,心道许子远确有大才,不仅对长安内外险要了如指掌,又能合理运用手中资源。许攸又道:“除了以上所述,还有一处关键所在,就是牛辅、卢植、皇甫嵩等人的家兵,诸家府内家兵少则数十,多则数百,尤以牛辅、卢植、皇甫嵩三家兵力最多,各有上千,皆是彪悍精锐之徒,倘若作乱,不容低估。届时,子孝可以分派兵马,多备弓弩,严防诸家起事,若其家兵集合出门,则格杀勿论。”
但是数十兵马岂是敌手?瞬间便变成一地尸首。曹操声色不动,道:“全速前进。”
奉命出征的卢植等将行到半途,陆续接到军报,立即通知诸军就地扎营,又召集诸将议事。此时天色大明,卢植在营内候了半个时辰,只有皇甫嵩、朱隽两将赶来,三将正在犹疑之时,斥侯来报,道:“西凉系诸将各领部下兵马,半夜转而往东行去。”
李肃部下进攻武库受挫,士气本就低落,一听夏侯渊宣旨,士卒立时人心大乱,纷纷后退。李肃见军心不可用,急得跺脚不已,所幸手下兵卒,皆是西凉老兵,虽无战心,却没有投降之人。
卢植资历最老,声望也高,内侍老实答道:“也好。”
曹操轻抚地图,缓声道:“子远,看来此事你已仔细谋划,如此一来,此次行动应当不会失手。你给诸将仔细讲解一下,我也好好参详一番。”
大局已定,曹操稳住心神,对hetushu.com许攸道:“命令各部往长安收拢,防备对手反扑。控制诸家家小,以其逼诸文武归降。再派亲信迅速整合降兵,以稳定局势为要。”
李肃呼喝一声,统领部下往侧边退走,令亲兵分头通知西凉各将家属。西凉诸将皆居住在东城,此时各家老少早已被惊醒,听闻李肃传来之信,当即紧闭大门,皆从密道往牛辅家聚齐,然后从地道偷出城外,在李肃部下护卫下,星夜赴潼关去投牛辅去了。
十二月二十九日,曹操统领一班长安文武来到洛阳,随其同行的还有阶下囚刘协。姜述带领合朝文武出十里外迎接,以示朝廷敬重。曹操见姜述亲自来迎,远隔数十步就下马步行,身后文武见状,皆将马匹交给从人,随在曹操身后步行向前。
室内地上,铺着一张十分宽大而又细致的京城地图,京城内外军事地形全貌画在帛图上,城内十二街九坊、九部八门、街巷楼宅、店铺酒肆皆列其上,皇宫、武库、官署、诸文武府第等处分别被标识出来。
曹操仔细看完,笑道:“子远,这幅图这般详细,定是花了大量气力,等到抓住刘协,重赏参与制图者。”
面对李肃部下的疯狂进攻,吕虔大呼道:“诸位兄弟,丞相已经控制大局,只要挺到援军前来,万事便可大定!李肃部下只有数千,根本搅不起什么风浪。他们拼命来抢武库,证明他们实力不足,企图攫取库中兵www•hetushu.com器武装家兵以作垂死之斗!大家打起气来!”
许攸待曹操抒发完惊叹之意,指着地图介绍道:“这家做了标注的馆舍可以隐藏伏兵,可以用弓驽封锁住整条大街。红笔标注圈明之处,是诸将限时到达迅速掌控之处,此处标出序号,对应着主公部下诸将。这是我的计划,主公若有其它意见,我立即修正。”
正在此时,远处响起急促的马蹄声,吕虔一看,火光下认出正是来援的夏侯渊部下精骑。只见夏侯渊一跃下马,取出一卷黄绢,高高举在手上,扬声喝道:“陛下有旨,着李肃部下士兵放下武器,若敢违抗,格杀勿论!”
李胜手下人马极少,为韩浩怒斥,内心虽然发虚,但职责所在,不容退缩,指示左右入宫报信,对手下喝道:“诸位皆忠诚之士,如今有人欲惊扰陛下,焉可坐视不顾?”
十二月初五,长安诏告天下,承认洛阳为朝廷正朔,刘协退位,长安朝廷撤消。同日,驻守潼关的牛辅、李肃等将,被董白、李儒、华雄说服,宣布归附朝廷,驻守在潼关关外的黄忠引兵入关,交接防务,收编降兵。
李胜派去报信的亲信,此时被拦在宫门外,任其呼喝,守门禁卫只是不理。待到曹操统兵赶到,宫门突然打开,禁卫校尉孙谦当先走出,道:“奉陛下之命,接丞相入宫。”
三将闻旨犹如五雷轰顶,神色颓然,被这个旨意击得晕头转向。卢hetushu.com植闭目沉思片刻,问内侍道:“陛下还好吧。”
曹操骑马驰入皇宫,望着门侧躬身恭立的孙谦,道:“谦儿不错,此次立了大功。”
武库大门排着密集的鹿角,吕虔指挥千余士兵正在拼死抵挡。知晓大事不妙的李肃,明白若是不能及时夺下武库,武装诸人家兵与曹军对抗,长安局势再无扳回可能。
皇甫嵩叹道:“长安内乱,恐怕局势已经大坏,西凉诸将已经接到消息,皆投牛辅去了。”
韩浩怒道:“混账!丞相掌管军政要务,陛下加以殊礼,自可径入宫门,何须你等同意?尔等速速让开,胆敢擅加阻拦者杀无赦!”
许攸心中暗呼惭愧,此般计划皆是神鸟设计,自己下午只是推演数次而已。许攸用细棍指着地图,道:“诸位,此时城中只余三千禁卫及李肃部五千精兵,我等城中驻军两万余,曼成部五千精兵屯于城西八里坡,妙才部五千铁骑连夜疾驰而来,午夜前两军皆可到达。此次起兵我与丞相已经反复推演,兵马一动,必须迅速控制诸门、宫城,确保武库,逼住李肃部下。诸将任务如下……”
曹仁在标注的馆舍处认真看了一会,所画位置与记忆吻合,正好卡在南北大街七寸要害,进可攻退可守,确实是个理想据点!许攸肯定做了若干工作,竟然设计得如此周到。
许攸微笑不语,这些图画并非他派人所制,而是曹操降书送出城以后,神鸟机构送来的详图。神鸟制出此www.hetushu•com图必是花了不止一年时间,看来姜述早已布局准备恢复长安。
队伍突然一滞,却是巡夜禁卫副首领李胜闻听异状,统领一队人马阻住去路。韩浩策马上前,厉声叱道:“丞相赶往皇宫与陛下共商国是,尔等怎敢阻拦?还不退下!”
午夜,一片宁静的长安城被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唤醒,通往皇宫的主道上,精锐骑兵排成四行向前疾驰而过。骑兵当中,因头痛症复发不能理事的丞相曹操,头戴金盔,身披银铠,手执三尺青锋,此时精神抖擞,意气风发。韩浩、史涣两员勇将全身披挂,手持长兵,紧紧护卫在曹操左右两侧。
曹操占了皇宫,逼降禁卫,又搜出玺印,着许攸起草圣旨,派人护送亲信宦官到各处传旨。西凉诸将家小皆已偷偷出城,城中乱军皆刘协亲信家兵,接到圣旨后皆依言归府,城中很快平静下来。
孙谦闻言不由热血沸腾,他本名曹谦,是曹操族人,自从来到长安以后,暗奉曹操之命投奔杨家,又被杨修举荐出任禁卫校尉,其中历经了无数波折,今天得到家主赞扬,数年委屈顿时化为热泪流淌。
此时刘协左右禁卫已被击杀,曹操统兵将其团团围住,刘协见到这番情形,知晓中了曹操诡计,不由破口怒骂。曹操笑道:“省些力气吧,陛下且到宫室安歇,待时局平定,我们一起前去洛阳。”
正在此时,内侍前来传旨,道:“为了合力抵挡来敌,着丞相曹操处置一切军政要务,诸m.hetushu.com将接到旨意,立即交接兵权,即日赴宫见驾。”
卢植双眼一亮,悲容顿消,喜道:“如此也好,如此甚好,如此大好!”
刘协闻言,知晓曹操已是降了洛阳,有姜述为外援,即使亲信与西凉旧将合力,也再无回天之力,当即停口不言,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。
三将皆是忠诚之士,不由悲愤不已,内侍上前劝说之时,趁机避开护送士兵耳目,在卢植耳边轻声说道:“传闻丞相已经降了洛阳。”
李胜说道:“陛下有令,正处战乱之际,宵夜之时严禁人马入宫。”
十二月十一日,徐庶、张辽统领兵马进入长安,交接军政事务,收编长安驻军。继而张辽部下护送文官,分兵四出,至各处交接军政防务。大汉天下自灵帝遇害始,历时六年,终于统一。
内侍答道:“身体安康。”
卢植不由哈哈大笑,继而老泪纵横,皇甫嵩上前去劝,卢植道:“陛下已被软禁,我等家小被拘,部下粮草无依,我等已是无根之萍。”
李肃得知异动消息,并未先去皇宫,在他看来,宫中数千禁卫守护,短时间内必会无恙,因此迅速集合部下,前来争夺武库。
零星雪花飞扬而来,半途化为冻雨落下,北风呼啸而来,吹在脸上,如同刀砍一般生痛。长安驻军的火把将无边夜幕染红,给连夜行军的兵将们平添了一份无形的压力。与城外紧张的行军相比,丞相府院内客厅有火龙升温,室内却是温暖如春。
卢植又问道:“丞相身体也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