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83章 赦免刘协

刘协惊喜道:“果真?”
细数下来,姜述自己都吓了一跳,如同织蛛织网一般,通过联姻,悄无声息间将各个利益点连在一起,形成了一张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大网。
刘协摇头道:“你太低估我了,这些年我战战兢兢,虽然得居高位,何时有过一天舒心日子,我在长安时在后宫种过地,也偷偷派人经过商,我怎眼高手低了?”
姜述最好三国名媛,若同集邮,向来来者不惧,已经集了许多。万年公主、田丰儿、貂婵、张宁、步练师、蔡琰、糜贞、董白、杜一娘、孙尚香、马云鹭、祝融夫人、甄姜、伏寿、冯香儿、吴苋、甘怡、郭氏姐妹、乔氏姐妹、姜穗儿、卞玉儿、卑乎弥、黄月英、袁芙、张春华、蔡姬、樊璃、王异、何静姝、夏侯娟、辛宪英、曹苑儿、魏雨儿,收入房内的就有三十五妻之众。因为年纪还小,娶进门未合房者还有甄宓、吕雯、张星彩、徐环、鲍三娘、王元姬诸女。
姜述任命周瑜为平南大都督,兼管占城周边一切军政事务,占领占城后开府治理,许其自行往外扩充领地。又封甘宁为平南水军都督,暂归周瑜麾下,统领一万水军出征,占城稳定以后,可以征当地壮丁成军,编制五万。
姜述摇了摇头,长叹一声,道:“你的内心太过阴暗,不宜做万民之首的皇帝。先帝临终之时,言:‘如今协儿虽然继位,却闻董卓飞扬跋扈,他的日子定www.hetushu.com然很不好过。协儿虽然与我不睦,毕竟是我亲弟,倘若以后其落在你手中,千万不可取其性命。’我受先帝知遇之恩,自然不会违背他的遗言。”
刘协呆了半晌,良久方道:“我兄长自小仁爱,此话或是真的。”说到这里,刘协苦笑道:“以前我很纯真,但是别人不让我纯真,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,那些拥立我的人,无非想我继位之后,以拥立之功得居高位。政治实际上争得还是利益,所谓成王败寇,我败了,拥立的人也败了。兄长虽然去了,但是他却赢了,因为有你帮助他,日后史书他是帝王,而我却是叛逆。”
姜述道:“叔父如此高位,怎能充当先锋?未来战事还多,定有叔父用武之地。”说到这里,姜述话锋一转,道:“还有一事,需与叔父商议。当年先帝遗言,要保全刘协性命,叔父之意如何?”
姜述大权在握,世上自不乏趋炎附势者,知晓姜述爱好美色,将美女自行送上门来的大有人在。姜述不会来者不拒,若是如此,怕是齐侯府还要扩充数倍。周氏因为姜述妻妾成群,膝下孙子孙女已经不少,也不像前些年那般热心。
姜述说道:“你真得想过平民的生活?你锦衣玉食惯了,如何受得了劳作之苦?如今世道好了,百姓辛苦一日,能得温饱,若想锦衣玉食,却很难做到。”
姜述答道:“流放东莱,让其自食和-图-书其力如何?”
刘协眼睛一亮,瞬间又暗淡下来,道:“他恨不得杀死我,怎会赦我不死?”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忽然露出恐惧的神色,道:“若非他想让我生不如死?”
姜述道:“你未身临其境,吃不得这些苦,一向高高在上,所以眼高手低,你若去东莱,断然不会成功。”
姜述道:“你何时听我妄言过?随我走吧,去见见皇祖母,一起吃个年夜饭。过了初一,初二我便派人送你去东莱,你以后不叫刘协,而叫董协。”
姜述静静地听,并不打断他,刘协接着说道:“自古无情帝王家,因为皇帝的位置太过显赫,拥有与失去得失太大,在这得失之间,人情便淡了没了。我真后悔生在帝王家,若我生于平常人家,在这太平年代,无忧无虑生活该是多么幸福。”
还有一女是关羽长女关凤,关凤自小在临淄长大,最是敬仰姜述,后来举家随同关羽迁到渤海居住,再未见过姜述。随着年纪渐长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数家托人说亲,关凤只是不允。关羽常年征战在外,年前归乡探亲,询问关凤方知她仰慕姜述,此次来京述职,亲自向姜述提起此事。关凤当年在临淄之时只有四五岁,十分顽皮,此次见关凤英姿飒爽,清丽脱俗,又是三国名媛,姜述自无理由不允。
姜述让守卫打开刘协房门,向外轻轻摆了摆手,亲卫们恭敬地退了出去。刘协头发蓬乱http://m•hetushu.com,坐在墙角稻草堆上,双眼灰蒙蒙的,似是痴呆一般。刘协见姜述进来,预料大限将至,目前囚徒生活也将他的生望磨灭,他望着姜述,道:“今天是来杀我的?若是过了今日,杀我便要等到正月以后了。”
姜述摇了摇头,道:“先帝临终之时,遗言留你性命。我今日来释放你,让你在宫中再过一个年。”
姜述虽是大户嫡子,但因是独子,在重视家族的古代,显得势单力薄,联姻便变得十分重要。姜述诸妻,因为万年公主,沾了皇家的光,得以崭露头角;田丰儿是田家独女,将青州大族田家捆在同一辆战车上,得以稳固青州;蔡琰为蔡邑长女,娶其得以提升声望,得到读书人的认可;娶了糜贞、甄氏姐妹,五大巨商的其中两大家与自己联系紧密;娶了张宁,接受了张角的庞大遗产;董白为董卓嫡系孙女,娶其可以笼络西凉诸将;马云鹭是马腾嫡女,娶其将凉州势力拉拢过来;卑乎弥在东倭声望极高,可以安抚东倭百姓;袁芙是袁家嫡女,娶其得以整合袁家残余势力;黄月英为黄家嫡女,娶其可以分化荆州大族;孙尚香为孙家嫡女,娶其得到兵家大族孙家的大力支持;娶了乔氏姐妹,得到兵家大族乔家鼎力支持;娶了步练师、吴苋、甘怡,步骘、吴懿、甘宁成了可以信赖的嫡系;娶了祝融公主,便在南疆埋了颗钉子,南征之时作用不小。与何静姝m.hetushu.com有了婚约,何进旧部就变成了嫡系;与辛宪英婚约,将河北大族辛家拉了过来,与夏侯娟婚约,就与夏侯家族和曹氏家族扯上了联系。
何苗喜道:“叔父才能,若论帐内筹谋不行,但可冲锋陷阵,南征北战之时,叔父报名抢个先锋。”
姜述笑道:“我可以与你打个赌,我以流民身份安置你去东莱为民,若你不需助力发家致富,五年后我许你归宗。封爵虽不可能,但日后可以葬于皇陵。”
何后想了一会,笑道:“这倒是个绝好的主意,东莱百姓视你为神,也不怕他翻出什么风浪。”
从何后宫中出来,又去陪马后用了午饭,将刘协之事与她讲了一遍。马后虽是刘辩正妻,但两人感情一般,何后都答应放过刘协,她自然也没有异议。
姜述询问近卫刘协近况,转到前宫去见何后,又被何后缠着温存,待风雨停下,姜述对屡战屡败、软手软脚的何后说道:“刘协如何处置?”
大汗淋漓地从马后妖娆的玉体上爬起身来,姜述道:“我去看看刘协,午夜时我与公主进宫陪你们守夜。”
何后道:“依述儿之见,该当如何处置?”
姜述长叹道:“先帝临终前,母后当初也在侧,杀了有违先帝遗言。”
姜述一边走一边苦笑,这番进宫真是辛苦,若非精修玄法,三头母老虎一头猛似一头,连续搏杀一般人那能承受得了?
刘协面露向往之色,道:“若是做工务农,自然辛苦,若和_图_书是规划好时间,即使一无所有,也会富足起来。我虽未去过东莱,但我派人仔细了解过,只要辛苦数年,便可赚出本钱,可以经商,可以开办工坊,只要专心去做,富家翁不是难事。”
姜述最终还是答应了两家,一是曹操三女曹羡、曹华、曹节,三女以前便被夏侯娟接到洛阳,曹羡年已十六,曹华十四,曹节十三,三女生得容貌秀丽,皆知书达理,姜述存心刻意勾引,将姐妹三人迷得非君不嫁。彼时两朝分离,姜述、曹操均身居高位,不便婚约。此次曹操献地而降,三女便求父亲托人求婚。曹操虽与姜述交好,但是身为降将,意不自安,闻言自无不允,当下让丁夫人去寻周氏说亲。姜述本就存了念想,便以安抚长安文武为名,让周氏允了婚事。
二月初四,占城王死亡,两子争立,祸及商家,汉人商铺大多被洗劫一空,所幸众人皆知大汉对擅杀汉人者的血腥报复,乱军无人敢杀人奸淫。饶是如此,此事传到洛阳,满朝文武激昂,纷纷建言征伐占城。
何苗摇头道:“孤儿寡母,已无爪牙,也是可怜,如何举止,单凭齐侯决断。”
何后闻言一怔,打起精神,闭目思索一会,道:“还是杀了好,一了百了。”
三月初六,零陵蛮黄龙罗受孟获挑唆,杀官叛乱,结连境外八番,拥兵万余,攻占营道城,自称零陵王。黄龙罗虽然暴虐,也不敢伤害汉人平民姓命,这便是姜述屠灭匈奴、三韩的威慑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