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85章 钟会平蛮(二)

八蕃首领们聚在一起商议,皆想既然出兵,不战而退也说不过去,面前又只有数千汉军,便想试探一下再说。八族各挑了五百勇士,四千精锐皆是披甲之士,在进攻命令下达以后,争先恐后向前冲锋。
“汉狗找死!”勇士社可齐暴怒,拍马上前持矛就搠。胡华用刀柄拨开长枪,刀锋一转,顺势往下一拉,竟将社可齐劈成两半,肚肠顿时四溅开来。
不知厮杀了多长时间,胡华神经变得麻木,机械地扬刀下劈,前方忽然又是一空,蛮人滚烫的热血刚刚落地,立时变成了黑褐色。蛮人此时被杀得肝胆俱裂,不敢上前追击,任由胡华引众回阵。
黄龙罗好不容易才逃到城下,上前大声呼喝,让守军打开城门。城中守兵也是听话,黄龙罗策马逃入城中,回头看身后只余数百残兵败将,不由悲从心来,欲待放声大哭之时,突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。
黄龙罗见识到这般血腥场面,这才意识到汉军残忍并非传说,恐惧之余心中涌出无尽的悔意,对孟获的敌意上涨到无以复加的程度。但是后悔是没有用的,既然有种生事,便要承受由此产生的恶果。
汉军不慌不忙,稳如泰山,各依军令动作,面对蛮人精壮惊涛骇浪般的进攻,弓弩齐发,利箭化成一个个勾魂使者,夺走蛮人前锋精锐一条条鲜活的生命。
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低沉的角号开始吹响,汉军开http://m.hetushu.com始向前推进。
黄龙罗环首四顾,却见城上旗帜虽然未换,但是士兵却是汉军。前方张也拦住去路,城墙上汉军弓弩已经准备完毕,后面追兵已追杀上来。黄龙罗已至绝境,手中大刀咣啷一声掉在地上。
胡华被面罩遮住了脸庞,此时浑身浴血,人马上下皆染成红色,显得凶神恶煞。蛮人被杀得胆寒,寥寥数位勇士敢于上前,结果却是横死当场,余者开始后退。
蛮人也有不少武勇之人,但是装备简陋,又缺少骑兵,最怕汉军精骑冲阵。胡华率领的百骑汉军,人马皆着精甲,刀箭难入,因此百骑在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。
说起孟获此人,不能不说他是一位人杰,英勇善战,每战必冲锋在前,极得蛮兵军心。又善于处理纠纷,无论国内部落矛盾还是与边邻矛盾,均以公处置,并不偏袒,在南疆威名极大,无人可比。
蛮兵自出山以后,打得最大的仗就是攻打县城,依仗人多势众,城中又有内应,守军又因敌我悬殊主动撤退,因此并未费多少气力。如今与正规军相战,这才真正见识到汉军的厉害,尚未与汉军接战,蛮骑已折了小半。等到汉军两冀骑兵包抄过来,蛮骑顿时乱了阵营。
众目睽睽之下,胡华率领百骑出阵,又率领百骑回阵,双方在一瞬间的宁静之后,汉军忽然传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,一浪和图书高过一浪。而蛮人却是一脸茫然,百人尚且如此,对面可是数千精锐,如何战胜他们?
胡华又杀死四五人,略感疲累,正在此时,眼前突然一空,却是已经杀透军阵。“回马,再冲!”胡华招呼一声,转回身来,直往人厚处冲杀。
汉军连续恢复荆州、交州、益州,边境皆与其相连,众军厉兵秣马,孟获自然知晓大祸将临,修书数封,派能言善辩之士赴各方游说。孟获蛊惑人心的理由,无非讲汉人势强,各族如不同心协力,必会被汉军各个击破,此为恐吓;再说汉境郡县富饶,仓库之中又有兵甲钱粮无数,此为利诱;又许以各族建国,划出地盘治理,各族首领谁不想建国,成为开国之君?如此这番动作下来,不少首领被其说服,诸族首领皆在南疆,北疆发生之事虽有耳闻,却以为传言失真,多有虚构成分,对汉军之畏惧远远比不上鲜卑、西羌等族。八蕃之所以动兵,是因为其部族属孟获管辖,若不出兵怕被孟获所灭,有不得不为的原因。黄龙罗则是傻瓜一个,先是被孟获使者迷惑了心智,又被八蕃首领大义凛然的宣誓迷惑,竟然相信了孟获许给他的建国承诺,却浑然忘了在汉境内建国,面对强大的汉军,需要承担灭族风险。
黄龙罗旗号飞扬,两侧千余骑兵同时启动,从阵角处直往汉军中央杀来。徐盛将手一挥,随着令旗指挥,弓http://m.hetushu.com弩手同时启动,利箭快速射向奔来的骑兵。蛮人骑兵训练时练过应付弓弩的办法,将身体紧紧贴住马背,尽可能缩小中箭面积,然而人可以躲,马却不行,上百匹战马齐齐摔倒,顿时引起一阵大乱。
张也在灭掉黄龙罗后,命人安抚百姓,打扫战场,又让步卒皆去徐盛大营助战,自引骑兵绕路赶往南方,去包抄八蕃蛮兵后路。
冲到寨前五十米处,疾奔的蛮族前锋便乱成一团,前边被射翻的蛮人太多,成了进攻途中的障碍,一不小心便被绊倒。盾兵也好不了那里去,巨驽专奔盾兵而来,木盾在巨驽利箭的大力冲击下,几乎没有什么作用。
八蕃首领见伤亡太大,汉军弓弩又如此厉害,下令让前锋撤回。随着敌军退兵,汉人兵将不由大声欢呼,向敌军伸出中食两个手指。这个手势是姜述首创,就是英文字母v,代表胜利的意思,后来手势逐渐普及开来,成了汉军庆祝胜利的一个手势。
胡华疾快地挥出一刀,这名倒霉的蛮人被战友阻了一下,被斩了一刀,因为距离略远,只在他身上开了一道既深又长的口子,只听蛮人凄惨的悲呼不断,更加衬托出汉军的骁勇无敌。
汉军借着大胜之势,又有屠族之令,因此放开手脚大杀,战场上血流成河,蛮军死者十有八九,只有数百兵丁卫护黄龙罗往县城狼狈逃窜。
面前突然出现的人马,为首者正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是零陵郡尉张也,正冷若冰霜地望着黄龙罗。原来张也早在埋伏在左近,黄龙罗主力出城以后,派部下精锐寻偏僻处爬上城墙,联络城中汉人为内应,打开北门杀入城中。城中只有五百余老弱,大多聚于南门,等到反应过来,张也统兵已经杀了上来,如切瓜般取了他们性命。因为时间拿捏得准,又有骑兵,蛮兵竟没有一人逃出。
熟蛮道:“以前与汉人打交道时,说这人脑子傻,容易上别人当,就说这人‘二’。相传此话是从齐侯府传出来的。”
八蕃兵马来攻徐盛,各族首领心情很是忐忑,西洞王二十余万精壮被孟获一战而灭,若是不听孟获招呼,下一个说不定就会临到自己。面对强大的汉军,首领们说不害怕是假的,四万大军浩浩荡荡开往北方,大军翻过吉浮山,已能望见当路而立的汉军营寨。
森大听明白这个意思,不由大怒道:“汉人是嘲笑我们傻,我们就灭了他们,看看到底谁‘二’!”
八蕃首领皆不明白,问道引路的熟蛮。熟蛮也不明白,却不懂装懂,道:“汉人伸出两个手指,代表‘二’的意思。”
张也挥手下令,顿时弓弩齐飞,黄龙罗部下紧紧拥挤在城门内一片狭小区域,四周又被围住,真是逃无可逃。不到一刻时间,残余蛮兵便全数交代在这里。黄龙罗身中数十箭,如同刺猬一般,倒地之时嘴中喃喃说道:“孟获老贼,操你八辈祖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宗……”
看着汉军百骑杀进杀出,自家兵马死了数百,对方却单骑未亡,黄龙罗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近万勇士莫说追击,连背后放箭者都无,显然是被吓破了胆子。
汉军骑兵皆百战精锐,并未斩尽杀绝,让出一条通道,任残余蛮骑逃归,却紧紧尾随其后,借敌骑入阵时的混乱,马踏敌阵。骑兵对上未曾列阵的步卒,基本与屠杀无疑。战场顿时一片混乱,汉军在后掠阵的骑兵复杀上前来,蛮兵再也抵挡不住,顿时四散而逃,可步卒如何逃过骑兵的追杀?
蛮人终于杀近,弓箭手组成箭阵,开始回击汉军。但是汉军兵甲十分结实,除非被射中头脸四肢,否则根本造不成致命伤害。蛮人则不相同,多是简单的皮甲,如何抵挡近距离的攒射?汉军弓弩手每射出一波箭雨,地上便多了一层蛮人尸体,随着尸体一层一层渐多,三十步到五十步这个范围,几乎堆成了一座小丘。
八位首领商议一会,决定利用兵力优势,全面铺开战线。蛮兵分成两波,不间断发动进攻。此时徐盛引领主力还未回营,营中只有一千步卒防守,蛮人全面压上,确实让汉军大为被动。领军校尉急忙问计观战的蒋钦,道:“敌军兵力极多,现在又拉长战线,士兵稀疏,弓驽威力顿减,我军压力倍增,如何应付?”
一位首领名叫森大,问道:“这‘二’又是什么意思?”
“这是恶魔……”一名蛮人丢掉武器转身逃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