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86章 钟会平蛮(三)

地方狭小,蛮人又多,只要蛮人倒在地上,腾出地方后面蛮人便从后面挤上来,添补这处空白。这下得了汉军炮兵之利,距离早已调到最佳位置,只要炮弹着地,至少会夺去二三十人性命。二十门火炮发射一轮,蛮人便少千余人,等到炮弹打光之时,蛮人便少了一半有余。
另一队骑兵则在孟优指挥下,从左右两侧出击,攻击没有车阵掩护的左右两翼,试图从看似是软肋的两侧攻入军阵。左右两翼骑兵感觉被敌军无视,不由怒不可遏,随着钟会一声令下,大汉精骑风驰电掣的杀向蛮兵。转瞬间两军撞在一起,汉军射出驽箭的同时,蛮人的利箭也飞驰而来。若是北胡利箭,杀伤力与汉军相差无己,但是南蛮的骑射威力,给汉军造成的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这时姜述重金打造的精甲优势显露出来,铁甲远胜蛮军皮甲,兜鍪远胜铜盔。
一向骄傲的孟优认为部下兵力数倍于对方,见汉军不主动冲阵,命令部下骑兵出动。硬顶着铺天盖地的箭雨,蛮骑杀了上去,在付出千余骑兵的代价以后,蛮骑终于杀到阵前,迎头踫上了坚硬的厢车阵,被严阵以待的汉军杀得七零八落。
眼看部下两千精锐几乎耗尽,孟优不由痛彻心扉,但他用部下的生命换来了车阵的信息。看着严防以待的车阵,孟优知道这是汉军对付骑兵的屏障,只有冲破车阵,才会与汉军在和图书平等的基础上肉搏,才有机会杀败汉军。
又过去小半个时辰,后面追来的汉军步卒皆到,全部杀上前去,蛮兵被汉军切割得支离破碎。徐盛让旗手下令,步卒各组小阵,有效杀敌;骑兵分出部分小队,在战场上击杀逃敌,一半骑兵沿战场巡逻,追杀逃出战圈的蛮人。
徐盛等人并未停下脚步,留下伤兵在县城养伤,统领部下径直杀上黄龙罗的领地。精壮皆出的蛮人部落只余老弱病残,如何抵挡得往如狼似虎的汉军精锐?十余日后,黄龙罗部落被屠族,其族变成了历史上的一个符号。
残阳如血,斜照在惨烈的战场上,零陵大战以汉军斩首六万四千余级告终,与蛮兵的巨大的伤亡相比,汉军损伤微乎其微,战死二百余,伤者不足五百。
五万精兵应付一万汉卒,以孟优的骄傲,接受不了无功而返的战果。看着不动如山的汉军军阵,孟优无奈之下,命令部下一拨又一拨的接连冲击,希望付出巨大阵亡后能够冲散车阵。
八蕃首领此时被蛮人挤住,还未来得及下达命令,只听阵阵雷鸣般的巨响,继而一阵呼啸之声越来越近。场面顿时混乱起来,惨呼哀叫声不绝于耳,雷鸣声并未停止,时大时小,粗大的炮弹在蛮兵人丛中翻滚,犁出一道道可怕的血线。
零陵之战吹响了征伐南疆的号角,而孟获、木鹿大王等异族和图书也皆出重兵,分头侵扰汉境。一时间益州南部诸郡,荆州桂阳、交州交趾、郁林等七郡战火四起,汉军与南洞蛮兵、北洞蛮兵、唐兰两羌大打出手。蛮兵参战兵马达到上百万之众,而汉军参战兵力亦达到五十万,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在南疆拉开帷幕。
北洞蛮族内附东汉百余年,不甘成为汉人附庸,每隔二三十年便要造反一次,对于汉军战法十分熟悉。因为大汉内乱,孟获借此机会,购得大量汉军兵甲,其部下蛮兵皆着汉甲,配备汉军制式武器,又有汉族败类指点战阵之法,与八蕃等乌合之众相比,北洞蛮兵属于南疆诸部落只能仰望的不败神兵。
徐盛统领主力在营寨后方休息,望见炮弹如此威力,摇头道:“军阵在此神兵利器下顿失威力,日后战场将是炮兵的天下。”
钟会引领部下刚刚抵达桂林,闻知孟获二弟孟优统兵五万已经踏入汉境,命令兵马歇息半个时辰,立即启行迎了上去。两军在小盈河遭遇,继而发生大战。
号角声中,万余蛮人发起冲锋,各族首领此时知晓已至绝地,各自奋勇争先,冲锋在前。双方士兵冒着箭雨,互相冲杀。激战不足半个时辰,汉军占尽上风,骑兵在阵中左右冲突,如入无人之境,蛮军此时如乌合之众,已经顶不住汉军强大的攻势,军阵溃散,士兵四散而逃。
汉军两翼骑兵如同两柄巨大的椎和图书子,狠狠刺入蛮骑军阵。蛮骑猛然遭到当头一椎,立时死伤惨重,后阵蛮骑见前面骑阵已乱,不敢向前,从两侧转了一个半圆,待要回阵之时,却又遭到一阵弩箭袭击。杀透敌阵的汉骑排成一字长蛇阵,调整阵式与蛮骑平行,同时侧马用上踏驽。一时间劲矢如雨,一齐射向蛮骑,蛮骑即使装备精良,也禁不住如此强劲的驽箭,纷纷掉落马下。
森大被骇得半晌说不出话来,突然一颗炮弹飞来,不及闪避,竟被连人带马犁翻,亲兵向前救时,已被连人带马压成血饼,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。
望着排列好军阵,兵将皆席地而坐的汉军,孟优知道汉军与部下一样,经过长途跋涉以后,正在休养体力。孟优是员勇将,也是北洞蛮少有的学习过汉人文化的贵族,他并未下令进军,而是下令部下就地休养战力。
后面督战的蛮人首领不明所以,此时见蛮人进寨大半,还以为士兵们已经突入营中,还在大声呼喝后军前进。几个被吓破胆硬挤出来的蛮人,还未来得及说明因由,便被一脸兴奋的督战首领以逃兵罪斩下首级。
汉军两翼骑兵皆以钟会亲兵为前锋,亲兵统领皆是姜述配给的亲卫领衔,姜述亲卫皆是千里挑一的勇猛之士,所训练的精骑,战斗力异常强大。
徐盛统兵大杀,十余里又斩首两千余。待追到古西口时,张也引领骑兵截住去路。八蕃首领见前有和_图_书大军,后有追兵,已是退无可退,硬着头皮整理军阵,聚起残军摆开阵势。
两轮骑射过后,蛮骑付出了巨大伤亡,孟优远远望着这个场面,不由大吃一惊。在孟优的印象中,部下与汉军装备仿佛,即使箭矢不如汉军,战力也应当相差无己。孟优意识到这次遇到了汉军主力,却不知汉军早已换装数次,装备之强岂是以前的汉军能比?
周边士兵见到这幅惨状,骇得肝胆皆失,四下乱窜。只是周边皆塞满了蛮人,好比人墙一般,往何处去?另一位首领挤到前面,看到这些惨状,连连下令撤退。怎奈炮声太响,任其大声呼喝,蛮兵被震得有些耳聋,也只有身边极少数人能够听到。
箭矢你来我往,遮天蔽日。汉军箭头多为铁质,锋锐异常。北洞蛮人虽然配备许多制式武器,但是利箭却是不多,箭头多是自制,甚或有铜质、骨质者,杀伤力参差不齐。但是不可否认,北洞蛮兵让汉军感受到了压力。
蒋钦见蛮兵挤成一团,猛喝一声:“敌军中心区域,往外辐射五十米,不间断覆盖发射。”
随着一阵撞击声响起,两支骑兵迎面相撞,但是强弱立分,数以百计的蛮人被撞下马,顷刻践踏成一团肉泥;反观汉人,只有数人被撞下马,其余人只是晃动一下,旋即坐稳。如此大的反差是多方面的差距造成的,最大的差距在于汉骑配有马蹬、马鞍。
两军歇息两刻钟,和*图*书皆不约而同下令行军。孟优在休养之时观察汉军战阵,歇息之时已经做过推演,因此在两军逐渐接近以后,并未派出骑兵冲阵,而是让盾兵掩护弓箭手组成箭阵排于阵前,掩护骑兵冲锋。
孟优的亲卫部队也出动了,两千余隐藏在攻击队伍内的铁甲精骑,突起攻击汉军车阵,撞出一个十余米的空当,万余精锐尾随在后,前仆后继,展开了激烈而血腥的搏杀。
有部下左右保护的骑将衔尾追击,数名姜述亲卫出身的骑将更是如同人形怪兽,齐头并进,疯狂突击,所过之处,残肢乱飞,血流成河。蛮骑被杀得哭爹喊娘。
八蕃首领在后观战,忽见蛮兵突破寨门,纷纷涌入寨中,不由大喜,下令全军突入,诸首领也策马上前,森大更是一马当先。等到后军杀到寨前,前方却停滞不动,蛮军挤在狭窄区域,顿时变得束手束脚。
蒋钦打了一个手势,徐盛知道炮弹已经用完,看看部下体力将复,命令全军上前。蛮人前军本就心寒,一下子又涌上许多汉军,不由魂飞魄散,卷旗息号,不管后面是否有人督战,推搡着往后面跑。在后面的督战首领也终于弄清了事实真相,带头往南逃窜。可怜八蕃蛮兵四万壮丁,逃得性命者不足半数。
蒋钦笑道:“将寨门让出,营中用厢车阻住,留出百米空当,三面围住,蛮兵必然望这聚集,到时看我炮兵建功。”领军校尉当即命令部下依计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