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90章 抗击木鹿(三)

蛮兵并未因为族人丧命而停下脚步,他们的神是战神,死于战场是一种荣耀。箭矢的呼啸声不断响起,蛮兵的伤亡越来越大,云梯十分罕见地至今还未靠上城墙。
因为没有其它有效的进攻手段,使用的还是传统的云梯,盾手走在最前面,为后面抬着云梯的袍泽遮挡箭矢。再往走数步,关上的箭矢密度顿时大了起来。
朵思大王是孟获多年的朋友,也是他最为信任的部落首领,今天轮到朵思大王的部族进攻。在北洞蛮诸军之中,朵思大王部下的兵甲配置仅次于孟获本部,面对关上越来越弱的抵抗,孟获对朵思大王充满了期望,或许老朋友今天会带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“妈的,真是见鬼了,莫非汉军弓手神仙附体不成?”朵思大王恨恨地骂了一句。
忍赛段是南洞蛮有名的力士,也是最后一位站在战场上的蛮兵,他迅猛地向汉卒劈了一刀,被神刀一挡,大刀断为两截,失去兵器的他向汉卒踢出一脚,想顺势拔出腰间悬挂的短刀,只见眼前一闪,一道寒风扑面而来。忍寒段警觉地放弃拨刀,侧身闪开,刀光霍然从身前掠过。神刀手并无半点手下留情之意,第二刀紧随而落,忍赛段飞跃后退,不小心却被绊了一下,不由仰面摔倒。只见耀眼的刀光再次闪过,忍赛段感觉脑门一丝凉意,看到自己似是被中分为两截,继而陷入无尽的黑暗中。
迎向蛮兵的是三千神和-图-书刀手,两千刀锋营精兵和张辽部下一千神刀手。从后退转为前进的蛮兵此时还未感受到任何压力,神刀手挥劈范围以内,蛮兵无论兵器衣甲还是身体,皆是一刀两断,除了让汉军士兵小心脚下之外,根本产生不了一点阻力,蛮兵近前者皆亡,丝毫延误不了蛮兵后军前进。
朵思大王部下五万精兵已经集结完毕,首批五千勇士列队开始发动进攻。雄关之下可以进攻的宽度不够,最多只能容得下五千勇士进攻。朵思大王望着渐自远去的部下,心里想着关上应该连箭矢也没了。
战场上不断传来哀号惨呼声,汉军神刀无所顾忌地屠杀,让南洞蛮人都麻木了,他们晕头转向,根本找不出对付神刀手的办法,只能任由神刀手蹂躏。
三万族人在木鹿大王眼前被肢解,粉碎得如此彻底,即使他们的父母,恐怕也无法辨认出他们的肢体。恐怖的惨呼声已经随风而去,淋漓飞舞的血雨和支离破碎的腥风已成为不愿记起的往事。
孟获望着关墙上飘扬的大汉旗帜,原本这面旗帜不该悬挂在这里,这里原是老朋友刘焉的地盘,可惜这位老友已经去了洛阳。姜述,都是这该死的姜述,抢走了朝思暮想的美人,逼走了老友,又杀死了最疼爱的二弟……
“战斗!献出我们的生命,回归我们的祖神!”指挥作战的蛮将杨锋并没有被汉军的屠杀吓倒,他大声呼道。
木鹿大王hetushu.com撤兵了,没有跟孟获打招呼,他感觉没有脸面跟朋友诉说两次惨败的过程,那是无地自容的耻辱。六万余精锐成了祖神的奴仆,而汉军几乎没有减少,祖神啊,汉军真的无敌吗?如何才会取胜呢?
杨锋眼睁睁地看着血光飞溅,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,直至看着自己的下半身倒下,这才恢复而又立即丧失了知觉。失去主将的蛮兵更加惊惶,战线显得杂乱无章,已经听不见上司焦急的嘶喊,神经质似的胡乱挥舞武器,浑然不管眼前是敌人还是袍泽。
前方稀疏射出不少弓箭,想是关上箭矢将尽,只让神射手使用弓箭。朵思大王望着前方,发觉这些箭手威力很大,只是一轮弓箭过后,前面竟然倒下了上百名族人。
“举盾掩护,关上有神箭手!”朵思大王心疼族人,不由大声呼喝道。
汉军步卒王牌已经不是传统的长戟士,而是手持唐代陌刀的神刀手。姜述穿越到汉朝,让包钢法和高炉炼钢法提前了数百年,用模具制成增加强度的变形铁板是个创新,由此生产的铁甲重量轻而且坚固,以此打造了全身覆甲的重甲武卒和人马皆覆甲的重骑兵,以高炉炼钢制成精钢,再用包钢法打造出的陌刀号称神刀,吐毛断发,锋利无比。挑选身高体壮的勇士,操练神奇的唐代陌刀军阵,称为神刀阵,所向披靡。不过神刀阵威力还未传扬开来,除了汉军士卒见识过威力http://m•hetushu•com,见识其威力的敌军皆当场毙命,因此神刀阵威力虽大,但名声不显。
南洞蛮撤兵,姜述南线压力顿减,即令李严部原地驻守,张辽、廖化、韩忠三将统领部下急赴慧道关。同时,程远志接手驻守荆南的任务,钟会引领部下急援慧道关。
进攻的蛮兵倒下极多,却很少发出惨呼声,因为箭矢大多射在喉咙上。朵思大王看着前边不停倒下的族人,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眼前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,族人只要踏入汉军弓箭射程之内,就会立即失去生命。
昨天那位小将再次出现在南洞蛮军面前,大声呼道:“我家将军说了,若是不服,明天再行比试。”
一道劲箭飞速射出,正中最前方一位族人的喉咙,这应该是那该死的徐晃,他的箭法很好,每日都会杀死不少族人。若是抓到此人,至少要点天灯才能泄恨。
只有前面见识了神刀威力的蛮兵心中才清楚,这些手持长柄双刃长刀的汉卒异常可怕,比方才长矛的威力不知大了多少倍。神刀手各按步法,慢慢杀入密集的蛮兵堆中,将披着皮甲或简陋兵甲的蛮兵一刀两断,蛮兵的武器即使碰到汉卒的裹着重甲的身躯,最多给汉卒造成内伤,却鲜有刺透兵甲的时候。木鹿大王站在高处,看着勇猛善战的勇士纷纷被砍成两段,双手攥得紧紧的,悲愤却又无奈,不由小声说道:“祖神呐,难道你缺少奴仆,让这m.hetushu.com许多英勇的族人去陪伴您吗?”
慧道关城墙上,看着面临巨大压力的徐晃谈笑风生,坐在对面的高顺对他深为钦佩。这位久经沙场的名将,指挥部下三万兵马,硬是挡住了孟获主力三十四天的猛烈进攻。三万对三十万,以战死不足千人的代价,杀死五万余名蛮兵。
这是第三十五天,孟获又一次站在这处高丘上,高丘比城头稍矮一些,看不到关内具体的布兵情况,但能看清关下的进攻情形。
“大王,已经折兵大半了,这样下去,半个时辰以后,这些兵马就全完了!”亲卫统领代加地在旁小声提醒道。
木鹿大王双眼瞪得滚圆,喘着粗气,他此时想得不是这三万部下的生死,战死是南洞族人最好的归宿,而是在这场正大光明的赌斗中惨败,将会面目无光。
次日两军赌斗,汉军排成严整的方形战阵,前列是长矛方阵,矛长几乎是制式长矛的两倍。南洞蛮人蜂拥而上,在长矛阵而前像割草一样倒下,不畏死的蛮兵用血肉之躯抵挡着锐利的枪尖,硕长的枪杆扎入人体后猛烈弯曲,胡杨木制成的枪杆十分坚韧,不易折断。矛阵一寸寸地在向前滚动,成群的蛮兵像巨人手中的面团,被凶狠地挤来压去,密集的士兵随着生命的逝去渐渐萎缩。一往无前的长矛重甲步卒令蛮兵感觉惊心动魄,可是悍不畏死的蛮兵却并无惧意,除了拼死冲锋,根本没有其他选择。
面对蛮兵疯狂的扑击,长矛重m.hetushu•com甲兵的体力很快消耗完毕,只听号角声一变,矛兵顿觉如释重负,不再继续前进,而往侧后方迈了一步。受到强大压力的蛮兵同样如释重负,见占尽上风的魔鬼突然后退,不由又鼓起勇气,往前冲杀过来。
“败了,又败了,上次败于妖法,这次败得让人佩服!”木鹿大王喃喃说道。他举步往大营走去,若同行尸走肉一般,几乎失有了意识,甚至忘记了下达回营的军令。
杨锋前面的士兵皆被杀死,他被推到了最前面,他用盾牌想要挡开汉卒的神刀,只觉手中一轻,继而一阵钻心的疼痛,原来左臂连同盾牌被切成两半。汉军凶悍的神刀再次横扫过来,将杨锋头顶上的漂亮羽毛齐齐斩断,左侧一柄神刀斩杀了一位蛮兵,顺势又将杨锋的身体切为两半。
炮弹打没了,手雷用尽了,火油燃尽了,驽箭用完了……高顺统兵进入慧道关时,关内箭矢都要限制使用,破敌所用竟然只是石块和擂木,还有浇沸的粪液。
孟获没了脾气,面对这道险关,人马展不开不说,守将层出不尽的恶心手段,真是让人防不胜防。三十四天损耗五万精兵,皆是身着制式兵甲的北洞蛮精锐。
雪亮的陌刀齐刷刷地不断挥舞,汉军士卒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。因为汉卒皆带有面甲,后面蛮兵根本不会知道,站在最前排的神刀手劈出五刀以后,按照阵法移动脚步转向后方,分辩不出的蛮兵以为所有这一切杀孽,皆是前面一排汉卒所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