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91章 孟获败退(一)

朵思大王方才忙着检点士兵,没有注意观察关城,孟获自始至终密切关注着关城上的动静。朵思大王部下退兵以后,汉军在关墙上玩起了游戏,先玩套猪,就是用绳索挽个套,从关墙扔到城下套蛮兵尸首,然后吊上城头,不一会工夫竟然套了上百人之多。继而挑出部分尸首吊起来,练习射箭,看着族人遗体被当成靶子,观战的蛮兵蛮将不由怨气冲天。
箭矢用得其实不多,三千士兵分为三队,每人放上五箭便换上另一波。挽弓放箭是件极费力气的事情,五箭以后力气准头都会受到很大影响,三波人轮番上阵最是合理,能够保证最大的杀伤力。
孟获阴沉着脸,又问道:“朵思手下损折多少?”
一位盾手撤退时很有经验,将身体缩得小小的,蹲着慢慢走路。两名刀锋营战士对了对眼色,一人瞄准其露在外面的脚板射击,一箭将盾手的脚板钉在地上,盾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盾牌差点脱手,一支利箭疾飞而至,准确命中他的咽喉。
朵思大王如今想死的心都有,这种攻城方式气势汹汹,实是典型的添油战术,与送死无异,但是军令所在,又不得不为。嫡系精锐数量迅速减少,朵思大王的话语权也会随之降低,孟获军令此时传达过来,朵思大王顿觉有一种劫后逢生的感觉,第一时间下达了撤军命令。
蛮兵见城上箭矢渐少,胆子不由大了起来,加快速度向前冲和-图-书去。很快,最后排的蛮兵也已进入射程。
徐晃与高顺此时脸色轻松,正在俯视关外的蛮兵,见朵思大王调兵遣将,还不死心。徐晃笑道:“有此雄关,若是物资充沛,即使蛮兵百万也休想破关。孟获不知另想办法,只凭兵多猛攻,实在有些犯傻。”
往昔即使关城再险,也有无数次攀上城墙,甚至有几次险些破关,那有此次这般连关墙还未接近便全军覆灭的事情?今日攻城,五千精锐愣是连一点浪花也没翻起,若是每战都是如此,就是部下精锐全添进去,也不可能攻下这座险关。孟获感觉此事不可思议,望向朵思大王之时,脑子还未打过弯来。
成都物资已经积累不少,但是因为运力问题,不能及时运送到位。南部诸州情形尤其险恶,除了辎重,粮草都出现极大缺口,若非官员尽力,百姓又知异族凶残,挤出口粮均给士兵,只是依仗正常供给,徐晃等军恐怕早已断粮。
不怪姜述协调后勤不力,蜀道本就难行,益州南部更是道路艰险。益州新下没有多长时间,百姓并不富裕,官仓也没有积蓄多少物资,许多部队一下子拥入益州,粮草辎重均需从外州调入,一来一往需要耗费很多时日。周边诸路兵马,作战任务皆很繁重,徐晃部尚有险关支撑,李严部若非缓兵之计成功,城池几乎命悬一线。
面对木盾紧紧护住的蛮兵,高顺不急和*图*书不躁,蛮兵攻到城下,下一步就会攀登云梯,不可能没有疏露,只须交叉射击,便可有效杀伤敌军。即使放任敌军上来,有神刀手绞杀,五千蛮兵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。
阿会楠道:“现在第六拨也上去了,如这般进攻,朵思部下五万精兵到不了午时,全军都会添进去。”
孟获面露惊色,望向关下密密麻麻的蛮军尸首,道:“两万精兵打没了!?”
三千人突然同时发力,关下不足三千蛮兵,只是一轮便减员一大半。剩余蛮兵见势不妙,方要逃走,第二轮弓箭又到了。这次两位箭手瞄准一个,命中率更高。
姜述来到成都以后,方知益州物资调运之艰难,道路崎岖难行,途中损耗极大,除了大军所需,征用民夫车辆也需大量粮草,若非朝廷近年财政充盈,农业收成又好,仓库皆有积蓄,即使换成灵帝时最好的年份,如此大战也会压垮大汉财政。
蛮兵登上关墙,虽然并未成功,也给孟获带来了希望。孟获瞪大眼睛打量战场,希望能够找到守军的软肋,环视一下关上关下,忽然道:“阿会楠,我军弓箭似乎对守军无效。”
朵思大王接到命令以后,内心不免有些恼火,他的嫡系已经损折一半,如果再去攻城,这一半精兵很快就会消失,成了光杆司令,以后还有什么话语权?等到传令兵说明原因,大伙一齐往城头看时,不由怒火冲天。城上悬挂的和图书靶子都是朵思大王的族人,朵思大王部下兵将不由怒火冲天,纷纷上前请战,士气大振。
再说朵思大王发力攻城,城上守军不惧反喜,刀锋营官兵此时瞪着双眼,瞄准之后观察蛮兵破绽,只要蛮兵稍有疏忽,利箭便会呼啸而至。朵思大王此次下了本钱,前军一端有人倒下,后军立时上去一人补充,攻到城下之时,五千后军全部补充上去。换言之,此次前军攻到关墙下的代价是五千条鲜活的生命。
朵思大王此时心中滴血,这些部下皆是他的族人,一个时辰内损折众多,攻势却依然没有什么起色。忽然,一队精锐打开一处缺口,一名蛮兵勇士率先攀上了城墙,但是迅速被几道刀光笼罩,被肢解成数块掉下关墙。毕竟有了希望,朵思大王不由兴奋起来,下令另一队蛮兵迅速向前,主攻方才登上城墙的所在。
阿会楠道:“方才朵思部报来情况,现在攻城的是第五拨勇士。”
看到孟获没有一点反应,朵思大王不知孟获是因为震惊还没反应过来,而是认为孟获怪他作战不利,朵思大王深呼一口气,下令道:“多备盾牌,五千人在前,五千人居后,陆续压上。后面兵马准备轮番上阵,不间断攻击,务必打开缺口。”
阿会楠认真看了一会,道:“守军皆着全甲,只是露出眼鼻,就连四肢也皆有软甲保护,我军弓手从下向上射击,力度本来就弱,给守军杀伤力不大。和图书
“两千多了。”徐晃对高顺说道。
“蛮兵应该很快就会下令撤兵,上午差不多不会再有蛮兵来攻城了。”徐晃说道。
实际上孟获不是没有另想办法,但是除了慧道关这条路径,周边并无路径可通汉境,除非绕个极大的圈子方能从其余道路攻击他郡。如此一来,耗费粮草不说,时间也耽误不起,若是汉军援军赶到,破城掠夺的愿望便不可能会得逞,更要考虑物资运送的难度和大军能否及时撤离的问题。数次差点破关,城防摇摇欲坠,更是让孟获对破关充满了希望。实则现状就是十分凶险,没有民兵支持,物资几欲耗尽的徐晃部下疲累不堪,在持续的高密度进攻中,既要派兵去采伐木石,又要分兵轮番守城,还要留出关键时刻顶上去的预备队,守城兵力并不是很多。所幸关墙狭窄,太多人也挤不开,徐晃又调配得当,小心谨慎,因此才支持了这许多时间。
一个半时辰,朵思大王嫡系精锐减员一半,朵思大王真是欲哭无泪,庆幸的是并未全军覆灭。朵思大王刚要下令归营,突然接到孟获军令:不计代价强攻关城。
孟获心情更是跌落下来,道:“命令朵思部,此番若是不能见功,就将兵马撤回,收兵回营。”
高顺下令道:“全体都有,由远到近确定目标,报数,准备好后自由射击,若放走了一个,不算功劳。”
“缓射!蛮兵靠近城下时再射,将蛮兵吓跑了,还怎和_图_书么玩?”高顺今天很例外,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。
朵思大王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,五千精兵被杀死四千九百九十九人,这是多么逆天的一件事情。朵思大王望向那边高丘上的孟获,正好孟获也往这边望来,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流露出震惊的神色。
姜述到达成都以后,火速让州郡官员组织匠人打造独轮车,运力这才上来,但是凡事说话简单,真要操作却需要一个过程。姜述无奈之下,为了保证川南安全,将最精锐的部队刀锋营派到益南两处主战场,不料皆收到奇效。
“嗡。”高顺说话言简意赅,面色也冷冷的,其实他这人面冷心热,有时候心肠极软。
关下很快密密麻麻摆满了蛮兵的尸首,刀锋营的将士们正在全力贯注地瞄准射击。特种兵与普通士兵不同,射出的箭很少走空,因为他们都是兵王。
刀锋营尽管已经尽力,最终还是没有完成任务,放跑了一个蛮兵。有时候老天爷想让谁活,不活都没有道理。一位十八九岁瘦弱的蛮兵,已经冲到城下,或许因为瘦弱的原因,第一波和第二波箭雨都将他忽略。往后逃跑时,意外地连摔三跤,竟然因此躲过了三支志在必得的利箭,第四次爬起身时已经离开了弓箭的射程。
高顺部此次来援,因为兵种原因,随军携带物资较多,所幸雄关险峻,正是刀锋营大展雄姿之地,只凭弓箭便可有效杀伤敌军,消耗少之又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