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93章 孟获败退(三)

孟获见蛮将不敢往下说,道:“恕你无罪,接着往下说。”
兰羌占地虽大,人口却少,合国人口不足百万,此次切诺王子部下兵马,几乎是其国一半壮丁数量。兰羌以放牧为主,习俗与北胡大同小异,皆是上马为军,下马为民。
汉军轻骑袭拢蛮族后路,严格遵循姜述在军校所授之“敌强我走,敌弱我击”的八字真言,势小时则躲入山林,遇到躲避战乱的汉民,便一并带出。很快泸阳境内除了兰羌和当地生蛮熟蛮,汉民几乎全部撤出河东。
切诺被烦得要命,一位部将建言道:“我军派主力去攻打汉军主力,其轻骑必然参战,或可一战而定。”
一般人遇到这般情况,都会忍耐不住,何况孟获这样心高气傲之人?孟获双眼狠狠盯着关上士兵,似能喷出火来,但关上士兵却不理他,只是大声笑闹,间或听到汉军欢呼道:“射中孟母的xx了,又射中孟母的xx了。”
孟获猛然省悟,下令大军回营,决定迁大营于罗烈河以南。迁营之时,汉骑以千人为单位,不断攻击后军,孟获这时才明白汉军偷马的目的,没有骑兵保护的步卒,在撤退途中又无法摆列军阵,对上汉军精骑如何迎战?
南边两路蛮兵皆退,两路羌兵却还陷在益州西部,被汉军拖住。先说兰羌一路兵马,由王子切诺带领,攻占了泸定县城,所幸守军得到消息较早,及时通知城中百姓躲入深山,又顽强hetushu.com阻击了半日时间,掩护百姓安全撤离。
若是孟获手下有三万骑兵,此时也敢与汉骑正面冲锋,但是手中只有数万被吓破胆的步卒,自保尚且困难,怎有能力解救?孟获苦思无计,前有大河阻路,又有骑兵追杀,无奈之下只得让诸军皆走小路,钻山林间小路回国。
孟获逃回南疆,检点兵数,只余万余残兵,回想二十五万大军踏入汉境,多么意气风发,如今凄凄惨惨,不由黯然神伤。很快又传来军报,道:“木鹿大王统兵与汉军赌斗,失败后已撤回本国。”
汉军却似打不垮一般,占得天险,只守不攻,十分恼人。切诺心想汉军只有四万,若是再增兵助战,用添人战术也能将其击垮。兰羌调集兵马,皆赴此地,泸定一个小小县城竟然汇集了二十余万羌兵。
兰羌多是骑兵,但是关羽部下轻骑一人双马,又配置马鞍马蹬,切诺出动主力剿灭数次,汉军轻骑鲜有牺牲者。关羽部轻骑仗着马快,驽箭又利,见追兵少时便回击,主力赶上时便快马逃脱,这是后世成吉思汗的战法,拿到汉代同样适用。
到了次日清晨,孟获刚刚起床,尚未下达全军撤退命令,只听蛮将来报,道:“汉军在城头上游戏,这次……”
孟获见汉骑绕阵而过,便知前军不妙,统领中军收了军阵,不敢急行,谨慎前进。忽有败军来报,道:“汉军派兵夺了渡口,前军和_图_书全军被围,阿会楠将军阵亡。”
切诺王子为兰羌王次子,治军有方,屡立大功,此次占领泸定以后,给兰羌王送去不少珠宝古玩,得了兰羌王夸奖,更是信心百倍,想再接再厉,再占些地盘,多抢些钱财。
兰羌兵占领泸定以后,抢得不少来不及转移的粮草银钱,又占据了汉人华屋,感觉日子真是逍遥。但是要想扩大战果,就要强渡泸水,有严颜统领汉军驻守,甚是难敌,又得乘船过去,强攻数次,均无功而返。
严颜此次立了大功,不仅将羌兵拦截在泸水以西,还派部下救出无数躲于山林的汉民。因此,兰羌虽然荼毒泸定一县,但是汉民百姓死伤很少。
果不其然,只是不久时间,蛮兵皆垂头丧气地回来复命,说汉军退得甚快,沿途又有埋伏,黑暗里不知多少兵马,损折一些士兵,不敢继续追击。为了购买培训这些战马,孟获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银钱,今朝被汉军夺走,自是感觉十分心痛加肉痛。
阿会楠统领前军,急忙让士卒结阵迎战,但是方才急奔之时,兵将混乱,仓促间如何列得战阵?汉军万余精骑应对蛮兵两万余步卒,其中还有高顺部下三千兵王,蛮兵顷刻间被杀得四处奔逃,汉军精骑一刀一个,杀得不亦乐乎。
再说高顺、徐晃统领汉骑大杀一阵,回头再寻孟获,却见蛮兵分为数十股,尽往两侧山林钻去,也不知孟获混在那股军中,只好和图书分兵追杀大股部队,直至天黑方收兵回关。
蛮兵后军在汉军精骑数次冲击下,终于崩溃,汉军也不急着追赶中军,只顾漫山遍野地追杀蛮兵。等到后军被杀得差不多了,又开始不间断冲击中军,孟获见这样下去,非得全军覆灭不可,下令中军摆起军阵迎战。
汉军见蛮兵摆起军阵,并不冲阵,驻马在远处歇息一会,复又上马,远远地绕开中军,径直去冲击前军。前军听说汉骑在后追击,急奔渡口,到了渡口一看,原先淮备渡江的小船均已不见,沿河岸寻找之时,后面汉骑追到,上游又有一支汉军骑兵沿河岸杀奔上来。
蛮将犹豫半天,期期艾艾道:“汉军寻了数名尸体,吊在城门楼上,正在比试射箭,尸体上挂着白布,上面用汉字写着大王及主要亲属的名字。”
严颜部下只有两万兵马,面对汹涌而来的蛮兵,只能依托泸水与蛮兵相持,要想恢复泸定县城实力委实不足。关羽前军一路快马加鞭,骑兵很快抵达泸水与严颜部合营,兵力达到四万,形势这才有所好转。
关羽征战多年,未输一阵,已经成为姜述手下一员名将,不久统领步卒押送军械粮草赶到,诸军合营,兵力达到八万。关羽听完严颜汇报,又派斥候详细打探羌兵动向,次日派轻骑渡河,骚扰敌军后路。关羽部下多是黄巾老卒,经验丰富,又不按常理出牌,很快便让切诺王子烦心不已。
兰羌虽然名为羌族,和-图-书但与唐羌、西羌皆非一族。羌族是古代中原对西南、西北等地少数民族的统称,发源时或有些关联,但是随着年代久远,语言风俗各异,逐渐演变成不同的族群。汉境西南地区,最大的族群便是兰羌和唐羌,兰羌占据今川西南及青藏高原南部,唐羌占据青藏高原北部及青海、新疆南部,其中夹杂一些不成气候的小部族。
孟获昨夜失了大半战马,内心就弊着火气,来到营前远望,只见慧道关上热闹得很,不时响起阵阵欢呼声。反观自己麾下,蛮兵们皆气愤难平,却又无可奈何。孟获跃上一匹战马,往前边高兵看时,却见尸首外表罩着白布,上面用汉字写着人名,正中央的写着孟获,左侧写着孟优,右侧写得孟父的名字,旁侧便是孟获母亲、爷爷、伯父、兄长等嫡亲亲人的姓名。
孟获心中火气再也憋不住,策马回到营中,整理队伍出营攻关。又命令部下迅速回去调兵,起合国之兵赶来争斗。
以前两羌也曾与汉军发生冲突,羌族战败以后,汉军追击至其领土,便会因疫病退兵,久而久之,两羌便目中无人,大汉内乱时,多次侵扰汉境,杀伤百姓,抢劫财物人口。
严颜部下大多皆是新收编的川军,训练时间不长,与关羽部汉军主力相比,武器装备、军阵战术、兵将素质皆不可同日而语。但是川军极其坚韧,严颜原在军中威望又高,士兵忧心若放任羌军入川,或给父老乡亲带来hetushu.com灭顶之灾,因此人人拼命。数次与羌兵交战,川军凭借地利,杀死敌军四千余众,自身伤亡也有千余。
阿会楠见势不妙,弃了部下,脱下衣甲,欲泅水渡河而逃。正好赵弘远远望见,将前枪中置,弯弓搭箭,利箭直奔阿会楠后心,利箭透背而过,阿会楠当场丧命。
若是陈列兵阵,一板一眼大战一场,关羽部下兵马虽少,却未必会输。但如此一来,部下损折必众,所谓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,部下多年感情,如同自家兄弟族人一般,关羽如何能做这种傻事?
汉军却是不依不饶,高顺、徐晃、李严各领部下,兵分三路南征。沿途所经村寨,无论男女老少,全部屠杀。孟获这才知道惹恼汉军的严重后果,但是事已至此,后悔也是没用,无奈下只得集兵迎战。
孟获此时兵败,品尝到汉军的厉害滋味,这才明白与汉军争斗是多么愚蠢的事情。继而军报陆续报来,数路偏师全部失败,逃归者不足十之二三。北洞蛮族经此一役,已经伤筋动骨,合族壮丁去了一半,如何再起风浪?
昨天损折九万余众,孟获部下仅余十万余众,如何能对关城造成威胁?攻城半天,又损伤兵丁三万余,阿会楠劝道:“汉军善于守城,故意激怒大王,就是想借此雄关消耗我族勇士,还请大王三思。”
切诺思考一阵,道:“汉军占据地利,我军若攻,吃亏不小。先派人去汉军约战,若其敢于应战,地利就可共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