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294章 大败兰羌

营中火光连天而起,照耀如同白日,汉军弓弩最是厉害,此时又在暗处,侥幸得活的蛮兵成了靶子。蛮兵此时兵将皆失,军士乱窜,切诺也是惊慌万分。汉军最重军功,此时诸将各引部下,遮天盖地,分段击杀。
兰羌王亲到前面观察一番,又看看天色,道:“既然如此,派兵整理道路,今日在此扎营,明日行军不迟。”
切诺来到城楼,好奇盒子内盛着何物,让部下亲兵开城门抬入城中,打开一看,不由昏绝于地。诸军探头去看,原来是兰羌王及数十贵族首级。
切诺醒转过来,只觉万事皆休,写了一封书信,让人送给关羽。关羽打开一看,却是一封降书:“我本小国王子,误听他人游说,无端攻打汉境,乃至合族精壮皆亡。其罪在我父子,与族人实无关系。我今自刎谢罪,万望将军成全。”
兰羌王也是一惊,随其到彼处一看,笑道:“此处石坝乃天然形成,瞧这模样,怕有数千年模样,一夜之间怎能塌陷?除非天灭兰羌。”
到了黎明时分,突听一声声巨响接连响起,附近感觉地震山摇,听得泸水河岸猛然传来巨响,如同万马争奔,似是地震一般。羌军皆被惊起,急忙出帐来看,只见大水已经汹涌而下,羌军乱窜,随波逐浪者不计其数。
关羽兵力已占绝对优势,迁营至泸阳城下,却是只围不攻。泸阳城内早被汉军设计,粮草皆无,羌兵www.hetushu•com无奈之下,只能杀马而食。切诺冲突数次,无法突围,只好让人赴国内救援。兰羌王得到消息,不由大惊,切诺是其爱子,又不能不救,于是征兵十五万,杀奔泸阳来救切诺。
切诺命令部下士兵收拾行囊,打开西门上路,后脚汉军又紧随上来,进城布置一番,无论生蛮熟蛮,统统迁到城外。汉军精骑早已奉命潜到要路设伏,切诺行到半道险峻之时,两侧突然滚下巨石若干,弓驽纷飞,又杀伤无数兰羌士卒。切诺见事不妙,急忙呼喝部下聚集,又退往泸阳。及到泸阳城,检点兵丁只余万余。
使人去见关羽,说起约战之事,关羽拍案道:“兰羌无信无义,谁与其约战?!”说完,让左右将使者并其左右皆推出斩首,悬挂首级于营门示众。
诸将部下各自拖尸掩埋,计算人数,十四万有余,正合兰羌王大军数量。有俘虏认出兰羌王及贵族尸首,关羽命士兵将首级送往城中,又命保全百余俘虏性命,以为日后入兰羌向导。
诸将闻言,各引部下沿水面外围巡查,果然发现无数尸体,间或有保得生命者,也被骇得回不过神来,呆呆傻傻,汉军也不言语,只是上前一刀毙命。
切诺受了指责,也知是长兄中伤之故,但兰羌王限期破敌,又不得不为。切诺乃命部下伐木制成木排,用粗绳相连,秘密搬到上游,做成一http://m.hetushu.com座浮桥。是夜黄昏时分,统领主力领兵前进,到了汉军营寨时,已是三更以后。
汉军火箭齐发,顿时燃起无数火头,大火冲天而起。正是风紧火急,满营皆着,又渐次引燃地下炸药,只听阵阵巨响,炸飞兵将无数。羌兵那见过这等场面?顿时自相践踏,乱成一团,死者不知其数。
与关羽部下大战两次,切诺皆吃了大亏,损折五万余士兵,不敢轻易出战,两军便在泸水相持。汉军手中有船,见蛮兵没了动静,便复派兵袭扰其后方,甚或杀入兰羌腹地,沿途屠杀羌民。
关羽前番放任切诺逃归,便是存了围点打援的想法,兰羌之境并非汉境,若是兴兵讨伐,不占地利,如今围了切诺,便是引诱兰羌国内兵马来救,再灭了这拨兵马,日后只须数万精兵,便可踏平兰羌全境。
切诺在城中眼巴巴地盼望援军,忽有部下有报,道:“汉军送来几个大盒子,现放在城门外。众军不知虚实,不敢乱动,特来请示将军。”
兰羌王进了汉境,一路却无兵马阻路,正行之间,只见前军阻滞,前军使人来报,道:“大道为汉军挖了数道壕沟,兵马不能通行,前军士兵正在填埋。”
切诺依计而行,统领主力从下游搭浮桥过河,部下过河四万余,只见上游忽然漂下数十火船,船首皆有尖锐铁椎,撞在浮桥上刺入,很快引燃浮桥。东岸汉军突起,围www.hetushu.com着蛮兵大杀特杀,激战两个时辰,全歼四万余蛮兵。切诺欲过河去救,恨无船只,只能在对岸眼睁睁地看着部下被汉军分割包围,逐渐歼灭。
切诺中计,怒火冲天,统兵来攻汉军。关羽统兵占据泸水渡口,采取半渡而击之法,等羌人上岸聚集,便以弓驽攒射。切诺连续渡河数次,折兵万余,不得不另想办法应对。有部将建言道:“泸水如此之长,何必在此渡河,另寻渡口渡河便是。”
切诺逃回城中,回观左右,只有十余人,不由号啕大哭,道:“汉人厉害,我族绝非其敌,只悔当初统兵犯境,传令各军班师回去,再不敢与汉军争战。”
兰羌王弟巨何随军同行,傍晚登高一看,回来急告兰羌王,道:“此处临近泸河,上边偌大水面,地势极低,若是冲塌石坝,我军危矣,宜早定计。”
诸将准备一夜,收获不多,皆来询问关羽。关羽道:“大水急速而下,泄得也快,待诸位驾船巡视之时,大水已退,你等引兵沿水面往外巡视,必有发现。”
汉军皆准备充分,驻于高处,听着那边声声巨响,也觉心惊胆战。到了天亮,众军乘船前去探视,只见兰羌扎营处水深数丈,那里还能见到人影。汉军沿水巡逻一圈,只有数处高处,聚了一些逃脱大难的兰羌士兵,总数不过数千。兰羌见汉军至,纷纷跪下求降。众军见其可怜,将其捆缚押入汉军大营。
http://m•hetushu.com羽此时正召集诸将聚议,命令诸军预备船筏,收拾水具。部将问曰:“陆地相持,何用水具?”关羽道:“我让刘辟堵绝道路,意让兰羌王在彼处扎营,又让周仓带人去河北石坝打眼埋药。今日兰羌王果然在彼处扎营,今夜诸将带着船筏水具,驻于高处。待准备完毕,我军乘高就船,炸药一响,大水一淹,十五万羌兵皆为鱼鳖矣。”
汉军最是重视情报工作,切诺派人打造木排之时,关羽就已知道消息,只是装作不知,放任蛮兵袭营。又派严颜另立新营,将粮草辎重皆迁出,却在营中积些草木易燃之物,洒上火油,士兵便于驻足之处埋设大量火药,内以引线相连。
切诺见汉营亮着灯火,防守却松懈异常,竟然不见岗哨,不由大喜过望,挥令众军鼓噪而入。比及杀入核心,却见只是一座空营,待要退时,却见四面伏兵顿起。汉军反客为主,守住营寨外圈,只是发射火箭。
兰羌王闻讯大怒,其长子会所罗又趁机中伤,说切诺拥兵自重,兰羌二十余万兵马,汉军不足八万,为何不能胜?兰羌王因此派使者怒斥切诺,令其限期破敌。
诸将回营,皆言关将军英明。关羽笑道:“诸位军校学习之时,未听主公讲过格物?此法皆主公所授。尸体太多,若是腐烂,或会引发瘟役,诸将各派部下,务必将尸体深埋。”
关羽便思破敌之计,引周仓、刘辟、龚都三将巡视路途。行至m.hetushu.com泸水上游,水流湍急,此兰羌必经之路。向下却地势平坦,好大一片水面,北边却是岩石,如同一坝,阻住水势。岩石之下,却是一片平原,正在大路与泸水中间。关羽站在岩石之上闭目凝思,得一妙计,让周仓等诸将分头行事。
却说关羽正坐帐中,斥侯来报,道:“南羌王征合国之兵十五万,多有老弱,前来营救切诺。羌军已经集结,估计十余日便可抵达汉境。”
姜述接到关羽军报,言灭兰羌四十万,兰羌王、切诺皆亡,又言兰羌降兵万余,甚是可怜,是否考虑许其归降。姜述大喜,按功封赏众军,写信给关羽道:“先令其为奴,修筑益州道路,讨伐兰羌之时,令其屠本族族人赎罪。你军现驻川西,可使士兵上高山训练,因兰羌居处高度与川西高山类同,兵丁不适应高山环境者皆留在本地,讨伐兰羌时只让身体无碍者出征。”
切诺在营中寻到一处火小之处,渐次聚些败兵,拼命往外杀去。关羽故意放开一道通道,只放切诺数人出去,又截住余众大杀一通。杀到日已高升,汉军方才杀绝蛮兵,可怜十余万蛮兵,只余廖廖几人逃脱,余者皆死在此地。
切诺在送出降书后,召集部下道:“我兰羌侵犯汉境,今合国之兵只余你等,城中粮绝,突围无望,诸位可随将校持我首级出降。”说完,切诺拔剑自刎。诸军皆哭拜于地。诸将随即整兵,打出白旗,手持切诺首级,到关羽大营请降。